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帝的神级星卡师 > 第十一章 星卡师的战斗方式

  “星卡师的战斗方式?”
  洛风闻言微怔,道:“星卡师难道不就是拿着剑卡、盾卡冲上去和人硬杠吗?”
  秦生露出标志性的白眼:“虽然说星卡可以化为盔甲、剑等装备,可都是星卡师了,还亲自跟个莽夫一样拿着武器去战斗,那未免也太low了…”
  “星卡师并非莽夫,相反,星卡师是一个很优雅的职业,他们一般不亲自下场,而是运筹帷幄,指挥星卡进行战斗。”
  “事实上星卡师由于没有修炼功法,本身没什么战斗力,上场也没有什么作用,只是一个给星卡充能的工具人。”
  “而星卡就不同了,每个星卡都有独属于自己的技能,而且每个星卡的技能侧重点都不同。”
  他指着前方高台上,右面的星卡师道:“此人名为乐天,你看他五个星卡都是动物,乐天的作用,便是指挥这些动物,锤爆对面的五张星卡。”
  “星卡师之间的比赛规则也很简单,若是一方将另一方所有星卡全部斩杀,便赢了。”
  洛风眉头微皱:“为什么他们每人都只拿出五张星卡,这也是比赛规则吗?”
  秦生摇了摇头:“每名星卡师同时召唤的星卡是有限的,记住,我说的是同时。”
  “即便是世间最强的星卡师,每次至多也只能同时召唤五张星卡,若是超过五张,轻则走火入魔,重则神魂遭受重创,留下难以弥补的后遗症。”
  洛风笑了笑:“这倒是不错,不然如果召唤没限制,每次战斗都是比谁星卡多,那可就没意思了。”
  秦生沉默了片刻,道:“当然,一次性消耗星卡不在此列,比如说制作一张法术卡-火球术,待用星气催动后,它便会化为漫天火球,攻击目标。”
  “法术卡虽然使用没有限制,但很少有星卡师舍得去用,毕竟是一次性消耗品,用完就没了。”
  洛风:“那普通星卡呢,它们的寿命有多少?”
  秦生:“星卡上虽然没有标明具体的生命、攻击、防御,技能冷却时间等东西,但它们都是真切存在的,这些属性与星卡的质量,以及星卡师的境界有关。”
  “同样一张星卡,星卡师的境界越高,那它的基础属性自然也会越大。”
  他指着台上的一张星卡,道:“就拿这啸月狼举例,如果它在这场比赛中,被对手的星卡斩杀,那它就彻底消失了。”
  “如果没有被斩杀,只是被重创了,那星卡不会消失,只是会处于破损状态,日后星卡师用星气温养,星卡也会慢慢恢复。”
  洛风沉吟了片刻,道:“你刚刚说一方唯有将另一方的所有星卡悉数斩杀,方才算获得胜利,那对于输的一方来说,一场比赛要牺牲五张星卡,代价也太大了吧?”
  秦生笑着摇了摇头,道:“未必一定要牺牲。”
  “拿这啸月狼举例,如果它遭受重创、技能全交,自知无力回天的时候,为了避免被击杀,便会主动变成星卡,离开战场,回到星卡师手中。”
  洛风懂了,就像神奇宝贝中,宝可梦在失去战斗力后,便会躲进精灵球。
  “当然,它也不是想变卡就变卡的,必须在十秒内没有其他星卡攻击它才行,如果在变卡的10s内遭到攻击,便会被打断,从而无法变回星卡。”
  洛风嘴角一扯,脸色骤然变得古怪起来,这个设定,不就像某竞技游戏中的“回城”吗?!
  残血别浪,速回城,死歌和武则天要开大了。
  就在此时,漫山遍野的哗然声响起,在无数道目光注视下,高台上的比赛,终于正式开始。
  这是新生联赛四强赛的最后一场。
  左边的星卡师名为林羽,右边的星卡师名为乐天。
  两人皆是二星卡徒。
  很快,比赛开始。
  咻!
