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帝的神级星卡师 > 第二百二十一章 陨落的圣者
“青…青鸾?”
  
  望着那道青裙身影,洛风眼睛瞪大,青鸾族传承这么猛的吗,论起气势,居然不弱于姜尘了?
  
  “这口软饭,真是来的恰到好处啊。”
  
  洛风心中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有青鸾作保,姜尘应该奈何不了自己了。
  
  低头看着身上那一片焦黑的战甲,姜尘脸色阴沉到了极致,他盯着慕青鸾,黑发轻轻飘舞,一股可怕的威势,夹杂着难以形容的愤怒,缓缓地自其体内散发出来。
  
  “慕青鸾,你什么意思?!”
  
  慕青鸾美眸清淡地看着姜尘,道:“想打死你的意思。”
  
  “你!”姜尘震怒,道:“你这般行事,你妈妈知道了?!”
  
  青鸾族与姜王府身处一个阵营,同气连枝,而今,慕青鸾居然出来以身作保,来保护这洛风?!
  
  “一码归一码。”
  
  慕青鸾淡声道:“我今日行事,代表的是我自己,与家族并无半分关系。”
  
  “虽然我并不想与你为敌,可若是你还想出手的话,那就由我来领教一下阁下的手段了。”
  
  “那就打!”姜尘眸心一寒,目光锁定慕青鸾,道:“我来对付慕青鸾,你们弄死洛风!”
  
  咻咻咻!
  
  五道破风声响彻而起,不少星卡师自身后的密林中呼啸而出,直奔洛风而来。
  
  这些身影,气势皆是凶悍无匹,至少皆是六星卡徒,气势极其不俗。
  
  慕青鸾瞧得这一幕,眸心之中流光浮现。
  
  “吼!”
  
  不过,就在此刻,有着道道可怕的兽吼声响彻而起,再然后,密密麻麻的星兽猛然自丛林中爆射而下,凶悍的攻势,对着那七名星卡师,铺天盖地般笼罩而下。
  
  这些星兽,最低也有着五星,凶悍无匹,最主要的,便是那可怕的数量,让人心悸。
  
  砰砰!
  
  大地仿佛在崩裂,那五名星卡师,此刻脸色皆是骤变,不断退后。
  
  “该死的,这些星兽为什么会听她的话?”
  
  一时间,姜尘有些头皮发麻,不知所措。
  
  慕青鸾眸心之中杀意涌动,凶悍的气势猛然爆发,最后汇聚而来,化为一只熊熊燃烧的青鸾,喷发着磅礴火焰。
  
  轰轰!
  
  青鸾煽动双翼,呼啸而出,最后与姜尘狠狠碰撞在一起。
  
  烟尘弥漫,众人瞧去。
  
  只见得先前姜尘所在之地,出现巨大的深坑,上面漆黑一片。
  
  而此刻的姜尘,面色阴沉,那只手臂,被炸得皮开肉绽,露出森森白骨,鲜血淋漓。
  
  洛风见到这一幕,眼皮微微一跳,显然没想到,一个照面,姜尘便被打伤了。
  
  发怒的慕青鸾,实在是太可怕了。
  
  大地焦黑。
  
  姜尘眼神阴翳地看着自己皮开肉绽的右臂,脸色阴沉到了极致,显然没有想到,如今的慕青鸾,居然凶悍如此。
  
  众人面面相觑,难以置信地看着那道青裙少女,什么时候,圣地之内,出现这样的强者了?
  
  他们看向姜尘,有人道:“你如果没有其他手段的话,我们还是走吧,不然的话,恐怕我们都要逃不了。”
  
  现在的情况,于他们而言,极为不利,不提这深不可测的慕青鸾,光这数量繁多的星兽,便足以让他们头皮发麻。
  
  姜尘眼神闪烁,心中震怒至极,他有些想不明白,明明这一脚便可踩死的蝼蚁,为何如此难杀?
  
  不过,他也清楚,今日这洛风,是杀不掉了。
  
  姜尘目光转向了那一直未曾说话的洛风,道:“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这么好的运气。”
  
  他的嘴角,微带嘲弄:“洛风,接下来的比赛中,你该不会也带个女人上来吧?”
  
  “怎么不能?”洛风抬眸,不卑不亢地看着他,道:“上次我把姬无情的奶奶都请来了,给你整个妈还不简单吗?”
  
