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天运石 > 第三十一章 融识悟功

  “呼呼”北方的冷风吹拂着《玄天岛》北方的大地。
  虽然现在是六、七月间,但是北方的冷风吹罢,还是有一些那样的丝丝的凉意传来。让人感觉是有一些不适的存在。
  不远方,几百丈处距离的,一处小海岛。
  突的“啊”的几声惨叫声传来,循声望去,只见小岛的平阔岛中央处人头攒动,几十来条人影来回闪动。
  而再见中央沙地之上,却是已经死尸累累,血液染红了整个沙滩。
  一时间,顿使得整个小岛充满了杀气盎然起来,仿佛整个小岛,都弥漫着那种肃杀与喧嚣。
  让人瞬间,产生了一种绝望的悲鸣。
  这是再见场中时,只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手持长刀中央站立,而围住他的竟然是五、六十个海盗。
  虽然被围住,而此时,却见那少年站在场中,依然是那样的云淡风轻。
  而围住的群盗,这时已是到了色力内倾的最终阶段,吆喝着呼喊着,努力的加紧进攻起来。
  郝运石定在半空中,望着此时战场内,被围住的东方玄石,又同时瞧向整个此时的场中情况,默默不语起来。
  仿佛与自己无关一般,想着心事,又或者是思考着未来的路途的方向,静静地显得是,那样的不带有一丝凡人气息。
  原来,在解决了《天玄楼》之事之后,郝运石便是召集了大家,开了一个小型的宗门会议。
  提出自己独身,前去中州《清源派》赴约的事情,一时间,让大家都是议论纷纷,都是替郝运石担心起来。
  尤其是毛清儿!
  夫妻同心,他大战刚刚修整没有一个半月,就又要远去,自然是无比担心。
  于是间,郝运石在这个小会议上,又是好一顿,打消了众人的疑虑和担心。
  又是晚间,和毛清儿好一顿解释,才在毛清儿丝丝眷恋之间,准备离开宗门。
  也是正巧,东方玄石已经六年在宗门,正好六年来从未回家探亲。
  又同时,自从玄璃儿死后,心情有些低落,莫机就委托郝运石,一路之上,照顾一二。
  于是乎,郝运石就在《宗门闭关室》外,又等了十来日时间,等东方玄石出关,再准备出宗赴约。
  哪知,等到东方玄石一出关,顿时间,大惊起来。
  这小子竟然玄元境大成了。
  不但如此,除了赵小蛮,冯奇和钱进、司徒姐妹这些剩下的小子们,又都是再进一层。
  于是间,郝运石和混沌也不由得感叹起来。这种情况,可真是前所未见的,宗门盛事了。
  就这样,郝运石和东方玄石就上了路。
  一开始时候,郝运石就是规定,“爷三”不做传送阵,先使用双腿走路,然后到最后海船点,坐船回家。
  于是间,就是这样,基本上,都是遇到挡道的妖兽和海盗,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郝运石绝不插手。
  所以,这一路之上,东方玄石心中,那股玄璃儿之死的伤心欲绝的痛楚,才在砍杀存亡之间,慢慢的消散于空间。
  就在这时,只见场中的战局已经到了最后的尾声。
  只见,东方玄石长刀几下,玄元力刀意雏形挥舞之间,再见那几十个海盗,便是死伤已尽。
  “运石,那小子事完了。”一声混沌的声音传来,才打断了此时定在空中的,郝运石的思路。
  于是就见,最后一个人头落地,东方玄石甩了甩刀,擦拭干净,转身向着郝运石之处走了过来。
  郝运石一瞧东方玄石状态,表示已经知道,今日的战斗已经将他心中那团阴影,尽数破去,
  同时也使得他,从此后在修玄道途上,又打下了一条夯实的一步。
  于是间,便是对着她微微一笑问道:“玄石,此间事了,你速速前去打探一下,我在此间等你回来。”
  东方玄石一听,便是应了一声是后,立即转身向着空中飞起,一瞬间,便是身形消失在前方。
  郝运石一瞧他消失,才有是身在空中,继续的思考了起来。
  顿时间,刚才场中的喧嚣与杀气弥漫,瞬间降了下来,一瞬间使得场中静了下来。
  随着安静,恐惧和无助气氛,才慢慢的消散于开来,又回到了来时,那海水“哗哗”的拍着沙滩的宁静。
  不一刻时间而过,只听一声“掌门师尊,过了这处小海岛之间的险滩。前面不远便是海船点。还望掌门师尊示下。”传罢。
  只见,东方玄石不知何时,已经来到悬在半空中的身下,向着郝运石躬身应答的说了起来。
  郝运石一听,顿时间,一瞧东方玄石,疑问的声音,传了出来:“还有多远距离?”
