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天运石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初到星空
“呼呼”的劲风响过之间,便是打断了此时的空间四周围的环境宁静气氛一般,又是让此时的整个空间四周围空间,
  随着这“呼呼”劲风响过之时,就是在这响动声声之下,气氛由宁静缓缓地提升了上来,活跃异常。
  这是一处《传送大阵》的另外一头出阵场所!
  此时就见数十个《传送大阵》阵基之处,便是人山人海的长长的人流长队,如长龙一般,
  在出了《传送大阵》阵基之前,五百丈距离的情况下排了起来。
  一时间,便是此时的场景显出之时,就是热闹异常的让此时的空间四周围环境,随着这几十条人流长龙流动之间,
  又是仿佛让此时的整个空间四周围整个环境,光芒再度提升半格一般,闪亮而出的照亮了整个空间。
  就见此时,“这位玄友,第一次来星空站场吧!速来登记!”的一声,轻呼之声喝出的响罢之间,
  便是打破了此时四周围环境宁静气氛一般,使人心头轻轻一震之下,就都是面色都是一正精神力集中般的对着发声之人,渐渐的回过神来的,瞧了过去。
  也是让此时的一条雄霸身影在呆愣之中,随着这一声的传过之时,又是渐渐的双目目光凝聚的,对着发声之人处瞧了过去。
  闻影识人,那条雄霸身影,不是别人,正是郝运石。
  而此时再瞧场中情况时候,便是郝运石的前端十五丈位置,一位融道境巅峰修玄者,被这声传出之后,尴尬般对着这发声之人干笑一声登记而去。
  便是使得此时排在郝运石身后的人流长龙,被这位修玄者的举动,统统又都是心中一阵莞尔之间,差一点偷笑出声来。
  同时也使得此时的整个环境气氛,随着这位修玄者的干楞回神,众人内心暗自干笑情绪渲染之下,
  气氛便是轻松下来。
  就在此时,又听“呵呵!”几声笑声传出之间,便是使得众人一听之下,就是朝着笑声发出之地瞧了过去。
  而此时再瞧那发声之处,便是整个《传送大阵》右侧之外五十丈方圆距离之处,就是几十个站着等候的融道境巅峰修玄者,向这边一瞧之下,其中有几哄笑出声来。
  不用瞧,这几个哄笑之人正是整个《星空站场》之内的‘老人’是也!
  为何?
  因为此时,那些《星空站场》的‘老人’前端三十丈距离之处案台林立,而那此时案台之上横亘石匾之内,四个大字写就。
  《星牌兑换》!
  时间匆匆,《玄黄大世界》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随着那些‘老人’的哄笑声传过,便是使得此时的各位‘新人’瞬间,就是被着笑声,所感染一般,
  有的内心羞愧,有的颜色狠厉写出,有的则是平静神色之下的心中暗流涌动等等各种情绪临身的,
  皆都是各怀思绪一般的稍稍抬头的前进登记。
  时间匆匆,《玄黄大世界》又是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就听此时,“够了!新人登记之处,休的喧哗!”的一声粗狂低沉吼声传过之间,便是让众多‘老人’听罢皆都是一惊之间,冒出一句:“连老大!”之后,
  又都是身形一缩之间,畏首畏尾般的老实了起来。
  而此时再瞧那发声之人,便是一条雄壮的身影,虚空盘坐于‘新人’登记之处的右侧方五丈距离,
  朝着那些刚才哄笑的‘老人’们,在吼完这一声之后,怒目横视瞧了过来。
  于是间,连老大的这一声吼罢,便是让众‘新人’在这一声吼过之后,心中一稳的紧守心神之下,心情在此时渐渐的恢复到了平静当中。
  于是乎,便是使得此时众‘新人’,又都是人人豪气干云般的坚毅神色写出于脸上,身影一紧之间,加快了速度一般,朝着‘新人’登记之处之地行了过去。
  时间匆匆,《玄黄大世界》一刻时间,匆匆划过。
  随着一声:“《玄黄大陆》《洛城》《玄天宗》郝运石!”的一声轻吟之声传出之下,便是让此时,那位‘新人’登记人员闻声瞧了一眼郝运石之后人群之下,
  右手一划之间,《魂念力》冲出,在光芒一闪之间,又是在自己的身旁一座石碑,划出一道《魂念力》之痕,稍纵即逝之下,
  就见此时,那石碑中间凹槽小玄关一震之间,便是在此时,“啪”的一声响过,就是掉落出一块精致的《玉牌》出来。
  此时再见那登记人员,右手一引之间将那《玉牌》,便是引到右手中,对着此时的郝运石随手递过,
  又是对着此时郝运石身后喊了一声:“下一个”喊出之间,就是瞧也不瞧郝运石一眼,转头望向了郝运石身后而去。
  此时郝运石见罢也是明白,便是对着这位登记人员一拱手之间,就是立时转身的迅快的离开了此时的新人登记之处,
  在自己身影瞬间消失般,消失在了此时的环境之中。
  此时再瞧整个‘新人’之处时候,便是几十条排队‘新人’长龙,排满此时的整个‘新人’登记之处,
  依然缓缓地前行着,随着时间的流逝之下向前滚滚而动。
  而此时顺着‘新人’登记之处,《魂元力》一扫之间,整个八百多万里方圆的《星空站场》,便是在此时瞬间映入眼帘之内,
  刹那间,使人眼前一亮之间,一座圆形环抱的堡垒,虚空横亘盘坐于茫茫的暗黑颜色的无尽虚空之中,光芒闪亮之间,
  耀眼异常!
