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天运石 > 第一百零四章 神玄前后 第二节
时间匆匆,《玄黄大世界》五刻时间,缓缓划过。
  
  就在此时,便是见,《外事堂》外,对着柳宣一声:“柳宣老弟,你可安好?”的一声低声询问之声喊声喊出之下,
  
  便是打断了,此时郝运石和柳宣的沉静等待,也是对的此时的,四周围空间,一震之间,
  
  就是让等候的二人,注意力集中般的,向着发生之处瞧了过去。
  
  而此时再瞧,那发声之处,此时闪出一五短身材人影,站定于当地,双手拱手之间,双目舒展般,圆脸笑意写出,正瞧着在前面等候的,柳宣过来。
  
  此时柳宣一见,也是笑容漏出,对着此人双手一拱的,便是在此时,大笑了一声:“呵呵!海大哥,多日不见,小弟甚是想念,劳您久候了!”
  
  海大哥此时听罢,也是笑容继续般的,朝着他行到柳宣近前,对着他低声道:“人带来了!”
  
  柳宣此时一听,也是朝着一点头之间,便是回身,朝着郝运石,一摆手之间,对着郝运石言道:“运石老弟,来来,我给你介绍一番。”
  
  此言说完,便是对着郝运石,微微一笑之间,右手向前一伸,伸出青色衣袖而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又是在此时,面带笑容般,引荐郝运石与那海大哥之意,瞧向郝运石过来。
  
  郝运石一见,哪敢怠慢,便是身形一动之间,行了上去,又是双手迅速伸出自己的白色衣袖,对着他们二人一拱之间,向着海大哥一拜,
  
  就是敬拜道:“《黄矿大陆》散修,郝运石见过海大哥!”
  
  海大哥此时一见,便是哈哈大笑出声,和柳宣互瞧一眼,也是在双手一拱之间,就是对着郝运石,
  
  微笑之间,生调提高般,大笑道:“哈哈!哪里哪里!运石老弟,早就听说大名,我海大富,今日有幸相见,真是相见恨晚啊!”
  
  此言说完,又是和柳宣,相互对视之间,又是同时俩人转头,对着郝运石笑了起来。
  
  而此时郝运石瞧罢,也是对着二人,微微一笑之间,笑容从脸上写出,对着他们二人笑声,也是大笑起来。
  
  一时间,三人笑声传罢,便是使得此时的《外事堂》堂口,附近四周围空间,好像是,被这笑声感染一般,气氛轻松异常。
  
  时间匆匆《玄黄大世界》小半刻时间,缓缓而过。
  
  三人笑闭,使得此时的,《外事堂》堂口四周围空间,一静之间,便是随着海大富的前方指引之下,
  
  三人又是身形行入在《外事堂》之内的,身形消失在了当场。
  
  也是使得此时的《外事堂》外,随着三人身形消失,便是静了下来,又回到了它原来的寂静本色,
  
  此时再见场中情况时候,随着那《神玄宗》之外的,微风吹拂之间,透出了一丝丝杀意出来。
  
  时间匆匆,《玄黄大世界》八刻时间,缓缓划过。
  
  《外事堂》之内,一处隐蔽的小洞府之内!
  
  此时就听,海大富一声:“运石老弟,我们《神玄宗》一《上品玄石》:十八《中品玄石》价格,和你兑换,你看此价格如何?”的一声低沉之声传出,
  
  便是打响了,此时的小洞府空间的宁静环境,也使得此时的柳宣听罢,面容一之间,郝运石面容沉静,二人神情各异,心思不同般的,端坐于此时的石凳之上,
  
  皆都是在此时,思考了起来。
  
  时间匆匆,《玄黄大世界》又是一刻时间,缓缓划过。
  
  就见此时的郝运石,思考完毕之间,微微一笑瞧了一眼,此时的柳宣,便是对着海大富,
  
  轻声道:“海大哥,我认为这价格。。。。”
  
  此时言说到这,便是双眉一皱之间,有些阴沉神色写出,就是朝着他们二人,瞧了过去。
  
  此时,再观瞧二人时候,竟是又是,海大富脸色一顷,柳宣神色一惊之间,二人各怀心意的,
  
  又是端坐于石凳之上,被郝运石此言落下,呆愣了起来。
  
  又是时间匆匆,《玄黄大世界》小半刻时间,急速划过。
  
  此时海大富听罢,才在郝运石的话语落罢,回过神来,便是在此时,又是对着柳宣互瞧了一言,
  
  就是双眉一皱之间,阴郁脸色写出,有些不耐心意般的,对着郝运石,便是平静声调,问道:“运石老弟,你这是何意?”
  
