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帝的神级星卡师 > 第二百二十二章 玄圣,箫玄!
“玄圣…”
  
  听得这个字眼,洛风咽了口口水,原来传说是真的,真的有这种等级的强者。
  
  这可是圣者啊!
  
  虽然并不知晓卡圣具体是何等级,但一滴血能够镇压天渊,足以见其强横之处。
  
  他有些激动,战战兢兢地道:“那您现在…”
  
  玄圣面带微笑,神色坦然,道:“现在的我,早已陨落,你所见到的,不过是余下的一道残念。”
  
  “前辈是冥阳大陆的人?”洛风好奇,焰皇说过,冥阳之战中,圣者陨落,血洒世间。
  
  “不。”玄圣摇了摇头,眼神凝视着洛风,似笑非笑:“其实,我跟你一样,源自同一个地方。”
  
  “前辈也是来自天源大陆?!”洛风心中骇然,他听焰皇说过,星卡在焰皇朝彻底普及的时间,在整个天源大陆中最迟。
  
  而天源大陆上星卡纪元开启并普及的时间,较之其他大陆也是相对较迟,因此大陆上目前明面最强者,也不过是卡皇。
  
  而今,这位传说级别的卡圣强者,居然是自天源大陆走出?
  
  “原来是老乡。”洛风感叹。
  
  玄圣闻言,微微一怔,道:“没错,我的确是你的‘老乡’。”
  
  “你此番前来,应该是为了寻得我的造化吧?”
  
  洛风悻悻一笑,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在下无意冒犯,只是我有我想守护的东西,却因为起步太迟而无相应的实力,因此只能放手一搏,碰碰运气。”
  
  “没想到,居然还真的存在。”
  
  玄圣颔首,似笑非笑地看着洛风,道:“你应该能够猜到,我是谁吧?”
  
  “玄圣,源自天源大陆,前往冥阳大陆…”喃喃地念着这些字眼,洛风似是想到了什么,眼睛瞪大,道:“你该不会那位传说中的…箫玄大佬吧?”
  
  玄圣神色坦然,含笑道:“是。”
  
  “居…居然真的是您!”洛风大大的眼睛里,充斥着浓浓的崇拜,满脸敬畏地看着箫玄,道:“听说您绘制了无数栩栩如生的星卡,还逼得天道系统进行升级,以前是自己设计星卡技能,后来变成了需要用材料?”
  
  玄圣淡笑:“这倒是谬赞了,星卡系统升级,这是它发展到一个阶段后,必然出现的结果。”
  
  “而我,只不过是推动它更新的那个人。”
  
  “如果我没有推动的话,也会有别人,比如说你。”
  
  洛风悻悻一笑,道:“玄圣抬爱了,我不过是个小小的卡徒,蝼蚁般的存在,连本身的星体,都是靠着外物打通的。”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当初我也没有修炼天赋,星体也是靠着外物打通的。”玄圣笑呵呵地道。
  
  洛风怔了一下,道:“这么巧?”
  
  “想听我的故事吗?”玄圣道。
  
  洛风小鸡啄米般点头。
  
  玄圣负手而立,站在悬崖上,怅望着远方的茫茫云海,沉默了片刻,缓缓道:“昔日我本是一流民,误打误撞闯入星云军团边境,由于当时的军主-燕忘情垂怜,于是拜入了星云军团,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星云战士。”
  
  “军主待我不薄,助我打通星体,赐我星卡修炼之法,同时收我为徒,我为报其恩,努力修炼,最终帮其肃清内奸,攘平外敌,让得星云军团,在天源大陆站稳跟脚。”
  
  “随后,为了解开师父的身世之谜,我们师徒二人离开天源,前往冥阳大陆。”
  
  “在冥阳,我们遇到了新的挑战,所幸自身有一番机缘,获得了圣体,因此一路扶摇直上,披荆斩棘,成为了卡圣,同时帮助师父登上冥阳圣主宝座,一统冥阳。”
  
  洛风眼神古怪:“然后您就把师父娶了是吗?”
  
  玄圣嘴角一扯,白了他一眼,道:“还没到那一步,好吗?”
  
  他叹了口气,道:“按照正常的发展,或许最后真的如此,可是命运无常,天降浩劫,就在这个时候,异族入侵了。”
  
  “域外邪族吗?”洛风好奇。
  
  玄圣摇了摇头,道:“哪有邪族称自己为邪族的?”
  
