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天运石 > 第四十五章 破阵破阵 第二节

  时间光飞逝,又是两日时间,缓缓过罢,
  还是丹枫谷!
  头顶斜阳夕照之下,“呼呼”的微风吹起,使得整个《丹枫谷》,今日显得的,是那样的炎热之中,微微的,有些凉爽起来。
  《丹枫谷》本堡!
  丹枫子经常来的,小跨院洞府里,今日此时,有三个修玄者,围坐在一起,好像正在谈论什么?
  仔细一瞧,正是丹枫子和程青、郝运石三人。
  只见此时,郝运石往怀里一掏,拿出那日,项英给丹枫子,瞧得家书玉简,便是在此时,
  双手一送之间,朝着丹枫子方向,就是在此时,递了过去。
  丹枫子此时见罢,也是不矫情,伸手接过之间,便是在此时,魂念一扫那玉简,就是在此时,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于是间,便是在此时,凤目一咪之间,对着郝运石,微微一笑的,言道:“严己老弟,你果然是信人。”
  此言说完,便是在此时,随声之间,对着郝运石,微笑着,瞧着过来。
  郝运石此时,一瞧她的状态,便是在此时,心中有些发懵,心下暗道:“这丹枫子,今日是怎么回事?应该提一提,契约的事情了?恩,先忍她一些时间。”
  于是乎,便是在此时,郝运石容不得多想之下,对着丹枫子,正色道:“丹掌门,小子幸不辱命,侥幸得很,侥幸得很!”
  连说两声,侥幸的很之间,就是在此时,对着她点头应是的,双目目光,平静清澈的,瞧了过去。
  丹枫子此时一听,心中更是欣喜之下,又是微笑的,对着他,笑道:“咯咯,哪里哪里,老弟你太过谦了,咯咯!”
  此言说完,又是微笑的,瞧着他起来。
  而此时,郝运石又是一阵客套,便是在此时,瞧着她等他发言之间,结果一瞧她,此时笑着,看向自己,
  也是不由得,在此时,心内再次一阵发毛,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在此时,微微愣神的,做于此时的石凳之上,
  无声无语!
  一时间,此时场中情况,顿时间,变得诡异起来,气氛霎那间,便是在此时,使得此时整个场中,
  迷蒙未知!
  时间极速划过,五十分之一刻时间,瞬间即过。
  就听此时,“阿额”一声,咳嗦传罢之下,瞬间便是在此时,打断了此时的,场中诡异气氛,
  也是让此时的,郝运石和丹枫子二人,被这一声所震醒之下,皆都是,一正身形的,回到初始一般,正襟危坐了上来。
  而此时,再瞧此时发声之人,不是别人,正是程青。
  程青此时,自然是知道,掌门师姐的,内心的想法,不由得赶紧,发声提醒,掌门师姐。
  那意思就是,掌门师姐,该说下面的话了。
  此时丹枫子从程青的,打断声音之中,回过神来之下,老脸一红,便是在此时,对着郝运石,
  又是问道:“严己老弟啊,你这几日,可是住得惯啊!”
  哪知这句话,刚刚说完,先不说郝运石,就是程青,此时一听,也是顿时间,脑上黑线大冒,
  心下暗思,掌门师姐,你倒是说正事啊。
  此时郝运石,也是一听,便是在此时,再次心下,忍不住忖道:“嗯!这丹枫子,今日别是,有什么企图吧?先稳住。看看情势再说。”
  便是在此时,又是对着丹枫子,正色言道:“丹掌门,我严己,散修惯了,哪里有什么,住得惯之说。”
  此时丹枫子一听,又是微笑着,对着郝运石,问道:“老弟啊,那你不妨,在住上些时日,你看如何?有何要求,尽管提来。”
  郝运石此时听罢,又是接着对着她,言道:“丹掌门,我严己,周游中州的一散修,闲散惯了,自然是,云游野鹤一般,那里称得上,什么要求。”
  丹枫子此时一听,又是微微一笑之间,对着郝运石,再次问道:“老弟既然如此,那为何,不停下来歇歇脚啊。”
  郝运石此时一听,再也忍受不住,便是在此时,对着她问道:“丹掌门,严己依然完成使命,你看这契约之事,该当如何?”
  丹枫子此时一听,还要再说,此时就见程青,对她一使眼色,便是在此时,才在恋恋不舍之中,收起心情。
  也是在此时,对着郝运石,言归正传的,言道:“这个吗?没有问题,我自会,如数奉上。不过现在,我还有个请求。”
  此言说完,就是在此时,向着此时的郝运石,瞧了过去。
  郝运石此时一听,疑问顿生,便是在此时,对着她,问道:“丹掌门,有何请求?”
