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天运石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疯癫交换
“呵呵!呵呵!鬼来了,鬼来了!哈哈!你们都是鬼!”
  此时一声惊叫传出之下,便是打醒了,此时的空间四周围环境宁静一般,震响了此时的四周围环境,
  也是让此时的环境气氛,随着这一声的喊出之下,就是气氛热烈上升一般,活跃异常了上来。
  此时再瞧四周围环境的修玄者见罢,也是人声鼎沸而出,有的叹气,有的取笑,有的冷哼而出,各怀心意之间,
  就是皆都是各自瞧着者发声之人之下,有的转头不再瞧,有的目不转睛的,瞧好戏上演一般,双目聚精瞧着,
  而还有一些则是根本无视,继续转头离开,忙活自己的事情身影消失的匆忙而去。
  而此时,再瞧发声之人时候,便是一位四旬中年之人,人若疯狂之状态哈哈大笑着,蓬头垢面一般衣服撩烂之下,
  向着自己前方方向,疯疯癫癫一般步行了出去。
  缓缓地,便是在此时,离开了众人视线一般,消失在了远方地域之上,渐渐的无踪无影。
  一时间,随着他的离开,才让众人收回视线,又是各自忙活自己的事情,就像没生过一般,风平浪静的回归到了自己刚才的最初平常。
  时间匆匆,《星空站场》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此时就见,一条雄霸的身影,在众人都是回归自己的平常之事时候,就是身影在众人,全部都是未察觉之下,
  向着一个方向身影一隐的,身影隐迹一般,隐入到了四周围环境之中紧跟了上去。
  闻影识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郝运石是也!
  原来,自从那日辞别谢武和华舞娘之后,便是瞬间如打开了,郝运石心中‘一片道路’一般,闪亮了出来。
  这谢武和花舞娘这边,肯定是不行了。
  为什么?
  从脸色上来瞧,郝运石便是觉得,这夫妇二人肯定是不大信任人。
  不仅如此,而且这夫妇二人,刚刚发现的那个黑洞,是个死黑洞,估计最近是暂时没有什么行动了。
  基于此,郝运石深觉,此夫妇并不是什么好相遇的。
  另外一点,便是谢武夫妇去的地区,也就是,大概五百万里方圆区域,附近的无尽虚空地区,
  这些,不仅和郝运石心中想的距离有所偏差,而且还和混沌的一千万传送距离,相差太远。
  虽然,这黑洞刷新,没有固定的位置,有时候在‘新人’区域,都能刷新出来,但是,要对着郝运石来说,这可是**烦不是。
  这是为何?
  因为,郝运石现在的处境,便是人越少,并且是知道的越少,越好不是。
  至于,整个《玄黄大世界》安危,这又和他郝运石有何关系!
  只要家里人不出问题,家里人都是很稳定的按照既定的路线,一步一步慢慢走过来,那就根本没有什么牵挂。
  所以郝运石,心中盘算下来,便是觉得谢武夫妇不能深交,只能靠自己再去找寻其他的找黑洞的队伍。
  这一点,在郝运石和谢武交谈时候,便是确定了下来,肯定还有黑洞刷新,只不过,谢武夫妇小队心无旁骛找寻之间,那里还有时间和别的小队交流。
  更何况,这种事情是大至尊下严令不得在找寻黑洞的死命令之下,也就是说,见不得光事情,
  又岂能相互串联!
  于是间,这剩下的半个月时间之间,郝运石便是‘毫不死心’一般,继续找寻其他的队伍消息。
  你还别说,真还是运气使然原因之间,让郝运石不负苦心一般,真是找到了一个小队的消息。
  那就是,前面的那个疯子!
  那个疯子,名叫叶翔,原来也是个和谢武一般的钻研狂,也是在暗地里,慢慢组了四人小队,在这无尽虚空之中找寻这黑洞位置。
  这叶翔为人谨慎,平时基本上很少出门,所以知道此事的修玄者极少。
  郝运石也是废了好打一顿功夫打听,才从一个叶翔小队人员堂兄朋友的表姐的表妹,邻居的徒弟之处,
  在一次喝酒之时,趁他酒醉时候,探听出消息。
  那就是,叶翔在某一次出去无尽虚空,击杀《青魂门》时候,四人出去,只有叶翔一人回来,
  而且,不仅如此,叶翔也是从此疯疯傻傻,每日里走街串户一般,在整个他的所居住洞府四周围环境疯子状态写出,毫无规律一般,乱窜走动。
  叶翔情况虽然如此,但却是豪不扰民,只是自己疯癫行走。
  也是让见之的修玄者,虽然情绪各异,但是却是没有一个出来驱赶的原因。
  叶翔虽然疯癫,但是,郝运石这十来日仔细观察之下,却是发觉出了一点蛛丝马迹出来。
  原来,这叶翔虽然疯癫,却是有时在一些行动状态之上,却是如清醒一般的动作做出。
  一时间,郝运石在仔细侦查之下,便是有些明白了出来。
  叶翔装疯卖傻!
  为何?
  肯定是,知道了一些隐秘!
  那这隐秘?
