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天运石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对话叙话 第一节
时光短暂快速,又是缓慢异常!
  时光飞逝,又是两年时光,随着时间的向前推移之间,在那头顶的斜阳映照之下,慢慢的划了开去。
  春光明媚,微风送爽,丝丝的《神玄元气》笼罩,便是犹如和风细雨一般的苍奥玄奇。
  一时间,此情此景,便是使人感觉之后,就是那首‘此地只存天上有’诗中所唱意境在此时写出的,
  流连忘返!
  这是钟神界钟神都!
  神界首都神都!
  自然是一片片洞府之间,又是连着一片片的宗门之下,合着那此时和风细雨一般的丝丝的《神玄元气》写出,
  今日又是一个大好的天气!
  钟神都中心一处隐秘小洞府!
  就见此时一名七旬老者,跪服于此时的一处石板床案之前十丈距离之处,就是不敢抬头一般的无语无声。
  而此时再顺着眼前的距离,向着前方十丈之前瞧去时候,便是石板床案之上横卧一个五旬中年之人,就是在此时,双目微微一张的对着眼前跪服之人,青喝了一声:“跃迁起来吧,这么些年了你还是不改你以往的作风。”
  此时跃迁听罢起身之间,身形一飘的在自己身形飘落之间落座于石板床案之上,五旬中年之人对面,对着他毕恭毕敬的言道:“主人,那边事情已经办妥,只不过青铜少主,最近。。。。。。。。。。。。。”
  此言说到这便是一顿之间,欲言又止的瞧向了此时的五旬中年之人过来。
  五旬中年之人此时见罢便是明白,就是对着他接着沉声道:“跃迁我知道了,无非那小子现在着急了想要活祭了,跃迁你看此事如何?”
  此言说完,便是随声之间对着此时的跃迁,又是双目光芒显现的瞧了过去。
  此时跃迁听罢,便是再次躬身言道:“主人,几百万年来,我宇文跃迁自从跟随于您,那里还敢造次,只听主人您吩咐就是!”
  此言说完,便是真诚至极一般的随声之间,向着此时的五旬中年之人瞧了过来。
  五旬中年之人此时见罢,便是“嗨!”了一声出来,就是对着他再次言道:“好了!跃迁,我钟山自是明白,也别在小女儿作态了!”此言说完,便是不让宇文跃迁再此拜服之下,又是对着他言道:“青铜那小子,想要哪几条船。”
  此言说完,便是在自己询问之间,对着他寻声的问了过去。
  此时宇文跃迁听罢,便是对着他躬身道:“主人,青铜少主索要《戊字八号》和《丁字二十五号》两条船之中的修玄者!”
  此言说完,便是随声之间,又是诚恳之意写出,对答如流的回话过来。
  “哦!”
  钟山此时听罢先是哦了一声出来,便是对着他摆了一摆右手,又是言道:“那就给他吧,反正也是给他!”
  此言说完,便是对着此时的宇文跃迁,轻巧之间瞧了过去。
  此时宇文跃迁听罢,便是双眉一皱之间,对着他又是问道:“主人既然如此,那大联盟。。。。。。。。。。。。。。”
  此言说到这便是顿住之间,疑问声音传出之下,向着此时的钟山就是瞧了过来。
  钟山此时听罢,便是“哦!”了一声青啐出来,就是对着他再次言道:“跃迁你不懂得,那大联盟也是管不了,成神神境大成者。明白!”
  此言说完,便是双目目光凝视一般,朝着此时的宇文跃迁就是瞧了过去。
  此时宇文跃迁听罢,便是双目眉角张开一惊之间,就是对着他问道:“主人,难道最近要突破了!”
  此言说完,便是惊喜之中,随声之间对着钟山瞧了过来。
  “嗯!是的!”
  钟山此时听罢,便是肯定的一声发出,目光凝聚一般的瞧了他一眼过去。
  此时宇文跃迁听罢,再次惊喜言道:“那!主人,是不是,就可以去‘那里’了!”此言说完,便是满脸向往一般的神色写出,又是随声之间转头的对着此时的钟山瞧了过来。
  钟山此时听罢,便是对着他点了点头,沉声言道:“跃迁,只要我到了大成,我们大家,便可都到哪里去了!”。
  此言说完,便是神情之上双目炯炯目光漏出,瞧着此时的宇文跃迁而去。
  此时宇文跃迁见罢心中一喜,对着此时的钟山问道:“主人,我们真的可以。。。。。。。真的可以。。。。。。。”
  此言说到这,便是真诚向往神色写出,双目晶莹一般朝着此时的钟山,就是在自己吞吞吐吐的语无伦次之间瞧了过来。
  钟山此时见罢,他的神态,先是“嗨”了一声出来,让此时的宇文跃迁瞬间回过神来,沉静无声的对着自己聆听示下,又是对着他解释道:“跃迁,你虽然从小就是跟着我,从没有遇到任何困难,顺顺利利的几十万年时间,就到了你现在的境界,演化境大成。。。。。。。。”
  此言说到这,便是让此时的宇文跃迁听罢直点头之间,对着他又是无声的沉静聆听之下,又是对着他,解释言道:“跃迁,凭你现在的境界,倒是可以去的‘那里’的,但是这么些年来,我没有放你去‘那里’,你可是心中怨恨与我。。。。。。。。。”
  此言说到这,便是又是一顿,没有说下去的对着此时的宇文跃迁又是瞧了过去。
  此时宇文跃迁听罢,瞬间便是双眉一扬,毕恭毕敬的对着他言道:“主人,跃迁哪里有分毫的怨恨啊!”
