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天运石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初探院落 第一节
时间匆匆划过,“呼呼”的清风缓缓的吹拂而起,又是在那头顶斜阳降了下去,直至降落到那地平线的隐迹而去之下,漫漫长夜驱赶着光明之间的升拉上来。
  缓缓的渲染开来,渐渐的弥漫住整个区域的寂静无声。
  《青铜府》的长夜笼罩了下来!
  只见此时,右侧《青铜府》牢房位置的斜上角位置,一处隐秘的五百丈区域范围的小庄园洞府之外五千丈距离之处,就在此时,“嘶啦”的一声轻响响过,空间无痕无息的撕裂开来,
  从中闪出两条身影虚空站立对着此时的,二人前方五千丈距离之外的这处小洞府庄园,就是暗夜之中不漏身迹的瞧了过去。
  此时闻声识人,此时二人,不是别人,正是郝运石和混沌。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就见此时,郝运石一转头对着此时的混沌,想是打断它思绪一般便是轻声问道:“混沌,你看此处如何?”
  此时混沌听罢,也是仿佛被打断一般,对着那前方五千丈距离的小洞府庄园之处,探视了一番《魂力》刚刚收回,又是转头对着郝运石,晶莹身体光芒一闪就是言道:“运石,这庄园的防护阵法,演化境高手所布。。。。。。。。。。。”
  此言说到这,便是一顿的让此时郝运石听罢微微一惊的无语无声之下,又是对着它聆听之间,继续的对着他解释道:“这个阵法,好像是每隔一段时间,便是防护一遍,到如今虽然没算过具体时间,但是现在情况看来,可真是层层防护之下密不透风。”
  此言说完,便是晶莹身体光芒一闪之间,对着他随声之间就是闪了过来。
  “哦!”
  此时郝运石听罢,先是哦了一声出来,有些惊异神色写出之间,就是对着它又是领悟道:“没想到啊,混沌,这些日子以来我四处打听,听说这钟青铜很得钟山喜欢。。。。。。。。”
  此言说完到这,也是一顿之间,便是让此时的混沌转头对着自己之下,接着对着它有些懊悔之意瞬间写出的又是言道:“他钟青铜自己,可真是会做事啊!我本来想,他平时自由行事,这青铜府估计是他自己亲自来布置阵法。。。。。。。。。。。。”
  此言说到这,又是一缓的对着混沌,在混沌此时无声聆听之中,也是有些比较赞同之意冒出的,对着它又是道:“没成想这里,竟然是钟山派遣手下,给他布置的演化层次阵法。嗨!棋差一着啊!”
  此言说完便是感叹出来的对着此时的混沌就是瞧了过去。
  是啊!
  这一对祖孙果然狡猾!
  此时混沌听完,也是深有同感的对着他点了点头,就是接着对着他言道:“运石你说得对,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那钟山老东西啊。”
  此言说完,便是晶莹身体光芒一闪之间,随声之间对着他闪了过来。
  郝运石此时听罢,也是对着它点了点头,脸色稍稍一缓的平静之中,又是双眉一挑,惊芒一闪的目光凝聚的瞧着混沌接着道:“不过混沌,这次看来,也不是什么坏事。。。。。。。。”
  此言说到这,便是微微一笑的随着自己声音落下之时,对着此时的混沌就是飘了过去。
  “嗯!咯咯!运石你说得对!”
  此时混沌听罢,便是咯咯轻笑了一声出来,想是领会了他的意思之间,就是对着他又是笑道:“咯咯!嗯!对的运石就是如此,此处庄园之内,依我看来必是钟山和钟青铜二人共同守密的东西在里面,必是极端隐秘,运石你考虑考虑行了!”
  此言说完,便是随声落下之时,右手小手轻轻对着他虚空一摆的就是笑声之间,朝着郝运石飘了过来。
  郝运石此时见罢先是对着它,“嗯!”出来,便是微微一低头的目光移开此时的混沌位置目视前方,就是无声之间思考了起来。
  此时混沌探知之下也是明白,也是随着他的动作之间,虚空之中盘坐而起,又是无声的静静等待。
  一时间,此时的二人沉静无声,就是随着那深沉的夜色缓缓的静了下来沉静平常。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一刻时间,缓缓划过。
  再见此时,郝运石仿佛思询完毕,就是对着此时的混沌双眉一皱之间又是问道:“混沌,这么说来,我们还真是要去瞧瞧了!”
  此言说完,便是在自己双眉一舒笑容写就的之下,随声之间向着此时的混沌瞧了过去。
  想是此时的意思已经很明了了,既然是极端隐秘的东西,必是外人很少知道,只有少数人知道的宝物或者别的什么。
  那如此,肯定是防守严密,虽然这个神界都是钟山所化,但是又不能太明显的引起别人注意不是。
  虽然钟山在自己的这个神界,可以说就是规则,但是也是不能随便乱杀人不是。
  为何?