  “你!”姜尘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知晓继续僵持下去没有意义,于是带着一行人愤愤离去。
  
  待姜尘等人走后,那一直俏脸冰寒的慕青鸾,此刻忽然巧笑倩兮,一对明眸如琉璃,犹如有着秋水横波荡漾而开。
  
  “都是我不好,打进入天渊遗迹便开始寻找传承,这一路走来,姜尘怕是没有少找你的麻烦吧?”
  
  洛风含笑,道:“是啊,刚进天渊的时候,便被姜尘围追堵截,老惨了。”
  
  “啊?”慕青鸾美目瞪圆,好奇地道:“那你怎么躲过这一劫的?”
  
  洛风眼神闪烁,道:“这一切,还要从一个葫芦说起。”
  
  于是,他缓缓开口,将自进入天渊后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
  
  从开始一脚踹飞姜尘,到中间团灭西圣区,再到最后借助古灵之力大战怪物荒。
  
  慕青鸾怔怔地听着,虽然洛风语气平淡,但她仍然能想象的出,其中的凶险。
  
  “都是青鸾不好,如果再迟一点出来,让你遭受姜尘毒手的话,那青鸾可就要抱憾终生了。”慕青鸾贝齿轻咬红唇,声音之中充斥着浓浓的愧疚。
  
  “放心,灾难始终慢我一步。”洛风冲着她一笑,道:“我虽然只是个区区六星卡徒,但如果谁真以为我能够随意拿捏的话,那也得小心扎得自己满身窟窿。”
  
  他笑容温和,言语之间,却是有着丝丝锋芒与自信显露。
  
  望着洛风脸庞上那一如既往的从容与自信,慕青鸾唇角有着璀璨笑意绽放,道:“嗯,青鸾相信,只要你愿意,圣地联赛的冠军,都是你的囊中之物。”
  
  洛风嘴角一扯,道:“别,别奶,以我现在的实力,连决赛都未必能进得了。”
  
  他还在原地踏步,姜尘已经迈入卡师境,拿头打。
  
  “你起步毕竟太迟,区区半载光阴,便已飙升至六星卡徒,这世上,怕是没有几人能与你相齐。”慕青鸾剪水双瞳盯着洛风,道:“是啊,要是有那滴圣血就好了,据说那传说中的圣血,可以让人脱胎换骨,泥丸重塑呢。”
  
  “只是可惜,我曾试着探寻过,却是杳无音信。”
  
  洛风脸上浮现出些许担忧,道:“你这样与姜尘公然竖敌,会不会给你带来一些麻烦?”
  
  “毕竟…”
  
  他欲言又止。
  
  “这你放心。”慕青鸾浅浅一笑,道:“我只是我啦。”
  
  “不论何时何地何境,我都只是慕青鸾,青鸾永远都不会是你的对手,如果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帮你。”
  
  “就算我无法以青鸾族的名义帮助你什么,但是,我可以以慕青鸾的名义,帮助你做任何事情。”
  
  阳光下,慕青鸾一脸认真地道,那明媚容颜,犹如天边骄阳,光彩照人。
  
  洛风望着慕青鸾那无比认真的清澈眼神,忍不住怔了下来,犹记得,初见之时,她在隔壁小楼,抱着葫芦奶。
  
  没想到,不到一年的时光内,两人居然能够成为很好的朋友。
  
  “对了,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慕青鸾柳眉微蹙,不解地道:“这里星兽纵横,极其危险,可不是一个好地方啊。”
  
  洛风眼神闪烁,犹豫了片刻,最终决定如实开口,道:“天渊中一位前辈告诉我,如果天渊之中真的有圣血存在,那一定就在这里。”
  
  他的目光,投向身前那片清澈的湖泊,道:“可能,就在这片湖泊之下。”
  
  “真的吗?”慕青鸾眼前一亮,道:“这片湖泊的确有些古怪,而且有高阶星兽坐镇。”
  
  “不过既然可能有圣血存在,那我便陪你下去看一看好了。”
  
  “谢谢。”洛风隐隐有些感激。
  
  于是,两人星气涌动,覆盖着体表,再然后,皆是朝着湖泊一跃,直奔湖底而去。
  
  而随着不断的下潜,洛风也是开始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力自四面八方涌来,那种压力之强,远非寻常池水可比。
  
  “嗯?”
  
