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天运石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再叙旧人 第一节
这世界上的事情就是如此事事无决断,有的时候,总会出现一些,在自己毫无察觉之下的惊喜事情出来,
  也就是说这世间的事情就是如此,随着时间的向前推移,总会有一个或者两个的自己出生时候的儿时伙伴或者是长辈在异地相逢,也是使得相见之下,有些呜呼长叹之情,瞬间便是在相见之时,从自己的心中升了上来。
  也是正是应了那句话:“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熏热温暖一般的感觉升起,又是熏热在此时渲染之间,忽然冲出的在人们毫不察觉之下,冲蚀起了整个环境,又是在那头顶的斜阳阳光温柔照射之下,合着此时的“呼呼”阵阵微风吹出之间,就是将此时的整个环境,在平静而平衡、平和的环境气氛之中,又是朝阳初升的熏暖平常。
  也是使得此时的环境让人感受之间,依然是在那春风化雨的环境之中,又是拉开了平常的新的一天。
  《青铜府》!
  还是《青铜府》,钟青铜的那处隐秘的小洞府!
  此时已是昨夜的的深沉夜色,被今日的出生的朝阳驱赶已尽一般,时间刚刚过去八个时辰时间而已。
  此时就听,“主人,这是昨夜《记忆水晶》的影像。。。。。。。。。。。。”一声喊出,便是打断了此时的整个小洞府的宁静气氛,又是在这一声的喊罢之下,唱响一般的让此时的小洞府环境气氛,在这一声的的喊出之后,气氛一扬之间,有些惊疑不定的意境写出,就是瞬间让气氛提升的提了上来。
  此时再瞧场中情况时候,便是一座《记忆水晶》,还是那般,在此时虚空而立于二人身形之前的五尺距离的虚空之中,又是在水晶的光影闪亮之间,一段影像在此时瞬间写出呈现在二人眼前之下闪亮登场。
  而此时再瞧那段影像时候,便是那郝运石的那最后试探的那一击影像,在此时瞬间传过演示而出之后,还是那般孤零零的在此时的二人身前,虚空竖立的悬浮之下,在自己瞬间影像呈现而出于二人眼前过后,又是再也无影无声的虚空不动。
  此时再瞧那发声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暗一是也!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小半刻时间,缓缓过罢。
  钟青铜此时听罢,便是微微一张,自己的双目之间惊芒瞬间闪出,又是瞬间收回之后,就是在此时,又是脸色春意盎然的生起恢复平静脸色,对着他在此时笑容笑出,尖声言道:“暗一,此人无妨了。。。。。。。。。。。。”
  此言说到这,便是在此时自己断住不言的又是右手兰花指,在此时冲出捂住自己的那充满半尺绒毛的大嘴,微笑着对着他,随声之间瞧了过去。
  想是此时的意思,已经是非常明了了,便是让暗一放心,无他之意在此言之中冒出之下,也是向此时暗一证明不要紧张无妨了。
  此时暗一听罢,便是冰冷铁面之后,看不出任何情绪之间,对着他疑问之意再次冲出又是问道:“主人,可是此事,如今看来却非前两日那么简单了。。。。。。。。。。。。。。。。。”
  此言说到这,也是顿住之间,双目目光从那冰冷铁面眼孔之中瞬间冲出,随声落下的便是瞧向了此时的钟青铜而来。
  一时间,随着此时的暗一声音在此时再次落下,便是让此时的整个小洞府气氛,又是一扬有些前途未知的气氛闪出,瞬间弥漫了开来,刹那间渲染满整个的小洞府之间扑朔迷离。
  “嘶。。。。。。。。。。。。。”
  此时钟青铜听罢先是嘶叫了一声出来,一转头又是目光移开此时的暗一方向,目光前视凝聚而出,思询了五十分之一刻时间,就是在此时转头之间目光惊芒冲出,瞧向此时的暗一,平静脸色一沉的转为冰冷,又是接着对着他沉声低音唱响而出的对着他问道:“那暗一,防护大阵之内情况,如何?。。。。。。。。。。。。。。”
  此言说到这,又是顿住不言的朝着此时的暗一,又是冰冷脸色瞬间转变为,温柔熏暖的随声落下之间瞧了过去。
  想是此时的意思,便是询问暗一,以确定防护大阵之内的各种防护阵基是否安全。
  此时暗一听罢,便是冰冷面孔双目目光柔和的冲出,对着此时的钟青铜答道:“主人,防护大阵阵内阵基毫无损伤!”
