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天运石 > 第九十九章 杀妖获宝

  金色!
  是的,黄金的颜色冲蚀着整个空间!
  一时间,让刚刚来到此地之人见到,也是目光所及之下,瞬间被眼前金黄颜色一冲之下,一种冲动感觉,就是涌上心头。
  这是《五行金之本源空间》!
  郝运石站在一处,突出山崖之处,向着前方望去,便是吃惊一声,回头对着混沌言道:“混沌,这可是五百里啊!”
  混沌此时听罢,也是朝着他点了点头,应声言道:“对的运石,这是大世界,时间是下面小世界的五倍吆!”
  郝运石此时听罢,又是在此时,瞧了瞧前方方向的空间内,被这暗黑色,点亮的整个空间黄金盛景,
  便是在此时一低头,思考了五分之一刻时间,又是抬头,望了望整个空间前方的,金色空间风刃,
  就是对着混沌,平静的问道:“混沌看来,看来最后一千丈距离,那妖物正在,不过,我们现在是,瞧不清楚。”
  混沌此时听罢,也是对着他点了点头,随声应是。
  郝运石此时见罢,接着对着它,又是问道:“不管了,混沌,前方二百五十里,正好一半,到了那块中间之地,再瞧后事,你看如何?”
  混沌此时听罢,也是出会意般的,朝着他点了点头,随声应是。
  只见此时郝运石说完,便是朝着混沌一摆手之间,身形一闪,《敛息决》运起,身形瞬间隐迹,
  便是朝着前方那二百五十里中心位置,就是冲了出去。
  而此时,混沌也是,在郝运石,身形纵出之后,身形一闪,也是《魂力》运起,身形一隐之间,紧随而去。
  二百一十里。。。二百二十里。。。二百三十里。。。二百四十里。。二百五十里。。距离瞬间划过。
  就听此时,郝运石一声:“咦,怎么没什么抵抗”的一声惊呼传出,便是打断了此时的,小平台的四周围环境的宁静。
  再见此时情况时候,郝运石和混沌二人身形显出的,便是来到了,此时二百五十里中间的,虚空横亘的,小平台之上站定。
  此时混沌听罢,也是晶莹身体光芒一闪之间,有些狐疑不定,立时一转头,对着郝运石,
  言道:“运石,你说得对,不如我们在此。。。。。”
  此言说到这,便是没有说下去的,朝着他又是晶莹身体光芒一闪之间,对着郝运石,静默站立。
  此言虽说了一部分,想是此时的意思,已经很明确,就是二人一起探查一番。
  郝运石此时瞧罢,也是明白它的意思,便是朝着它点了点头,随声应是。
  于是间,二人随即,又是身形在刚才的,显出身形之间,又是一隐,瞬间又是身形消失般,消失在了此时的,这个小平台之上。
  而此时,再瞧二人前方的景象时候,一处处黄金色方圆,二十五丈范围的小平台,错落交至的纵横排列在二人前方,虚空悬浮的,
  直伸向远方,一直延伸向前,直到中心五十丈平台之处。
  此时郝运石,《魂元力》收回,身前防护之间,便是对着混沌,传出信息传音言道:“混沌,这。。这不是和下面小世界,《离火宗》那个。。。”
  此言说到这,便是没有回音,想是此时,对着混沌询问神色写出,等待它的回复。
  此时混沌听罢,也是对着他传音回道:“运石,你所得的对,这个《金之空间》,和那《火之空间》都是五行空间,一样的!”
  郝运石此时听罢,便是对着它,又是问道:“混沌,那如此,你还是,不能单独行动?”
  混沌此时听罢,却是突然笑着回道:“现在,运石,那倒不用了。咯咯”
  此言回完,竟是笑了起来,
  想是此时意思,很明了,自己提升了境界,现在么,根本不需要。
  郝运石此时听罢,也是明白,呵呵干笑回道:“好!混沌,那我们就在前面那十里之处,先瞧瞧再说。”
  此言落完,就见此时的小平台,便是轻轻地“呼呼”劲风闪过,在毫不察觉的情况下,缓缓地又是恢复到了它,原来的平静。
  六里。。。七里。。。八里。。。九里。。。十里。。。路程,匆匆划过之间,一路平坦之下,便是来到。
  此时再瞧场中情况时候,那十里之处,五十丈方圆范围的,小平台之上,又是隐隐的两股极其轻微的“呼呼”劲风响过,就是瞬间,恢复到了平静。
  郝运石和混沌,便是站定在此处小平台之上。
  刚一战定,此时郝运石便是,对着混沌传音吩咐道了一声:“混沌开始吧!”的信息传送之后,
  于是间,便是在二人同时运起《魂元力》和《魂力》之下,便是循着方向,向着前方四周围环境,拉网式的查探而出。
  哪知,这一探知不要紧,却是在二人探查完毕之后,竟然是,同时,大惊般的,互传信息的大叫了一声,便是呆立在了当场。
  此时再瞧前方情况时候,和下面小世界一样,都是右侧稍远距离是《玄金液》,而前方十里中心位置,则是五行金之本源《云母》。
  而此时,再观瞧那中心位置处,情况时候,
  竟然是,最下面是五行金之本源《云母》,而《云母》上方五丈之处,一个发光点,闪闪发亮,
  借着此时的环境中,黄金颜色,向着那亮光瞧去时候,
  第三个符文!
