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天运石 > 第四十三章 建台履约 第二节

  时间匆匆,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玄天宗》火峰,《炼器室》!
  《玄天宗炼器室》,中央大厅之内!
  “噹噹”的声音响起,传遍了整个火峰的,《玄天宗炼器室》,顿时间,伴随着火峰的炎热火气,显得是,那么的活力四射,
  一时间,也是让此时的,整个火峰,在这声声之间,
  气氛热烈异常!
  “大师兄!现在有了《玄金铁石》,可以提升《天河剑》了!”就听此时,雷大柱的一声话语响起,顿时间,打断了此时郝运石的,发愣表情。
  让他在此时,渐渐的回过神来,凝目观瞧了上来。
  原来,郝运石来火峰后,竟然发现,王乾坤这小子境界,又有提高,竟然是,境界突然间,在这五日,缓缓划过之下,来到了聚气境小乘境界了。
  也是不由得,突然间,竟是在此时,愣在了当场。
  这。。。这。。也太快了!!这是什么啊?这什么怪物?五日是之前,还是锻体十层大圆满。
  这五日下来,竟然是聚气境了,还是聚气小乘了,这。。这。。不会是什么大能或者妖兽,转生成人吧。
  于是间,也是不由得,仔细打量起,王乾坤之间,发起楞来。
  哪知,他这一瞧,也是瞧的王乾坤,此时心里发毛,暗自心中道:“今日这掌门师尊,是怎么回事啊?”
  也就在这时,雷大柱的一声,才解开了王乾坤,此时尴尬。
  于是乎,郝运石也是微微的,朝着王乾坤一笑,便是在此时,言道:“呵呵!乾坤!你果然,是修玄可造之材,孺子可教也!”
  此时王乾坤一听,顿时间,便是在此时,躬身谦虚般的,对着郝运石,连称夸奖起来。
  而此时,在雷大柱看来,欣喜的瞧着王乾坤,也是微微的笑着。
  就在此时,郝运石搀扶起王乾坤,便是在此时,对着雷大柱问道:“乾坤的《控火之道》你们掌握的如何?”
  此言说完,就是在此时,脸色微微一阵平静,一扫刚才的尴尬,随声之间,对着他们二人,瞧了过去。
  此时雷大柱听罢,便是在此时,瞧了王乾坤一眼,立即在此时,对着郝运石,一拱手收回之间,
  言道:“大师兄!乾坤此《控火之道》,我和青书还有莫机,都是各自感悟,同时,我们和乾坤四个,终于趋于完善了,这《控火之道》。”
  “哦,不错!你们做的,非常不错!”郝运石一听此言,也是夸奖有加。
  此时再见,郝运石夸奖完后,便是在此时,瞬间抽出《天河剑》,对着雷大柱,言道:“大柱!这把《天河剑》,就辛苦你了!”
  雷大柱一瞧,便是明白,也是在此时,双手接过《天河剑》,对着郝运石,恭敬之间,
  言道:“大师兄,请稍后。”于是间,便是在此时,朝着王乾坤,一使眼色,就是在此时,率着王乾坤,往《炼器室》之内,走了进去。
  此时郝运石,也是在此时,坐了下来,坐在了《炼器室中央大厅》的,一处石凳之上,闭上了双目,
  沉静打坐!
  良久良久,两个时辰时间,缓缓过罢,
  《炼器室中央大厅》!
  就听此时,雷大柱一声“哈哈”的大笑声传来,便是在此时,打断了此时的,中央大厅沉静环境气氛,
  也是让,此时的郝运石,慢慢的,张开了双目。
  此时再见,雷大柱已经三步两步,领着王乾坤,来到了郝运石身前,双手向前一递之间,那把《天河剑》,
  就是在此时,被雷大柱一双大手,烘托之上,朝着郝运石,身前五尺距离,停留之下,递了过来。
  此时郝运石一见,连忙双手,接过《天河剑》之间,便是在此时,有一股不同与往常的,剑的气息,
  就是在此时,同自己的双手,瞬间传递到了,自己的脑识海之中。
  再仔细一探查,这《天河剑》时候,此时剑内,禁制增加,同时整个剑的,原来的聚气法阵,变成了玄元法阵,
  忽然之间,使得整个《天河剑》,有了脱胎换骨的感觉。
  再神识仔细一探查,原来这把《天河剑》,竟然是,被雷大柱由《下品玄器》直接提升到了,《中品法器》的程度。
  于是乎,便是在此时,对着雷大柱,哈哈大笑道:“哈哈!雷师弟辛苦了!”
  此时雷大柱见罢,也是连忙拱手的,对着郝运石称逊道:“大师兄!此剑能成,不光我的功劳,还有莫机师弟和乾坤师侄,一起打造的结果,大师兄,切莫要再夸了。”
  郝运石此时一听,再回身一瞧,原来不知什么时候,方青书和莫机,在王乾坤的,指引之下,
  竟然是,来到了《宗门炼器室中央大厅》里,瞧着他起来。
  于是间,便是在此时,对着他们几个人,就是在此时,躬身一拜之间,说道:“众位辛苦了!”
