笔趣阁 > 玄天运石 > 第十七章 智定柳闲 第二节

  这是一间,充满药气的的,十来丈厢房。
  而此时,厢房内的大床之上,躺着一个九、十岁左右,少年身形猿背蜂腰,想是修玄绝佳之体的少年,而此时再见,那少年,早已是面如冠玉的脸上,已是毫无血色,气若游丝。
  郝运石一进屋,《天赋灵根感应石》便给出了信息《五行先天玄体》,正是木晓通一样的,逆天的极品玄体。
  郝运石得到脑中信息,自然是大喜,不动声色的,观察冯奇起来,而此时,冯西瑾也是摒气静声的,陪着郝运石,看着冯奇起来。
  良久良久,只听郝运石“嗯”了一声传来,冯西瑾听罢,顿知他有了计划,便上前问道:“郝宗主,犬子可有治?”
  郝运石转身对冯西瑾道:“此病可治。不过。。”
  此言一落,冯西瑾便知有难言之隐,于是便悄声问道:“郝宗主。要如何治?”
  郝运石一见,顿时间,就是接着道:“冯庄主东翁,要想治,必须修炼我《玄天宗》功法才能医治。”
  这话说完,并不是,郝运石要拿捏他冯西瑾。
  而是,此时冯奇的身体状况。
  一进屋时,郝运石在《天赋灵根感应石》感应到同时,便看到冯奇体内,诀窍已经被补药,补得不像话了。
  冯奇是心病,由心而发,日日用脑,自然肉体虚弱不堪。
  但是,《柳闲庄》附近的凡俗庸医,不知道修玄,无法用修玄功法,给他锻炼诀窍强健体魄,只能用药补,初始还行,但是长了就不行。
  只能是诀窍溢满,无法再进。
  也就是说,此时冯奇状态,如果不修玄的话,能活活撑爆他的肉体。
  但是,要是他现在修玄,那好处,却是巨大的。
  就好比,还没修炼,就等于先获得了,几十年功力一样。
  而且,《玄天天混沌五行诀》还有穴道导引,再加上《玄天岛》的灵地,和他自身的《五行先天玄体》,那修玄道途,可不是一片光明。
  郝运石话音刚落,冯西瑾这时就明白了过来,好像又是有些难言之隐,左右为难般的净是愣了起来,忘了回话。
  而郝运石此时,却瞧向他,脸色平静的,等着他回话。
  一时间,两人默默的对视,使得场中情况,一时间,蓦然起来。
  “只请上师,收我为徒。”一声长吟,打破了场中蓦然。
  再看此时,不知什么时候,冯奇已经醒来,听到郝运石的话,竟然起身拜了下来。
  郝运石一见,赶紧将他扶住,重新让他侧卧床上,随手一挥,玄气轻轻一扶,冯奇昏睡诀窍让他睡去,转身对冯西瑾道:“冯庄主东翁,你可曾有计议。”
  这时,只听冯西瑾长叹一声,变对郝运石道:“嗨,郝宗主有所不知,并不是我冯西瑾不想,实在是离家太远思念之情啊。”
  “那是无妨,我《玄天宗》不是象其他宗门,而是有弟子返家归假之律。而且,你《柳闲庄》和我《玄天宗》也是《天丰岛》附近范围,来回也就是月旬,不碍事。”
  冯西瑾听完,顿时大喜道:“既然如此,那可是正好。我冯西瑾犬子还请郝宗主多多教诲了。”
  郝运石一听,顿时间,大喜拱手为礼称逊起来。
  “可是,那两位大人?”冯西瑾此时有对郝运石道。
  郝运石此时一听,没有借着话茬道:“本宗主倒是想让那《听风谷》将二公子领去。”
  “哦”冯西瑾听罢此言,想是有些领悟,又有些不明白,瞧向郝运石。
  郝运石一见他,此时的情形。
  接着便趁热打铁道:“东翁,你不知我们修玄门派。今日之事。那《圣风门》是势大。可是此等宗门培养弟子教授,自是越来越嚣张跋扈。与东翁读书人平静心态相左。”说完瞧向冯西瑾。
  而此时,冯西瑾也有所悟。
  郝运石见之又道:“而《听风谷》则不然,虽然我不知名声。但是想是在吴州排名也是能数得上大门派,虽不如《圣风门》势大,但是,好在有《圣风门》压制,收徒教授时,自然是谨慎教授。东翁你可有定数。”
  “可是,两家相争啊。”冯西瑾听罢疑惑道。
  “不怕。东翁可如此。。。。这般”郝运石低声附耳对冯西瑾说了一番。
  而此时,再见冯西瑾,也是暗暗点头微笑从仪。
  于是,两人商量之间,夕阳之下时候,郝运石才退出庄子,向客栈而去。
  “李管事,弟子探查过了。那郝运石确实是去了冯大公子的屋子去瞧病去了。然后就回去了。”这时只见一个《圣风门》弟子在对李云道。
  李云一听,呵呵大笑起来“果然,被我《圣风门》名声所怕。”
  “哼!虽然这是《万丰堂》地角,但是,不知名的小门派也敢出来冒头。真是啊!嘿嘿”哈哈大笑完,又嘿嘿的冷笑了起来。
  这边《圣风门》刚刚做完,那边《听风谷》反应却是不一样,南宫玉在得知郝运石的行程后,也不知在思考什么?