  “这些异族,种类繁多,但他们却来自同一个地方,那里,名为圣域。”
  
  “除了天源大陆、冥阳大陆之外,我们人族还有几块大陆,统称为天源域。”
  
  “因此,异族入侵冥阳,本质上便是圣域与天源域之间的战争。”
  
  “圣域入侵冥阳,掀起了惊天浩劫,而我也是在那一战中,以陨落为代价,斩灭了异族三位圣者,从而获得整个天源域的短暂安平。”
  
  洛风怔怔地听着,如梦似幻,也许,这就是大佬吧?
  
  玄圣声音顿了顿,继续道:“你遇到的荒,便是圣域异族中的一员。”
  
  “圣域不仅入侵了冥阳,其他大陆也或多或少遭到了圣域的渗透,而天源大陆上的异族,便蛰伏于天渊。”
  
  “正因如此,当我陨落之时,心中有所感应,所以圣血坠落天渊,镇压了渗入天渊的异族余孽。”
  
  洛风神色一凛,拱手抱拳,道:“玄圣大义。”
  
  正是因为这样的强者,默默负重前行,才会让他们静静享受当下的美好,安心地吃着软饭。
  
  玄圣颔首,手掌一挥,只见掌心之中光芒汇聚,到最后,竟是化为了一滴金色的液体。
  
  嗤拉。
  
  在它出现的同时,周遭的空间,都开始微微震荡着,仿佛承载不了它的降临。
  
  “这就是传说中的圣血么?”洛风目光死死地盯着金色液体,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仅仅是看着,他便能感受到其中的玄妙,里面磅礴浩瀚的星气,犹如汪洋大海。
  
  玄圣微微一笑,道:“这可不是简单的一滴血,而是精血,若是寻常血液,倒也不至于让我煞费苦心地保存。”
  
  “圣血让你的境界提升,只是附带的。”
  
  “它最大的作用,便是能够锻体炼骨,重塑根基。”
  
  “我观你根基不稳,应该是修炼过快所至,若是炼化了这滴圣血,便能借此铸就完美根基。”
  
  “此外,圣血之中,还拥有着诸多妙用,对于你日后的修炼,大有裨益。”
  
  “厉害。”洛风竖起了大拇指,饶有兴致地问道:“只是不知,这滴圣血会是何等等级的材料…”
  
  玄圣没好气地道:“你这家伙,莫不是想以我的圣血为材,制作出星卡?”
  
  “晚辈不敢,若是制作成星卡,岂非暴殄天物?”洛风悻悻一笑。
  
  “那就速速将其吸收炼化,不然以你的实力,出了天渊,未必护得住它。”玄圣提醒道。
  
  洛风点了点头,若是出了天渊,别人感应到他身上有圣血存在,不知会有多少人心生邪念,前来找他的麻烦。
  
  于是,他盘膝而坐,道:“我准备好了。”
  
  玄圣屈指一弹,圣血化为一抹金光,涌入了洛风体内。
  
  轰!
  
  下一瞬,洛风脑海嗡鸣,犹如火山爆发,浩瀚雄浑的血雾,犹如岩浆一般,疯狂地涌向四肢百骸,冲涮着他的每一寸骨骼与血肉。
  
  不过,这样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他的体内,便恢复了平静。
  
  “这就完事了?”洛风眼睛瞪大,感觉被演了一样,忍不住地道:“为何我的境界还没有提升?”
  
  玄圣道:“圣血能量浩瀚,并非你一时半会便可炼化,待出了天渊后,你闭关半月,便可彻底炼化。”
  
  “而那时,你的境界自然便会突飞猛进。”
  
  洛风了然,面露喜色,道:“多谢玄圣。”
  
  “一路闯关至此,这是你应得的。”玄圣点了点头,然后似笑非笑地看着洛风,道:“你想守护的那个人,应该是焰皇吧?”
  
  洛风闻言,怔了一下,道:“是。”
  
  玄圣道:“那你觉得,你凭什么,能够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洛风想了想,道:“我脑洞清奇,制卡思路超群。”
  
  玄圣:“可你应该清楚,再优质的星卡,都要以星卡师作为载体,本身的境界尤为重要。”
  
  “这一次,你依靠圣者之血,提升境界,或许可解燃眉之急,可下次呢?”
  
  洛风眼睛眨了眨,道:“前辈是否还有遗于他处的物品?”
  
  玄圣嘴角一扯,道:“我看你是想掘了我的坟吧?”
  
