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帝的神级星卡师 > 第二百一十五章 稳健也是一种错?
        哗!
  
      就在此刻,空无一人的大地上,忽然间光芒大盛,再然后,一座古老的大阵,出现在了众多视线之下。
  
      古老的大阵,尘封数载,上面刻画着复杂的纹路,弥漫出一股苍茫之气。
  
      哗啦啦。
  
      下一瞬,大阵上忽然爆发出无数道光线,这些光线以闪电般的速度相连,到最后,竟是化为一个将整个山谷笼罩的结界!
  
      这般变故,直接是让得山谷内外的所有星卡师,骤然色变。
  
      “不好,是结界!”谢阳齐暮雪等人,此刻瞳孔皆是猛地一缩,因为眼前的结界上,弥漫着一股可怕的波动,就连他们,也是微微心悸!
  
      就在此刻,众人抬头,然后便是见到,一名羽扇纶巾的男子,正悬空而立,他身后有龙缠绕,双目深邃,犹如一名明珠在握的智者。
  
      “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敢入此阵者,就准备面对天地之威吧。”
  
      轰!
  
      声音落下,古老的光芒缓缓转动,星气涌动,大阵之内,仿佛天地运转,陷入了远古洪荒。
  
      无数道视线投来,骇然地看着这一幕。
  
      洛风负手而立,静静地看着,他与谢阳之间的恩怨,今日终于能在此了结了。
  
      哗啦啦。
  
      结界内部,所有星卡师皆是目眩神晕,拼命地挣扎,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
  
      轰轰轰!
  
      众多星卡催动星气,酝酿成凶悍的攻势,砸向周围的结界。
  
      可是,那结界却是坚不可摧,难以撼动,任凭它们如何攻击,都难以撼动其分毫。
  
      乱了,彻底乱了。
  
      本来想群雄逐鹿,瓮中捉鳖,怎么突然就两级反转,猎人与猎物的位置,调换了位置了呢?
  
      “这居然是结界?嘶…我的天,好大,好大…”
  
      叶小萌俏脸满是惊愕地看着这一幕。
  
      “好强大的结界,在下曾研究过阵法学,可我见过的最强阵法,都不及它分毫。”一名星卡师望着那古老大阵,感叹道:“这座结界坤霞,就算西圣区的星卡师再多,也奈何不了洛风了。”
  
      叶小萌美目瞪圆,呆呆地看着洛风,谁能想到,在这堪称绝境面前,洛风居然生生撕开了一条路?
  
      “首席还是顶的啊。”莫宇余下落在山谷外,面面相觑,对洛风佩服地五体投地。
  
      秦伊唇角有着笑容绽放,紧握的玉手也是缓缓松开,这个男人,果然不论什么险境都能力挽狂澜,永远不会让人失望。
  
      谢阳透过结界,眼神死死地盯着洛风,道:“你是故意暴露位置,然后引狼入室的?”
  
      洛风笑了笑,道:“你觉得,现在用狼来形容你,合适吗?”
  
      谢阳脸色阴沉,本以为洛风不过是在负隅顽抗,但,谁能想到,这家伙居然是在请君入瓮。
  
      这让向来稳健的他,心中忽然升起浓浓的挫败感。
  
      齐暮雪惊地花容失色,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惶恐,道:“师兄,现在该怎么办…”
  
      谢阳深吸一口气,缓缓抚平心绪,道:“大家不要怕,根据我的观察,这个结界虽然能将我们困住,但也只是能困住而已,造成不了什么伤害。”
  
      “此外,从这沧桑的痕迹来看,这应该是天渊诸族遗留下来的,时隔久远,即便能启动,那剩余的能量应该也不多了。”
  
      “所以,只要我们不断攻击,消耗一段时间,待结界内残留的能量消失,必然不攻自破!”
  
      慌乱的众人,听得此言,心中顿时踏实了很多。
  
      而在不远处,山谷之外,其他围观此地的星卡师,渐渐也是发现,这似乎是一座困阵,并不具备什么攻击性。
  
      “只是一座困阵,不行啊。”
  
      “是啊,没有破不了的阵法,就像西圣区那么多星卡师,只要慢慢磨,至多几个时辰,他们定然能够破封而出。”
  
      “如果等他们出来,他们必然会将滔天怒火,释放向洛风吧?”
  
      其他圣区的星卡师窃窃私语,他们已经看得出来,洛风与谢阳梁子已经结死了,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只要谢阳还在天渊内,等出了结界,必然会对洛风展开无休止的轰杀。
  
      这一次,洛风借助古老大阵躲过一劫,可下一次呢?
  