  此时丹枫子听罢,咯咯一笑之间,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之下,对着他,言道:“其实啊,那些给你的那些,都是些锻体、聚气用的丹药,也没什么的。”
  话说到这,郝运石此时一听,这心中,这个气啊,好家伙的,你玩我啊!但是,一考虑形势,
  便是在此时,又是对着她“哦”了一声,就是在此时,接着听了起来。
  只见此时,丹枫子又是对着他,言道:“老弟啊,你也别嫌弃我,实在是《丹枫谷》家大业大,我不得不这么做啊。”
  于是间,便是在此时,对着郝运石讲起了,这个大阵的事情。
  时间匆匆,一刻时间,缓缓划过。
  郝运石此时听罢,便是在此时,明白了她的意思,就是在此时,心下一阵考虑,抬头之间,
  对着她言道:“丹掌门既然如此说,那好!我严己接下了!”
  丹枫子此时,一见他如此,便是在此时,哈哈一笑之间,就是在此时,又是对着他,笑了起来。
  而此时,郝运石也是,微微一笑之间,对着她笑着,
  顿时间,两人的微笑,瞬间也感染了,同时在场的程青一般,让此时的三人,皆都是,各怀心意之间,又是心中满意之下,在此时,
  笑声四起!
  刹那间,便是在此时,使得此时整个,小院落洞府,一时间,充满了欢笑的,整个小洞府气氛,
  又是在此时,变得轻松惬意了上来。
  时光飞逝,又是三日时间,缓缓划过。
  还是丹枫谷!
  “呼呼”的轻轻微风吹起,吹的此时《丹枫谷》的,宗门仓库门前,铁木树树叶“哗哗”作响着,
  而此时,《丹枫谷》宗门仓库前,却是一尘不染般的,
  宁静异常!
  这是一处,三百丈的大阵,整整围绕住,整个宗门前端,使得整个宗门仓库的,大门之前,
  在此时,是那样的萧杀与肃穆。
  而再观,这三百丈大阵时候,在整个尽,两千丈范围《丹枫谷》,宗门仓库之下,显得在此时,又是那样的,
  毫不起眼!
  时间匆匆,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郝运石此时和丹枫子、程青两人,来到这里一瞧,便是在此时,心中瞬间,觉得有些不对。
  顿时间,一丝谨慎的念头,就是在此时,涌上了,自己此时的心头。
  就在此时,郝运石再用神识,略一查探之间,“嗯!”的一声,心中暗叫,也是在此时,
  不由得在此时,有些惊异的,差一点喊出声来。
  原来,刚才神识,探查之间,便是在此时,发现这,三百丈法阵,连绵不绝,竟然是形成了,一个椭圆形,围住整个《宗门仓库》,大门前端位置。
  与整个宗门仓库相连,和此时的宗门仓库,严丝合缝的,看不出一丝破绽,
  而此时,神识再往整个仓库方向,微微一探查之下,竟然是,整个仓库,也是一个大阵,
  天哪!阵中阵!
  这是,什么手笔啊!
  如果,你说要是,阵法的话,一套阵,就已经,非常了不得了。
  但是,这个《丹枫谷》的宗门仓库,竟然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又加了一套防御和警示阵法,
  而且这两个阵法,竟然是一样,一大一小相互影响,又是相互共通。
  同时,在刚才神识,查探之中,竟然是,得出了一个名字
  《五行阵法》!
  对!就是这个!
  “我真!见鬼了!这《奇离阵宗》不是灭亡了么?怎么还有阵法存在?不会是。。不会的,时间不对啊,丹枫子这老妖精,还是真狠!”
  郝运石此时见罢,便是在此时,心中暗自心惊的言道。
  于是间,也是在此时,俊脸一清,双目微微一张之间,转头对着丹枫子,言道:“丹掌门,我还要,再探查一番,你看如何?”
  丹枫子此时一听,脸上顿时,微微一笑,对着他,也是言道:“无妨!无妨!老弟尽管探查。”
  此言说完,就是在此时,笑容依旧般的,随声落下之间,微笑着,向他瞧了过来。
  此时郝运石听罢,就是在此时,神魂一拧神识,再次将整个大阵,再次一探,也不由得,此时心中,又是微微一惊。
  再次探查之间,便是在此时,明白过来,原来,就在宗门仓库之内,宗门仓库另一端三百丈之前,有两件物品,在此时,
  虚空摆放!
  而再瞧那,两件虚空宝物,摆放位置,就是前面,三百丈的防御小阵,之后之处,整个大阵,相互包围之下的,整个宗门仓库之内,
  宝物齐整,摆放之间,放于,五百年以上,树龄的铁木树,所做的木架之上,在此时,
  宝光莹莹!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