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天运石 > 第九十七章 随波激斗

  时间总是让人,在不觉察之间,就是毫无踪迹可寻的,匆匆流过,直到你,觉察时候才知,
  原来,又是不知道多少时候,已经在你,豪不重视情况之下,缓缓的划了开去。
  时光飞逝,《玄黄大世界》又是三日时间,缓缓划过。
  “呼呼”的微风吹过之下,顿时间,便是使得此时的四周围空间,又是随着这“呼呼”的微风吹过之时,
  就是渐渐的,有些凉意出来。
  此时再瞧场中情况时候,这四周围环境,方圆五千里地域,在那头顶斜阳照射之下,瞬间又是显得是,那样的诡异不寻常。
  这是《玄石大陆》,《炉石山脉》《随波派》驻地!
  此时再瞧那《随波派》时候,竟然是人来人往,宗门大阵张开,好一番,热闹景象出来,
  又是一时间,让人见罢,也是不由得不感叹,这是什么节日聚会般,在自己心头涌动之间,被这种景象所迷惑,
  就是有一种,想立即参与进去的想法,涌上心头之间,要动身前往,行动付出。
  而此时,再瞧那《随波派》宗门内时候,竟然是,接引的弟子们,人人带笑般的,拱手相迎,接引来者。
  再仔细一瞧,奇了怪了,就是前来《随波派》宗门众人,
  全部都是凡俗人类!
  “咦!,这是怎么回事?”此时就听,远离《随波派》宗门,五十里距离以外的一声,惊异声喊出,
  顿时间,便是打破了此时的,整个声之处的,四周围环境沉静,也是使得,此时的四周围环境,随着这一声的喊出,有些诡异的气氛,升了上来,
  瞬间使得,此时的环境气氛,两极分化,让人分不清楚情势。
  此时向着刚才的发声声音落罢,再见那发声之处空中望去,正盘坐一条雄霸的身影,正在此时,向着《随波派》双目聚精的,瞧了过去。
  而他的身旁,也是悬空盘坐一条七、八岁的孩童身影,也和他一般,也是向着《随波派》方向,探知了过去。
  闻声识人,便是明白,发生之人,不是别人,正是郝运石和混沌两人!
  原来,郝运石自那日《石行客栈》,和混沌商量之后,又是用了两日时间的准备,便是启程动身,来到了这《玄石大陆》《炉石山脉》《随波派》。
  哪知一到来,便是有些惊异般的,不明白狐疑了起来。
  这。。。这《随波派》,竟然是大开山门,独请《炉石山脉》,附近方圆几万里的凡俗,
  庆祝什么,《随波派》在《炉石山脉》建宗,八百多万年以来的,
  开斋节!
  良久良久,《玄黄大世界》一个时辰时间,缓缓划过。
  “我真!这都什么事啊!你开斋节举办,竟然是,不请方圆四周围的门派道友来庆贺,竟然只请凡俗,这。。。”郝运石此时见罢,便是对着混沌咦声了出来。
  此时混沌听罢,也是晶莹身体光芒一闪之间,便是对着他,点头道:“运石,你说得对!这问题,确实如此,看似《随波派》,是隐世门派作风。。。。。。”
  此言说完,一顿之间,又是对着郝运石,接着道:“而且,还是四周围宗门,没几个像样的宗门,甚至根本就没有,但是此事却是透着,那么些蹊跷!”
  郝运石此时听罢,也是瞬间明白的朝着它一点头之间,又是对着它道:“嗯,你说的不错!此事透着些许诡异出来,我们近前去瞧瞧!”
  此言说完,便是《敛息决》运起,身形在空中闪动之间逐渐消失的,朝着《随波派》方向,冲了过去,
  同时随着冲的过程之中,身影慢慢隐迹的,隐蔽一般消失不见。
  而再观瞧,混沌时候,也是和郝运石同时,身形在空中,随着郝运石的身形闪动,闪亮一下,
  就是随着阳光照射之下,也是身形隐迹般的,向着《随波派》方向,消失的冲了过去。
  良久良久,《玄黄大世界》三个时辰时间,缓缓划过。
  此时再瞧那《随波派》时候,便是在最后一波凡俗众人,进入《随波派》宗门大阵之内时候,
  整个宗门门户上下玄关,在“轰”的一声沉声暮鼓之声之下,合拢关闭的,就是沉寂了下来,
  只留下了,那整个宗门护宗大阵之外的,“呼呼”的微风继续吹拂着,整个《炉石山脉》,方圆几万里距离,
  咧咧作响!
  也是随着那一声,上下玄关的合拢声响传过,便是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缓缓之间,就是来到了,下午时分。
  《随波派》宗门内!
  一处不大显眼的,角落之处!
