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天运石 > 一百五十一章 探查准备
这世间事情就是如此,你离家越久,归来时却是越是发现许多的新的事情出现。
  有伤悲,也是快乐。
  总之便是,喜、怒、哀、乐、爱、恶、欲七情情绪,迅速涌上自己的心头五味杂陈一般的回味无穷!
  宁静!
  极端宁静的环境!
  一时间,此时的宁静气氛显现而出的,便是合着它五十万里以外,那此时整整五百万里的整个被“叮叮”声声和“啊!啊!”惨叫声所合成的那首交响乐章奏响之下,
  又是传过的整个矿区之间,就是在那此时整个的五百万里矿区,与此时的自己整个五十万里区域的宁静气氛,被外围的那乐章演奏成,两项各端形成的那生死两端的气氛弥漫之间,气氛两异一般,
  缓缓的提升了上来情境各异!
  又是使人在此时瞬然感觉之下,就是在此时感觉过罢,心中两种情绪生出一般的诡异异常!
  还是神秘之地!
  时光飞逝,《本源世界》又是五日时间,缓缓划过。
  就见此时,一条雄霸身影独坐于那处断崖之处,望向自己前方五十丈距离之外的那层层气团包围的整个空间,双眉紧锁的思询开来。
  仿佛此时的周边四周围环境事物,毫无打扰自己一般,又是沉静无声之间目光前视的无语思考。
  而此时再瞧他身旁,便是一条九、十岁孩童身影,悬空显出盘坐的对着他无言之间,也是等待这什么一般沉默无声。
  此时闻影识人,便是明白,此时二人不是别人,正是郝运石和混沌二人!
  原来自那日混沌醒来之后,郝运石便是大喜的对着混沌嘘寒问暖之间,二人相互交流的询问和诉说被擒之后所有种种事端。
  哪知二人这以相互印证之后才明白,这一次可真是惊险中之幸运至极了!
  田玉楚的那个演化境宝物竟然是神魂攻击!
  幸亏当时混沌在郝运石来到《本源世界》时候,在他的脑识海之中补全了整个《警示小阵》,否则的话,那可真是等到混沌要修养的再次醒来,
  那可就是不知多少年数了!
  但是情况虽然是如此,那也是神魂攻击不是,所以混沌被震伤是在所难免的,也就是直到今日才清醒过来。
  其实这也要应该感谢郝运石。
  为何?
  很简单,郝运石那对这个空间的初探。
  当时郝运石在强大压力之下,不要断磨砺自己的神魂,神魂符文不断磨砺之间,也是将那些《混沌本源之气》不断磨练净化成精致,而混沌和郝运石那可是有灵魂契约的,那这些净化出的精致的《混沌本源之气》,
  不就正好是混沌醒来的最好的养料!
  所以混沌能够这么快的清醒,也是多亏了,郝运石的磨砺神魂了。
  其实话又说话来,这个磨砺从郝运石最初开始磨砺的时候便是开始了,只不过到了郝运石进入那空间之内初探时候,只不过正好是水到渠成而已。
  也即是说顺手之事而已。
  二人一番讨论,也是让郝运石和混沌交流之间,也都是暗自心中清醒之下,皆都是各自心中暗呼一声:“好幸运!”
  还真是幸运之至!
  于是间,二人商谈了两日的时间,又是用了三日时间修整,将自己的转态修整至稳固极致之下,郝运石就是要再次前去探查,前方五十丈距离之外的空间世界。
  为何?
  很简单,便是郝运石要突破合规境!
  原来这道规境突破到合规境,竟然是在自己的神魂躯体全身之上刻画而出的,各个如水流似的沟渠样貌的能量沟槽。
  一旦勾出一道沟槽,那就是成就整个合规神境。
  就是说道规神境,在自身的诀窍两两融合之下,是自己的神魂领悟的道规符文,合成最终的大道符文。
  然后再在这些合成的大道符文之后,再磨砺而出的,在自己的神魂全身之上刻画出一道道大道符文沟槽。
  也就是一道沟槽,那就是两种道规神境领悟的,合并而成的大道,
  所以叫合规神境!
  合规,合规,将领悟的大道规则,刻画到自己的神魂全身所有部位,刻画满了便可突破合规神境。
  至于合规神境之上的演化神境如何修炼?