  潜着潜着,洛风忽然汗毛倒竖,那种感觉,便感觉周遭无尽黑暗中,有着什么可怕的东西,正在凝视他一般…
  
  洛风眸心微凝,小心翼翼地打探着四周。
  
  然而就在此时,身后的空间骤然变亮,洛风心中一惊,连忙回头去看。
  
  而当他瞧得身后之物时,浑身血液骤然凝固。
  
  那是一个三头巨蟒,通体赤红,布满火红鳞片,一双羽翼缓缓伸出。
  
  周身雷光闪烁,电蛇游走。
  
  那三双三角竖瞳,仿佛燃烧着火焰,闪烁着凶残之光。
  
  当然,最可怕的,便是它的气势,堪比卡师境。
  
  一抹难以言明的不安涌上心头,不知为何,洛风隐隐感觉,这凶悍的三头巨蟒,竟像是一头看门犬,似是在此守护着什么一般。
  
  三头巨蟒冰冷的三角瞳张开,漠然地盯着洛风血盆大口骤然张开,三道凶悍的星气洪流爆射而出,直奔他而去。
  
  “小心!”
  
  慕青鸾一步踏出,将洛风挡在身后,开始与三头巨蟒对线。
  
  她那白嫩纤细的玉手轻轻一握,一柄水晶剑浮现而出,锋锐的剑刃,缠绕着星气,无情地刺在巨大蟒躯上,顿时星气炸裂,蛇鳞飞舞。
  
  洛风远远地看着,围观着大佬间的争斗,弱小可怜又无助,瑟瑟发抖。
  
  …
  
  在一波凶悍的对碰后,三头巨蟒皮开肉绽,鲜血横流,它骇然地看着慕青鸾,霍然转身,竟是想逃。
  
  慕青鸾眉宇间那妖异的纹路上,忽然有着诡异的青芒爆射而出,很快便是将三头巨蟒的身形笼罩。
  
  瞧得这一幕,先前尚且不可一世的三头巨蟒,庞大身形骤然一滞,三双三角瞳孔中,此刻竟是有着无穷无尽的恐惧攀爬而出…
  
  下一刻,三头巨蟒那庞大的身形,此刻竟是缓缓缩小,到最后,化为一抹流光,刺进了慕青鸾眉心之中。
  
  慕青鸾眉心一闪,只见先前消失的三头巨蟒,此刻再度出现在洛风眼前。
  
  不过,如今的它,竖瞳中的凶残与狠厉,皆是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温顺。
  
  “这是收服了吗?”洛风惊叹,满脸崇拜地看着慕青鸾,道:“好厉害。”
  
  不得不说,在野外,最吃香的还是专注于提升自身实力的妖修。
  
  就像慕青鸾这般。
  
  慕青鸾语气幽幽:“我在星卡上天赋不高,如果不提升自己,那可就会拖你后腿,没脸与洛风哥哥同行了呢。”
  
  洛风揉了揉眉心,感觉有些受宠若惊,以前看过的故事里,女主都是留着扯绊子拖后腿、让男主来英雄救美的。
  
  可到他这里,一个个都唯恐牵累自己。
  
  “三头小蛇告诉我,这湖底似乎有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慕青鸾低头看着湖心深处。
  
  听得此言,洛风眼神骤然变得炽热下来,心中砰砰跳,传说中的圣血,是你吗?
  
  “既然如此,我们便继续下去看看吧。”
  
  声音落下,两者再次催动星气,犹如两条快乐的锦鲤,朝着水下而去。
  
  咻咻咻!
  
  两者的速度催动到极致,然而即便如此,也远远抵达不了尽头。
  
  这片湖泊的深度,超乎了他们的想象,便仿佛一片海域一般。
  
  而随着他们进入的越来越深,周遭的压力越来越大,他们皮肤紧绷,如陷深海,浑身骨骼被挤压地霹雳哗啦响。
  
  与此同时,体内的星气,以一种惊人的速度,迅速消耗。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他们不能在星气消耗完毕之前,有所发现的话,那就必须返回了。
  
  如此持续了约莫半个时辰。
  
  体内的星气渐渐告竭,洛风鞥双目泛红,咬着牙,道:“我还真就不信,你这湖泊,没完没了了。”
  
  洛风咬着牙,倔着骨,强忍着周身被深海挤压的痛苦,以一往无前的绝然,一路向下。
  
  咔嚓!
  
  就在此刻,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自己仿佛穿越了一层膜,再然后,周遭的水流,骤然消失。
  
  两人仿佛来到了一个独立的空间。
  
  洛风四下一扫,周遭漆黑一片,然而就在此刻,身后却是有着光亮传来。
  
  两人目光投去,只见一扇古老的巨门出现,上面燃烧着火焰与雷霆,远远看去,便仿佛一头绝世凶兽,睁开了眼睛。
  
  “这是?”
  