  此时就听,“混沌,你没感觉到什么?”一声惊异之声传过,便是见,这角落之处,再没有人瞧到情况之下,显出一条雄霸的身影,悬空盘坐而出。
  而此时,也是再见他的身旁,也是有一条七、八岁,孩童身形,也是在此时身形显现而出的盘空静坐,《魂力》运使之间,探知前方。
  闻声识人,此时此二人,不是别人,正是郝运石和混沌两人!
  此时混沌听罢,也是白光一闪,《魂力》收回之间,就是对着郝运石,言道:“对的!运石,我也是明了些许!”
  此时郝运石听罢,便是对着它微微一笑的,点了点头,就是和它,心有灵犀般的,异口同声说了两个字。
  “妖气”!
  于是间,便是两人会意一般的,又是同时一转头,皆都是,《魂元力》运使之间,《魂力》运起之间,
  一个查探,一个探知般的,向着前方方向,便是探了出去。
  而此时,再瞧前方时候,竟然是,凡俗众人,都是好像被迷惑一般,又好像是沉醉其中的,
  竟是,每个人都是,欢呼雀跃一般的,有的唱戏明锣,有的嬉戏打闹,人人欢乐情绪,写在脸上,欢歌娱乐,跳动随舞,一片喜气洋洋景象。
  一时间,这几十万凡俗之景象,便是使得此时整个宗门,都是沉浸在气氛轻松,热情洋溢之中。
  瞬间,让人瞧罢,也是被此时的情绪所感染,刹那间,不得不沉迷知其中,不愿离开。
  时间匆匆,《玄黄大世界》五刻时间,缓缓划过。
  此时郝运石,收回《魂元力》探知,便是让他的《魂元力》身前悬浮,就是转头,一瞧身旁混沌,也是《魂力》收回,守护于自己的身前之间,
  便是对着它,问言道:“混沌,你看此事,只有等到今夜夜间,我们来行动了!”
  此时混沌听罢,也是晶莹身形光芒一闪之间,对着他回道“对的运石!我看此事,也是如此!”
  郝运石此时听罢,也是对着它点了点头,便是身形再次虚空一隐,身形消失,就是双目一闭之间,虚空盘坐。
  而此时混沌也是,再说完哪句话之后,也是身形一隐之间,沉静一般,盘坐于虚空之中,无语无声。
  于是间,随着这二人的,虚空盘坐之间,再见此时的小角落,顿时间,便是沉静了下来,
  仿佛是另一番世界,与整个宗门,格格不入般的,隐蔽不出,
  一时间,也是让此时的小角落环境,随着时间的缓缓流逝,不显眼之间,慢慢的隐蔽耸立,直到那头顶斜阳缓缓落下。
  夜,又是降了下来!
  就在此时,就听“哈哈!”一声长声狂笑出来,便是打断了此时的沉静环境,
  也同时,使得此时的整个宗门,被这“哈哈!”狂笑声音所震,整个宗门护宗大阵,仿佛被震到之间,轻轻一颤。
  一时间,便是声震,整个《随波派》,仿佛也使得,整个宗门,有些亮度出来。
  而此时,随着这些亮度亮光,目力所见之时,便是再瞧整个宗门时候,就是再也没有一个凡俗人类,竟然是,整个宗门空旷异常。
  顿时间,在森森白骨之间,整个宗门死气弥漫而出,让人瞧罢,便是恐惧异常般的,颤栗心惊。
  此时再瞧,那发声之处,便是在宗门主峰,一处五十张方圆的平台之地,一个身形消瘦的修玄道人,正对着此时的下方,所有宗门之地,哈哈狂笑着。
  仿佛此行,自己所做之事情,已经圆满般,充满着胜利者的,那种自我陶醉感觉涌出,站立于小平台之上,欣赏般沉醉其中。
  一时间,随着他的哈哈狂笑声音传罢,也是霸气横空般,配合着整个宗门的丝丝死气弥漫,相合之间,
  也是瞬间邪气冲天而出,冲蚀了整个《随波派》整个宗门。
  时间匆匆,《玄黄大世界》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就见此时,也就在那道人还在意犹未尽之时,突然之间,一道《玄元力神海境长剑》,在白光一闪毫无察觉的,肉眼难辨情况之下,
  以迅疾的速度,朝着他的身形,所立之处,就是打了过来。
  而此时,那道人刚刚回过神来,还来不及反应,便是大惊失色了之间,也是连忙身形闪动,向自己的右方向躲闪开去。
  就听此时“砰”的一声脆响传过,便是见,那道《玄元力神海境长剑》,便是在瞬间,打在了他的身体左协下,三个大诀窍之上。
  原来,他想象是很好,可是事实却是,截然相反。
  其结果便是,他虽然是向右一闪,但是还是被那道《玄元力神海境长剑》,打中了自己身体的左协下三大诀窍。
  又是“噗”的一声传罢,那道人被打中之后,便是吐了大一口鲜血出来,也是毫不犹豫之间,身形腾起五十张距离,在虚空之中,连闪几下,
  就是离开,自己刚才所站立的位置的,五十丈以外距离,虚空站立,对着自己刚才的的位置,俯视观瞧。
  果然,这一次他倒是料中,在那道《玄元力神海境长剑》打过之后,刹那间,就是在他的刚才,所站立的位置之处,
  便是空间如撕裂一般,瞬间闪出一条雄霸的身影出来。
  那道人见罢,便是对着那条雄霸的身影,历喝一声“什么人!”喊出,就是身形再次一闪,又是虚空当中,向着右方向,又是横移急掠五十张距离。
  而此时,那条雄霸的身影,在刚才掠到那道人,所站之处,没有找到人,听罢那道人声音,
  便是又是对着空中那道人,回喝了一声“杀你的人!”,就是左手中长剑,一挥之间,
  又是一股《玄元力神海境长剑》冒出,在身形再次一动的同时,向着空中的道人,所处位置,就是冲了上去。
  “呼”的一声劲风之声,再次传过,随着一声“咦”的一声传出,竟然是,那条雄霸的身影,再次在空中打空站定,一喘息之间,
  望向自己对面五十丈距离的,那道人瞧了过去。
  而此时,那道人见罢,也是又对着他又是,问道:吾乃《随波派》流霞道人,你是何人?”