  虽然没有功法,那此时的郝运石一瞧之下,通过合规神境的功法说明之间,也是朦朦胧胧之间,便是通过功法之间,有了一些对演化神境的大概的方向出来。
  这是为何?
  很简单,沟槽画满水流通过。
  那水流,不就是演化境的显现。
  只不过演化,又是如何演化?
  没有功法如何修炼,还是不可得知了。
  说到此,也还是不得不提郝运石这些日子以来,不断磨砺自己的符文,使自己的境界夯实的稳固之间扎实异常。
  也是同时之间,使得郝运石更加奠定了,自己冲破道规神境的那层隔膜之心的坚定异常。
  于是乎,在今日便是在再次探查之前与混沌再次商议一番,以便做好第二次探查的准备。
  良久良久,《本源世界》一个时辰时间,缓缓过罢。
  只见此时,郝运石双目微微一张的双目一舒,眼光露出的瞧了前方五十丈外的神秘空间一眼,就是转头对着自己身旁的混沌言道:“混沌,你瞧这事情,该如何?”
  此言说完,便是对着此时的混沌,便是随声落下的瞧了过去。
  此时混沌听罢便是明白他的意思,就是在此时对着他立即言道:“运石,你其实要破镜,并不需要进入到中心那空间之内而去,吆!”
  此言说完,便是随声之间,轻佻之意就是随声落下的传了过来。
  郝运石此时听罢,先是“嘶!”了一声传出,便是对着它问道:“嘶!混沌,那如此,我还探查干什么?”
  此言说完,双目又是一张之间,有些不耐神色写出的对着此时的混沌,就是随着自己的声音落下的传了过去。
  此时混沌听罢,也是咯咯一笑的对着他竟是笑着言道:“咯咯!运石,你真是死脑筋!破境和探查其实都是一样啊!咯咯!”
  此言说完,咯咯的笑声四起之间,就是笑意满满的朝着此时的郝运石,随声之间飘了过来。
  “哦!”
  郝运石此时听罢,先是哦了一声之下,然后双目目光又是移开此时的混沌方向,一低头的沉静无声一般思询了起来。
  对啊!
  这不是可以两者一起做啊!
  原来说到这里,便是你此时破境还有一个必要的条件,就是要有一个大的压力推动你破境。
  为何?
  很简单,郝运石和别的修玄者不一样,他是五层大圆满突破道规神境。
  此时突破,那就需要象挖矿时候的那个旋转之力,猛然旋转之间,让自己的那个五层大圆满的夯实的基础牢固,再境界突破。
  其实就是一句话,就是缺少能量补充。
  说到此,那就是这个能量补充,不就是在此时出现了。
  在那里?
  前方那《混沌本源之气团》组合的组合大阵。
  所以说到这,也是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显现了出来。
  那就是这气团组合位置。
  你不可能在此时的,气团边缘位置突破不是。
  也就是说,你要冲入这气团组合之内的一定位置,在整个自己冲入的距离之内,在那一时刻,在那个点位突破境界。
  时间急速划过,《本源世界》十分之一刻时间,匆匆划过。
  郝运石此时思询完毕,又是一抬头,双目目光聚焦的一挑之间,对着此时的混沌,立即问道:“混沌,那既如此,我神魂之上束缚,是不是。。。。。。。。。。。。。。。。”
  此言说到这,便是有些狐疑不定神色写出,对着此时的混沌随声之间瞧了过去。
  想是此时的意思,便是自己的神魂束缚,是不是也可以和自己突破境界一起来进行完成。
  此时混沌听罢,便是晶莹身体光芒一闪之间,想是明白他此时的意思,又是对着他言道:“运石这个么,也是需要。。。。。。。。。。。。。。。。。。。。”
  此言说了一半,便是意思已经很明了了,就是一断之间再也没有说下去的必要,对着郝运石随声之间亮芒一闪之下闪了过来。
  “哦!”
