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天运石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再叙旧人 第二节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一刻时间,缓缓划过。
  再见此时钟青铜双眉一展,想是在此时思绪有些‘眉目’出来,便是在此时,又是一转头对着此时的暗一双目目光惊芒闪出,刚刚的春风化雨的脸面瞬间转为冰冷异常之间,随着自己的惊芒闪出就是瞧了过去,又是对着他沉声低音响出的问道:“暗一,前几日你去暗查的,我们府中的那几个演化神境的阵道宗师之事情,如何了?。。。。。。。。”
  此言说到这便是顿住不说的冷色写出与此时的自己的脸上,阴狠之意渲染此时整个俊脸之上之间,就是对着此时的暗一,随着自己的声音落下之时,双目目光惊芒在此时又是一闪的瞧了过去。
  此时暗一听罢便是明白他的意思,顿时间在此时对着他躬身一拜,又是抬头之间,肯定之意境写出,双目目光惊芒一闪之下,对着他在此时恭敬回道:“主人,都已办好,一个也是没有留下。”
  此言说完,便是肯定之意境越来越浓的提升之间,随着自己此时的目光冲出之下,对此时的钟青铜,就是在自己的话语落下时候瞧了过来。
  “嗯!你办的不错!”
  钟青铜此时听罢,便是尖声再次唱响了出来,脸色又是转变为春风化雨的意境,转头对着他又是尖声柔弱的言道:“暗一,辛苦你了。”
  此言说完,便是柔美之间的俊脸之上的,羞涩之脸色写出,对着此时的暗一就是目光柔和的瞧了过去。
  此时暗一听罢便是闻声之间,也是不知此时他内心什么情绪,又是目光疑问之意写出对着他又是问道:“主人,那此‘小贼’,我们有该如何?。。。。。。。。。。。。。。。。。”
  此言说到这便是顿住,双目光芒闪烁之间对着此时的钟青铜,就是在自己的语言落下之时,双目目光凝聚一般瞧了过来。
  “这个么,咯咯!”
  钟青铜此时听罢,便是右手兰花玉指突的伸出,又是捂住此时自己的那半尺绒毛的大嘴,又是收回放于此时的自己石躺椅右侧躺躺椅磴之上笑出声来,转头对着此时的暗一又是尖声一般笑道:“咯咯!此‘小贼’啊!依我看来,倒是,还真是有些意思那!倒还是可人儿!咯咯。。。。。。。。。。。。”
  此言说完,又是自己的右手兰花玉指,捂住自己此时的那半尺绒毛的大嘴之下,低声之间,对着此时的暗一,竟然是轻笑一般的笑了起来。
  而此时再瞧暗一时候,便是依然一般在听罢钟青铜的解释言语之后,无声之间站立不动的,沉静瞧着此时的钟青铜无语等候。
  一时间,随着此时的钟青铜的笑声传出之下,便是让此时的,整个小洞府气氛,在他的笑声四起之间气氛一顷之下,又是压抑宣泄一般缓缓的降了下来,向着平和的方向就是在此时慢慢的落了下去。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又是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就见此时钟青铜笑闭,便是在此时右手手兰花玉手,对着此时的暗一虚空一摆,挥了挥手之间说了一句:“好了,暗一,我过一段时间,就会去那里瞧瞧的。”出来,
  又是在此时仰躺而出的,躺于此时的石躺椅之上,让暗一退出之意写出,在此时自己双目微微一闭的再次无语无声。
  而此时暗一瞧罢之下,与他相处日久也是明白,他的为人处事风格,便是在此时朝着钟青铜躬身一拜的收起身形之后,身形一暗的在“呼”的一声劲风响过之间,身形消散一般,退出了此时的钟青铜小洞府环境之内,消失无踪的消失而去。
  一时间,随着暗一的离去,此时钟青铜的无声闭目沉睡,就是让此时的小洞府环境一静之下,终于演出落幕一般,大幕渐渐的落下之间,回归到它的原来的沉静平常!
  良久良久,《本源世界》一个时辰,缓缓过罢。
  宁静!
  还是宁静的一处《神玄气》,冲蚀着此时的一个空间!
  此时再见渲染满满状态的一个宁静异常的空间之内,有些明亮又有些暗黑的光芒闪亮之间,让此时的整个空间都是在那宁静异常的气氛之下压抑平常!