  金毛狮、啸月狼、闪电豹迈开四肢,犹如脱缰的野马,朝着对面的鬼群扑去。
  “你们不能通过这里。”
  就在此时,僵尸见状,身躯骤然变大,仿佛一门盾墙,挡住了野兽大军的去路。
  野兽大军试图绕过它,然而僵尸身上仿佛有着一种神奇的魔力,让得它们短时间内无法转移目标,只能攻击僵尸。
  “那是僵尸的技能-嘲讽,短时间内强制敌方目标进攻自己,肉盾必备的神技。”秦生解释道。
  此刻,首当其冲的狮狼豹皆被嘲讽,而闪电鸟与沙漠狐由于距离僵尸遥远,因此并未受到影响。
  瞧得队友皆被嘲讽住,沙漠狐开始仰天长啸,阵阵音波涟漪般荡漾而开,蕴含着一种震慑神魂的力量。
  那音波蕴含着晕眩效果,很快僵尸便脑壳发晕,一脸茫然,抱头痛哭,忘记了自己的职责。
  它身后的其他四张鬼牌,此刻也是受到声波影响,被眩晕了。
  “就是现在,冰冻鸟,控住他们!”瞧得僵尸被反控制住,乐天大喜。
  “吟…”
  只听嘹亮的鸟鸣声响起,冰冻鸟呼啸而下,嘴巴张开,星气涌动,化为浓浓冰霜,喷向对面后排。
  红衣新娘等后排星卡顿时被冰冻,寸步难行,犹如冰雕一般。
  “吼!”
  野兽大军见状,犹如饿虎扑食,凶悍地奔了上来,火力全开,对着红衣新娘大头怪婴等一顿乱咬。
  林羽静静地看着,由于他没有带能够解控的星卡,因此所有被控住的鬼卡,犹如砧板鱼肉,只能任人宰割。
  砰砰砰!
  在这一波近乎完美的配合下,红衣新娘与大头怪婴皆是被秒,瞬间炸裂,化为漫天烟尘,消失在天地之间。
  “凉了啊,看来林羽无缘四强了。”有观众叹息。
  “就这?”乐天旗开得胜,嘲弄道:“林羽兄,主动投降吧,我不忍心把你剩下的三张星卡也毁了。”
  洛风目光投向林羽,虽然损失了两张星卡,可他看起来似乎并不慌张,甚至嘴角微微上扬…
  他在笑!
  就在此时,食尸鬼开始吞噬红衣新娘与大头怪婴的尸体,吞噬完毕后,它的气势节节飙升,体型也是提升了将近一倍!
  极巨化食尸鬼!
  “吼!”
  极巨化食尸鬼一声咆哮,嘴巴张开,星气涌动,化为一颗小光球。
  咻!
  下一瞬,光球带着凶悍的攻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掠过虚空,砸入兽群!
  在这凶悍的一击之下,啸月狼、金毛狮、闪电豹竟是瞬间残血!
  举座哗然,四下皆惊,这个食尸鬼一打三还把对面全打残了?!
  与此同时,无面女悄然出现,手中的匕首挥动,收割残血,将三只气息奄奄的凶兽送下地狱。
  哗!
  漫天惊哗声响起,众人面面相觑,眼中皆是露出震骇之色,谁能想到,本该是一面倒的死局,竟然被瞬间盘活?
  三只动物被秒,闪电鸟与沙漠狐面面相觑,再无战心。
  十秒后,只见光芒一闪,鸟狐化为了两张星卡,返回到乐天的手中。
  林羽对着乐天拱手抱拳,淡笑道:“乐天兄,承认了。”
  乐天脸上火辣辣的痛,仍是不服气地辩解道:“讲道理,要不是…”
  “看懂没?”秦生双手抱在胸前,解析到:“乐天的动物园卡组,是一波流阵容,一波流讲究的就是莽,上去火力全开,一波技能丢完,敌不死我死。”
  “只是可惜,被林羽的献祭流阴了。”
  “如果他能判断出林羽的核心是食尸鬼,上来先秒掉它的话,恐怕现在赢的就不是林羽了。”
  洛风颔首,对此极为认同,毕竟有能够吞噬队友肉身的食尸鬼在,林羽根本就不害怕星卡阵亡,反而很期待。
  秦生道:“所有星卡师,在一次战斗中,至多能操纵五张战斗卡,因此在有限的卡牌下,卡组的搭配,显得尤为重要。”
  “像这剑走偏锋的一波流、献祭流,虽然优点明显,缺点也同样明显。”
  洛风眼中露出了沉思之色,道:“那有没有比较稳健的阵容?”
  秦生淡淡一笑,道:“有啊,一般来说,一套稳健的阵容,需要如下的位置。”
  “一个能够进行控制,让目标全部原地罚站的法师。”
  “一个能够治疗回血的奶妈。”
  “一个拥有持续输出能力的射手。”
  “一个活在暗影下,拥有瞬秒能力,能够收割残血的刺客。”
  “一个…”
  他话尚未说完,洛风便抢答道:“还有一个在台上刷步数逛街的打野?”
  “打野?”秦生面露疑惑,“那是什么?”
  洛风嘿嘿一笑,道:“我开玩笑的,最后一个,应该是能抗伤害的辅助吧?”
  秦生目光古怪地看着他,道:“不,还需要一个背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