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天运石 > 一百三十三章 木船灭魂 第二节
良久良久,《本源世界》一个时辰时间,缓缓划过。
  就听此时,混沌“运石成了!”的一声响过,便是见此时,那刚才大船右侧的点位防护阵法防护罩,先是一个小点之间,然后便是慢慢变大的旋了开来,又是缓缓地到了一个瓶颈一般,不能再旋的就是分出丝丝的能量‘枝丫’,
  瞬间弥漫此时的右侧点位周围五十丈距离范围的弥漫开,逐渐的渲染整个大船的防护阵法之下,就是在此时,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响声响过,一处一人高、两人宽的口子,就是在此时,混沌“好了运石”喊罢之下,连带着大船的木板,就是瞬间大船木板被混沌的法决破的碎裂开了出来。
  一时间,也是使得本源世界的三色光芒,瞬间趁着此时的大船的空挡,瞬间向前一冲之间,又是顿时间照亮了,那旋开的距离的船内环境而去的一闪之下,
  也是让此时二人一个双目聚精,一个《魂力》探知的探瞧着的向着此时大船的内部瞧去之下,就是使得此时的二人瞧罢一眼之间,有些惊异般的在此时微微吃惊异常。
  而此时再瞧船内情况时候,便是此时的船内,内部黑暗的隐隐之间,一股股死气瞬间就是从此时的大船内部,顺着那被打开的缺口之中传出之下,就是让此时二人,又是突然的感受之下,有些不舒服的恐惧和压抑感觉,瞬间的从二人的心头涌了上来。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呼”郝运石此时吹了一口从大船内部冒出的死气,又是在此时一转头之间,左手冲出白色衣袖,虚空对着混沌轻轻一摆之下,对着它言道:“混沌,走了!”
  此言说完,便是身形一动之间,身影迅速至极一般,闪进了那空洞之内,直奔大船里面而去。
  混沌此时听罢,也是毫不犹豫之间,紧跟郝运石身形之后,也是晶莹身体光芒一闪之间,身形一飘的,飘进了此时的空洞,朝着大船内部飘了进去。
  一时间,随着二人的闪身进入大船的内部时候,便是让二人的身后的本源世界的四周围环境一静之下,又是瞬间恢复到了它的那宁静之间,慢慢的趋于平常。
  只留下了那被开出的大船木板残片,随着自身的流动之间,向着此时的本源世界的空间环境无尽虚空之中,就是缓缓地流了出去,直至流向远方的瞧不清楚踪迹的,消失而去。
  良久良久,《本源世界》三个时辰时间,缓缓划过。
  宁静!
  黑暗!
  还是沉静如丝、黑暗的大船内部!
  还是黑暗充满死气的大船内部之间,又是不知多少时间的流过痕迹书写之下,便是浑然之间,让此时的环境压抑甚久的压抑邪意异常!
  此时就听,郝运石一声“咦!混沌,怎么都是死透了的!”的一声惊异之声传过之间,便是打断了此时整个大船的宁静气氛一般,就是在此时震响了此时的沉寂已久的大船空间沉静,又是向着此时郝运石身旁的混沌,便是随声之间飘了过去。
  而此时再瞧场中情况时候,便是此时环境,仿佛被二人进入点亮了一般,渐渐的随着此时的二人脚步之下闪亮了出来。
  此时再瞧二人所处的位置时候,便是此时的大船最宽阔的一间船舱显露而出的,显现在二人的眼前显形露出。
  而此时再瞧这船舱时候,便是满地的死尸骸骨和一些的尘化尸骨片片之间,横七竖八的摆满此时的船舱之内的情境写出,又是在此时,死气渲染满此时的整个空间四周围环境之下,
  阴气森森!