  此时只见,“呼呼”的劲风响罢,便是让此时的这劲风响声传过之后,分开此时的四周围环境的压力之间,向着此时的整个环境的四面八方方向,就是在那声声的传出之下,缓缓推出的推了出去。
  此时再瞧场中情况时候,便是一条雄霸的身影,在压力之下压的有些肉身前倾佝偻一般,缓步慢行的来到此处,微微一停之间停住不动的大口喘息。
  此时再瞧,此时的雄霸身影时候,便是明白,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郝运石。
  原来,昨日夜间郝运石和混沌二人,破了那防护大阵之后,便是瞬间穿越空间一般被不知什么力量,挤压、推送的猛地一推,在空间那头被瞬间冲出,也是使得当时二人有些狼狈和尴尬的,才各自的将自己的身形稳定住探视自己无大碍之后,
  向着此时的二人的四周围环境,又是一个双目聚精,一个魂力探出的,各自沉静之间观瞧此时的四周围环境起来。
  哪知这一观瞧不要紧,小半刻时间过后,就是在二人嘶叫声之中,有些呆愣一般的一个惊呆脸色写出于自己的脸上,另一个惊异之意写出于此时的自己嘶叫声之间,二人在当时皆都是呆愣在当场。
  当时再瞧二人探知的结果时候,便是整整的三千丈方圆范围,浓浓气雾相围而出的相围着二人中心的两千丈方圆距离的那神秘小院落洞府形势,显现而出的呈现在了当时的二人身前五十丈距离之处。
  当时再细瞧那浓浓气雾时候便是明白,正是象《本源星域》外围的气雾一般模样的气雾层层之间,包围着那当时的中心两千丈方圆之间迷蒙非常!
  当时瞧罢,便是明白那气雾,不是别的,正是田玉楚口中所说《神玄元气》!
  不仅如此,那《神玄元气》的浓厚程度,比之《本源星域》的外层那可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郝运石当时瞧罢,也是在《青铜府》这么些日子以来,才知道的《神玄元气》的样貌之间有些轻视,今日一见,终于可以肯定的打消掉自己内心之中那轻视之心之下,缓缓地回过神来。
  为何?
  很简单,就是那《神玄元气》浓厚程度!
  于是间,郝运石便是在当时询问而出的对着混沌,突然之间传音问道:“混沌,此时如此,你看那中心是不是。。。。。。。。。。。”
  此言说完,也是在当时有些不确定的意思,对着混沌随声之间瞧了过去。
  哪知当时混沌听罢,立时就是对着他肯定一般的意思传音回道:“运石不是,你想想行了,这里是哪里,肯定不是钟山的《本源世界之心》之处!”
  此言说完,便是相当肯定的意境之间,随着此时的自己的话语落下之时,就是自己晶莹身体光芒一闪的朝当时的郝运石闪了过来。
  那这里面,又是什么?
  这。。。。。。。。。这还真是。。。。。。。。一个难题。。。。。。。。
  一时间,郝运石当时听罢,也是思询了一刻时间,便是和混沌商量之下,明白前方三千丈距离,又是要象破境炼体一般前进而去了。
  于是乎,郝运石和混沌商量之后,便是在当时郝运石稳了稳自己的各个方面状态,在混沌闪身退入到郝运石的脑识海之中之后,又是在自己深吸一口气之下,朝着前方最后的那三千丈距离的《神玄元气》光幕大阵,
  就是在当时自己的身形一闪之间,身形闪动的快速冲过二人的五十丈距离,如融合一般,冲入到了那三千丈《神玄元气》的光幕之内而去。
  刚刚进入时候,郝运石便是感觉压力还是轻松的,能够硬顶的一步十丈的轻松前进。
  哪知情况出现变化,在一千丈时候,突然压力增了一倍之下,让郝运石在此时也是感觉之下,有些佝偻身形的行进到此时的一千五百丈距离停住不动!
  一时间,郝运石状态写出,也是让此时的整个《神玄元气》光幕,挤压、压抑的气氛,更加浓厚的压抑异常。
  就见此时,郝运石喘息过罢,便是神魂一拧之间,对着此时自己的脑识海之中的混沌传音问道:“混沌一半距离了,现在这距离之处,可以不可以,将我的整个所有状态,都是运转出来。”
  此时混沌听罢,便是立即回道:“运石,现在还不行,我探知这光幕,你的状态越佳,它便是压力越大,而且估计两千丈距离时候,自动压力又是一倍啊!”
  “什么!”
  郝运石此时听罢,也是在此时传音的惊叫了一声出来,又是对着它言道:“嗯!混沌好吧,既然如此,我们再向前进了!”