  东方玄石一听,一抬头向着空中的郝运石道:“前方还有一里地就到。”
  郝运石一听,瞧了瞧前面于是瞬间,撤了玄元力,落于地下。对着东方玄石道:“好,玄石我们现在就是赶去。”
  东方玄石于是,随声应是,前面引路而去。
  一里地的海滩处,人影又是攒动。
  只见此时一艘大海船,亦然位立于,浅海木栈之旁,海船上的,船老大周五,大喊着,催促着,正在上船的客人。
  而这时,人员也是纷纷抢进,离船远的的,也是纷纷加快了脚步,赶紧时间登船,这“爷三”,正好赶到。
  于是间,就在周五的一声“开船”声中,大船才在浅滩中,渐渐的离开,加快速度向着北方而去。
  “周老板,鄙人郝运石,是一游商,经常来往于中州和吴州之地,请问周老板,船上有上房否?”郝运石微微一笑对着周五发问道。
  周五瞧了瞧,郝运石和东方玄石道:“上房么?倒是有的。不过,上房被客人预订了。”
  “哦,那可是周老板船已经开了啊。”郝运石回答道。
  这时周五瞧了瞧船,于是间,一摸下巴寻思道:“这个。。。。”
  话音还没落下,这时就见郝运石,立马微微一笑,凑近身前对着周五悄声道:“周老板,我可以加四成,你看如何?”
  周五此时一听,顿时间,眉开眼笑,便是对着郝运石道:“好!好!好!郝老板,就请入住便了。”
  于是间,郝运石也是不含糊,直接交了银子,在一名待着指引之下领着东方玄石直奔上房而去。
  上房内,东方玄石外屋打坐,紧守外屋与内室的厅门。
  原来,一入上房,郝运石便是吩咐东方玄石,外屋修整,不要管自己,自己要打坐,闭关一段时间,只要到了地头,自然会出来。
  东方玄石听罢,自然是随声应是,不言有其他。
  于是乎,就在内室房门“叮”的一声传罢,内室静了下来,而外屋的东方玄石,则是,紧紧守护起来。
  “混沌,快两个月了,这次还没好好瞧瞧,我的开府境,我这次去《清源派》,一定要小心些,先把境界搞清楚先。”一层混沌塔内,郝运石对着混沌平静的说。
  “嗯,我也觉得这次《清源派》之行,所行不是那么的愉快,好,你先闭关我等你出关,再商议一下。”混沌也是同意道。
  于是间,《悟性闭关室》的玄关,“呼”的一声落下后,一层混沌塔,也是静了下来。
  良久良久,不知多少时间而过,
  “嗯!现在好了,哈哈开府境原来如此。”一声传罢,再见郝运石时候,竟然是惊喜连连。
  原来,郝运石一进入打坐起来后,才发觉逆冲顶门开府,竟然是,身体内玄气聚元溢满后,直接通过前身和后背诀窍,猛的一贯,冲破顶门脑识海,所以叫开府。
  后来,在自己一寻思和混沌言道开府的时候,悟到那不就是神识啊!
  于是间,这快两个月间,也没继续探寻,全部用神识,来指挥玄元剑意雏形。
  原意是这不是很简单,而且,自己的神识又在那次战斗后,度过了一击雷劫,神识又勾出了一大截。
  虽然还有三分一依然不动,但是,就现在这神识,已经可以使指挥玄元力了啊,这!这不就是另类的修真了啊!