  一时间,随着此时的海大富言语落罢,也是仿佛,让此时的空间气氛,一静之间,便是有些,压抑气氛写出,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郝运石此时见罢,便是微微一笑的,呵呵干笑两声,对着海大富,轻言道:“海大哥,你别误会,小弟我只是觉得,此价格有些高了罢了。”
  
  此言落罢,顿时间,便是让二人一惊,便是都是,双眉舒展开来,有些笑容漏了出来,
  
  也是一时间,一扫刚才的,压抑气氛,使得此时的场中,便是有些,欢快的气氛升起,
  
  让此时的三人,都是在这气氛当中,缓过那压抑的心情,心境轻松了起来。
  
  海大富此时听罢,便是有些惊异般的,带着笑容,让柳宣瞧着,又是对着,此时的郝运石问道:“运石老弟,那你说多少合适?”
  
  “十六比一”郝运石此时听罢,便是直截了当的,说出了此言,就是微笑着,继续瞧着他们二人。
  
  “嘶!”此时二人听罢,便是嘶叫出声来,就是惊容显出,又是呆愣在了,石凳之上,
  
  这一下两块让利,可不是简单的事情,没有深交请的话,那就是别有所图,或者是身家丰厚,
  
  鉴于郝运石是《黄矿大陆》,散修这点,必是身家丰厚了无疑!
  
  于是间,也是让此时的二人听罢,在呆愣之中,沉静般的,计算起了,自己那份的利益。
  
  时间匆匆,《玄黄大世界》又是一刻时间,缓缓划过。
  
  此时就见,海大富思虑完毕,便是有些谦容写出,对着郝运石言道:“运石老弟,你这就有些看不起,你老哥哥我了,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郝运石此时听罢,也是左手衣袖轻轻,空中挥舞之间,左手冲出,向着他一摆手,让二人注意力集中,
  
  便是对着海大富道:“海大哥,你这是哪里话来,小弟我不缺玄石,哪里是对您过不去?莫要再谈。”
  
  此时海大富听罢,再次和柳宣对视一眼,便是双手一番,一个法决使出,一块玉牌出现在了手中,向着郝运石眼前,就是递了过来。
  
  对着郝运石,谦容依旧的道:“运石老弟,你老哥哥我,这就却之不恭了,这是我随身玉牌,随时可进入我《神玄宗》,你就别客气了。”
  
  于是间,郝运石此时见罢,也是再要推脱,就被柳宣颜色之使之间,便是接过玉牌,对着海大富连称谢过,
  
  就是哈哈大笑之间,对着他们二人,拱手见礼了起来
  
  此时二人见罢,也是立即起身,对着他回礼,也是在三人,再次做定之间,和着他一起大笑了起来。
  
  于是乎,随着此时的三人,大笑声传出,便是使得此时的小洞府空间,随着这笑声传出,就是气氛高扬,
  
  一时间,便是随着气氛,在那时间的,缓缓流逝之下,直到头顶斜阳,落于地平面之下,夜色包围之中而去。
  
  夜,落了下来!
  
  《洛城》《混元洞府》郝运石的独居小洞府!
  
  此时再见小洞府时候,便是虽是被深沉的,夜色包围之下,但是却是,如常之间,夜明珠闪亮期间,光芒点亮。
  
  就在此时,就听郝运石一声:“混沌,今日有什么收获?”一声长叫传出,便是打断此时的,小洞府宁静,
  
  就是让此时的小洞府,生出了丝丝生气出来。
  
  此时再瞧场中情况时候,便是郝运石此言说完,端坐于石凳之上,就是转头对着身旁右侧,同样的端坐于,石凳之上的混沌,瞧了过去。
  
  此时混沌听罢,便是对着他,晶莹身体光芒一闪之间,言道:“运石,收获不错,总之我是获得的比较大。”
  
  郝运石此时听罢,便是一惊,惊异面容显出,对着他大声道:“什么?混沌,你收获大?来来,你先别说,咱俩来比比,先看我的!”
  