  此言说完,也是不等混沌回答一般,在此时又是一步一步的,朝着自己的前方方向,一个目标前进而去。
  而此时,混沌也是在刚才听罢明白之间,再也无声传来的在郝运石脑识海之中,又是随着郝运石前进当中,沉静之中替他探知前方路途而去。
  良久良久,《本源世界》又是一个时辰,缓缓过罢。
  一千九百九十五丈。。。。。一千九百九十六丈。。。。。一千九百九十七丈。。。。。一千九百九十八丈。。。。。一千九百九十九丈九尺。。。。。。距离,在郝运石一步一步的,朝着自己的前方方向一个目标缓缓前进之间,便是来到此地位置。
  就在此时,就听混沌在郝运石的脑识海之中,一声“运石,运起全身状态!”传声之间,郝运石便是大吼了一声:“吼!”出来,震响了此时的自己的四周围环境之下,
  自己的《星域体》猛然撤出,“呼”的劲风猛然推动而出的此时以自己为中心的,四周围环境的《神玄元气》,向着此时的自己的位置四面八方方向猛的一鼓,身形一挺的一步五十丈距离的速度,迅然之间向前蹿出,朝着此时的那小院落洞府的门户之地的方向,就是蹿了出去。
  一时间,就仿佛此时的压力毫无之间,轻松地神情写出于此时的自己俊脸上,愉悦之间轻快异常。
  说来也奇怪了,此时那《神玄元气》,竟然仅仅是在郝运石没有全部状态时候,增加一倍的压力,四面八方压下之间,还是那般厚度压力的压向此时的行进的郝运石依然平常。
  这。。。。。。。。。。。。这不是。。。。。。。。。。。。神了!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一刻时间,缓缓划过。
  就见此时,那中心的两千丈范围的门户玄关,光芒一闪之间,“轰”的一声传出的上下开合之间,郝运石身形在此时一闪,身形不变的“呼”的一声瞬间劲风响起之后,身形便是向前猛然闪动之间,窜入到了中心两千丈小院落之内,身形消散一般消失不见。
  再见此时的场中情况时候,又是“轰”的一声响过之后,那玄关便是在此时,轰响之下,又是上下开合之间合拢而并。
  一时间,随着郝运石身形窜入小院落之内时候,便是使得此时的整个环境气氛,就是在此时一静之下,又是缓缓之间的降下来一般,慢慢的就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渐渐的恢复到了,它原来的宁静平常!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小院落之内!
  此时就听,“什么人!”一声长吟的沉声出来,便是打破了此时的整个,小院落环境的长吟而出之间,震醒了那小院落的久久沉静!
  此时再瞧场中情况时候,便是三个还有人形的人类样貌的像是修玄者,又像是凡俗人类的年约七旬年纪的垂垂老人,在此时被无数条,如小世界意志一般的乳白色的,能量光速捆捆锁住不得动弹的垂垂死气冒出的状态,显现而出的在此时郝运石的前方十丈距离之处,
  濒临死亡!
  也是在此时,一时间让此时郝运石见罢,有些吃惊一般的呆愣在了此时的场地之中。
  时间匆匆,《本源世界》又是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就见此时那三老人其中一老人,瞧了瞧另外两人一眼,便是在此时那久远的被折磨的沧桑的老脸之上,突然之间双目惊芒闪烁之下冒了一句“嗯!这。。。这气息。。。。。”出来,
  又是在此时,突然之间双目一张的惊芒又是一闪之下,目光在此时凝聚一般的朝着此时的郝运石,想是在此时打断他的呆愣之下,突然沉声问道:“小子,你可是中州《清源派》的弟子?”
  此言说完,便是合着此时其余两人的惊异目光三人一起之下,皆都是目光凝聚的精神有些焕发的,朝着此时的郝运石瞧了过来。
  一时间,三老此时的状态,便是让此时的整个小院落气氛,随着此时的三老的精神焕发而出,也是久远之间突然的精神一冒之下,
  气氛有些活跃异常!
  “什么!”
  郝运石此时刚刚回过神来,便是在此时听罢,先是惊叫了一声出来,连忙的对着此时的三老躬身下拜之下恭敬问道:“不知三位前辈为何人?”
  此言说完,便是在自己起身之下,也是双目大张之间,目光在此时大放而出的,对着此时的三老,就是目光炯炯之间瞧了过去。
  此时,还是那其中一老,还是在此时瞧了瞧其余二人,便是对着他回了一句:“《天玄三友》”之间,就是对着他又是合着此时的其余二人目光,三人皆都是炙热的目光冲出,向着此时的郝运石瞧了过来。
  “什么,这。。。。。。。。。这。。。。。。。。”郝运石此时听罢便是再次大惊之中,心中再也不能平静的便是合着此时的自己脑识海之中混沌惊叫出声来之间,在此时一个惊呆在脑识海之中,另一个则是被惊得呆愣在了当场的二人同时在此时惊呆状态写出的,
  二人又都是无语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