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天运石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到岸少主 第二节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众人窃窃私语之间,就听此时人群之中,一声呼唤而出:“星弟,你怎么也来了。”的一声传过,便是见此时,一条身形魁梧的五旬大汉对着此时的罗星,惊喜面容写出寻声问出。
  此时罗星一听,连忙一转头,便是大喜一般对着那人惊喜之中喜道:“大哥,你怎么也来了?”
  此言说完,便是双目一张之间,对着那大汉惊喜之中不语言表。
  “嗨!别提了,我虽然是,道规境巅峰,吗的!可惜那谭超却是合规境,所以。。。。。。。”此时那大汉说到此,便是一顿之间神色一暗的脸有沮丧神色写出,对着罗星这边瞧了过来。
  “嗨!一样一样大哥,那田玉楚,也不是好惹的!哦!对了大哥,成老大也来了!”
  此时罗星听罢,也是感叹一声回了一句。
  此时那大汉听罢,双目一张的对着罗星喜道:“什么!成老大也在这啊!”
  此言说完,便是惊喜过望一般,又是瞧向了此时的罗星过来。
  罗星此时见罢便是明白,随即一拉那大汉,又是在自己转身之间,朝着此时成不羁之处位置就是行了过去。
  一时间,随着此时的兄弟二人相见之下,再瞧此时的整整一万丈距离方圆的小广场,就是人声鼎沸一般声音四起高扬了上来。
  也是使得此时整个小广场环境,在人声嘈杂之间,有些不耐的气氛杨出,在那声声之间等待正主出现。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又是小半刻时间,缓缓而过。
  成不羁一帮人位置!
  就见此时,那大汉一声:“什么,星弟!哪来的野小子,竟敢对你动手,成老大他是何种境界!”声音传出之下,便是在此时怒气写出于脸上,对着此时的成老大众人就是瞧了过去。
  此时成不羁听罢,右手一伸的压了压那大汉的手腕,沉声对他言道:“玉成老弟,那小子的境界也是大成,不过。。。。。。。。。。。。”
  此言说到这,没有说下去的一顿之间一瞧身旁罗星等众人,就是目光一转的对着他,目光凝聚的瞧了过去。
  罗玉成此时听罢,便是有些迷惑一般,对着他又是问道:“那成老大,还有什么别的!”
  此时成不羁听罢,便是对着他低声言道:“那小子,邪门得紧。。。。。。。。。”
  此言说完,又是一顿之间,随着身旁罗星众人一挥手之间,让众人都是对着他附身之下,就是又是朝着众人言道:“玉成,你那不是也有一些兄弟么,为今之计,先不要对付那小子,我们先合团为上。明白!”
  此言说完,便是目光所聚的瞧了众人一圈,朝着众人点了点头。
  罗玉成此时见罢便是明白,也是与众人一起朝着他点头之间,又是在自己转身的朝着一个方向,就是行了过去。
  而此时再瞧成老大一帮时候,依然是,在成老大低头对这众人窃窃私语之间,谈论而出。
  一时间,随着他们如此谈论,便是使得此时的场中气氛,随着众人声音提升一般,气氛高扬了起来。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又是一刻时间,缓缓划过。
  就听此时,一声:“众位!都肃静!”一声的长叫传过,便是让此时的场中一静之下,场中众人皆都是明白的,想是此时正主终于已经出现之间,又都是人人目光凝聚的,向着此时的小广场众人之前五十丈距离的那处小平台之上瞧了过去。
  此时再见小平台之上,田玉楚对着一个五旬长髯大汉一拱手之间,大笑出声道:“见过谭大哥。”
  此言说完,便是在谭大哥对着他微笑之间,又是一转身,对着平台底下众人抬高声调一般言道:“众位同道,辛苦各位了,为我钟神界办事,我田玉楚和我谭超大哥在次对各位,说一声抱歉了。”
  此言说完,便是与身旁谭超对视了一眼,又是转头对着众人,再次大声一般的抬高声调言道:“众位对不住了,既然已经来了,那众位只要遵守约定,我们绝对是信守我们的约言,六子。。。。。。。。。。”
  此言说到这,便是转头呼唤一声小六子,就是转头对着众人,微笑之间瞧了过去。
  此时再见那小六子时候,便是双手一摆之间,几百座木箱打开之下,那《规则石》晶莹透亮之间显现了出来,迎着场中众人的目光就是闪了过去。
  一时间,也是让众人此时瞧罢,皆都是眼光放亮之间,无语无声的瞧了个仔细之下,纷纷心中有些笃定情绪生出,又有些心中惊异之间,气氛两分的对着此时的田玉楚和谭超二人,又都是无声之间,目光一转之下,目光凝聚一般的瞧了过去。
  也是使得此时场中气氛,在众人沉静沉静观瞧之中,有些诡异异常。
  此时田玉楚一见众人状态,又是一喜的微微一笑之间,和谭超对了一眼,就是在此时转头对着众人,又是大声言道:“好了!众位,既然无异议,那好下面就随我们随从而去已是修整,然后就可领身份玉牌和用具再分区域了,各位请吧!”
