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天运石 > 第一百三十八章 醒来明了 第二节
情况虽然如此,但是收获却是满满。
  那就是郝运石和叶轩交流之中得知,合规境之上为演化境,演化境之上为成界境境界名称。
  不仅如此,郝运石还是明白了,那钟神界就是钟山!
  也就是说,钟山即为成界境,就可以将自己化身成为一个小世界,也就是说成界境就是,世界就是人,人就是世界的境界说法!
  这。。。。。。。。。。。这不是神了!
  不仅如此,郝运石还是和叶轩交流之下,便是明白本源世界之内,也还是有凡俗人等的。
  只不过凡俗人等,皆都是在小神界之内自然诞生的,又或者是除啦小神界之外,还有的在本源神界自然诞生的本源大神界而出的,这些凡俗人等,也都是从锻体境界开始练起而已。
  也就是说,成神境小神界修玄者一旦成神,便是规则神界成就就是分化万物,继而诞生生命人类。
  而自然诞生的本源大神界,也是和小神界成界境修玄者一般,也是分化万物而出,最后诞生出人类。
  这。。。。。。。。。。。。这不是。。。。。。。。。一样了!
  其实还是不一样的!
  只不过,自然诞生的本源世界大和广之下,诞生的人类比之小神界修玄者,自身演化出的人类要慢得多,却是多出了些灵性而已。
  其实,成神境界的小神界之主,也是有些优点的,那就是小神界之内修玄者,升级境界比较快而已。
  至于资源,那自然就是自然诞生的本源大神界多了。
  反正这两者之间,都说是有些优点和缺点,便是互补而已。
  至于妖界。
  叶轩没有去过,只是不知那妖界,是何模样。
  于是乎,郝运石在当时询问之下,终于明白了所有一般也是暗自呜呼衰叹,自己命运之巧,巧的真是他吗的一塌糊涂!
  至于演化境如何修炼,叶轩也只是和自己一样,都是道规境境界,根本不可能知晓而已,至于叶轩如何知道这些,只不过就是叶轩来自《玄黄本源大神界》联盟中的《中土大神界》,自然是知道的明确。
  再至于那《中土大神界》,根本就不是,钟山这种自己修炼成小世界,成界境之主可比的。
  那可是一个自然诞生的,排名比较靠前的本源大神界的存在。
  这。。。。。。。。。。这不是。。。。。。。。。。。。就和自己的中和以后的功法有些相像!
  那自己的道路,不就是。。。。。。。。。。!
  不仅如此,郝运石还是和叶轩交流之下,还有另外一个的收获,那就是《本源世界》的所有的修玄者,修炼所依存的基本元素就是这个无尽虚空之中的《神玄气》。
  对的就是这个!
  这。。。。。。。。。。。。。这么巧!
  竟然料中!
  这他奶奶的,这不是又神了!
  我擦。。。。。。。。。。。。。。。。。。。!
  一时间,想到此处,郝运石也是有些庆幸之间,暗自将这段时间以来的压抑心情扫开之势从心中写出,缓缓地有些放下心来。
  且走一步,看一步吧!
  于是间,郝运石和叶轩交流之后,又是用了《本源世界》两日时间,稳固自己全身,所有方面之间,又是不断在自己的脑识海之中,缓缓之下去探查那道演化境本源道文。
  哪知这一探查之下却是明白了,演化境就是演化境,根本就不是自己现在这个道规境,小小修玄者所能探查的,结果还是根本毫无踪迹可循一般的速手无策!
  于是乎,郝运石又是在自己明白所有之下,又是用了《本源世界》三日之间,不断在自己脑识海之中呼唤混沌起来。
  哪知这一呼唤不要紧,竟是石沉大海的,又是毫无余音。
  想是,上次被田玉楚所擒之后,可能是损伤比较严重一般,混沌再次毫无声音传出。
  这。。。。。。。这确实。。。。。。。。。有些难办了!
