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天运石 > 第九十三章 争执祭奠

  熏暖的阳光渐渐升起,又是在此时微风的吹拂之下,瞬间将吹尽昨夜的,那暗夜的景色,
  也是在此时,渐渐的,让此时的环境,随着这缕缕的阳光,照射之下,缓缓的亮了起来。
  此时再瞧,那头顶斜阳时候,竟然是,缓缓地爬上了天空,来到了响午时分。
  《玄天宗》本宗,混沌塔一层本体!
  就听此时,郝运石的一声:“混沌,看来我们,还要在小世界宗门,耽搁些日子了。”的一声传罢,
  想是此时的意思,便是对上面的大世界,还未完成的事项,有些急切的意味,随着这句话,就是冒了出来之间,
  也是让此时的,空间四周围环境气氛一提之间,紧张了上来。
  此言一落,又是让此时的混沌,便是听罢之下,在此时晶莹身体,光芒一闪之间,朝着郝运石点了点头,不言语般的悬空盘坐之下,无声发出的推算沉思。
  于是间,便是随着,混沌的对着郝运石点头之后,无声推算沉思,也是让,此时的郝运石瞧罢之下,
  瞬间在此时,也是低头沉思起来。
  一时间,此时的混沌塔一层本体内,便是一静,气氛又是随着这一静,也是缓缓地,有些压抑起来。
  时间匆匆,一刻时间,缓缓划过。
  就听此时,混沌一声:“运石,我想此时,也是不能,太着急的回到大世界的心思了。”的一声传出,
  便是打断了此时的环境沉静,也是让郝运石,思考被打断般的,双目微微一张,目光如炬的,向着混沌瞧了过去。
  此时混沌探知之下,接着又是对着他,解释言道:“运石,现在我们要先是,把宗门宝船,凝练一遍不是?”
  此时郝运石听罢,也是点了点头,对着它又是,似领悟,有似明白之间,回道:“嗯!混沌,你说得对,要是回去,看还真是要先炼器了,再说,灵器也要打造了不是。”
  “对的运石!我们还要打造灵器啊!”混沌此时听罢,也是回声答道。
  此时郝运石听罢,也是眉羽之间一舒展,脸色平静的,对着混沌又是问道:“混沌,看来我们接下来,就是要先提升灵器。”
  混沌此时听罢,也是无声般的朝着他,点了点头,又是对着他,悬空盘坐而立。
  而此时郝运石瞧罢,有是对着混沌,言道:“然后我们才能回大世界,我再回到本宗镇守一段时间,才能考虑那总时间,可是这总时间,还真是个麻烦。。。”
  此言话说到这,便是没有说下去,转头目光,瞧向远方凝视,又是两者不舍般的,神情写出,
  一时间,难以下决断的,踌躇起来。
  此时混沌感知到,他此时的心情,便是对着他,又是问道:“运石,你是说宗门之内,你的家人,会以为你说到做不到?”
  此言一落,正中郝运石心中下怀,也是使得,此时郝运石瞬间,收回目光,有是对着混沌瞧了过去。
  混沌此时接着对着他,解释道:“运石,其实这也简单,你只要把,毛清儿留守在宗门之内,不就完了。”
  郝运石此时听罢,也是微微一惊,就是眉头一皱,便是对着混沌,又是问道:“那清儿,不就是进境,有些慢了。而且,这。。这有些,说不过去啊。”
  此言说完,便是吞吞吐吐的,随着自己话语落下,又是双眉不放松的,向着此时的混沌,瞧了过去。
  混沌此时听罢,对着郝运石,解释道:“运石,你们是夫妻,你跟她好好讲讲,她还能不领会啊。”
  郝运石此时听罢,便是对着混沌,又是解释道:“清儿已经,很辛苦了,我不想他再辛苦,你可明白?再说,你是个器灵,又如何懂得。”
  此言一落,顿时间,混沌听罢便是,晶莹身体光芒一闪之间,有些怒意的对着他啐喝而出:“死运石啊!我不懂,我只是提醒你,总时间啊!”
  “嘶!”此时郝运石听罢,便是嘶叫了出来,脸色有些压抑般的,沉思了一小会儿,就是又是,转头瞧向它。
  便是对着混沌,有些无奈,又有些认真道:“混沌,这个我只是说说,我又没有说别的,唉,你个混沌熊孩子啊,怎么处处针对清儿!”
  “什么!我针对她,我哪里针对她了,我只是好心好意提醒你,你个死运石。”混沌此时听罢,更是有气,便是回了一句出来。
  郝运石此时听罢,眉头一皱,便是对着它,求饶般道:“好,好!我错了行吧,小祖宗!唉吆喂!我真啊!我去说行吧。”
  “哼!切!”此时混沌听罢,晶莹身体光芒一闪之间,便是气也消了,鄙视的意境写出,对着他哼出声来。
  便是对着他又道:“谁叫你,昨日嘚瑟的够高,这下锁住自己了吧,运石。”
  “我真!我。。。”郝运石此时见罢,也是自我解嘲的喊了一声,也是双眼一咪,对着它摇了摇头,
  便是接着对着它,言道:“好吧,就是如此这般吧,混沌!”
