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天运石 > 第七十五章 郡府拜访

  时间匆匆,《玄黄大世界》,又是一个时辰时间,缓缓划过,
  《郡府》门前!
  已是响午之后时分,此时《郡府》,竟然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的,门前人流走动之间,少了起来。
  此时再见,一条雄霸的身影,一闪之间,便是在此时,朝着《郡府》右侧的,一个拐角胡同的,一处小门口方向,
  就是在自己,身形闪动间,快速的,奔到了,哪处小门口处,双手一按,小门禁制,无声之间,
  沉静等候!
  时间匆匆,《玄黄大世界》,小半刻时间刻,瞬间而过。
  此时再见,那座小门口之内,情况时候,也不知什么情况,两座大门“吱丫”一声,就是打了开来。
  此时再见,顿时间,从小门口的《郡府》里面,走出一位,五旬中年汉子出来,瞧着此时的,雄霸的身影之间,脸色平静的,站立之下,
  无声对视!
  而此时,那雄霸的身影一见,便是在此时,朝着那位五旬汉子,拱手为礼,谦逊道:“《洛城》散修,郝运石今日,特来拜见,郡令大人。”
  此言说完,就是在此时,双手交错之间,高晋的铁牌,便是瞬间,出现在了,双手之中,朝着那,五旬汉子递了过去。
  此时那汉子一见铁牌,便是微微一惊,就是对着郝运石,言道:“阁下稍等,我去通报一声。”
  此言说完,也是接过铁牌,转身之间,便是往着《郡府》内,就是行了进去。
  此时郝运石一瞧,也是心中稍安,便是微微一笑之间,《敛息诀》运使之下,身形一挺的,站立在了,此时府前,
  又是沉静一般,无声等候了上来。
  一时间,随着此时的郝运石,沉静等候之下,便是在此时,让此时的,《郡府》大门前,三百丈周围环境,
  沉静异常!
  时间匆匆,《玄黄大世界》,一刻时间,缓缓划过。
  就听此时一声:“运石老弟!你可真是,来的及时啊!”的一声长音,传出之下,顿时间,打断了此时,场中沉静之间,
  就是拉回了,此时的郝运石的思绪。
  此时在见场中时候,竟然是熟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孙方。
  此时郝运石一见,赶紧起身,上前见礼,就是对着孙方,恭敬问候道:“孙大哥一向可好?小弟这些日子事情繁多,没有来拜会《郡府》怠慢了!”
  此时孙方听罢,也是嘿嘿一笑,对着此时的郝运石,就是笑言道:“嘿嘿!运石老弟,你这就见外了不是,那里!那里!来来!快随我入内,郡令大人已在等候多时。”
  此言说完,就是在此时,上前一牵,郝运石的左手,便是引着郝运石,向着《郡府》内方向,走入进了府内而去。
  “呼呼”传送法阵,传送的劲风声音,传罢之间,带着传送后的微风,就是使得,眼前一阔,顿时间,就是身形,停顿之间,传送完结。
  此时再瞧场中,情况时候,只见前方十五丈一处,小跨院洞府,就是在此时,显露在了郝运石眼前。
  只听此时,孙方一声“运石老弟,快!速速进去,郡令大人在里面等你。”的一声,传罢之下。
  顿时间,才使得郝运石,此时的思考之间,回过神来。
  于是间,也是毫不犹豫,身形一挺之间,便是在此时,转头之下,对这孙方,称谢之后,
  就是朝着,小洞府跨院方向,走了进去。
  而此时再见,孙方时候,早已经是,在郝运石称谢时候,身形在,毫不引人注意的情况下,快速闪动,进去禀报高晋去了。
  时间急速划过,《玄黄大世界》,五十分之一刻时间,瞬间而过。
  “哈哈!运石老弟,你可是来了。”此时高晋一声的,粗广的笑迎声,传出之间,
  顿时间,便是只见,高晋那张胖脸之上,就是脸皮褶皱而出,笑容满面的神色,对着郝运石,起身相迎了出来。
  此时郝运石一见,也是连忙拱手,对着高晋,微微一笑的,抱歉道:“高大哥见谅啊!小弟我由于最近事情匆忙,没有过来拜见,所以,还请高大哥见谅了!”
