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天运石 > 第四十三章 建台履约 第三节

  那说到这,要说这,开府境巅峰强者,虽然早已过了,肉身凡胎,早已是,可以辟谷。
  但是,有时候,吃点凡俗食物,还是尝尝腥,回味一下,凡俗生活,也是可以的。
  更何况,这是在喝酒,而且那是酒,可不是,普通凡酒。而且这酒,还是出品于《养丰堂》。
  那又是岂能简单!
  更加何况,那封不平,自身就是个修玄者,自是知道,这方面的的事情,又哪能用,凡俗食物来做。
  所以,这兄弟三喝酒,可不是凡俗可比的。
  自然是,食材岂非一般的凡物。
  于是间,再见此时时候,三人喝酒吃菜,畅饮之间,已是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下,
  就是在此时,三人说说笑笑之间,
  已是其乐融融!
  时间匆匆,三刻时间功,缓缓而过。
  此时就见,郝运石对着他们二人,微笑之间,一放手中的,玉筷子,朝着他们二人,拱手之间,
  笑言道:“呵呵!二位哥哥,这《丹枫谷》之地,可真是,乐得逍遥,可见《丹枫谷》谷主,丹枫子前辈,雄才大略啊。”
  此言刚刚说到这,此时程青还没说话,就见封不平此时听罢,瞬间满脸通红的,哈哈大笑起来,
  就是对着郝运石,在此时,直接笑言道:“哈哈!老弟啊,你知道什么?她丹枫子,有本事是真的,但是,《丹枫谷》上上下下,谁不知道,‘丹抠门’这三个字哈哈!”
  此言说完,便是在此时,接着酒性,继续一般的,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而此时,郝运石见罢,也是一愣神之间,不明所以的,有些打不上话来,先是对着封不平瞧了瞧,
  又是在此时,转头之间,随着封不平的笑声,对着程青瞧了过去。
  此时程青一见,便是在此时,脸色立即一暗,双眉一皱,立即马上对着,封不平一摆手,
  轻喝了一句:“不平,千万不可乱说,师姐这些年,可是辛苦。”
  此时说完,又是在此时,也是转头之间,对着郝运石言道:“运石老弟,千万别听不平瞎说。”
  然后见二人,又是瞧着他,便是在此时,对着郝运石和封不平,圆脸一清之下,慢慢的,
  道了出来:“师姐虽然有些吝啬,但是怎么滴,也不是为了《丹枫谷》,不平,你这些年,不也是做的志得意满啊。”
  封不平听罢,也是略一寻思,又是瞧了瞧他们二人,也是在此时,没有说说话,朝着他们二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而此时,郝运石和程青看罢,也是瞬间,明白了其中关窍,便是在此时,二人皆都是,对着他,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于是间,三人的笑声,顿时间,渲染了此时,整个小隐蔽阵法,包裹防护的的小房间,
  也是使得此时,整个房间气氛,一时之间,轻松欢笑的气氛,浓厚了上来。
  时间极速划过,百分之一刻时间,瞬间划过。
  再见此时,三人大笑之间,笑声余音,传档在此时的,小房间时候,
  就听这时,突的楼下一声“《万丰堂》大爷们啊,求求你们了,还没有我那,苦命的儿子消息?”的一声传来,顿时间,便是在此时,打断了此时三人的,喝酒兴致,
  也是在此时,使得三人,笑容一收之下,笑声瞬间消失的,让此时的,整个小房间,静了下来,瞬间归于平静。
  此时就见封不平,右手一按,小隐蔽阵法阵盘,便是在此时,三人皆都是,双目聚精一般,
  向着楼下的《万丰堂》分舵,《养丰堂》一楼大厅,瞧了过去。
  只见此时,一位五旬凡俗老年妇女,竟然是,双手求饶般的,对着个个《养丰堂》的主事之人,告饶了起来。
  此时,封不平一见,顿时间,脸色有些阴沉,便是在此时,朝着程青一使眼色,使得此时的,有些大惊一般的程青,回过神来之下,
  就是在此时,朝着程青,轻轻一摆左手之下,
  就见二人,瞬间没管,此时的郝运石,扔下郝运石,独自一个人,二人同时,一起身的,朝着楼下,快速行了过去。
  而此时,郝运石瞧罢,一时间,也是在此时,不知所以出来,就是在此时,默不作声的,瞧着他们二人的,行动起来。
  此时在见场中时候,二人下到楼下,不一会功夫,便是在此时,将那老妇人,连拉带劝般的,拉到了他们,喝酒的的房间之内。
  封不平对着程青,使了一个眼色,便是在此时,程青瞬间,出了小隐蔽阵法,直奔楼下,身影消失一般,消失在了,此时的,《养丰堂》之内,
  不见踪影!