      他的运气,总不至于一直这么好下去吧?
  
      “啧,你想的倒还是挺美。”洛风嘴角掀起一抹嘲弄。
  
      谢阳隔着结界,眼神睥睨地看着洛风,道:“洛风,咱们这梁子可就结死了啊,你等着,等我挣脱这座结界后,就会把你给杀了。”
  
      “当然,若是现在放开我们,还有回旋的余地。”
  
      洛风冷笑:“你一个笼中困兽,阶下之囚,哪来的资格与我谈条件?”
  
      谢阳眼神一寒,道:“洛风,我给过你机会了,你莫要不识抬举,这次你将我困住,下次呢?”
  
      “别bb了。”洛风冲着他一笑,道:“我觉得,你们已经坚持不到出来的时候了。”
  
      哗啦啦。
  
      就在此刻,谢阳等人抬头,然后便是见到,一个金光闪闪的葫芦,静静地悬浮于虚空中。
  
      洛风骑着帝皇战龙,居高临下地看着结界中惊疑不定的众人,道:“接下来,让你们感受一下,何谓,喷子!”
  
      哗。
  
      下一瞬,葫芦口打开,源源不断的水流,自葫芦内爆射而出,恰似银河落九天,飞流直下!
  
      …好多好多水哦。
  
      那些水,没有凌厉的攻势,甚至没有丝毫的星气波动,看上去,便仿佛普通的水流一般。
  
      然而,当他们落到下方的星卡上时,所有人的脸色,此刻皆是骤变。
  
      因为他们骇然地见到,那接触水流的星卡,此刻肉身竟是以一种肉眼可及的速度,迅速腐蚀。
  
      “这是什么?!“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得西圣区原来稍微安心的星卡师,此刻再次惊慌失措,谁能想到,这看似普通的水流,居然拥有如此可怕的腐蚀效果?!
  
      谢阳瞳孔骤缩,道:“快,启动防御!”
  
      一道道凶悍的星气,自密密麻麻的星卡上呼啸而出,形成了一层层光罩,试图借此抵御。
  
      砰砰!
  
      滔滔不绝的水流落下,一层层星气防御瞬间被腐蚀,犹如摧枯拉朽一般。
  
      轰隆隆…
  
      虚空中的葫芦,源源不断地喷出水来,没有丝毫停下的趋势。
  
      而这座没有杀伤力的困阵,此刻却是犹如一口锅般,而他们,可以说是瓮中之鳖,哪里可逃?!
  
      谢阳猛一咬牙,屈指一弹,又是一张星卡爆射而出。
  
      那是一张法术型星卡,注入星气催动后,顿时化为一个巨大的光幕。
  
      光幕交织汇聚,化为一个球状空间,将所有星卡师笼罩在内。
  
      轰轰轰!
  
      在诸多目光注视下,葫芦内的水流源源不断地流出,落到球状空间上。
  
      砰!
  
      碰撞的刹那,然后便是弹射而开,顺着光球流淌而下。
  
      谢阳冷笑:“连九星的火龙都无法打破这层光幕,仅凭你,配吗?!”
  
      卧龙诸葛羽扇轻挥,淡笑道:“这些水,其实并非用来攻击你们的,而是为我接下来的攻势蓄能而已。”
  
      “这本身的确是个困阵,但在本宗师的改造下,那可就不一样了。”
  
      哗啦。
  
      大阵之内的毒水,此刻犹如百川入海,源源不断地涌向阵眼处-那里,有着一头石龙。
  
      弱水顺着龙口涌入,而随着涌入的水流增多,那石龙周身渐渐变得通透,栩栩如生,呼之欲出。
  
      就在此刻,卧龙诸葛指向石龙,道:“龙王,起!”
  
      轰隆隆…
  
      古老的阵法,骤然爆发出璀璨光柱,犹如大日升腾。
  
      一道金色光柱,自那阵法中央,冲天而起,笼罩向石龙。
  
      轰!
  
      所有人皆是讶然抬头,紧接着,他们便是见到,那石龙居然活了起来,盘旋而起,犹如真正的巨龙,蜿蜒于虚空。
  
      “吼!”
  
      龙吟震天。
  
      一股强横的威压荡漾而开,肆虐于天地之间。
  
      砰!
  
      下一瞬,龙王呼啸而下,庞大的身躯,重重地撞击在光幕上。
  
      咔嚓。
  
      就在此刻,先前那纹丝不动的巨大光球上,此刻猛然剧烈地颤抖起来。
  
      砰砰砰!
  