  洛风悻悻一笑,眼神莫名,沉默了一会,道:“前辈,实不相瞒,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机缘之下,获得了成为星卡师的契机。”
  
  “但是,自身天赋算不得太强,在女帝的资源堆砌下,这才飞速进步,勉强赶上同龄人。”
  
  “看似修炼很快,可我心里却比谁都清楚,这不过是资源堆砌下,造成的假象罢了。”
  
  玄圣眼睛虚眯,露出些许赞叹,道:“你能想清楚这一点,着实不错。”
  
  “那,我给你指出一条明路,你是否想尝试一下?”
  
  “愿闻其详。”洛风好奇,顿时心中涌起浓浓的兴趣。
  
  玄圣双手背在身后,慢悠悠地踱着步子,缓缓道:“有人能够修炼成圣,而有的人,究其一生,或许都会止步于卡徒,你可知晓,其中原因?”
  
  洛风想了想,道:“天赋?”
  
  “天赋这个词虚无缥缈,我且问你,什么是天赋?”玄圣问道。
  
  洛风被问住了。
  
  玄圣眼神闪烁,道:“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一张星卡。”
  
  “父母帮我们绘制了星卡图案。”
  
  “我们走的一生,便是星卡背景的过程。”
  
  “而决定星卡品质的,是什么?”
  
  洛风想了想,道:“是材料。”
  
  “没错,正是材料。”玄圣颔首,道:“如果将人比作一张星卡,那么最重要的材料,便是体质。”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完善自己的体质。”
  
  “寻找天材地宝,是为了完善根据,强化体质,而修炼功法,则是增强体质对星气的亲和力。”
  
  “换句话说,一名星卡师的体质,便决定了自身的修炼上限。”
  
  “若是拥有超强的体质,修炼起来便可事半功倍,越级挑战,更是犹如家常便饭。”
  
  玄圣想了想,道:“而我之所以修炼速度如此之快,不到十载便已成圣,便是因为机缘之下,获得了圣体。”
  
  “若想成圣,须有圣体,若无圣体,纵是有再多天材地宝堆砌,那也会止于某个境界,难进寸步。”
  
  洛风眼神骤然变得炽热,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忍不住地问道:“那,如何才能化凡躯为圣体?”
  
  他心里很清楚,自己虽然制卡天赋超群,一路摧枯拉朽,但说到底只是个卡徒,在真正的强者眼中,自己引以为傲的成就,或许只是小孩子过家家般。
  
  制卡是他的长处,可修炼却是短处,而决定木桶能盛多少水的,往往是最短的那块木板。
  
  如果受自身体质限制,最后止步于卡王乃至卡师,那纵能制作出再多别出心裁的星卡,又有何用?
  
  玄圣似笑非笑:“怎么,心动了?”
  
  洛风深吸一口气,抬眸看着玄圣,道:“说来惭愧,晚辈心无大志,没有前辈这般以天下为己任的魄力,但却喜欢上了现在的生活,不希望它被惊扰、被破坏。”
  
  “所以,我想变强,希望在面临人生抉择的时候,也有能力守护住身边的一片净土。”
  
  玄圣似笑非笑:“何必这么深沉,老老实实吃软饭不好吗?”
  
  洛风眼目微垂,道:“如果哪天喂我吃软饭的人都不在了,那我又去哪吃软饭呢?”
  
  “不错。”玄圣点头,眼含欣赏地看了洛风一眼,道:“昔日我肉身湮灭,不忍就此陨落,希望福泽后人,因此运用秘法,保留了四样东西。”
  
  “圣者之血。”
  
  “圣者之骨。”
  
  “圣者之心。”
  
  “圣者之灵。”
  
  他冲着洛风一笑,道:“你现在获得的,便是其中之一的圣血。”
  
  “若是集齐这四样东西,便可让你真正脱胎换骨,凡躯化为圣体,打通体内壁障,从此修行之路,再无阻拦。”
  
  洛风激动地心砰砰跳,道:“前辈是想让我去寻找余下三样东西,修成圣体吗?”
  
  玄圣点头。
  
  “玄圣您是星云军团的人,为何不将这遗泽留给军团后人?”洛风忍不住地问道。
  
  玄圣沉默了一会,道:“打看到你的第一眼,我便知晓,你是我要等待的那个人。”
  
  洛风不解:“为何?”
  
  玄圣并没有回答,而是目光在洛风的帝皇战甲上微微停留,道:“这张星卡,是你亲自制作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