  而此时,郝运石才在封不平的,解劝当中,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原来,这《丹枫谷》谷主丹枫子,在她婴儿时候,被上代谷主所救,也是不知,其父母为谁,
  由于在当时,《丹枫谷》上代谷主,正是有件,要紧之事情要办,来不及回本谷之下,
  这丹枫子,便是在当时,被上代谷主,先放在了,《丹枫谷》附近的一处,袁姓凡俗人家,将养起来,就是在当时,去完成自己的事情而去。
  这事情就是如此,由于在当时,开府境巅峰修玄者,完成一件任务,自是时间较长的,又其能是,凡俗岁月,所能计算的。
  只等上代谷主,比较顺利完成任务而归,回来找寻时候,丹枫子已然是,十一、二岁年纪的,小姑娘的寻在了。
  于是间,上代谷主也是在,感谢之余,让丹枫子,不要忘记,凡俗的家人。
  哪知,这丹枫子,也是个情种,竟然是,没有忘记,自己凡俗的家人,在自己修玄有成时候,经常照顾自己的,凡俗家人起来,
  直到袁家,还剩最后一个,老姐姐在世。
  说来也怪,你说凡俗人士吧,生命也是,有限的很。
  但是,经过丹枫子的灵丹之下,这老姐姐,竟然是,一直跟着丹枫子,修玄岁月,活了下来,
  这一活,竟然也是,八百多年了开外了。
  年岁虽然如此,哪知这老妇人,确实是活到现在,依然还是,五旬年龄一般,身体强健如斯,你说奇怪,不奇怪。
  不仅如此,而且还在六百年前,嫁了一个姓项的修玄散修,在第二年上,还是生了一个,名字叫项英的男孩。
  而那散修,却是在五百年前,羽化之后,与儿子项英,相依为命,这不是,更加奇怪了。
  那话又说回来了,要说这,项英也是,因为孝顺有加,自小便是在当时,非常得丹枫子喜爱。
  可是,项英这小子,从小修玄却不爱炼丹,竟然是,喜爱阵法之道,也是气的,丹枫子毫无办法。
  于是乎,项英便是在当时,偷偷的,拜入到了《奇离阵宗》,学习阵法。
  哪知,这丹枫子知道后,便是在当时,有些大怒,去找《奇离阵宗》奇离子理论,在项英好一顿,劝说之下,才在三百年前,回家探望。
  于是间,祸事便是在当时来临,《奇离阵宗》二百九十五年前灭宗。
  这下丹枫子,更是内心之中,暗自庆幸,一是这件事情,没几人知道,二是这《清源派》,还未知项英存在,否则就是,**烦。
  哪知情况,就是这样,那项英,却是不知道为何,在两月之前,也不知,从哪里得到的,一个隐秘消息,中州以虫修玄的大派《花蛹谷》,冒出一个小世界领地,
  便是在当时,得到消息之后,不为人知的,只身悄悄的,奔了《花蛹谷》而去。
  哪知这一去,便是在此时,鸟无音讯的,两个月时间。
  而这袁姓老妇人,思念儿子,便是这几日,都是在《养丰堂》停留,打听这消息的结果,
  于是乎,今日在还没消息的情况下,着急了起来。
  要说这郝运石,是如何知道事情,全部始末的?
  原来,知道此事请的,正是新结识的,两位大哥,程青和封不平二人而已。
  也就是说,整个中州世界,在郝运石之前,知道此事请的,也只有封不平和程青,还有丹枫子三个人。
  至于袁姓老妇人和项英,那都是丹枫子家人,自是不算其中。
  郝运石在听明白,所有事情始末之后,便是在此时,暗自庆幸,自己的是多么的,好运气,
  竟然是碰上了,这出好事。
  这可真是,福运当头啊!
  而此时,再瞧程青时候,飞起直奔《丹枫谷》的,方向的身形,早已是,身影无踪的,飞掠而去。
  时间匆匆,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丹枫谷》!
  要说这,《丹枫谷》还真是,是峡谷一般,圆圆的围成了,一个炼丹炉子状态,而在围成的其中,则是一个高达,三百里高度的,主峰耸起,
  刹是,蔚为壮观。
  而从主峰,向着整个几十万里的,《丹枫谷》宗门望下去,更是一股,生生不息之气,渲染整个《丹枫谷》,
  也使得,此时的《丹枫谷》的,整个丹药宗门,更加的,在此时,
  耀耀生辉!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