  哪知事情就是这样,当他一打坐,认真探查前来后,才是大吃一惊。
  暗查自己的脑识海,瞧向那一片片象雾一般的神识时候,也是不由得自豪感暗生。
  就在自己沾沾自喜时候,再一细查,不由得大惊之间发现,在自己的神识掩盖之下,有一小片晶莹透亮的玄基碎片。
  “这。。。这是什么?”也是不由得,惊呼出声。
  于是间,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神识,能够指挥玄元力剑意雏形。
  原来是在度过天劫后,结果天劫雷击那一下,竟然,使自己的神识和玄元力融合,从而又按照逆冲开府的方式,在那一瞬间,打在了一起,成就开府第一块府基。
  于是乎,郝运石不敢怠慢,赶紧的将自己的神识,融合进入到自己的那一块府基当中,以便此时到地头时候,不要让《清源派》强者发现神识这块事。
  《清源派》那里边,肯定有巅峰境强者,人家也都是开府的,他们虽然没有神识,但是,魂念是有的。
  上官天威操控玄元力,就可以看出肯定有,而且上官天威境界,也不可能比自己低了,更何况,还有比他还高的。
  其次是,这次还要到人家宗门里,人家家里什么情况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大大洋洋前去,那不是嫌作死的慢啊。
  也就是这么,一融合也却是找对了路子,顿时间,《玄天混沌五行诀开府篇》完成而就。
  望着手中的玉简《玄天混沌五行诀开府篇》,不由得暗自惊叹一声。:“嗨!这。。这那里是为我准备的。竟然还是清儿他们准备的啊。”
  原来,悟到了这本功决后,才发觉自己和这个《玄天混沌五行诀开府篇》,又是没缘分,只能是等待下一层次再悟。
  也就是说,自己创出来的,都是在自己机缘巧合先成立了之后,自己再回过头来再瞧路程。
  而得意的却是自己的宗门,妻子、师弟妹、弟子们,你说这事情奇怪不奇怪,自己就是个劳碌的命啊!
  于是间,再将自己的全部神识收入到开福府基里之后。在慢慢地细查了起来,细查之后才有了刚才那一句话。
  细查之后,才发觉,自己的府基,竟然适合自己的下丹田一模一样。
  悬在自己的脑识海中央处,与自己的下丹田,遥相呼应,旋转开来。
  就像一个竖着的传动轴,连通身体一百二十二个诀窍三百六十六个穴道和经脉,煞是好看。
  顿时间显,得是那么的神奇玄奥,令人目眩神离。
  “这样的话,全身各个诀窍都可以瞬间随时冒出玄元力。嗯!不错。”郝运石自言自语起来。
  “那下一个境界,不会是神识填满府基吧?难道真有可能?”刚刚想完,也不由得暗自忖道。
  “算了,不想了。先到此为止。”于是间,便是但自己的想法。决定出关而去。
  拍开《悟性闭关室》的玄关,一见混沌正在,于是间,便是交给混沌《玄天混沌五行诀开府篇》瞧了瞧。
  就听混沌赞赏的声音传起:“运石你果然是,悟性奇才,这么快,就把开府境领悟了出来。咯咯”说完不由得笑了起来。
  郝运石听完,于是,便把自己刚才明白之处,给混沌一一讲完。
  混沌听完后才大悟道:“运石,果然是气运之间啊。”
  郝运石听罢,也是微微一点头,随声应是。
  这次,可真是,气运到顶,这几环如果,差了一点,都不可能,形成开府境。
  也是就是说,雷劫晚点,那么打得一下时间脑识海开了府,就行不成神识合一,早一点,脑识海炸爆,当场变成植物人。
  你说巧不巧!
  二人也不由得感叹,气运之强、之旺。令人望其顶背也!
  “运石,你是感觉《清源派》有什么小动作?”混沌这时对着他说。
  郝运石一听,也是瞧了瞧它道:“嗯,我是想可能神识方面的,探查少不了。”
  “这个,还倒真是,《敛息决》不能用,这神识方面么,可以,我可以解决的,放心好了。”混沌打着包票的说道。
  郝运石一见如此,便是知它长处,于是间,也是不在言语点头应是。
  就在此时,只听一声“掌门师尊,海船已到地头。”传来,郝运石才知此行的一般任务,已经来到身前了。
  于是间,和混沌打了个眼色,便是在混沌进入郝运石脑识海后,打开了内室的木门。走了出去。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