  想是已是不知有多久的时间过去之下,此时的整艘大船,早已是面目全非的呈现而出一般,在此时孤寂平常。
  一时间,此时的环境冒出,便是让人瞧罢之下就是明白,大船可能是很长时间之前遇袭,全船估计所有人等皆都死亡的结局一般凄惨异常。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又是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此时混沌听罢,也是有些纳闷的对着他言道:“运石,想是这里都是死人了,走!去里面瞧瞧!”
  此言说完,便是晶莹身体光芒一闪之间,对着郝运石脑识海发了一个信息之间,小手一指左侧楼梯之上一个小房间,就是信息传过之间在自己的声音落下之后,对着此时的郝运石又是飘了过去。
  此时郝运石见罢,也是明白的瞧了瞧,此时的二人所处的五百丈距离方圆空旷的船肚环境,又是一转头的瞧了瞧,此时船肚四周围的枯骨整个环境,就是在此时低头凝视之间目光前视,又是思询十分之一刻时间,便是嘴唇轻轻一抿的无言无语之间,左手冲出朝着它一摆之下,就是身形一闪之间,朝着左侧船肚楼梯之处闪了过去。
  而此时混沌见罢,也是不含糊的身影一闪,又是在郝运石五尺距离的身形虚空之中横移一般,紧跟着郝运石身形之后,不差分毫的就是飘了过去。
  一时间,随着二人的身形闪动之间,便是再见此时的船肚的情况时候,
  又是在二人的身形离开之后,所形成的“呼呼”的两道劲风吹过之下,“呼啦啦”的声响响过此时船肚之内,所有的尸骨就是在那一声的传过之下,瞬间化为尘屑的“呼呼”的声音传过之下,
  随着那开处的大船缺口,就是飘出了此时的大船,飘向了此时的本源世界无尽虚空之中流了过去,直至流向了此时的无尽虚空的远方,缓缓之间,瞧不清楚踪迹而去。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又是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一阶楼梯。。。。。。两阶楼梯。。。。。。三阶楼梯。。。。。。四阶楼梯。。。。。。五阶楼梯。。。。。“蹬蹬”声响传出之间,便是在此时,二人转瞬之间来到了此时二层之上。
  就在此时,便是听郝运石一声急呼“小心!”一声喊出声来,就是在此时在这声喊出以后,又是“叮”的一声传出火星四冒之间,顿时间,便是在此时打断了,此时的二人所处之地的宁静气氛,随着火星四冒之间,被震醒一般点燃了上来在此时活跃异常。
  此时再瞧场中情况时候,便是见此时一股半实体之物,被此时郝运石左手之中《天河灵宝剑》一击之下打出三十五丈距离,急飞而出的站立在二人对面虚空漂浮。
  一时间,也是让此时的二人匆忙之下,又都是急急地一个双目聚精观瞧,一个《魂力》运起探知而去。
  也就是在此时,就听那物,一声“人。。。。。。类。。。。。。”粗狂喊声喊出之后,便又是“呼”的一声劲风响起的径直一般,朝着郝运石的头部位置,在劲风响过之后,大口张开的就是扑了过来。
  “什么!”
  此时再瞧郝运石时候,便是在自己观瞧那物一声发出之后,自己大是惊呼一声出来的,就是一惊之间呆愣在了当场。
  而再观瞧此时扑过来的那物时候,便是一个三个字的名词,瞬间就是从心头涌了上来。
  “《青魂门》”!
  不,还不是!
  此时再仔细一瞧这物的时候,就是是一半《青魂门》,另一半还有着人类的气息场景写出的半人半怪物形象,就是在此时,瞬间呈现的呈现在了此时的二人眼前。
  一时间,也是让此时的环境,随着此时的怪物冲出,又是让此时的让整个大船环境气氛,就是奇异异常!
  而此时再仔细一瞧那另一半人类的气息时候,
  竟然是一个神魂。
  一个剩了一半的修玄者的神魂!
  这。。。。。。。。。这是什么。。。。。。。东东。。。。。。。!
  玩我么!
  不是说《青魂门》都是吞吃修玄者的神魂一个不剩下么?
  这。。。。。。。这是怎么个说的。。。。。。!