  众人此时见罢,哪敢让他,拜下去,便是在此时,连忙上前,同时搀扶。
  于是乎,就在此时,几个人相互搀扶之间,又是相互见礼之下,面面相视的,皆都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顿时间,也使得此时,整个《宗门炼器室》,一时间,充满了喜庆一般的,颜色上来。
  于是间,《玄天宗》第一把《中品法器》《天河剑》,随着他们的笑声,就是在此时,
  顺利诞生!
  时光飞逝,又是几日时间,缓缓流过。
  《丹枫谷》!
  《左坊室城》!
  “来来看一看,新采摘的无量果啊”
  “瞧瞧看一看了,炼丹必须的手决”
  人声鼎沸,人头涌动,这是《丹枫谷》的,《左坊室城》一处集市!
  此起彼伏的声音,在此时传过,也显得中州五大门派《丹枫谷》,是哪一样的,宁静之中,透着喧嚣。
  《左坊室城》右侧的,《万丰堂》分《养丰堂》,堂主封不平,今日不知是,什么日子,
  竟然在,《养丰堂》门口,挺身站立之间,双目微张的,凝目远瞧,仿佛是,等着客人一般,
  无声静等!
  时间匆匆,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此时就见,一位中年四旬方脸大汉,便是在此时,身形轻松的,来到了《养丰堂》门口,
  朝着封不平,一躬身之间,便是在此时,对着他,微笑道:“封大哥,有劳久后了,小弟我严己,在此多礼了。”
  此时封不平一见,却是哈哈大笑的,对着严己笑道:“哈哈!严老弟,那里那里,走走跟我来,往里去。”
  此言说完,便是在此时,单手向前一引,引着严己,朝着《养丰堂》里面,行了进去。
  此时再瞧那严己时候,不用说,这严己,不是别人,正是郝运石。
  原来,自从那日,郝运石从,本宗《炼器室》出来后,同时,再将混沌给的,一份玉简,递给莫机一瞧之间。
  便是在当时,嘱咐了他们几个人,照着这个《玉简》之上内容,来建设《渡劫台》,
  就是在当时,返回了自己的,小院落洞府,与毛清儿,说了《宗门渡劫台》的事情,
  又是在当时,又嘱咐了毛清儿一番。
  便是告诉她,《丹枫谷》一行,叫她不要担心,只要照着这个《玉简》内容之上,不能差一丝,建设就行。
  毛清儿当时,自是知道厉害,于是便是与郝运石商量,是不是开个会议,郝运石便是在当时,告诉她,让她自己,拿个主意就行。
  于是间,便是在毛清儿,肯定的答复,眼神之间,离开了宗门,直奔《丹枫谷》而来。
  说也奇怪,来到这《丹枫谷》后,竟然以另外一个身份,到《万丰堂》分舵《养丰堂》此行,一切很顺利,
  而且还和,这堂主封不平,成了朋友。
  一来二去之间,又是五六日过罢,竟然是,成了无话不谈,志同道合一般,如几十年的兄弟似的。
  于是乎,在第七日,封不平设宴,跟他郝运石说,给他引荐一个好兄弟,也是《丹枫谷》大人物,来让他见见。
  郝运石当时一听,这真是,晚上睡觉,送枕头的,好事情啊。
  于是间一见,才知道,竟然是《丹枫谷》掌门师弟,一个叫程青的,开府境巅峰修玄者。
  便是在封不平的,相互介绍下,又是相互攀谈之下,成了朋友。
  哪知,事情就是如此,又是七日时间,匆匆而过,
  通过交谈,竟然是,和他们二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兄弟一般,真是那感情,就如相见恨晚,生死相随的,
  只恨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啊!
  这不,又是三日时间,匆匆而过,
  封不平又是约了,二位兄弟,来到他这,
  喝酒饮宴!
  时间匆匆,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只见此时,郝运石随着封不平,悄悄的上了二楼,一转身之间,便是在此时,走入到了,
  一个带着,小隐蔽阵势的,几十张方圆距离的小房间之内,竟然见此时,程青早就在次,想是等候多时。
  于是间,郝运石一见之下,便是在此时,上前见礼,对着他们二人,连称告罪起来。
  而此时,程青一见,哪还敢让他见礼,连忙起身搀扶,又是和封不平,对视一眼之间,三人在此时,又是好一顿搀扶和见礼,互相客套之下,
  才在此时,三人围坐于此时,小房间,中间部位的,酒桌坐下。
  于是乎,三人坐定之下,又是在此时,再不客套的,推杯换盏的,喝起酒来。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