  此时高进一听,便是微微一笑的,接着对着郝运石,轻言道:“唉!运石老弟,你这是说的哪里话来,自己兄弟!自家兄弟!”
  此言说完,便是在此时,引着郝运石,就是落座于,小洞府的石凳之上,笑着瞧着他过来。
  两个自家兄弟说出,就是欣喜之情,冒了出来,想是此时的意思,多久不见,甚是想念。
  此时郝运石一见,就是明白,也是不多说话般的,向着他笑着,瞧了过去。
  而此时,再瞧孙方时候,便是在,微微一躬身之间,就是身形转身之后,缓缓的,走出了,小洞府跨院,退出而去。
  此时再瞧场中,情况时候,正好还剩,
  高晋和郝运石俩人!
  此时郝运石一瞧,场中形态,便是对着高晋,又是歉意道:“高大哥!实在是惭愧,今日来到《翼郡》才知,高大哥您是。。。。”
  此言一落,虽然只说一半,但是意思,已经非常明了。
  此时高晋一听,也是哈哈大笑般的,笑着对着此时的郝运石,大笑道:“哈哈!运石老弟,实在是,对不住了!我那日确实是有些公干,怠慢老弟了!”
  此言说完,便是起身拱手为礼,向着郝运石,就是道起谦来。
  郝运石此时一见,也是微微一笑中,起身向着他,连忙称逊起来。
  于是间,宾主双方,又是一阵,互相见礼之间,又是在此时,落座于石凳之上。
  就见此时,高晋右手一伸,端起石桌之上的茶壶,轻轻一举之间,就是在此时,对着此时郝运石,斟满了一杯茶水。
  便是在此时,对着郝运石,言道:“来来运石老弟!这是这几日,你大哥我,在《翼郡》,采买的上等《天彩茶》,以茶代酒,满饮此杯。”
  此言说完,便是,右手轻轻一转之间手中茶壶,向着自己的杯子之处,斟满一杯,就是左手一伸,向着郝运石,做了个请的手势。
  便是右手,拿起自己的茶杯,向着此时的郝运石,微笑瞧了过来。
  此时郝运石一见,也是毫不客气,也是微微一笑之间,向着他,道了一声多谢,就是拿起自己的茶杯,
  对着他,和他一起之间,一扬脖一张口,就是在此时,喝了下去。
  于是间,就是感觉,顿时间,脑识海神魂,一清之间,刹那间,《魂元力》增长了,那一丝丝厚度上来。
  于是乎,便是不由得不,在此时,就是长吟了出来:“一口浓茶润深喉,阵阵香气亿心头。不管人生起伏落,只为此情逍遥游。好茶!好茶!高大哥,果然好享受啊!”
  此言说完,便是朝着高晋,又是笑着瞧了过去。
  此时高晋一听,也是不由得一声,叫好起来,于是乎就是接,称赞道:“好!好!好一个不管人生起伏落,只为此情逍遥游。哈哈!老弟果然才情横溢。”
  郝运石此时一听,也是微微一笑,就是平静地道:“高大哥!寥赞了!”
  此时高晋一听,也是微微一笑般的,向着郝运石道:“好了!就不要做,小女儿态了,客套了!运石老弟,你可是在《洛城》游历的如何?”
  郝运石听罢,便是面对着他,如实的回答,言道:“不瞒高大哥,小弟我在《洛城》,买下了一所洞府。”
  “哦!”此时高进听罢,顿时间,就是哦了一声之中,便是一阵惊异,就是朝着郝运石微微一笑,
  问道:“运石老弟!你买这洞府,像是要做停留之意了。”
  “对的,高大哥!小弟我正是有此意,也可能是游历的,有些乏了,而且我自己感觉我的进境有些松动,便是在《洛城》买了一座洞府。”此时郝运石听罢,回答了一句。
  此时高晋一听,又是脸色一阵惊讶,双眉一拧之间,就是对着郝运石,瞧了过来。
  郝运石一见他状态,便是脸色大张般的,对着他,又道:“高大哥!我不仅如此,我还建了个《玄天宗》宗门,准备在《洛城》,传我衣钵传承啊!”