  便听,南宫玉对探查弟子道:“你且下去休息吧,本管事已知。”说完,闭目思考了起来。
  第二日,清风万里,天空一抹蓝色,正是秋高气爽的好时候,《柳闲庄》一处小广场位置,还是那几人围坐在一起。
  而此时再细瞧,在广场前方并排插着,十来丈方圆的木椰树木,切成的半人高的木段。
  碗口粗的木桩,狠狠地插在《柳闲庄》土地中,围成了个梅花形,亦是好看。
  这时,只听冯西瑾一拱手道:“二位大人,这一日间,你们两大门派争论不下。不知道可有答案。”
  李云和南宫玉一听,相互一瞧,同时摇头,显然是互不相让。
  冯西瑾一见又道:“某有一提议不知二位大人可否听从。”
  二人一听,顿时大奇,于是也不答话,同时向冯西瑾看去。
  冯西瑾这时接着道:“二位大人。你二人一直争论不下。不如来个比斗如何。胜者某冯西瑾自然会忍痛割爱。你们看如何?”
  二人一听,还是没说话,各自一瞧,都开始盘算起来。
  而此时,冯西瑾一见他二人也不着急静静等着,看着他们回应。郝运石则是不说话坐那在看着场中情况。
  “好,冯庄主大义,就这么定了。我李云就和他南宫玉来个比试。”李云的话音刚落。顿时间将众人思绪拉回。
  于是间,都瞧向南宫玉,此时南宫玉还在犹豫,却听李云道:“南宫老鬼,怎么你怕了?”
  一句话刚落下,南宫玉顿时间大怒:“怕,好。你既然李云这么说了我南宫玉奉陪便是。”
  冯西瑾一见,二人都答应,于是又道:“不过,二位大人。刀枪无眼。所以,某建议还是木兵刃为好。”
  二人一听,也顿时间,同意都随声应是。
  这时,冯西瑾接着道:“这场地就是前面的梅花桩。”
  此言一落,二人一瞧,也同时会意,这是看各自的领悟招法意境。
  这种比法,倒是不错。
  于是间,都同意比试。
  二人应完,也不大话,立马朝着冯西瑾一拱手,便各选木刀、木剑跳上了梅花桩,各自拉开距离,相互凝视起来。
  此时,突然间动了,南宫玉先动手持木剑手腕一抖,剑气横空木系剑意,向着李云斜斜的砍去。
  而此时,李云一见,一撇嘴,突然间,身形一动,向左侧横跳三个木桩,同时,右手木刀,向斜上一划,顿时间,一股金系刀意,带着刀气迎了上去。
  只听“呯”的一声,双方玄气相撞。
  顿时间,斜下、斜上两股气流一和,扬起的阵风,吹起了地上沙尘大起,让此时观战的众人,眼前迷蒙了起来。
  就在这时,又听“呯”的几声传罢,显然两人又对了几招,而在沙尘缓缓落下时候,两人已经各自对了二十来招,竟然是,相互比拼境界起来。
  就在这时,就听“啪”的一声传过。只见俩人兵器,再也支撑不住,顿时间,碎裂成片片木块,掉落于梅花桩下。
  而此时,李云一见刹那间大吼一声“《破玉拳》”右拳冲出,直接向着此时的,南宫所处位置捣出。
  而此时,南宫玉一见,也是向左,横跳五个木桩距离,闪开拳力,同时,左掌空中一切,也是大吼一声“落叶掌”,朝着右侧的李云劈去。
  而李云,此时不闪不避,同时,身形向前一腾空,左腿向前迎着南宫玉踢去,而此时南宫玉,招式已经打出,没想到他李云,用肉身硬顶。