  郝运石此时想到此,便是有些双眉一皱之间,有些忧愁感觉,就是从自己心中涌了上来。
  一时间,也是五味杂陈一般的在这十几日子过来之间,心中有些郁闷挠头。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五刻时间,缓缓划过。
  此时就听,“开饭了!”的一声长叫传过之间,便是打醒了此时的船肚宁静气氛一般,随着这声音的传出之下,又是缓缓地,向着此时的船肚四周围方向,如震荡波一般划了出去。
  也使得此时船肚众人,在这一声传出之后,除了郝运石和叶轩之外,众人都是双目一张之间,朝着那船肚楼梯方向,皆都是双目聚精一般瞧了过去。
  就在此时,又是“哗啦”一声脆响响过之间,便是一大木箱的《星空域石》,随着大木箱掉落之下散了出来,瞬间散落于此时的,靠近楼梯的船肚四周围之地,莹莹之间发着亮光。
  而此时再瞧那发声之处时候,就是再无声音传出一般的情境显出之下,人影鸿飞冥冥的不见人影的消失而去。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就在此时,就听一声:“罗赖子,你他吗放下。。。。。。。。。。”的一声暴喝传出之间,此时就见一个体格雄壮的四旬汉子,在自己喝出声来之间,对着此时的一个尖嘴猴腮,四、五旬左右之中年人双目怒目横视的就是狠厉眼光冒出的瞧了过去。
  一时间,也是随着这一声的传出之后,就是将此时的船肚之内气氛一提之间,让此时的众人,都是双目一张之间,目光凝聚的,无声沉静之中,向着此时的场中二人瞧了过去。
  此时再瞧场中情况时候,便是那体格雄壮的汉子在喊完之后,身形迅速一闪的阻挡之势写出,又是站立在此时的罗赖子离去道路之前五丈距离之处,挺身而出的站立不动。
  而此时再瞧那罗赖子时候,便是在刚刚自己身形一闪之下,将那散落于船肚之上的《星空域石》五成以上数量之间,
  又是在自己在身形闪动,瞬迅速收在了此时自己的脑识海之后,准备转身离去的一见此时情势之下,也是在自己瞬间一呆,又是回过神来的对着那体格雄壮的汉子怒目观瞧。
  时间极速而过,十分之一刻时间,急速划过。
  此时罗赖子见罢,也是唯有怒意的的对着那汉子轻喝道:“郭憨子,你他吗胡说啥,我拿这些,也并不是我自己独吞。。。。。。。。。。”
  此言说到这,便是双目目光凝聚之下,朝着郭憨子瞧了过去。
  “什么,凭什么你们成老大一帮要多拿,我们鞠老大这边也需要,拿出来。。。。。。”
  此时郭憨子听罢,更是怒火万丈一般,又是在此时右手伸出,虚空之中一拦之下,就欲动手的朝着他回了一句过去。
  “你。。。。。。。。。。。。”
  此时罗赖子听罢,便是语言被堵一般,怒气上扬的回了一个字之间,又是无语回答的就是瞧向了此时的郭憨子而去。
  想是此时有些气急一般,对着他无言以对。
  此时郭憨子见罢,便是攻势手势一收之间,更是强硬之中挺身不动的对着他,又是怒目横张之间,继续一般的无声瞧了过去。
  一时间,二人怒目横视的情境写出,就是让此时的众人瞧罢,又都是各怀心意之间,各自为政的不动声色之下静坐默瞧。
  此时郝运石见罢,想是阻止之意写出,便是立即对着叶轩传声道:“轩弟,别动!不要跟他们抢。”
  此言说完,就是在此时依然一般仰躺而出的继续装睡。
  而此时叶轩听罢,也是明白郝运石的意思之间,身形依然不动的双目轻轻一闭的沉静打坐。
  而此时,再瞧那散落于船肚之上的《星空域石》时候便是明白,与郝运石和混沌得到的那些,实在是差的远多了,可以说是,都是一些《星空域石》的边角料而已!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此时就听又是一声“罗星!给他们一成,鞠义你看如何?”的轻喝之声传过之间,顿时间,便是打破了此时的场中二人的对视一般,又是在此时使得此时的船肚,敌对气氛一松之间,缓缓地划归于平衡状态。
  此时再瞧那发声之人,不是别人,正是那虬须大汉是也。
  成老大!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又是十分之一刻时间,极速划过。
  就在此时,只见成老大一帮人右侧另一个方向八十丈距离之外,又是一声传出:“多谢了!成老大。郭全算了!”声音落下之间,又是瞬间打断了船肚压抑气氛一般,也是让此时观瞧众人瞧罢之下,再次心中有些稍定之间沉静观瞧
  此时再瞧那刚刚发话之人,便是见此时船肚右侧的位置,独自盘坐于此时船肚之上的,一个精瘦干练身材的五旬汉子,在刚才对着成老大回了一声。
  一时间,随着此声的传出之后,便是再见此时的罗星哼了一声,右手一伸之间,一成《星空域石》飞出右手,向着此时站立于,自己五丈之外的阻止自己的郭全,在自己的右手虚空之中,轻轻一挥之下,就是飞了过去之后,然后就是自己身形转身一错之下,与郭全错身而过的奔向了此时的成老大一帮方向而去。
  而此时,郭全也是明白的阴阴一笑之间,右手伸出灰色衣袖,虚空之中一招之间,收走那罗星扔来的《星空域石》之下,又是一番右手腕,虚空又是一抖的将散落于地上三成《星空域石》,瞬间收走的一转身之下,朝着此时的鞠义一帮之地域,就是闪了过去。
  而此时再瞧观瞧众人时候,便是在这二人取完之间,有的人影闪动之间,有的人影独自盘坐不动行动两分之下,才在那些闪动的人影行动之间,渐渐的将此时的散落于船肚之上的《星空域石》,清扫一空的一个不剩!
  一时间,随着那些《星空域石》一个不剩的被取走之后,就是使得此时的船肚之中气氛再次一静之间,又是回归到了,它那沉闷、压抑、阴暗、恐惧等等负面情绪之中,沉静一般的无语无声。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又是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啪啪”两声手掌拍过之声音传过,便是让此时的,环境四周围气氛一震之间,又是在此时随着声音响动之间,气氛上升的有些活跃了上来。
  此时再瞧那拍掌之人,不是别人,正是田玉楚是也。
  就见此时,田玉楚微微一张双眼,便是自言道:“嗯!不错,这些矿奴,还算老实!我田玉楚干完这次,就可以放假休整了!”
  此言说完,想是明白刚才那船肚的食物之争所有种种情形一般,就是双目微微一闭之间,又是在此时沉静一般无声打坐。
  一时间,随着田玉楚这一沉静打坐之下,便是仿佛整个大船,随着他的心意一般,也是沉静异常的静了下来。
  又是随着大船,朝着前方的既定目标向前驶过之时,合着那此时的无尽虚空那三色交换之间的时间流逝之下,就是缓缓地朝着前方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