  郝运石此时见罢,又是哦了一声出来,便是目光移开此时的混沌,瞧向五十丈外的那空间一眼,就是转头对着它又是问道:“混沌,那如此说来,我那兄弟。。。。。。。。。。。。。。。。”
  此言说到这,也是一顿之间,便是随声之间向着此时的混沌瞧了过去。
  想是此时的意思,就是我那兄弟叶轩,是不是也要和我一样,也要如此这般冲入这气团之内去拔出那神魂束缚。
  此时混沌听罢,仿佛再次明白之间,便是对着他再次言道:“运石,我想那需要你破境之后,你只要出去,自己。。。。。。。。。。。。。。。。。。。。”
  此言说到这,便是意思已经很明了了,也是话语没有说下去之间,继续对着此时的郝运石话落之下,略微有些惆怅之意显现而出的随声之间,就是飘了过来。
  想是此时的意思,已经很是明白,就是一句话根本不需要。
  “哦!如此,那为何我要进入气团才可拔出,那神魂束缚。。。。。。。。。。”郝运石此时听罢,便是语带双关之意写出,对着此时的混沌,又是追问了一句过去。
  想是此时的意思便是,既然都是拔出,为何我确实和叶轩不一样,要进入《混沌本源之气》的气团之内,而叶轩在矿区就可。
  混沌此时听罢,便是立即对着他立即回答道“运石,那是因为你是第一个啊,而且第一个自然要瞒过那钟山的小世界神念啊!”
  此言说完,便是解疑之意写出对着他,随声之间又是飘了过来。
  郝运石此时听罢,便是明白了过来,又是对着它再次追问道:“混沌,那如此说来,我们又可以象下面小世界,《万妖森原》那般了。。。。。。。。。。。。。。”
  此言说到这,便是一顿之间,有些惊喜笑容露出于脸上,对着此时的混沌,就是随声之间又是飘了过去。
  而此时混沌听罢,便是对着他平静声调回道:“运石,这个倒不用了。”
  郝运石此时听罢,便是立即又是追问了一句:“哦!混沌,那这是为何?”此言说完,便是在自己喜容一收之间,有些狐疑的神色写出的对着它又是问了过去。
  此时混沌听罢,对着他点了点头,又是接着道:“运石,这一那就是我们境界,都是高了。。。。。。。。。。。。。。。”此言说到这便是一顿,缓了一缓的让此时的郝运石明白之间,继续沉静聆听之下,又是对着他继续言道:“这第二么,就是通过这几日,我们相互诉说的我推演之下,感觉此事诡异非常。。。。。。。。。。”
  此言刚刚说到这,便是被郝运石立即打断一般问道:“混沌,那你是。。。。。。。。。。。”
  想是此时郝运石的意思,又是语带双关,第一既然如此,你的境界是不是又有提高,第二,就是这个诡异异常是何事?
  此时混沌听罢,便是毫不以为意再打断之下,又是缓了一缓继续一般的对着他再次言道:“运石,虽然我没有多么大的进步,也没有钟山那世界之意,但是推算还是可以的。。。。。。”
  此言说到这,便是寻声之间朝着他点了点头的点了过来。
  郝运石此时见罢,便是“嘶”了一声回过味来,也是朝着它点了点头言道:“这么说来,混沌那结果如何?”
  此言说完,便是脸色有些阴郁一般的,随声朝着它飘了过去。
  此时混沌听罢感知之下,便是对着他沉声道:“运石,虽然前途一片迷雾遮挡,但是我确实感到了一丝的不安之意出来。”
  此言说完,便是肯定的意境写出,对着此时的郝运石随声之间的飘了过来。
  “嘶!”
  郝运石此时听罢又是嘶叫了一声出来,便是双眉一皱的又是低头思询十分之一刻时间,又是抬头望向此时的混沌,言道:“这么说来混沌,我们也是要尽快进行了!”
  此言说完,便是狠厉之色写出于脸上,对着此时的混沌随声之间就是飘了过去。
  此时混沌听罢,便是对着他点头的随声应是而下。
  郝运石此时听罢,便是双目目光凝聚,转头对着前方五十丈外的空间瞧了一眼,就是沉默之中再次凝视思考而起。
  而此时混沌探知之下,也是无声之间继续的悬空对着他无声等待了起来。
  一时间,随着此时的二人沉静状态显现而出在此时,便是使得此时山崖四周围环境,随着此时的二人沉静之间,缓缓地由喧闹转变为寂静无声,慢慢的回归到了它那原来的沉静平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