  高晋一听再次,便是面色,有些大惊,随即眼光一转,就是在在此时,低头之下,沉思了起来。
  而此时,郝运石见罢,便是依然是,无声之间,脸色大张般的,瞧着他过去。
  于是间,再见此时的,场中情况时候,顿时间,便是小洞府跨院,就是瞬间静了下来,随着两人的一个沉思,一个观瞧之下,
  一时间,就是气氛寂静异常起来。
  诡异!还是诡异!
  时间匆匆,《玄黄大世界》,一刻时间,缓缓划过。
  就见此时,高晋的一声:“运石老弟,你果然,做的好大事。”粗广的声音,再次传出之下,
  顿时间,就是在此时,打断了此时的场中沉静,也是让,此时的郝运石,听罢之下,缓缓地,回过神来,
  便是在此时,脸色有些疑问般的,就是对着高晋,问道:“高大哥,此言怎讲?”
  此时高晋一听,微微一笑,从另一个角度,对着他,问道:“运石老弟,你这些日子以来,你对《洛城》有何看法?”
  郝运石一听,便是有些明白间的,就是对着他,言道:“高大哥!这《洛城》么?就是三个字《神玄宗》。”
  高晋此时听罢,便是在此时,哈哈大笑了起来,就是对着,称赞的眼光冒出之下,向着此时的郝运石,又是瞧了过来。
  此时郝运石一瞧,他的状态,也是微微一笑的,对着他,笑了起来。
  于是乎,再见此时的场中,情况时候,就是一时间,笑声四起,刹那间,又是一扫刚才的,诡异情况,
  便是在笑声中,使得此时的场中,
  轻松平常!
  时间匆匆,《玄黄大世界》,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随着笑声的,渐渐进入尾声,就听此时,高晋的一声:“运石老弟!如果我把《翼郡》的资源,向你倾斜,你看如何?”问语之间,
  顿时间,又是在此时,打破此时场中平静的,使此时的场中气氛,稍微一阵倾斜的,向着此时的郝运石,压了过来。
  此时郝运石一听,就是一惊,顿时间,便是脸色一惊,又是一静,《敛息诀》运使之下,神海境巅峰境界,微微朝着,此时的高晋一显露。
  随即就是,对着此时的高晋,平静地道:“高大哥,我《玄天宗》,自会帮助高大哥,清除《洛城》内妖魔鬼怪!”
  高晋见罢,顿时间,就是在此时,双目放光,脸色笑容写出,随即便是哈哈大笑般的对着郝运石道:“好!好!运石老弟这个妖魔鬼怪,就靠你了啊!”
  郝运石此时一听,也是微微一点头,就是微笑着瞧起他来。
  于是间,两人又是在此时,相互对视间,便是大笑出声来。
  于是乎,这次笑声,再次传扬之下,一时间,就是使得,此时的小空间内,笑声又是四起,
  顿时间,就是轻松的,
  气氛高扬。
  时间匆匆,《玄黄大世界》,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就听此时,高晋一声:“运石老弟,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来。”的粗广的声音,再次传过之下,
  顿时间,使得笑声,瞬间消失,此时空间,由喧闹突然之间,又回归到了平静的,热烈瞬然降到平静的之间,
  于是间,便是让此时的郝运石,才从笑声中,回过神来之下。
  于是乎,郝运石此时听罢,便是对着他,正色言道:“高大哥!我无所求,只求大哥给些人手就行!”
  “哦!”此时高晋一听,便是明白过来,就是在此时,大手一挥,对着郝运石,点头应是。
  郝运石此时见罢,也是微微一笑,对着高晋,又是商量了一些,联合的事项,就是在天色已晚,自己拒绝高晋,挽留的过程中,起身告辞而去。
  此时再见,随着郝运石的,起身告辞而去之后,高晋的身形闪动,送行之间,天色顿时间,暗了下来。
  一时间,便是,渐渐的,被夜色包围的,慢慢的,随着月光的照下,进入了深夜。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