  此言说完,便是将海大富那个玉牌拿出,在“啌”的一声清脆的,声响之间,放在了此时的石桌之上,面有得色的,对着它就是瞧了过去。
  
  此时混沌瞧罢,也是晶莹身体光芒一闪之间,注意力被吸引般的,面部对着这个玉牌,便是《魂力》放出,瞬间探视一番。
  
  就是转头,对着郝运石,要说话般,就要给他讲解自己的经历。
  
  此时郝运石见罢,便是左手冲出白色衣袖,朝他一摆之间,让它先不要说话架势,就是对着它,抢先言道:“来来混沌,且听我道来。”
  
  混沌此时听罢,便是明白他的自我膨胀感,又上来了,就是也不和他争抢之意,对着他,沉静聆听。
  
  于是间,此时郝运石瞧罢,便是将今日兑换玄石的,所有种种,就是对着混沌,面对面之间,娓娓道来。
  
  良久良久,《玄黄大世界》一个时辰时间,缓缓划过。
  
  此时郝运石讲解完毕,便是对着混沌,笑道:“混沌,怎么样,本宗主大人,今日可是下了血本了,我都怀疑本宗主大人,是不是个演员,昂!”
  
  此言落罢,便是身形一停之间,霸气横空般,朝着混沌瞧了过去。
  
  混沌此时听罢,便是对着他,啐了一口道:“去!死运石,你还真当,自己是个演员!”
  
  此时郝运石听罢,便是脸色一正,对着它正色,言道:“其实,我不是个演员!”
  
  混沌此时听罢,便是咯咯的笑了起来,对着他笑道:“咯咯!死运石,又来!咯咯!”
  
  而此时,郝运石听罢,也是随着它的笑声,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于是乎,随着二人的大笑声传出,便是让此时的小洞府,被这笑声渲染般,驱赶着那沉沉的夜色,
  
  一时间,便是一吹那深沉的夜色,使得此时的热情,渐渐的高涨了上来。
  
  时间匆匆,《玄黄大世界》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二人笑闭,此时郝运石,便是对着混沌言道:“好了,混沌,你还没说,你的收获那。”
  
  此时混沌听罢,又是晶莹身体光芒一闪之间,便是对着郝运石,言道:“好的运石,你也听我道来。”
  