  不用问,定点黑洞!
  于是乎,郝运石和混沌,脑识海中传送信息交流之下,便是定好就在今日展开行动,也才有了刚才的郝运石隐身之下,紧紧跟了上去的行为。
  良久良久,《星空站场》一个时辰时间,缓缓划过。
  只见此时,“呼”的一声轻响响过,顿时间,便是打断了此时空间宁静一般,让此时的空间四周围环境,又是随着这一声的响动之下,
  便是在此时有些气氛提升一般,气氛活跃了出来。
  此时再场中情况时候,便是一股劲风,在这一声响过之后,空间撕裂而出的,使得此时的场中空间,就是裂开了一个口子出来,
  又是从裂口之中,就是闪出一条雄霸的身影出来。
  闻影识人,此时之人,不是别人正是郝运石是也!
  时间匆匆,《星空站场》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就在此时,郝运石身影刚刚落地之时,就听此时,“嗤㘄㘄”一声兵刃出窍之声响过之后,又是伴随着一股兵刃银光闪出之下,
  便是朝着此时的郝运石所落位置,生死大道剑意显出,《魂念力》剑元冲出,就是打了过来。
  此时郝运石见罢,也是毫不犹豫之间,身形一动之间,向着自己身形右侧轻轻一跳,《闪电黄金体》闪出,
  左手一引《天河灵宝剑》出鞘,《天河斩落》招式挥出,生死大道剑意冒出,就是朝着袭来的,《魂念力》剑元迎了过去。
  就听此时,“呯”的一声响过之下,便是,那道袭来的《魂念力》剑意,在郝运石的《天河斩落》招式之下被劈散,
  化作丝丝的气雾饿消散于此时的空间之内,瞬间消散一空。
  也就是在此时,就见郝运石急忙一声:“叶玄友,且慢动手!我是来做个交易的!”一声响过,
  便是朝着自己的右侧前方五十丈距离之处,就是飘了过去。
  此时再瞧那前方五十丈距离之处时候,便是“呼”的一声劲风之声响过之下,身影一动之间,
  便是闪出了一条身形消瘦年纪四旬的中年人出来之下,站立于此时郝运石位置前端对面,
  对着他双目大张之间,目光凝聚一般,右手长剑斜斜上挑防御姿势做出,不动神色一般,瞧了过来。
  此时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叶翔是也!
  时间匆匆,《星空站场》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此时郝运石见罢,便是稳了稳心情,微微一笑之间,对着叶翔言道:“叶兄,休的惊慌,我郝运石是来做个交易的。”
  叶翔此时见罢,面色有所缓解,又是面色一冷防守姿势依旧对着他又是冷言道:“我叶翔不做生意,你速速退去吧。”
  此言说完,依然是双目大张之间狠色写出,对着郝运石瞧了过来。
  此时郝运石见罢,却是哈哈大笑般的对着叶翔笑道:“哈哈!别人不知叶兄,心中想法,但是我郝运石,却是知道的!哈哈!”
  此言说完,依然站着不动一般,对着此时的叶翔,笑着瞧了过去。
  “你!。。。。。。。。”
  此时叶翔听罢,怒叫了一声,便是脸色一变平静一般,一收手中长剑对着郝运石,又是脸色存疑之间,
  问道:“我想要,《推恩牌》你可有!没有就退去吧!”
  此言说完,便是脸色平静一般,对着郝运石双目目光宁静一般,瞧了过来。
  郝运石此时听罢,便是对着他,微微一笑,就是对着他言道:“《推恩牌》我这有,我只想你的那个,《定点黑洞》坐标!”
  此言说完,便是对着他笑容依旧一般,瞧了过去。
  此时叶翔听罢,便是瞧了瞧郝运石,双目低视思询十分之一刻时间,脸色一正之下,便是对着他,
  言道:“好吧!你我双方,都拿出来一亮,然后三下之后互仍,你就可以退出去了,你我以后概不相干!”
  此言说完,便是右手虚空一动之间,手中出现一封玉简,对着此时的郝运石一亮,就是瞧了过来。
  郝运石此时见罢,也是毫不犹豫,左手虚空一动之间,手中出现那枚《推恩牌》,便是对着他一亮,又是瞧了过去。
  于是间,此时再见叶翔见罢时候,便是不动声色之间,喊起了数字出来,终于喊到“一”的时候,
  再见二人互仍之下,两道白光闪过之后,双方之物,就是在此时互换了东家。
  于是乎,此时又见郝运石对着叶翔,双手冲出白色衣袖一拱手之间,就是退出了,此时的叶翔所居的小隐蔽阵法之内,消失而去。
  而此时,再瞧叶翔时候,得到了想要得到的,也是脸上一笑之间,身形隐迹一般,身影隐入,此时自己的小隐蔽阵法之内环境,消失不见。
  一时间,随着二人的交易达成,便是使得此时的小隐蔽阵法阵内、阵外四周围环境,就仿佛分毫,没发生过事端一般,
  缓缓地,随着这时间的流逝,向着前方方向就是流了过去,渐渐的恢复到了它,原来的平静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