      龙王拼命地撞击着光幕,看起来极其头铁。
  
      而就在这般疯狂撞击下,一道细微的咔嚓声,自光幕上悄无声息地响起。
  
      一道缝隙出现,紧接着,便是如蜘蛛网般,四下弥漫而开。
  
      瞧得这一幕,谢阳脸上的神情,渐渐凝固。
  
      “那光球挡不住了!”
  
      此起彼伏的惊呼声响起。
  
      “快,加固防御!”
  
      谢阳脸色骤变,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恐惧,大声咆哮道。
  
      西圣区的星卡师,此刻皆是面面相觑,脸露骇然,心中有着莫名的恐慌涌现而出,彼此皆是拼了命地催动星气,不断地修复着,试图借此抵御…
  
      轰!
  
      下一刻,在那漫天惊呼声中,结界终于承受不住那龙王的疯狂撞击,骤然炸裂。
  
      哗啦啦。
  
      水流源源不断地涌入,他们所在的地方,顿时形成了一片河流。
  
      站在河流上的星卡,顿觉犹如泰山压顶,重力骤增,身躯直直地沉入河底。
  
      再然后,被腐蚀成虚无。
  
      所有星卡疯狂逃窜,各种保命技能丢出,然而如今没有了保护,它们却是成为了靶子,只有挨打的份!
  
      它们星气化翼,凌于虚空,唯恐踩到河流,可水平线渐渐上升,而它们,很快便到顶,根本没有了躲避的空间!
  
      于是,密密麻麻的星卡,此刻正以一种极为恐怖的速度,迅速消失着。
  
      谢阳双目泛红,心中翻江倒海,掀起阵阵滔天骇浪。
  
      他带领整个圣区的星卡师,而今居然被洛风一人按在结界里,狂轰乱炸?!
  
      炸了,彻底炸了!
  
      “救命,救命,救命!”
  
      “其他圣区星卡师没有落水下石就不错,你指望他们救我们?我们只能靠自己了!”
  
      “我的麻鸭,我哪见过这般阵仗啊,凉了啊!”
  
      “艹,老子五张星卡,现在只剩一张了,心血都踏马白费了!”
  
      “千万要顶住,稳住,我们还有希望!”
  
      “去你妈的,老子不玩了,88!”
  
      咔嚓。
  
      那犹如瓮中之鳖的星卡师,悲愤之下,皆是纷纷捏碎传送石,离开天渊!
  
      哗!
  
      一道道光芒从天而降,将那些诚惶诚恐的星卡师卷起,丢到了遗迹之外。
  
      那一幕,相当的震撼人心。
  
      于是,先前人头攒动的人群,此刻骤然消失一空,唯有两道身影,依然坚挺在原地。
  
      谢阳,齐暮雪。
  
      “怎么会这样…”齐暮雪喃喃,俏脸雪白,一双桃花眸子中,满是惊恐之色。
  
      她看向洛风,眼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恐惧攀爬而出,浓浓的挫败感涌上心头。
  
      眼前这一幕,隐隐有些熟悉。
  
      当初进入星源洞天时,她拉拢了新生半决赛输给洛风的林羽,让他联合其他六名星卡师,七人众围剿洛风,然后被后者一手六道轮回炮,悉数踢出局。
  
      可,那毕竟只是七人啊。
  
      而如今,整个西圣区的大军出动,居然还是对付不了洛风,反倒是被他悉数反杀!
  
      “以后,怕是再也没有机会了吧。”她神色黯然,灰心丧气,以后即便再有机会,她怕是也提不起对付洛风的勇气了。
  
      因为如今洛风在她心中,已经是不可战胜的了。
  
      而此刻,谢阳的脸色,也是变得惨白无匹。
  
      “为何我如此稳健,还会落得如此下场?”
  
      “难道,稳健也是一种错?”
  
      他永远也不会想到,这次对洛风的围猎,居然会以这样的方式告终。
  
      他没有轻视洛风,甚至已经特别的重视了,集结了几乎整个西圣区的力量,来对付洛风。
  
      然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仍然输了。
  
      “洛风,这些盘外招,你可真是用的厉害。”
  
      谢阳声音嘶哑,笑容微带苦涩。
  
      洛风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他。
  
      “我似乎有些明白,为何青鸾对你如此青睐了。”
  
      他的眸心,微微一凝:“希望在接下来的比赛,若是我们能够遇见,你也能像今日这般,让我心悦诚服。”
  
      声音落下,谢阳眼睛微闭,嘴唇轻抿,掠出一抹不甘,最后猛一咬牙。
  
      轰!
  
      一道光束从天而降,将他卷起,传送出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