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天运石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计议登门 第二节
时间匆匆,《星空站场》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此时就见,谢武微微一笑之间,对着郝运石笑道:“呵呵!运石老弟,来这《星空站场》,这些时日可还适应!”
  此言说完,便是和花舞娘交换了一个眼色,就是转头之间对着郝运石,瞧了过来。
  此时郝运石听罢,也是微微一笑之间,对着他沉声道:“谢老哥哥问询了!运石来此还习惯!只是。。。。。。。。。”
  此言说到这,便是一顿之间,对着二人疑问神色写出于脸上,就是真诚之意冲出般的,瞧了过去。
  谢武此时见罢,就是脸色微微一平静,有些疑问般的神色一闪而逝于脸上,又是和花舞娘对了一眼,让她沉静聆听之间,
  对着此时郝运石,就是长声而出问道:“运石老弟,有何难处,尽管说来,你老哥哥我替你分忧!”
  “这事情。。。。。。。。这。。。。。。有些难与出口!”
  此时郝运石见罢,就是有些尴尬般随口而出一句,对着二人又是尴尬般瞧了过去。
  此时二人见罢,更是狐疑了起来,相互交换了眼色之间,有些疑问之下,便是二人沉默之中无声考虑了十分之一刻时间之后,
  此时再见,谢武对着此时郝运石便是问道:“运石老弟,有何事?这般难以企口啊!”
  此言说完,也是带着花舞娘的疑问眼色之间,朝着郝运石瞧了过来。
  此时郝运石见罢,便是对着二人,面色一正道:“不瞒大哥大嫂,只是因运石我在《玄黄大陆》还有宗门与家室,自来此《星空战场》,实是想念。。。。。。。。。”
  此言说到这,仿佛再也说不下去一般,便是有些悲伤神情写出的对着二人真情流露一般,就是瞧了过去。
  一时间,让二人见罢有些感同身受一般,谢武面色一暗,有些落寞写出,“嗨”的长叹了一声出来,
  就是双目目光前倾凝视,低沉无声沉思。
  而此时,再瞧花舞娘时候,已经是有些双目有些泪痕一般的晶莹之间,无语无声了起来。
  时间匆匆,《星空站场》一刻时间,缓缓划过。
  此时就见,花舞娘面色渐渐缓和之间,突的一声“运石老弟,你可看到,《星空站场》那句诗言!”一声吟出之下,
  就是随着声音传出之间,对着郝运石瞧了过来。
  “大嫂,这是何意?”
  此时郝运石见罢,便是疑问神色写出,寻声一般的向着此时的花舞娘,又是瞧了过去。
  花舞娘此时还要再说,就见此时谢武双目一张之间,眼光突的冲出,对着此时的花舞娘瞧了一眼之下,
  就是让此时的花舞娘一瞧之下,一时有些尴尬一般对着郝运石瞧了一眼,又是无语无声的微微一低头之间,不做声出来。
  郝运石此时见罢二人情形,便是有些茫然,就是在此时趁热打铁一般,又是对着花舞娘,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神情一般断断续续的问道:“大嫂,这。。。这是。。。”
  此言说到这,便是双目目光凝聚一般,朝着二人,又是在自己双目大张之间,瞧了过去。
  时间匆匆,《星空站场》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此时就听,谢武一声:“运石老弟,我来说吧!”一声沉声传过之下,便是对着郝运石,就是瞧了过去。
  此时郝运石见罢,也是双目聚精一般,瞧着此时的谢武凝神聆听。
  原来,这《星空站场》之所以设立,就是为了抵抗这五十九年前,突然侵入到《玄黄大世界》《青魂门》所设立的。
  说到这,这就不得不先提提这《玄黄大世界》了!
  原来没有《青魂门》时候,这《玄黄大世界》是非常适合修玄的世界,修玄者们不用费多么大的心力,就可以飞升上界。
  那这问题就是出在这,历来只要你闲散惯了,就会产生一些惰性出来。
  所以,《玄黄大世界》的所有修玄者们,并不急于到了境界再去迎接天劫飞升上界。
  都是将自己的境界,夯实的实在是基础稳固之下,再感悟天劫渡天劫飞升上界。
  说白了,就是时间长了就会养成一种惰性,无忧无虑的慢慢的再走下一步就是,不着急而已。
  可是现在问题,却是出现了,五十九年前《青魂门》突然的杀出,便是使得整个《玄黄大世界》一震之下。
  让整个《玄黄大世界》没有防备之下,非常被动般的,
  死伤无数!
  情况虽然如此,但是毕竟是大世界不是!
  于是间,所有融道境修玄者们集思广益之下,就是建起了这个《星空站场》,来抵御整个的《青魂门》的冲击。
  说到这,就不得不提一下谢武和花舞娘了。
  这二人,也是从小便是修玄锻体一般,这样一层层升级凝练,而成为现在的融道境巅峰强者的。
  可以说,谢武和花舞娘二人是青梅竹马了!
  但是事情就是这样,二人也有这种惰性存在啊。
  于是乎,二人整整修炼了八千多年时间才达到今日的成就,融道境巅峰境界,就是准备应劫飞升上界。
  结果那,却是突然出现的《青魂门》这一环,
  你说这不是憋屈,这不是倒霉透了!