  此言说完,便是右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朝着底下众人挥了出去。
  此时众人瞧罢,也是无声之间,瞧了瞧那些《规则石》,又是在无声之间的,随着随从们指引之下,朝着此时的小广场,右侧一个方向,就是三五成群的扩散开来,又仿佛是排好队伍一般行了过去。
  而此时叶轩见罢,便是对着郝运石,立即传音问道:“运石大哥,你看此事如何?”
  此时郝运石听罢,便是立即传声过去,言道:“轩弟,不急稳住,以不变应万变,慢慢来!”
  此言说完,便是一拉他,随着众人朝着前路方向行了出去。
  叶轩此时听吧,也是明白之间和着他的身形,传声应是之下,紧跟人群缓缓地行了过去。
  一时间,随着此时的二人的紧跟离去,再见此时众人,缓缓地朝着那右侧方向的一处传送大阵,就是缓慢之间行了过去。
  而此时,再瞧田玉楚和谭超时候,便是相互对视一眼之下,就是双双身形消散一般,在谭超拉开空间之下,二人身影纵入空间消失的,消失在了此时的小广场之内不见踪影。
  只留下一些随从们,依然在安排众人传送之下,缓缓地随着时间向前推移,慢慢的划了过去。
  良久良久,《本源世界》两个时辰时间,缓缓划过。
  一处小庭院洞府之处!
  此时就见,田玉楚和谭超二人,正襟危坐同时拿起此时石桌之上的玉杯,相互之间敬了一杯,就是一饮而尽杯中清茶。
  再见此时田玉楚微微一笑之间,对着谭超微笑问道:“谭大哥,此行可行顺利?”
  此言说完,便是对着他微笑之间,瞧了过去。
  “嗨!别提了,死了一部分人!”
  此时谭超听罢长叹了一声出来,对着他沮丧一般瞧了过去。
  “什么,何事?”
  田玉楚此时瞧罢,便是有些惊异一般,疑问脸色写出于自己的脸上,对着他就是回了一句。
  “还不是,那青合玉那鬼娘们!”
  此时谭超听罢,便是对着他,又是脸色不好之间回道。
  “哦!青合玉!”
  田玉楚听罢,便是低吟了一声,双眉一皱之间目光离开此时的谭超,前视之间思询了起来。
  此时谭超见罢,也是明白,随即右手一伸,拿起了茶壶斟满一杯茶水,又是独自郁闷的慢饮之间,喝了起来。
  一时间,随着谭超的独自饮茶,田玉楚的无声思询之间,就是让此时小洞府环境,随着二人的作态之间,气氛两分的诡异异常。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就听此时,一声:“玉楚大人,有急事禀报!”的一声随从传报声音传罢,便是打断了此时的环境沉静一般,也是让此时田玉楚一惊之下,转头与此时的谭超对视一眼,就是对着那随从平静脸色写出,沉声问道:“何事?”
  此时就见那随从躬身对着他们二人,言道:“二位总管事大人,前边神念传书,青铜少主明日来访!”
  “什么!这青铜少主怎么来啦!他到此,是为何事?”
  此时田玉楚听罢,便是随口多了一句之间,瞧着谭超的和他对视了一眼,
  就是伸手对着那随从,右手虚空之中轻轻一挥之间,又是吩咐言道:“你下去吧,我已知晓,明日我自会前去迎接!”
  此言说完,便是在那随从转身离开之机右手收回之下,对着此时的谭超沉声问道:“谭大哥,你看此事为何?”
  此言说完,便是疑问神色写出,对着此时的谭超就是瞧了过去。
  此时谭超听罢,便是对着他言道:“玉楚,这青铜少主,向来不出他的《青铜府》,我估摸着,这次他前来,估计很可能《规则石》提升境界。”
  此言说完,便是右手轻轻一扶自己的长髯之间,对着此时的田玉楚,就是有些肯定神色写出瞧了过去。
  “嗯!此言有理!谭大哥,那如此,明日,我们就前去迎接!”