  此言说完,便是对着混沌一使眼色,就是身形一闪之间,退出了此时的,宗门混沌塔一层本体而去。
  而此时,再瞧混沌时候,也是晶莹身体光芒一闪之间,便是身影消失在了,此时的本宗混沌塔一层本体之内,继续忙活着,它的那些事情去了。
  于是,随着他们二人的分开,再见此时混沌塔一层本体时候,便是又是回到了,它那原来的,静寂无声的本色。
  “呼呼”阵阵微风又是吹起之间,顿时间,就是使得,此时的四周围空间,随着这微风吹起之间,凉了下来,
  浑然之间,那熏暖的阳光,竟然是在此刻,只透着丝丝的,微弱的亮光出来之下,便是使得方圆五丈距离,有些阴暗的,冷意提升。
  而此时,再瞧那头顶斜阳时候,便是不知,被多大的云朵,遮住一般,显不出它那原来的亮色起来。
  阴天天气!
  时间光飞逝,又是两日时间,缓缓划过。
  《玄天宗神魂堂》!
  本宗门《神魂堂》之后,一处石碑之处,郝运石静静地,站在那里,瞧着此时前方方向的,那座石碑,无语无声。
  仿佛被《玄天宗》宗门,阵法以外的世界的阴天天气,所感染般,站立在那石碑前端五丈距离,不言不动,静静的站着,如泥塑石雕。
  一时间,也使得此时的环境,随着他此时的状态,便是气氛沉闷压抑了上来。
  瞬间,也使得让人瞧罢,也是有些压抑般的,透不过气来。
  而此时再瞧,郝运石身旁的毛清儿时候,早已经是,双目的眼泪,制止不住的的流淌般,顺着脸颊,便是“哗哗”流了下来。
  静!
  此时鸦雀无声般的,静寂异常!
  时间匆匆,一刻时间,缓缓划过。
  就听此时,郝运石回身,转头对着毛清儿,柔声道:“清儿,拿火盆来。”
  此言说完,便是见此时的毛清儿,身形一闪之间,走上前去,在石碑一丈之处,双手交错之间,从《储物手镯》中,拿出一个,陶瓷火盆出来,
  便是在“砰”的一声轻响之间,落于了那石碑一丈距离的石板地之上,就是身形又是在一闪之间,退回了郝运石身后之处,站立不动。
  “噗嗤”一声,火焰升起,便是见此时的火盆之中,一本线装书,便是在,丝丝的火苗燃烧之中,烧了起来。
  “雷师弟,大师兄来看你了,此书是我,结合上面大世界的炼器心得,你在冥域必定喜欢,你师哥我,烧给你,我。。。。呜呜。。”
  只见此时郝运石,竟然是,一边烧书,竟是哽咽之间,一时也是说不上话来,无语无声哭泣而起。
  一时间,随着郝运石的哭泣,也是让,此时的毛清儿见罢,眼泪流淌之下,跟随他也是哭了起来。
  瞬间,随着二人,的放声呕哭,就使的此时的整个四周围空间,就好像,伴随着此时的,整个宗门大阵外,那阴天气,使得此时气氛阴暗了下来。
  良久良久,一个时辰的时间,匆匆而过。
  此时就听,毛清儿一声“大师兄”的低声传唤,顿时间,便是让此时的,在刚刚哭完静默的郝运石,回过神来。
  于是,郝运石瞧瞧了天色,对着雷大柱的石碑,深深一躬身,歉意道:“雷师弟,师兄今日就要回了,改日,师兄再来相会。”
  此言说完,便是回身,瞧了瞧毛清儿,就是和毛清儿相互搀扶中,身形缓缓流动之间,慢慢的离开了,宗门《神魂堂》。
  “呼呼”的海风吹起,吹的此时海浪,“啪啪”的声响中,击打着岸边礁石,仿佛在用尽力气,诉说着今日的悲情。
  顿时间,就好像是随着它的拍打海岸,让天地之间,在今日,是那样的,有些悲痛情绪出来。
  本宗金峰!
  还是那个,突出金峰的大礁石之上!
  此时正有一条雄霸身影,站立其上仰望天空,怒吼咆哮着。
  观影识人,此身影不是别人,正是郝运石!
  原来,郝运石自离开,雷大柱的墓碑之后,便是先将毛清儿情绪安顿好,就是身形一闪之间,
  在没人察觉的情况时之下,又是来到这座大礁石之处,独自发泄着心中郁闷。
  此时就见,郝运石对天一声怒吼:“你这个老天,为何,又是如此的对我郝运石,好!好!那你就等着吧!我总有一天,会和你鱼死网破!”
  此言落完,顿时间,就使的此时的,空间四周围,气氛压抑的达到了顶点,“呼”的喷泻而出般,瞬间爆炸出来。
  一时间,也是在“呼呼”的海风吹过之时,也使得,此时郝运石的须发,随着海风的吹过,大是飘扬般的猛地张开,咧咧作响。
  瞬间,再见此时的郝运石喊罢,此时模样便是,声严厉色之间,由若厉鬼,想是此时已是气急,心中气闷发出般,猛地向着此时的天空,急速的喷了出去。
  发泄!
  就是发泄!
  这时情绪的发泄,也是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以后,总的对这个世界的嘶吼,对这个世界的,强烈的反抗意志。
  时间匆匆,五刻时间,缓缓划过。
  郝运石的宣泄,五刻时间之后,静静站立在,礁石之上,望向大海,沉默一小会,便是在身形一闪之间,身形突的消失在此时的大礁石之上。
  再瞧大礁石时候,便是随着郝运石的,身形离开之后,就是空间一静,缓缓地,随着那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慢慢的又是回到了它原来的寂静场景。
  而此时,那护宗大阵之外,天气时候,竟然是,忽然之间,阴云散开,露出了那头顶斜阳出来,
  缓缓的随着时间缓缓流逝,向着那海平之线,慢慢的划了过去。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