  而此时,李云腿力已到,那里来及的多想,身形向着斜上方,一矮身跳去,堪堪好避过,
  这时南宫玉一看,身形已经和李云马上要相和在一起,想也不想,左掌《落叶掌》向着李云左侧肋下,三个诀窍推出。
  李云一见,身形马上下落,南宫玉手掌已经到来,不得不在空中,一扭身,右掌递出。
  只听“呯”的一声,两人身形再次闪开,只见,李云空中,落于梅花桩上,蹬蹬蹬蹬连退四桩,四步才站稳。
  而此时,再看南宫玉,也是蹬蹬蹬蹬退后四桩,四步,才稳住身形。
  平分秋色!
  于是乎,只见两人身形,再次跃起,再次相斗了起来。
  拳脚比拼!
  又是十来招已过,而此时,郝运石观察两人,已经很长时间了,一直在等一个机会,一个可以让他,满意的机会。
  从两人兵刃,碎裂开始,到现在拳脚相斗,他已经等很长时间,于是之间,觉得差不多了。
  只见他,手腕稍稍一动,在尘土,再次扬起之时,一股玄气,打了出去。
  也就是在这时,李云刚刚在空中,避开南宫玉攻势,被南宫玉逼落在边角,李云也知道,这是边角,就在右腿,要蹬住一个梅花桩时候。
  而这时,南宫玉的掌风落下,李云不得不一侧身,避过玄气掌风,用右腿,借着这股掌风,蹬住那个木桩之力,再次向前,腾空与南宫玉来个交换。
  哪知道,事情无巧不巧的,南宫玉掌风,正好带到木桩,而此时,已经来不及多想,只能空中大扭身。
  于是,就听“咔嚓”“噗通”两声传罢。
  再见场中时,那个木桩断裂,李云已经跌落在了,梅花桩之外的空地上,李云输了半招。
  这时场中胜负已分,李云在站起身时,哼了一声,朝着冯西瑾一拱手,也不多说话,带着弟子,一声不吭,招呼不打的,离开了《柳闲庄》。
  此时在见场中时,南宫玉已经跳下梅花桩,对冯西瑾拱手为礼,连声谦让了起来。
  冯西瑾一瞧,立时明白现在情势。
  于是乎,和郝运石将南宫玉,拥着向议事厅而去,而此时,只见那个断裂的梅花桩,“呼啦”一声横倒了下来。
  随着,这倒下的梅花桩,刚刚喧嚣的,场中飞尘,也随着夜色的到来,慢慢的降了下来,回到了大地之上。
  时间匆匆,又是两日而过,《柳闲庄》内的小议事厅内,只听冯西瑾对着郝运石,哈哈大笑道:“郝宗主这几日可是辛苦了,某在此谢过啊。”
  郝运石一听,顿时间,忙拱手谢礼道:“哪里哪里冯庄主东翁客气了。”
  原来,自那日南宫玉获胜后,顿时间,心情大好,与郝运石也是客气起来。
  于是间,这两日便是结交尤甚,同时定下郝运石日后到吴州,可到平城去找他,便带着冯灿和众位弟子,离开了《柳闲庄》。
  这时冯西瑾,喝了一口茶,对郝运石又道:“此间事了,不知郝宗主以后行程如何?”
  郝运石一听,接道:“冯庄主东翁,大公子伤势还有些起伏,我正想提出在《柳闲庄》待上几日,不知冯庄主东翁可否应允。”
  冯西瑾一听,顿时大喜道:“某正有此意,想多留郝宗主些时日。没想到咱俩意见相合。”
  郝运石又道:“本宗还有些弟子,不知可否应允?”