  此言说完,便是随声之间,又是无语的目光从自己的那冰冷铁面之眼孔冲出,向着此时的钟青铜瞧了过来。
  “哦!”
  此时钟青铜听罢,又是哦了一声出来,便是双目目光一转的移开此时暗一方向,思询开来的无声沉思了五十分之一刻时间,突的抬头而起的转头之下,目光凝聚一般的瞧着此时暗一,又是尖声问道:“暗一,那如此说来,此人。。。。。。。。。。。。。。”
  此言说到这,便又是顿住,闭嘴无言的双目目光柔和平静一般,随声落下之间,瞧着此时的暗一而去。
  此时暗一听罢,便是有些明白之间,又是目光锋利的一般,冲出此时自己的,那冰冷面具之上的眼孔,对着他就是在此时,有些领悟之意写出领悟道:“主人,你是说此人,是一个‘小贼’了。。。。。。。。。。。。。。”
  此言说到这也是顿住,就是在自己声音落下之间,又是对着此时的钟青铜瞧了过来。
  一时间,便是随着此时的暗一,言语落下之间,又是让此时的整个小洞气氛,再次一提的气氛压抑之间,有些照亮未来的前景的意境写出,就是在此时依然是神秘不可测。
  此时钟青铜听罢,又是俊脸之上平静脸色写出,春风化雨一般意境在此时,显现而出的对着他,尖声唱出一般再次言道:“暗一,依我看来,此人不仅仅是如此,恐怕还是一个‘暗桩’。。。。。。。。。。。。。。。。”
  此言说到这,便是一顿之间,又是无声的双目目光,柔和而出,对着此时的暗一,又是在自己的话语落下之间瞧了过去。
  此时暗一听罢,便是双目目光瞬间冲出,有些明白又有些惊疑不定的意境,在此时写出,对着他再次询问道:“主人,你是说,此人之行动,很可能是试探了。。。。。。。。。。。。”
  此言说到这,也是瞬间顿住,又是双目目光领会之意写出,朝着此时的钟青铜方向随着自己的声音落下的瞧了过来。
  “对的!暗一。”
  钟青铜此时听罢,先是对着他回了一句,然后之间又是目光凝聚的一般,右手兰花指伸出又是收回,对着他尖声声调有些升高一般,唱响此时的整个小洞府气氛的接着道:“暗一,你考虑考虑行了,咱们的防护阵基毫无损伤,在最后一关那人却是退出了,整个防护大阵这一点说明什么。。。。。。。。”
  此言说到这便是一顿之间缓了一缓,让此时暗一瞧自己瞬间明白的无声聆听,又是对着此时的暗一尖声唱出的接着道:“另外,此人还能骗过老祖的小世界防护,前两日也是此人吧,那此人有何能力,在这么短时间之内再次前来。。。。。。。。。。。。”
  此言说到这便是瞬间顿住,又是双目目光柔和的在此时冲出的对着此时的暗一,在自己双目目光,在自己的刚才话语‘再次前来’四个字落下之时,瞬间冲出精芒一闪,朝着此时的暗一点了点头的瞧了过去。
  此时暗一听罢,便是双目光瞬间在此时领悟之意冲出,朝着他瞧了过来之间又是问道:“主人,这么说来,此人背后的势力,肯定是要在此人这次行动之后出手!”
  此言说完,便是随着自己的声音落下之间,又是目光凝聚一般,终于领悟的意境写出,朝着此时的钟青铜就是瞧了过来。
  “不错!”
  钟青铜听罢,便是对着他回答之间又是回了一句,便是在此时对着他再次肯定神色写出,从另一个角度又是尖声言道:“暗一,我们的对头,可是不少吆。。。。。”
  此言说到这便是顿住,再也无语之间的双目目光,在此时声音落下惊芒一闪之后,右手兰花玉指瞬间冲出,虚空轻轻一摆又是瞬间收回,朝着此时的暗一目光柔和的瞧了一眼,双目目光又是一转移开此时的暗一方向,目光前视而出的无声的思询了起来。
  此时暗一听罢,便是明白之间,“嘶”的暗呼了一声之后,就是对着他躬身一拜而起,无声之间站立不动的瞧着他之下沉静等候。
  一时间,随着此时的二人的状态显现而出,便是让此时的整个小洞府气氛,随着二人沉静之下,仿佛猛地向下一压之间,又是随着二人的沉静状态,缓缓地滑落到那平静状态而去,
  寂静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