  而此时,再瞧整个《星空站场》中心,那的耸立而上建筑物《星空战塔》时候,便是一行小诗竖直而下一般,刻于《星空战塔》两侧之上。
  不是别的,正是那首,
  “一入星空,再无后路,只有生死,争得来途”!
  良久良久,《星空占场》三个时辰时间,缓缓划过。
  “混沌,你瞧今日之事,该当如何?”
  此时郝运石一声疑问声音传出之间,便是打醒了此时整个小洞府空间的宁静气氛,
  就是让此时小洞府的《夜明珠》光芒闪亮之下,又是随着这一声的喊出之下,光芒一挑之间,气氛有些张扬了上来。
  此时混沌听罢,便是明白他的意思,就是对着他言道:“运石,依我看来,今日领这《星牌》并不像下面小世界《清源派》那般。。。。”
  此言说到这,便是晶莹身体光芒一闪之间,对着此时的郝运石,它那还没进化完全的‘月牙’般的双目,光芒闪烁的就是瞧了过来。
  郝运石此时见罢,便是对着它“嗯!”了一声,就是点了点头,又是对着它言道:“混沌你说得对,看来这《星空战场》则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此言说完,便是双目轻轻一咪之间,对着它双目目光凝聚之间,又是点头的随着自己的声音传出之下,就是向着混沌位置瞧了过去。
  此时混沌听罢,也是朝着他点了点头言道:“运石,依我看来,这《星空站场》,其目的并不是象小世界那般,聚整个世界之力寻求突破。。。。。。。。”
  此言说到这,又是朝着郝运石目光闪亮之间,瞧了过来。
  想是此时的意思已经很是明了,那就是和下面的小世界不同,这里并不仅仅是《战场》那么一码子事情了,
  而是多种因素伴随而生,各种因素拧在一起的《玄黄大世界》最终命题。
  那这最终命题是什么?
  不用问,就是两个字。
  飞升!
  所以,所有因素相拧之下,便是形成了此时的《星空站场》场景!
  郝运石此时见罢,也是明白之间的对着它又是点了点头之下,目光移开此时的混沌方向,在此时喃喃自语之间,
  言道:“嗯!《星空战场》!《星空站场》!一入星空,再无后路,只有生死,争得来途。不错!果然。。。。。。。。。”
  此言说完,便是瞬间一转头之间,对着混沌又是轻轻一笑,就是随声笑容满面之下,瞧了过去。
  此时混沌听罢也是明白的,对着他晶莹身体光芒一闪之间,又是随声应是之下的沉默静思。
  郝运石此时见罢,也是自己的双目目光,又是转向前方方向,双目目光凝视而出的沉思无语。
  于是间,随着这二人的沉静一般的思考之间,便是让此时的小洞府环境气氛一静之下,就是缓缓的静了下来,
  又是缓缓地归于平静。
  于是乎,随着此时小洞府的平静之下,又是气氛沉静一般,慢慢地降了下来,在此时沉静异常。
  时间匆匆,《星空站场》一刻时间,缓缓划过。
  就见此时,混沌一声:“运石,我想你也别考虑了,既来之则安之!”的一声,解劝声音传过,
  便是如震醒了此时的小洞府宁静一般,又是让此时沉思的郝运石,就是慢慢的回过神来。
  郝运石此时听罢,微微一笑之间,便是对着它笑道:“呵呵!混沌,你说得对,但是,既然来了,那就是要分个结果出来不是。”
  此言说完,便是对着它一摆,冲出自己白色衣袖的左手之下,让它继续听着自己言语之间,
  就是对着它又道:“混沌,按照此《星牌》中所奏,《星空战场》传送阵之外无尽虚空,方圆一千里分出的四大块区域,都是低级的《青魂门》,怎么样。。。。。。。。。”
  此言说到这,便是没有说下去的嘴角轻佻微笑着,无言无语般又是随着声音向着此时的混沌,就是瞧了过去。
  此时混沌听罢,也是晶莹身体在此时光芒一闪之间,“咯咯”一声笑声传出之后,
  便是对着他笑道:“咯咯!运石,可以啊!我看,这两日先稳定好境界,三日后我们去瞧瞧。你看如何!”
  “嗯!好主意!此事就这么办了!”
  郝运石此时见罢,便是对着它脸色微笑转为平静,就是对着它随了一句。
  混沌此时听罢,便是对着他是点了点头之间,就是身形一隐的身影隐迹一般,隐入到了此时的小洞府空间之内不见踪影而去。
  而此时再瞧郝运石时候,便是在混沌身影隐迹之后,双目轻轻合上双目微闭之下,就是打坐巩固境界了起来。
  一时间,又是随着郝运石沉静打坐巩固境界,便是让此时的小洞府沉静之下,缓缓地随着时间流过,向着第二日就是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