  不仅如此,在这两个的右上方,虚空之中,竟然是有一个妖物,此时正在大口大口的,吞吐着什么。
  此时,再次凝神一细瞧时候,
  竟是一个,大蟾蜍样子的妖物!
  此时正在,趴下身子,大快朵颐般的,大口大张之间,享受的神情写出,悬在空中,悠然自得。
  于是乎,郝运石和混沌两人,顿时间,便是在呆立当中,明白了为什么,他们二人都到这里了,竟然是,中心位置这三个,没有发觉。
  原来,此时那妖物,此时正在,用它的幻字毒术,本命天赋技能,吞吐间,迷惑着下面两个,或是在修炼,又或是在疗伤。
  时间匆匆,《玄黄大世界》小半刻时间,缓缓而划过。
  郝运石和混沌,此时才在呆立中,缓缓地回过神来。
  就听此时郝运石,立即对着混沌传送信息问道:“混沌,看来这次,有些麻烦。”
  混沌听罢,便是立即回道:“运石,你说的不错,不过,我们现在有个机会,那就是,那妖物现在,正在吞吐。”
  郝运石此时听罢,便是有所悟的,对着它言道:“混沌,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只要显出身形,让它着急,然后过去中心位置,一举生擒。”
  “对,不过,你显出身形,我却是继续隐藏身形,趁着它迷惑住,下面那两个时候,我去收拾那下面两个。”混沌此时回道。
  郝运石听罢,便是朝着前面,瞧了瞧,又是低头思考了,十分之一刻时间,对着混沌道:“好主意!混沌,就这么办!”
  此言说完,也不等混沌回答,便是《魂元力》运使之间,就是全身《魂元力》一动,一鼓之间,
  此时就听“砰”的一声巨响响罢之间,郝运石那雄霸的身影,就是显露了身形出来,虚空而立。
  随着这一声,巨响显露出之后,便是见此时,整个十里方圆范围的《金之本源》,就好像被震醒一般,
  “呼呼”金属性风刃,便是朝着此时的郝运石,所处位置,就是劲爆一般,带着劲风就是冲了过来。
  郝运石此时,神魂一凝之间,探知混沌,已然悄悄的,神不知鬼不觉之下,身形盘空,飘向那种位置。
  便是俊脸一阵狰狞,大吼一声:“挡我者死!”,左手虚空中一伸、一引之间,《天河灵剑》出现在左手之中,
  那招《天河万里》,群攻杀招挥出,将袭来的几柄风刃,瞬间打碎,消散于此时的五行金之本源空间之中,
  又是双腿一蹬之间,身形猛地盘空而起,虚空而立,《魂元力》大张,身形在双腿交错之间,向着中心位置之处,
  便是虚空开步,奔了过去。
  一里。。。两里。。。三里。。。四里。。。距离,随着时间的流失,缓缓不断的,向后划过之间,
  此时再见郝运石时候,在“叮砰”声声之中,风刃密密麻麻的,围住之间,郝运石的前进速度,慢了下来。
  就在此时,就听前方中心位置,一声“呱”的急叫传来,想是此时那妖物,依然是忍受不住,惊叫出声来。
  而此时,再瞧场中时候,竟然是,前方五十丈,“呼呼”风声传过,竟然是,突然之间,出现了几十柄《玄元力神海境长剑》出来。
  郝运石此时瞧罢,便是心中一紧,脑识海中神魂再次一凝,探知到此时混沌,已然悄悄的,离中心位置,还有五丈距离,
  才逐渐放下心来,就是又是左手一挥之间,还是那招《天河万里》,群攻杀招使出,又是大吼一声:“给我死!”喊出,
  又是震碎了身前十丈范围的,所有风刃和《玄元力神海长剑》,使得此时,身前瞬间一空之下,
  于是间,就是一咬牙,神色更加狰狞的,便是身形一挺,向着前方中心位置,就是身形猛地硬顶之间,虚空飘了过去。
  于是乎,此时再见场中情况时候,“叮砰”声音再次传出,便是随着郝运石身形,前进之间,再次响起,如交响乐弹奏起一般,声震整个空间。
  四里。。。。五里。。。。六里。。。。七里。。。。八里。。。。九里。。。。距离缓缓划过,