  郝运石此时见罢,也是收起轻松心意,对着混沌,便是平静脸色写出,端坐于石凳之上,凝神聆听。
  
  于是间,随着此时的混沌,对着郝运石讲解开来,便是此时的小洞府气氛,在笑声消失之后,
  
  缓缓地沉静了下来,又是让那深沉的夜色,包围之下,回到它那原来的,沉静轨道之上。
  
  原来,混沌自从和郝运石,在《神玄宗》内分手之后,便是开始了,它对整个《神玄宗》内部的查探。
  
  哪知,这一查探不要紧,却是真的,听出了一些《神玄宗》的,内部不和的一些事端出来。
  
  原来,郝运石去《黄土大陆》炼体之后,这欧阳易便是闭起了死关,一年半以来,竟是没有出关。
  
  哪知,这一闭关不要紧,却是让此时的整个《神玄宗》人心晃晃起来。
  
  为啥?原来这欧阳易闭关,是突然之间的事情,在闭关之前,并没有指定宗门内那个师弟师妹,掌控宗门。
  
  于是间,问题就是这么出现了,整个《神玄宗》意见不一,有的则是同意欧阳易的三师弟全丰掌控整个《神玄宗》,有的则是同意,欧阳易大儿子欧阳云来掌控。
  
  一时间,全宗上下,为了这两个继承人,也是大是争吵不下。
  
  于是乎,在欧阳易闭关之后半年,又有人提议,让最小儿子欧阳克来掌控整个宗门,让全丰和欧阳云监理。
  
  于是间,这整个《神玄宗》,便是在这个提议之下,才逐渐回复了平静。
  
  哪知,这一确定之下,却是后患无穷,这欧阳克虽是个浮夸子的傀儡,但是却是和这二人都不和。
  
  于是乎,问题就是出现了,全丰和欧阳云之间的,内部争斗,便是由暗地里,到现在争斗到了,快白热化的程度了。
  
  也使得现在,这两派暗地里死人,也是死了将近有,一万多人的数目。
  
  虽然说,这点死伤人数,在整个《神玄宗》,五十多万宗内人员来说,九牛如一毛一般,不算什么。
  
  但是,自然有一些人不愿看到,便是有些人,就到那欧阳易闭关之处,去给欧阳易诉说。
  
  哪知这一诉说不要紧,竟然是奇怪了,欧阳易大怒之下,将来诉说之人,全部杀得干干净净。
  
  这一杀之下,便是如点燃***一般,弄得整个《神玄宗》宗门,如爆炸一般,人人自危,又是暗自内斗,压抑异常。
  
  如今,那欧阳克就更是个败家子的模样,依然是大肆挥霍般,分毫不顾,大肆挥霍着《上品玄石》,败家败宗。
  
  而且再加上,此时欧阳易每日,都是通过传话弟子,索要《上品玄石》。
  
  一时间,也是让整个宗门之内,压抑气氛再次一压之下,弄得整个宗门都是,人人直差一线般,就崩溃之势。
  
  说到这,要说混沌如何得知,其实很简单,混沌在离开郝运石时候,便是找到了整个《神玄宗》护宗大阵,中心枢纽之处。
  
  此时混沌可是,融合了三个本源符文的存在,渲染个小小大阵枢纽,还不是容易,只是五分之一刻时间,便是将中心枢纽拿下。
  
  又是五分之一刻时间,便是,将整个《神玄宗》护宗大阵搞定。
  
  要说混沌,为什么要搞定整个护宗大阵,只有一点,那就是欧阳易闭关之所!
  
  混沌到底要瞧瞧,这欧阳易到底到了何种境界,以便郝运石下一步采取行动。
  
  哪知这一找不要紧,还真是找到了,欧阳易那个闭关之所,但是,情况却是截然相反。
  
  这欧阳易闭关之处阵法,虽然和整个宗门相合,但是却是独立运行,而且不仅如此,还和整个宗门,所有聚玄阵相合在一起,
  
  又加上了,欧阳易独家,对阵法所领悟的,一些特点所成。
  
  一时间,混沌见罢,也是连骂老狐狸不止。
  
  情况虽然如此,但是并不表示,混沌不能完成事先所想的的事情,便是在此时,混沌想到一招,
  
  就是,如原来星球摄像机一般,找了一块《绝品天青石》,做成一个《影像水晶》在不影响,整个欧阳易闭关小阵的情况下。
  
  隐藏渗入,偷拍!
  
  于是间,在混沌攻入到,整个闭关小阵时间之内,整个宗门情况,便是全部落入到了混沌手里,一推算之间,
  
  便是明白了,这两年《神玄宗》所发生所有之事。
  
  也算是,捎带的意外惊喜罢了。
  
  于是乎,在那《影像水晶》,偷拍完之后一瞬间,混沌便是收起《影像水晶》,身形消失在了,此时的《神玄宗》之内。
  
  良久良久,《玄黄大世界》又是一个时辰时间,缓缓划过。
  
  此时混沌讲完,便是晶莹身体身体光芒一闪之间,对着郝运石言道:“怎么样,运石,现在你还比?”
  
  此时郝运石听罢,也是左手大拇指,冲出白色衣袖,向着混沌递了过去,就是丧气状言道:“混沌你赢了!”
  
  混沌此时听罢,也是在咯咯一笑之间,对着郝运石言道:“咯咯,运石,你承认就行”
  
  郝运石此时听罢,便是心情一阵平静,平静脸色写出,收回大拇指,又是对着它问道:“哦对了!混沌,那《影像水晶》,瞧瞧呀!”
  
  此时混沌听罢,也是咯咯笑完,便是双手,小手虚空一招之间,将那个《影像水晶》,便是在“啪”一声轻响之下,放到了此时的石桌之上。
  
  顿时间,一段影像,就是从那《影像水晶》之中,冒了出来。
  
  时间匆匆,《玄黄大世界》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此时就见,那段影像时候,便是欧阳易,打坐之间,猛地张开了双眼,一股熟悉,又是有些陌生气息,就是随着影像传了出来。
  
  此时二人瞧罢,便是大惊失色大叫般的,叫出了两个字。
  
  “青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