  事情虽然如此,但是谢武却不是一般心智平常之人,于是乎谢武在万般压力之下,却是找了到了一个契机出来。
  那就是,那个《黑洞传送口》!
  原来,自从有了这个《星空站场》以后,每两年时间过罢,有的修玄者竟是发现,在没有天劫的情况下,
  整个被《青魂门》所包围的无尽虚空之中,便是会出现一些《黑洞传送口》。
  这一消息一经被发现,却是炸了锅一般,让整个《星空站场》尽五千多万融道境修玄者,都是疯狂一般,沸腾点燃。
  于是间,尽五千多万名融道境修玄者,在第二个两年来临之时,就是疯狂冲杀而入整个无尽虚空之内,
  结果那,却是差一点让整个《青魂门》攻入到《星空战场》之内,造成绝大的损失。
  而那一边那,却是一查之下终于明白,那《黑洞传送口》却是不定点的,毫无规则可循的在整个尽五千多万里方圆距离的,无尽虚空之中,
  显现而出!
  这不是坑人么!
  于是乎,上代首位大至尊,才在弹压和恩威并施之下,压住了整个《星空站场》所有融道境修玄者的好胜之心,
  才将此事逐渐摆平下来。
  在这之后,上代大至尊感觉自己有些过失之下,才将首位大至尊之位传于现在的言秀伦,
  便是消失在整个《星空战场》之内,再也找不到分毫的踪迹出来。
  也从此之后,整个《星空站场》之内,就像有个规矩一般谁去找《黑洞传送口》,那就是整个《星空站场》公敌一般,必须受到严厉的惩罚。
  所以,这几十年下来,也是查找《黑洞传送口》之修玄者,也是慢慢的减少了下来,
  都是等着两年以后,再次刷出《黑洞传送口》,碰碰运气一般的飞升上界。
  说到这,就不得不说谢武了,由于谢武天生就不是一个,安于天命的墨守成规修玄者,他总是相信,只要去探寻就肯定会有结果出来。
  于是间,谢武便是找了几个生死兄弟组成小队,没日没夜一般的找寻而出,以试图能够找到出路。
  于是乎,这几十年下来,都是没日没夜一般,拼命找寻。
  哪知这一找寻不要紧,结果还真是让他找到了一个通路出来。
  那就是,定点《黑洞传送口》真的存在!
  虽然找到了,但是这种消息,却是见不得光的。
  否则,又岂能过了这么些年不说出。
  良久良久,《星空站场》一个时辰时间,缓缓过罢。
  随着谢武的侃侃而谈之下,便是让此时的花舞娘和郝运石听来,便是平静脸色写出,都是对着此时的谢武,宁静一般心情瞧了过去
  此时就见,郝运石突地一声:“那谢武大哥,那上次便是大哥您,发现了一个吧”的一声传出,
  便是打断了此时的小洞府沉静气氛一般,又是在此时随着声音,对着谢武和花舞娘二人瞧了过去。
  此时谢武见罢,便是与花舞娘对视一眼之后,就是对着他沉声道:“运石老弟,对的!只不过,那个是个死黑洞!”
  “什么?死黑洞!”此时郝运石听罢,便是有些郁闷神色写出之间,对着谢武和花舞娘二人,又是无言无语的瞧了过去。
  “对的!叔叔!死黑洞就是死黑洞,否则还用这些年。。。。。。。”
  此时谢武还没说话,便是被花舞娘抢话之间,对着郝运石随了一句过来之后,沉静观瞧了过来。
  此时郝运石见罢,也是微微一点头之间,又是对着二人问道:“那如此,大哥大嫂!这不会是,没有吧!”
  谢武此时听罢,便是干笑了一声,合着花舞娘的眼光之下,对着郝运石笑道:“运石老弟!怕什么?争得道途,就是争得,哪管它虚假,反正一发现,又何必。。。。。。。”
  此言说到这,便是对着他脸色解疑般的双目一张之间,瞧了过来。
  “嘶!对啊!”
  此时郝运石见罢,便是嘶叫了一声出来,就是对着二人起身之间双拳拱手一拜之下,道了一声“多谢”之后,
  就是落座于此时的石凳之上,对着二人笑着瞧了过去。
  此时二人见罢,也是哈哈的笑了起来,对着郝运石也是笑着商谈了注意事项之间,其情融融般的交谈甚欢。
  于是间,此时再见场中情况时候,便是随着时间的向前推移而出之下,郝运石又是和谢武二人交谈了许久之后,在夜色落下之前,就是告辞而去。
  于是乎,此时再瞧小洞府时候,便是在郝运石告辞而出,谢武夫妇俩闪身隐回洞府之内,如大幕落下一般,随着时间的向前推移,就是渐渐的沉静如丝。
  只留下,那整个《星空战场》最显著的建筑物《星空塔》的那一句小诗,
  “一入星空,再无后路,只有生死,争得来途。”!
  耀耀生辉一般显现而出的,闪亮着整个《星空站场》之内,
  随着时间的流逝,缓缓的永恒一般,闪亮照射整个《星空站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