  此时再瞧场中情况时候,便是郝运石的交响乐章,继续演奏之下,随着郝运石的前进速度,缓缓的向着中心位置,划了开去。
  就在此时就听郝运石“咦!”的一声惊呼出声来,便是随即他脑识海,神魂一拧之间,便是明白了过来,随即哈哈大笑了一声,
  也就是在此时,“呼”的一声传过,便是见,郝运石身前五丈方圆范围一空,三丈于的空挡漏出,
  郝运石身形一闪之间,以比刚才快了五倍的速度,在“呼”劲风响过之后,穿了进去,朝着前方中心位置平台,就是冲了过去。
  而此时再瞧场中时候,竟然是,风刃和《玄元力神海长剑》之间,不管郝运石,“叮叮”之声传出,相互争斗了起来。
  原来,刚才郝运石,在激斗当中,脑识海神魂探知之间,感受到混沌,已然来到了中心位置,
  那符文和《云母》身前,五丈距离,开始了收取工作,
  而那蟾蜍,竟然是,依然没有发觉。
  于是间,就是这一没发觉,真是解了郝运石此时的大围,竟然是,混沌稍稍的一个小调整,在那蟾蜍没发觉之间,让风刃和《玄元神海长剑》,互相内斗。
  于是乎,才有了郝运石此时的,身前压力一松,便是速度一提,冲向了,中心位置起来。
  九千丈。。。。。八千丈。。。。。七千丈。。。。。六千丈。。。。。五千丈。。。。。四千丈。。。。。距离,瞬间即过,
  一呼一吸之间,郝运石身形连闪之下,在虚空当中,快速奔行,便是来到了离中心位置,四千丈的位置。
  就听此时,又是一声“呱”的一声,急速的叫声传出,便是震响了,此时的整个《五行金之本源空间》,
  使得此时的整个《五行金之本源空间》,仿佛被这惊叫传出,轻轻一震之间,便是如惊醒一般,进入到了最后关头。
  随即而来的,便是喊声传罢,“呼呼”两柄绿色毒雾长剑,直向般的,向着郝运石的虚空位置,打了过去。
  而此时再观瞧郝运石时候,在听到这一声惊叫出来之后,便是身形在空中,微微一颤之间,
  就是顿住不动,悬空而立了起来。
  瞬间便是,郝运石感觉自己,在“呼”的一声之中,如穿越空间般,场景一变,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只见此时场景,瞬间便是“呼呼”劲风响罢,场景变换,两条身影一跪一站写出,让郝运石瞧到,便是一惊之间,有些茫然起来。
  此时再观瞧,那两条身影,不是别人,跪着的正是自己的,亲生父亲郝处端,
  而站立的,正是当初自己的,出了五服的的叔叔郝处银,正拿着手中长剑,压在了自己的亲生父亲,脖子之上,
  此时再瞧,郝处端一抬头,瞧见郝运石,便是对着郝运石大急道:“运石我儿,你来了,快走,不要顾我!”
  而此时,郝处银见罢,向着郝运石,瞧了一眼,却是转头瞧着郝处端,呵呵阴笑道:“呵呵!郝运石小畜生,你老爹,就在我手中,识相的,交出你的一切。”
  郝运石此时瞧罢,便是一惊,但是随即便是脸色,恢复平静,不言语般的,继续瞧着。
  此时郝处端见罢,瞬间大急神色写出,便是对着他,急叫道:“运石我儿,不要给他,不要过来,快走!”
  郝处银此时见罢,又是呵呵干笑的,又道:“呵呵!我的处端大哥,到了现在了,你还如此,郝运石小畜生,识像的,交出你的一切。”
  此言说完,便是又是对着郝运石瞧了一眼。
  此时郝运石,依然脸色平静般,不动声色之间,瞧着此时的二人场景。
  就在此时,郝处端见罢,更是大急的对着他青喝道:“运石我儿,你不要再过来了,不要听他的,快走!”
  郝处银见罢,更是呵呵大笑的,对着他言道:“呵呵!郝运石小畜生,识像的交出,你的一切!”
  而此时,郝运石却是发声了,只见他脸色依然不变,轻轻的平静声音传出,对着他们二人,
  就是言道:“世事无常,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你根本不了解他们二人!”
