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帝的神级星卡师 > 第四十五章 半决赛开始!

  “洛风?”
  就在此刻,阳台上,忽然有着熟悉的声音传来。
  “来了来了。”
  洛风收回星卡,走向阳台,慕青鸾正在隔壁看着他。
  慕青鸾笑吟吟地看着他,道:“半决赛在即,准备好了吗?”
  洛风揉了揉眉心,面露苦涩,道:“重在参与吧。”
  慕青鸾噗嗤一笑,道:“我还指望如果我输了,你能够闯入决赛,杀杀齐霄的威风呢。”
  洛风闻言,也是一怔,道:“听齐霄说,你们是世家,未来还可能联姻,怎么看样子,你对他有很深的敌意?”
  “联姻?”慕青鸾笑容骤然消失,俏脸一寒,冷冷道:“这不过是他单方面的臆想而已,经过我同意了么?”
  “之所以说可能会联姻,是因为在我们两家高层看来,我们门当户对、年龄相仿,堪称金童玉女、天生一对。”
  “可,偏偏我不喜欢啊,牺牲我而成就家族利益,凭什么?”
  洛风嘴角一扯:“包办婚姻?”
  慕青鸾那狭长的眸子中,掠过一抹失望,道:“我本以为家族高层会有这样想法,只是因为他们泥古不化、思想僵化而已,齐霄与我同龄,没有代沟,总该能理解些。”
  “可,你知道,他对我说过什么吗?”
  洛风:“什么?”
  慕青鸾银牙一咬,道:“这天下除了我,还有谁配与你相齐?”
  洛风:“…6。”
  慕青鸾玉手轻撩额前发丝,道:“我就不信,难道除了他,这天下男人都死绝了不成?”
  “他是背景雄厚,天赋超群,仪表堂堂,可这跟我是否喜欢他,又有什么关系?”
  “我并非讨厌齐霄,相反我对他的天赋颇为欣赏,可是他越这样束缚我,我便越想远离他。”
  “自幼家族便为我铺好了路,要求我活成他们想要的样子,可我生性偏爱自由,想摆脱这一切,对这种极端的束缚,有着源自骨子里的恐惧。”
  “好不容易长大了,能够自己规划自己人生了,而齐霄那极端的控制欲,让我再次压抑地喘不过气来,如果日后相守一生的人是他的话,那我岂不是继续重复着以前令我厌恶的生活?”
  洛风沉默了一会,缓缓道:“其实,我挺能理解你的,命运就该掌握在自己手里,如果一直按照别人的想法去生活,那与傀儡又有何异?”
  慕青鸾微感讶然,道:“没想到你居然也有这般见解。”
  洛风神色平静,道:“是啊,我跟他不同,我这个人温润如玉、儒雅稳重,若是将来有家室,定然也会对其相敬如宾,一往情深。”
  慕青鸾眨了眨眼,莞尔一笑,道:“不错,这句话对几个女孩子说过了?”
  洛风一脸无辜地道:“姐姐,我不是那样的人。”
  慕青鸾揶揄道:“渣男都这么说。”
  洛风:“我很老实的。”
  慕青鸾被逗乐了,笑道:“老实人可不好,容易被海王当成备胎哦。”
  洛风想了想,然后认真地道:“当一个姐姐的备胎,我是备胎,当一百个姐姐的备胎,那么姐姐们便是我的备胎。”
  慕青鸾:“…?”
  令人迷惑。
  “你是一个很好的朋友。”慕青鸾明眸微眨,鹅蛋般精致的俏脸上,浮现出一抹动人光彩,“你思想通透、画风清奇,和你聊天的时候,我很轻松,也很开心,跟我见过的男生都不一样。”
  “便仿佛,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洛风神色平静,道:“哦。”
  “对了,你的星卡有进化的吗?”慕青鸾忽然道。
  洛风闻言微怔,道:“进化,那是什么?”
  慕青鸾白了他一眼,道:“你怎么什么都不懂?”
  洛风冲着他一笑,道:“不像青鸾姐,什么都懂。”
  慕青鸾道:“星卡有着品质之分,自下而上分别是黑铁、白银、黄金、铂金、钻石,当然后面据说还有更高的品质,不过这也不是我们目前所能接触到的。”
  “星卡的品质,取决于合成材料,材料品级越高,那么星卡的初始品质便越强。”
  “不过,当星卡生成后,便会一直被星卡师的星气蕴育,当蕴育到一定程度时,星卡的品质也会慢慢提升,如你的黄皮耗子目前是白银卡,日后会或许就有可能被蕴育成黄金卡。”
  “当它进化成黄金卡时,所有的技能都会进行更新升级,甚至会觉醒新的技能,至于什么时候进化,每个星卡的情况不同,那就不得而知了。”
  洛风眼前一亮,继续问道:“那,如果星卡阵亡后,会永远消失吗?”
  慕青鸾螓首微摇,道:“如果星卡阵亡,它的记忆会保留在星卡系统中,待得他日你找到相关的合成材料,你可以继续通过合成将其复活。”
  “当然,如果新加入的材料更好的话,那么复活后的星卡,也会拥有更好的品质。”
  “谢谢青鸾姐。”洛风投以感激目光,“我今天煮面给你吃。”
  慕青鸾没有说话,美目抬起,似是陷入了沉思。
  洛风不解,道:“青鸾姐,你在想什么呢?”