  冯西瑾一听,接道:“无妨。”
  郝运石,于是拱手为礼,连说叨扰,才出了《柳闲庄》,直奔客栈而去。
  时光飞逝,两日时间,匆匆划过。
  “你就是那个,我们的未来的大师兄”赵小蛮瞧向冯奇道。
  而此时,冯奇也瞧向了赵小蛮。
  于是间,空间顿住,仿佛周围空间,停泻了一样,刹那间,场中气氛凝固,一股两小无猜纯情升了起来。
  这是,冯奇和赵小蛮的相识的初面,就好比那首诗一样,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感觉。
  瞬间在俩个幼小的,孩童之间传送起来,顿时间,无语异常。
  原来,郝运石将众弟子,带到了《柳闲庄》后。
  这两日来,未出冯奇的卧房半步,这两日,全部都是,用玄气给冯奇,将身体内穴道全部打通。
  已让他体内诀窍内,这些年来的攥下的玄气,形成一个环形通路,以便以后,修炼《玄天混沌五行诀》打下基础,同时,也延缓住他的伤势。
  在今日,冯奇已能下床时候,出屋多走动走动,以便这些年,他虚弱的身体,能够加强些。
  于是乎,便出现在了现在这一幕。
  郝运石望着他们二人,顿时间,心里一松,丹田一晃,随着自己丹田的一阵晃动时,内视丹田,
  只见充满丹田玄气,凝结在一起,形成液体,竟然将将好,将一块丹田填满。
  玄元境入门到了!
  境界一破,郝运石顿时大喜。
  于是之间,慢慢闭上了双目,稳定境界了开来。
  而此时,毛清儿刚刚进来看到此情况,便拉着两人,离开了郝运石盘膝之地。
  “嗨,还是太慢了。”郝运石叹了一声,暗忖道:“终于到了玄元境了,这个境界,进境缓慢。实在是太慢了。”
  “嗯,怎么回事,好像有什么?”刚刚叹完气,脑中推算,好像是又发现什么,又好像是那感觉突然消失,捉摸不透。
  “不管了。看来,玄元境要好好整理一下。只等此间事了。日后坐下来慢慢摸索了。”暗自思考之间,再睁眼看看了现在天色。便有了定仪。
  “大师兄。”虽着清儿的一声呼唤,郝运石此时再瞧,不知什么时候,毛清儿已经来到了自己身前。
  于是,便对毛清儿道:“清儿,咱们这《柳闲庄》有多少时日了?”毛清儿瞧着他说:“大师兄,也有十来日了。”
  “哦,清儿我这估计还有十几日时间,就可将冯奇疏通活络。”郝运石柔声的对毛清儿说道。
  这时毛清儿接道:“大师兄,算上我们回去时间。应该差不多将近百日。不过,要算上他们现在还没修玄。要多些时日。”
  此言一落,郝运石顿知她的意思,就是除了赵小蛮以外,这些孩童都是凡俗。
  于是又道:“还要算上来往班船时间。差不多了。嗯。”
  毛清儿听罢,也是深深一点头应是。
  于是之间,郝运石来回冯奇的的卧房时间,越来越勤了起来。
  虽然,紧赶时间,但是,郝运石却不敢马虎。
  疏通活络本就是一个细致活,而且,还要给他冯奇打通经脉穴道,也是用了十来日时间,才算完成。
  于是间,便向着冯西瑾辞行,冯西瑾还想多留,但是,郝运石一再辞行之下,冯西瑾哪敢多留,便嘱咐冯奇多多聆听,尊师和睦一番教导后,变让门客肯起身送行。
  郝运石见此间事了,便带着众人,直奔《玄天宗》而回。
  而此时,冯奇、赵小蛮等孩童,更是跃跃欲试,渐渐打成一片的架势,和睦融融。
  直到二十来日后,到达《玄天宗》本宗时,才发觉,竟然提前了大半个月的时间,自己和毛清儿这一对,是第一个到达的组合。
  于是间,便不得不先安顿好众人,然后,只等众人归来。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