  此言说完,就见此时郝运石,左手手中《天河灵剑》,向前方一挥之间,《魂元力》冒出,《天河万里》群攻杀招使出,
  便是瞬间,“砰”的两声传罢,郝处端和郝处银,身形瞬间消失,消散于,空间当中而去。
  也就在此时,空间景象,瞬间变换,又是回到了,刚才的《五行金之本源空间》之中,
  随着那两声“砰”响声传过,竟然是,将那袭来的,两柄绿色毒雾长剑,瞬间打碎,化作气雾,消散于此时的,《五行金之本源空间》之中。
  只留下那声:“世事无常,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你根本不了解他们二人!”声音传出,向着前方方向中心位置,扩散开去。
  而此时,再见郝运石时候,便是“呼”劲风传过,就是身形一闪之间,向着前方中心位置,就是又是加速般的,冲了过去。
  四千丈。。。。。三千丈。。。。。两千丈。。。。。一千丈。。。。。五百丈。。。。。距离,又是瞬间划过,
  就在此时,就听又是一声“人类,你因何,屡屡坏我大事!”传出,便是见,那蟾蜍又是“噗”的吐了一大口鲜血之间,
  再次大口一张,向着前方方向,急速般扑过来的,郝运石身形,猛地吐出,最后一口毒雾,
  同时,便是一柄纯绿色毒雾长剑,又是直向般的,朝着郝运石方向,打了过去。
  此时再见郝运石时候,竟然是,这一次被这毒雾一喷之间,瞬间石化于此时的,《五行金之本源空间》之中,悬空而立,
  浑身发抖般的,热血直冒,脸色深红般,震颤席席的,被瞬间迷惑住。
  而此时,正在收取阵符和《云母》的混沌,也是突的瞬间感到了,一股不好的信息般的,大叫了一声“运石!”,就是显出了身形。
  而此时再瞧,那道毒雾时候,让人瞧罢,便是几个字,瞬间从心中冒出,一刹那间,就是明白。
  《色幻毒雾》!
  此时,那蟾蜍听罢,顿时间,大惊失色,便是明白的,大是惊叫了一声:“该死的人类!你还阴我!”
  此言说完,便是十五丈庞大的身形,一动之间,再次吐了口鲜血,向着自己的斜下对面,一百五十丈距离,
  此时不能动的混沌,就是大口一张,就要在此时吞吃下去。
  危险!危急!
  此时境况,已经是相当危急时刻了!
  就在此时,就听一声“你以为,你能翻盘啊!你这懒蛤蟆!”的一声传过,便是见此时的,
  整个中心范围,五百丈方圆距离,瞬间便是一顿,空间内所有,都是在这一瞬间,全部顿住,
  正是郝运石的,《快慢剑意大道》!
  而且还是,在魂台境大圆满境界相合的《快慢剑意大道》!
  其威力岂能小可。
  再瞧此时的场中的情况,便是就听“啪噗”的两声传过,一柄长剑,在这一声传过之间,直向先是将那柄,纯绿色毒雾长剑,刺的破碎消散,
  又是直向,向前之间,在那“噗”的一声传过之后,连声都没出,在那蟾蜍,正要起身吞吃混沌,顿住空中时候,
  就是从后面穿过,那蟾蜍的脑袋部位,冒出长剑前半段出来,钉死在空中不动。
  时间极速划过,《玄黄大世界》又是十分之一刻时间,极速划过。
  此时再见,那柄长剑就是“呼”的一声迅疾的劲风当中,向上猛地一提,瞬间就是,切开了整个蟾蜍的硕大脑袋,
  又是“呼”的一声轻轻阴寒劲风传过之时,便是回到了此时的,正好赶到中心位置平台之上,虚空站定的,郝运石左手之中。
  此时再瞧,那蟾蜍时候,便是被这一切之下,就是“砰”的一声巨响之下,浑身被郝运石刚才《天河灵剑》,
  一刺一提之间,《魂元力》攻入到了,蟾蜍本体之内,爆炸之下,本体被炸得血肉四散,飘出了整个中心平台。
  而此时,再瞧场中情况时候,也是在郝运石《快慢剑意大道》的,时间过后,混沌也是此时,正好最后收取工作完成,
  就是在混沌收取之后,“呼呼”两股劲风响过之后,二人身形便是消失在了,此时的《五行金之本源空间》之内。
  一时间,再瞧此时的场中情况时候,整个《五行金之本源空间》,便是在二人,身形消失之后,
  又是恢复到了,它原来的平静景色。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