  洛风静静地打量着古门,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砰!
  
  慕青鸾袖袍挥动,一道凶悍的攻击,重重地拍打在古门身上。
  
  然而,古门上,甚至连一丝痕迹都没有落下。
  
  “好强的防御。”慕青鸾心中惊颤,堪比卡师境的她,一击都留不下丝毫痕迹,这扇古门的防御,究竟强横到了何处?
  
  又会是何人所为?
  
  “看来,不能硬攻。”洛风眉头微皱,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古门,上面刻画着古老复杂的纹路,犹如源自远古洪荒,苍茫浩瀚,让人心悸。
  
  洛风审视着,然而,当他的目光,投到古门中间时,眸心却是忍不住微微一凝。
  
  因为,在那里,似乎是有一个凹槽,而那凹槽的模样,看上去有些熟悉,隐隐就像一块玉。
  
  “这是…”
  
  洛风眼睛瞪大,猛然想到,先前女帝帮自己拍下的那块玉!
  
  “不会那块玉就是此处的钥匙吧?”
  
  深吸一口气,缓缓抚平激荡的心绪,洛风轻轻摩挲星戒,取出玉片。
  
  “上天保佑。”
  
  洛风暗暗祈祷,心跳快地几乎要从胸腔蹦了出来,小手颤抖着将它朝着凹槽插去。
  
  哗啦。
  
  玉片放下,犹如天造地设,完美匹配。
  
  而就在这一刻,古老的巨门上,忽然将光芒大盛,层层金光爆射而出,笼罩向洛风的身躯。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得慕青鸾也是一惊,急忙看向洛风,却发现后者,此刻已经消失不见。
  
  他去哪了?!
  
  …
  
  痛,很痛。
  
  强烈的光芒充斥眼球,令得洛风目眩神晕,紧随其后的,还有一股强大的撕扯之力,让他仿佛坠入了一个漩涡之中。
  
  这样的状态,不知持续了多久。
  
  砰!
  
  洛风的身体重重地撞击在大地上,一个懒驴打滚,慢慢稳住身形。
  
  “这里是…?”
  
  他眼睛瞪大,目光四下投去,饶有兴致地看着,先前的湖底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新的景象。
  
  这里是一片独立的天地,古树矗立,枝叶繁茂,百花争艳,旁边清澈的小溪流淌,发出清脆的水声。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机缘之地?”
  
  洛风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面庞渐渐凝重起来,不过,走到这里,他倒也不怕了。
  
  今天要瞧瞧,前方究竟有什么在等待着他。
  
  于是,洛风一路向前,很快,便是穿过幽静的森林。
  
  视线所及之处,是一条碎石小道。
  
  小道周围,有着淡淡的云雾缠绕。
  
  洛风顺着小道一路前行,到最后,视线渐渐开阔,一个悬崖,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之中。
  
  在那悬崖之上,有着一道人影,那是一名青年,长发披散,面庞清秀俊逸,尤其是那对双瞳,沧桑深邃。
  
  此刻的他,正静静地看着远方的茫茫云海,怅望千秋。
  
  似是有所感应,那名青年缓缓转过身来。
  
  洛风的视线,与他对碰在一起,便是感觉到一股无法形容的压迫感,令得他的神魂,此刻都在微微颤抖着。
  
  洛风心中骇然,眼前看似人畜无害的青年,应该是个极为恐怖的存在。
  
  虽然只是一道残影,可仍然给了他难以形容的压迫。
  
  “前辈。”震撼持续了片刻,洛风抱拳,面容恭敬。
  
  眼前的青年,则是微微一笑,他那深邃的眸子,犹如能够洞穿世间一切隐秘。
  
  然而,当他瞧得洛风身上那金光璀璨的帝皇战甲时,眸心深处,却是掠过一抹微不可查的波澜。
  
  “你终于来了。”
  
  听得此言,洛风也是一怔,难道这位存在,一直在等自己?
  
  心中种种念头掠过,洛风不明觉厉,毕恭毕敬道:“侥幸得到一些指引,方才稀里糊涂地来到了这里,不知如何称呼前辈…”
  
  “如何称呼?”青年想了想,含笑道:“我就是那位传说之中陨落的圣者。”
  
  他目光微垂,饶有兴致地把玩着手中一张星卡,似笑非笑:“唔,你可以称我为…”
  
  “玄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