  “最近天气一直都不太好。”
  慕青鸾抬头望天,看着虚空中的滚滚乌云,道:“想太阳了。”
  …
  时光飞逝。
  不能装比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
  这段时间,整个外圣地的吃瓜群众,吃瓜的热情,都是高涨到了极致。
  一是,一个走后门被群嘲的关系户,居然在挑战赛上零封对手,血虐黄炎,取而代之,成为四强。
  二是,居然有神秘强者横空出世,在众人眼皮底下抢走了龙龟肉身,让得齐霄获得打龟体验卡的同时,也成为了究极打工仔。
  当然,最让人期待的,还是即将而来的半决赛。
  “接下来的半决赛,盲猜一波,齐霄与林羽晋级决赛,然后齐霄将林羽血虐。”
  “那可不一定啊,洛风血虐黄炎的那一幕,你们忘了?”
  “你可能不知道林羽的强大,说来他也挺励志的,出生平平,靠着自己坚韧不拔的努力,一步步走到现在,简直就是妥妥的主角模板。”
  “虽然我也这么觉得,但不知为什么,就希望能看到洛风能够晋级,想看这个空降兵,吊打各路天才。”
  “你在想屁吃…”
  “…”
  而在这般议论声中,数日过去,备受瞩目的半决赛,终于到来。
  …
  外圣地。
  巨大的广场铺就而开,在其内环,还有一个小广场,被结界隔离开来,赫然便是星卡师战斗的赛场。
  此时,广场周围,早已是人山人海,几乎所有外圣地的星卡师,都是云集于此,甚至连一些执事,都前来此处围观。
  震耳欲聋的声音,回荡在天地之间。
  与此同时,洛风也是走进人群,刚好与黄炎打了个照面,在其一旁,还有一个嫩得出水的小女友。
  黄炎冲着他一笑,道:“这不是洛风兄嘛,上次比赛是你赢得我吧?”
  洛风眉头微皱,不只他葫芦里卖了什么药,道:“嗯,我赢了比赛。”
  黄炎:“我有女朋友。”
  洛风:“滚。”
  …
  就在此刻,只听一声鹤唳,一只仙鹤飞来,上面有一男子,赫然便是韩湘。
  就在此刻,人群潮水般散开,又是一道身影走来,赫然便是秦生。
  韩湘瞧得来人,双眼微眯,揶揄道:“啧,我道是谁,原来是秦生执事,真是好久不见啊。”
  秦生眼皮微抬,目光与他对碰,火花溅射,气氛都是变得凝固起来。
  韩湘声音顿了顿,似笑非笑,继续道:“此番前来,是想看你亲自带回来的弟子,如何出丑么?”
  秦生淡淡道:“话说得这么满,也不怕收不回来颜面扫地吗?”
  韩湘轻轻一笑,眼底隐隐有着轻蔑浮现,他淡淡道:“那就拭目以待吧。”
  “只怕到时候,秦生执事会非常的失望。”
  他的嘴角,微带嘲弄,挑战赛上洛风已经暴露底牌,如今半决赛,还拿什么与林羽打?
  “既然人都来齐了,那就让比赛开始吧,第一场,焚炎谷,林羽,对阵,不知来自何处的洛风。”
  于是,在众多目光注视下,两人走上赛场。
  林羽神色睥睨,目光灼灼,也许是因为对手是洛风的缘故,向来谨慎的他,此刻看上去也没有太多紧张,仿佛来到了自家的主场。
  他冲着洛风一笑,道:“在五天前,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我的对手会是你。”
  洛风:“那又怎样?”
  林羽战意升腾,道:“区区二星的你,能够越阶击败黄炎,的确让人意外,但,这对我无用。”
  他的眼中,掠过一抹玩味,似笑非笑道:“因为这同样是我擅长的地方。”
  声音落下,他屈指一弹,只见光芒闪烁,五张星卡出现在了众多目光注视下。
  第一个,名为死灵法师,它是个秃头男子,他通体冒着紫光,身上刻画着各种奇怪的符文,而最引人注目的,便是它的背上,背着一个神秘的卷轴。
  第二个,名为剑魔,它身材高大,通体漆黑,背有双翼,身背一柄漆黑魔剑。
  第三个,是只狐狸所化的小狐娘,它背后有三条毛茸茸的尾巴,可只是用来挠痒痒哦。
  第四个,是一条巨蟒,最让人心悸的,便是它有九个脑袋,九双冰蓝的三角蛇瞳,弥漫着残暴凶狠的光芒。
  第五个,是个泰坦巨人,它身材高大,通体仿佛石头所化,犹如一门盾墙,看起来坚不可摧,难以撼动。
  不过,在它的肩膀上,却是趴着一只超级小的蜥蜴,神态慵懒,似是睡着了。
  洛风凝视着对面的阵容,沉默了片刻,然后请出了五位大佬:
  祖安宗师,卧龙诸葛。
  蘑稻祖师,司马懿。
  雷电法王,宇智波皮卡丘。
  霸道草总,萤草。
  疾风枪豪,姜维。
  林羽双眼微眯,目光在洛风的星卡上一一扫去,最终停留在宇智波皮卡丘身上。
  他还记得,上次黄炎被这只大耗子支配的恐惧。
  “又玩献祭流?”
  他的眼中,有着难以掩饰的嘲弄。
  “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何谓真正的献祭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