  此时再瞧那条雄霸的身影时候,便是明白,正是郝运石!
  郝运石此时听罢,想是此时,刚才喘息之时,已经回过灵玄气,便是在此时,对着那道人喝了一声:“流你妈比!”
  便是左手再次一招之间,刚才那道《玄元力神海长剑》回转,从那道人身后,向着那道人,就是打了过去。
  流霞道人此时见罢,也是明白,不是死就是活,也是大怒,“嘡啷啷”一声传罢之间,抽出随身长剑,
  身子一个回旋,也是《玄元力神海境长剑》冒出,向着袭来的那道,《玄元力神海境长剑》方向,打了过去。
  就听此时又是“砰”的一声震响传罢,再见此时的场中情况时候,便是两股《玄元力神海境长剑》,
  在流霞道人身后,空中二十五丈之处相撞,发出了一股巨大的气浪般,圆形气劲,在这一瞬间在空中,挥洒而出。
  刹那间,气浪冲劲,便是将那流霞道人,在空中身形冲的,一阵摇晃。
  就在此时,就听:“你以为完了?”的一声喊出,便是见,那道人左身侧,空中三尺距离之处,
  郝运石身形闪出,左手《天河灵剑》挥出,向着那流霞道人身子,就是斜斜的削了下去。
  危险!十分危险!
  此时流霞道人见罢,也是在震惊当中,急忙回转身子,右手长剑斜斜的一上挑,同时身形转身,空中一稳,采取守势。
  就听此时“叮”的一声脆响传过,两柄长剑在空中一架,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啸,便是两人身形在空中一震之间,
  又是横横的各自被震出二十五丈距离相隔,相互对视一眼,喘息了起来。
  此时就见流霞道人,先是一声“好大的劲!”惊呼出来之后,便是身形一闪之间,在空中,向着自己的右方向,又是极掠而去。
  想是此时,他被郝运石抢占先机,打得有些伤势出来,知道今夜不能善了,便是打起了逃跑的注意。
  郝运石此时见罢,便是明白他的意图,那肯放过,便是一声:“魂台锁定!想走,没那么容易。”喊罢,
  便是,身形再次在起落之间,向着二十五丈距离的,流霞道人位置,瞬间就是冲了过去。
  此时,那流霞道人一见,便是身形,在刚刚逃出十丈距离,便是好像是被什么,力量牵扯一般,一顿身形被这股力量停在了空中,
  就是大惊般的,惊呼出“魂台境巅峰”的一声,有些颤抖般的,猛地要加力,摆脱这魂台境,《魂念力》束缚。
  而此时,郝运石也是身形一动之间,已经来到他的,十丈距离之处,又是身形一动之间,向着他的位置,左手《天河灵剑》挥出,向着他的位置,就是斩了下去。
  六尺。。。五尺。。。四尺。。。三尺。。。两尺。。距离呼呼的瞬间划过,郝运石的《天河灵剑》像是砍到了什么一般,
  便是在此时,随着“啊!”的一声惨叫出来之间,再见此时的场中情况时候,郝运石,竟然是,呆愣在了当场之中。
  时间极速划过,《玄黄大世界》十分之一刻时间,瞬间而过。
  郝运石在空中,摇了摇脑袋,便是长叹一声:“妈的!跑了!”叹声而出,就是身形一转之间,
  向着《随波派》主峰,宗主小洞府方向,身形连闪之间,飘飞而去。
  而此时,再见刚才的战斗场中时候,便是随着郝运石的身形飘飞,就是缓缓地,静了下来,
  又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向着第二日的清晨,缓慢般的慢慢流了过去。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