  此言说完,便是对着他长叹出来,就是在此时双目晶莹一般瞧了过来。
  钟山此时见罢,这么些年来和他相处日久,也是明白他的心意,对着他双眉一展的,“嗨”声长叹而出的又是言道:“跃迁,你自小跟我,我当然是不会骗你,‘那里’又岂是‘圣土’这两字所能形容的。”
  此言说完,便是对着此时的宇文跃迁,双目一张之间,目光凝聚的就是瞧了过去。
  “嘶!”
  此时宇文跃迁听罢,便是嘶叫了一声出来,脸有惊容的对着钟山惊异神色写出,惊叫道:“主人,难道。。。。。。。。。。。。。。。。”
  此言刚刚说到这,便是被此时的钟山突然打断一般,抢先对着他言道:“跃迁,那里可不是一般的小情况啊!”
  此言说完,便是随声之间,向着此时的宇文跃迁瞧了过去。
  此时宇文跃迁听罢,便是接着对着他又是疑问的道:“主人,难道还有什么蹊跷啊?”
  此言说完,便是朝着此时的钟山,双目含着疑问神色又是瞧了过去。
  钟山此时听罢,又是“嗨!”了一声出来,就是对着他沉声道:“嗨!总之跃迁,你不要问了,我是为你好。。。。。。。。。”
  此言说到这又是一缓之间,让此时的宇文跃迁继续一般沉静聆听之下,又是对着他语重心长的言道:“总之还是那句话,只要我到了大成境界,我们大家便可都到,‘哪里’去了,好了你先退了吧!”
  此时宇文跃迁听罢便是明白,再问下去也是无结果出来,就是在此时自己微微一躬身之间,身形一闪的便是下了此时的石板床案,又是身形闪动的退出了此时的小洞府,身形消失一般消失而去。
  而此时再瞧钟山时候,便是双目一闭之间,微微的道了一声:“那里!那里!《平静圣土》,我必须要到那里去!”
  此言说完,便是沉静之中,无声打坐。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就见此时,钟山双目一张目光凝聚的微微一笑而出,想是自己的什么东西成熟了一般,喜容写出于此时的自己脸上,随即就见,“呼”的一声劲风响过之时,钟山身形消失一般的,消失在了此时的小洞府之内消失无踪而去。
  于此时同时,就在钟山身形闪出之后同一时间。
  钟神都!
  钟神都之内,《青铜府》!
  此时《青铜府》之内,也是一处隐秘的小洞府之内,钟青铜仰躺在一处石床躺椅之上,对着此时的身旁的一个暗衣之人瞧了过去,右手兰花玉指伸出一点那暗衣之人,便是问道:“暗一,那边情况如何!”
  此言说完,便是双目春情一般目光,向着此时的身旁暗一瞧了过去。
  此时暗一听罢不见面目的声音传出,就是对着他言道:“主人,那边情况已经办妥!就只等宇文大管家的大管事令牌,我们这边《神念传书》,就可解决!”
  此言说完,便是再无声音的对着他瞧了过来。
  钟青铜此时听罢,先是“嗯!”了,一声出来,接着便是对着他又是细雨清风的尖声道:“好了,我这边已经和宇文大管家说了,估计用不了一日时间就可完成。”
  此言说完,便是双目目光一凝的对着他又是瞧了过去。
  此时暗一听罢,又是对着他言道:“主人,还有就是那处地方还是如常,奴才请示该如何办!”此言说完,便是目光凝聚一般向着此时的钟青铜瞧了过来。
  钟青铜此时听罢,便是微微一笑之间,又是右手兰花玉指向前一点,又是一掩自己的大嘴对着他言道:“这倒是个问题,好了暗一,你且下去,我过几日我就去瞧瞧!”
  此言说完,便是朝着他瞧了一眼之间,就是不在言语的双目轻轻一闭之下沉静无声。
  而此时,暗一见罢也是明白之间,微微一躬身之下,身形一隐的悄然之间退出了此时的小洞府,身影消失一般消失而去。
  一时间,随着暗一的退出,钟青铜的闭目,也是使得此时的小洞府之内一静之间,便是缓缓的寂静平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