  也是在此时,使得郝运石大惊之下,只能眼睁睁瞧着那半神魂袭到的无声之间,傻呆愣神,
  不言不动!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十分之一刻时间,急速一般随着那半神魂迅速掠过之间,就是划了过去。
  一丈。。。。。。。九尺。。。。。。。八尺。。。。。。。七尺。。。。。。。六尺。。。。。。。五尺。。。。。距离,瞬间即过一般,便是扑了过来。
  危险!
  情况十分危险!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此时,就听混沌一声:“定!”一声急促的声音喊出之时,便是见那物就是在此时,好像被什么力道束缚住一般虚空定住,停在了此时郝运石肉身之外五尺距离的空间虚空之中不言不动。
  而此时再观瞧混沌时候,又是在此时紧跟着又是一声:“世界之力。束缚!”的一声平静声音喊出传过,再见此时混沌一双小手交错之下,《魂力》运出的朝着被定住那半神魂,《魂力》运使之下,裹了又裹的困阵瞬间形成的捆住了那半神魂,使它在此时不能动弹分毫。
  惊险!
  幸好有混沌!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此时再瞧郝运石时候,在此混沌做完之后这才回过神来,便是一转头之间对着混沌点了点头,嘿嘿叹笑了一声出来,就是在此时对着此时的混沌,感谢之意冒出的再次言道:“混沌,多谢了!你看此物。。。。。。。。。”
  此言说到这,没有说下去之间,又是脸色逐渐恢复平静一般对着混沌瞧了过去。
  想是此时的意思,不仅是打消自己的刚才的惊异,又是向着它询问此物和人类神魂已经融合,《吸魂大法》不知可用不可用。
  混沌此时听罢,便是明白他的意思,就是对着他言道:“运石,无妨!此物依我看,咱们不妨试试!”
  此言说完,便是对着他晶莹身体光芒一闪之间,又是在此时,随声一般的晶莹身体光芒闪亮的闪了过来。
  此时郝运石见罢,也是明白之间,朝着它点了点头之下,就是在此时左手冲出白色衣袖虚空一摆之间,右手也是冲出双手法决运出,大吼了一声:“《吸魂大法》。给我吸!”的一声低喝之声传过之下,
  顿时间又是灰色光幕再现而出的围住那半神魂,此时再见,混沌困阵之内的那半神魂,便是在此时身体分化一般,化作丝丝的雾气朝着郝运石方向,飘散之间飘了过来之下,“呼”的劲风响过之时,伴随着“啊”的一声惨叫之后,又是在郝运石大口一张之间顿时化做了郝运石的腹中之餐的,消失不见在此时的场中的不见踪影。
  成功!
  竟然也可以吃了!
  时间极速划过,《本源世界》十分之一刻时间,瞬间即过。
  只见此时二人见罢,也是终于松了一口气之间,呜呼吹气之下,心中缓缓的才安定了下来。
  一时间,便是随着那半神魂的瞬间消失,又是让此时的船舱四周围空间环境,在一静之下,
  就是喧嚣转为平静,缓缓地降了下来。
  于是间,也是让此时的二人松了一口气之下,皆都是心有灵犀一般,又都是身形一缓之间,身形闪动一般继续的朝着那个小房间方向,又是在“蹬蹬”声音再次传出的响罢之下,在郝运石身形闪动之间迅速蹬梯而上动作写出之间,
  混沌依然是虚空漂移的,紧跟在郝运石身后五尺距离虚空之中,身形上下漂移一般的飘着之下,二人纵身离开了此时的场景之内,不见踪影而去。
  于是乎,随着二人身形闪动之下,又是在那劲风“呼”的一声响过之后,再见此时的大船的时候,仿佛终于出了结果一般,随着二人的身影迅疾一般的消失不见之后,又仿佛是终于落下帷幕的一般的,慢慢之间平静了下来。
  缓缓地,回归到了它原来的平静景色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