  田玉楚此时听罢,便是微笑之间,对着此时的谭超笑着瞧了过去。
  而此时,谭超见罢,也是微微一笑之间,想是此时刚才那青合玉之事,一扫而光一般心情大好。
  一时间,随着二人的笑着对瞧之下,便是让此时小洞府之内,气氛轻松一扬之间,喜气高扬了起来,随着时间的向前推移,缓缓地划了出去。
  时光匆匆,《本源世界》又是一日时间,随着那头顶斜阳映照之下,就是划了过来。
  还是那座田玉楚独居的小洞府!
  就在此时,只见一身材俊朗的三旬左右年纪的年轻之人,玉面微笑之间,春风拂面的善意写出,对着此时躬身抬头的田玉楚和谭超二人,轻轻搀扶之间,让此时二人落座于自己身旁石凳之上,又是在此时,对着他们而二人尖声微笑道:“二位总管事,真是选的好地方啊!我钟青铜,还真是来对了!”
  此时田玉楚听罢,便是和谭超对视一眼,就是双拳一拱,对着他也是微笑言道:“少主,简陋之屋舍,何足挂齿!何足挂齿!”
  此言说了两个何足挂齿,便是迎合着此时谭超对着钟青铜点头之间,就是随声之间,歉意写出的微笑着笑了过去。
  此时钟青铜见罢,便是对着他一轻捂,自己的大嘴嘴角之间,咯咯笑出声来之下,对着二人言道:“咯咯!哪里!哪里二位总管事,为我钟神界奔忙,也是辛苦了!我钟青铜,哪里有什么怨言!咯咯!”
  此言说到这,便是脸色微微一红,对这二人也是笑了出来轻笑不止。
  此时二人见罢,便是明白之间,对着他也是笑了起来,无语之间笑声四起。
  一时间,随着三人的笑声响起之间,便是使得此时的小洞府气氛,再次一扬的热烈异常。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此时三人笑闭,便是只见田玉楚对着他,再次沉声问道:“不知少主此次前来,是为何事。”
  此言说完,便是询问之色写出,带着此时谭超同样的心思,目光凝聚之下,对着他瞧了过去。
  此时钟青铜听罢,便是微微一笑,又是对着他们二人,轻盈之声传出的尖声言道:“二位总管事误会了,人家只是最近有些境界难以突破,出来散散心!”
  此言说完,便是右手兰花玉指伸出,轻轻虚空一摆,又轻轻放下之间,双目轻盈透亮一般,目光透出的向着此时的二人瞧了过去。
  田玉楚此时见罢,便是和谭超对了一眼,对着他问道:“少主,可是缺少《规则石》?”
  此言说完,便是询问而出一般,对着这此时的钟青铜瞧了过去。
  此时钟青铜一听,便是“咯咯”一笑,春风拂面一般,又是一捂自己的嘴角笑道:“田总管事,你误会了,人家真的是出来散心的。。。。。。。。。。。。。”
  此言说到这,便是见田玉楚一愣之间,又是瞧过了一眼谭超,就是有对这二人轻声言道:“好吧!好吧!我只问问你们这次,情况如何而已。”
  此言说完,便是轻笑写出,对着二人笑着瞧了过去。
  此时谭超见罢,便是与田玉楚对了一眼,伸出右手在钟青铜眼下,一阻拦田玉楚,对着钟青铜一躬身之间,就是对着钟青铜言道:“请少主责罚,谭超此次办事不力死了些人,被那青魂族青合玉所扰没办成,但是玉楚老弟却是非常成功啊!”
  此言说完,便是一瞪田玉楚之下,就是朝着此时钟青铜真诚之意写出,就是瞧了过去。
  “咯咯!二位总管事,你们真是误会我了,人家这次来真是散心的,好吧!这样吧,你们还有多少人数就行,哪里有什么责罚!”
  此时钟青铜听罢,赶紧搀扶谭超起来。
  此时二人瞧罢,也是有些明白之间,连忙起身对着此时的钟青铜,一五一十的禀报出来。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又是小半刻时间,缓缓的划过。
  一时间,随着二人的禀报之后,便是就听此时,钟青铜一声:“好了,我也是倦了,这些事情,都是神都宇文大管家之事,人家又岂能錾越!”传过之下,就是使得此时二人心情一松之间,都是目光凝聚一般朝着他瞧了过去。
  只见此时钟青铜,又是对着他们二人言道:“不耽误二人总管事了,给我准备一间静室,我过两日就回。”传过之下,就是在此时田玉楚相引,谭超身后相随之间,身形莲步轻移般的,缓缓地退出了此时的小洞府别院而去。
  一时间,随着此时的三人起身离开,便是使得此时的小洞府一静之下,缓缓地,又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向着第二日慢慢的划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