  很简单,先不说到钟神界外来的修玄者,就说这小神界之内的修玄者来说吧,那可不都是钟山的意志所化生命,暗含着钟山的本源世界意志。
  如果此事要是宣扬了出去,那不是要许多人知道。
  你可以说,钟山可以在瞬间灭杀知道之人,但那不就是,要伤及到他自身的世界本源啊。
  这一点,通过这些日以来郝运石破境升级之下,也是前途逐渐明朗渐渐的有些明白过来。
  如此这般,再加上外来的修玄者这一环,谁又敢保证外来的修玄者,没有仇人的暗探啊。
  说到此,那还有另外一点就是外来的修玄者这一环同门问题,如果要是叫同门之间知道了此事,那还不是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万的大事情。
  一旦如此,那整个钟神界不是要大乱。
  那钟山,还不是要‘大吐血三升’!
  所以,这钟山和钟青铜采用此种办法也是情有可原。
  于是间,郝运石便是明白的对着混沌,再次商讨一般的之意冒出,同时也是再次询问混沌,破此小庄园洞府的护洞阵法的解决方略。
  于是乎,此言落下之间,也是让此时的环境气氛一压之下,随着郝运石的话语对着此时的混沌,随着郝运石的眼光就是瞧了过去。
  混沌听罢,晶莹身体光芒一闪之间,就是对着他又是言了一句:“运石,且让我再查探一番”传出之后,就是见此时混沌右手小手,朝着二人身前一尺距离虚空一摆,
  就是合着自己的左手冲出的法决打出,转头不瞧此时的郝运石,《魂力》运使之间,朝着前方的小院落洞府的方向飘了出去。
  而此时郝运石听罢也是明白,便是和混沌心灵相通之间,也是左手冲出白色衣袖之下,《神元力》顺着左掌冲出,朝着前方的小院落洞府方向,就是探查而出一般的飘了过去。
  良久良久,《本源世界》一个时辰,缓缓划过。
  此时就听,混沌一声:“是了!”一声响罢,便是如震醒了四周围环境气氛宁静一般,使得此时的四周围环境,在环境气氛轻轻响动的振动而出一般,隐秘踪迹的向着四周围方向暗暗飘了出去。
  而此时声音落下,也是仿佛震醒了此时的郝运石查探过程一般,也是在郝运石自己的《神元力》收回之间,一转头的向着此时的混沌,便是双目聚焦的瞧了过去。
  此时混沌喊罢,一转头的对着郝运石,晶莹身体光芒一闪就是言道:“是了运石,我想我大概明白了,此防护大阵。。。。。。。。。。”
  此言说到这,便是声音一顿的随声落下之间,对着此时的郝运石光芒闪亮的闪了过来。
  “哦!”
  郝运石听罢便是双眉一张,与它相处日久自是知道它的阵法能力,又是俊脸稍稍一缓、一张,就是随声落下的朝着此时的混沌,就是无声无语的瞧了过去。
  此时混沌听罢,便是对着他咯咯一笑之间,就是笑道:“咯咯!运石,此阵依我看来,好破。。。。。。。。。。。。。。。。。”
  此言说到这,便是晶莹身体又是光芒一闪之间,随着声音落下的笑声传导之间,对着郝运石就是笑了过来。
  郝运石此时见罢,便是脸色一收,又有些惊异的神色写出就是对着它问道:“混沌,这是何解?”
  此言说完,便是询问一般的以求解答之意,朝着混沌就是瞧了过去。
  想是此时的意思便是你刚才说这阵法等级甚高现在又说好破,
  这。。。。。。。。。。。。。。。。。。。。。这是。。。。。。。。。。。。。。何意!
  此时混沌听罢,便是晶莹身体光芒一闪之间,从另外一个角度对着他说了一句:“运石大船阵法!”就是光芒闪亮之下,朝着郝运石就是闪了过来。
  “嘶!”
  郝运石此时听罢先是哦了一声出来,然后微微眉头一皱又一展的便是笑声出来一般对着它笑道:“呵呵!混沌,真有你的!”
  此言说完,竟是朝着混沌笑声之间,边笑边瞧的笑着瞧了过去。
  此时混沌听罢,也是“咯咯”笑声再起,迎合着此时郝运石的笑声传出的就是笑了上来。
  一时间,随着此时的二人的笑声四起之间,就是使得此时的二人方圆十丈范围之内气氛,随着笑声四起之下,又是声声之间活跃异常。
  说来也奇怪了,二人的笑声四起,应该是震响整个空间的才是,可是此时情况却是二人十丈方圆范围空间之内,就如独立于此时的整个《青铜府》一般,与此时的寂静如常的整个《青铜府》格格不入的欢乐异常。
  你说奇怪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