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帝的神级星卡师 > 第二百二十三章 一星卡师,潜龙出渊! 7000字大章!

第二百二十三章 一星卡师,潜龙出渊! 7000字大章!

“是啊。”洛风点头,摸了摸头发,苦笑道:“为了避免重复,我绞尽脑汁,头发都要掉光了。”
  
  “这个星卡制作的倒是别出心裁,颇为玄妙,与公众认知中的战甲迥然不同。”玄圣似是对这张星卡颇感兴趣,道:“是从何处得来的灵感?”
  
  洛风想了想,道:“我年幼时爱做梦,梦中去了很多奇怪的地方,根据梦中获得的灵感,将其制作成星卡。”
  
  “你的梦这么丰富啊?”玄圣揶揄。
  
  “是啊。”洛风老脸一红,道:“梦想还是要有的。”
  
  玄圣饶有兴致地看着洛风,道:“可以让我看一下,你的其他星卡吗?”
  
  洛风点了点头,褪去帝皇战甲,然后将其他星卡,一一召唤出来:
  
  漩涡忍蛙、宇智波皮神、加特林佛、钢铁侠、法海…
  
  “不错,真不错。”玄圣的目光,自这些星卡上一一扫过,眸心之中,赞叹之余,似是还流露出些许莫名之意。
  
  洛风悻悻一笑,道:“说来也是运气好一些,我原以为天源大陆这么多星卡师,很容易撞脑洞,不过我的这些星卡图案,刚好无人绘制过,因此轻易地通过了星卡系统的审核。”
  
  玄圣颔首,道:“的确如此,当你绘制了星卡,便拥有了该星卡的版权,那么其他人制作的星卡,与你太过相似的话,便会通不过审核。”
  
  “可,若你阵亡陨落的话,那么你所有绘制的星卡版权,便会全部清零消散。”
  
  “这个时候,如果别人制作与你生前相似的星卡,也可以通过星卡系统的审核。”
  
  “原来如此。”洛风恍然,死了之后版权就得到释放,这倒是个好事。
  
  不然的话,如此累积下去,这个世界的星卡师,或许还真有脑洞枯竭、无法制作出新的星卡的那一天。
  
  玄圣沉默了一会,道:“当然,不仅仅是死亡,如果主动放弃所有星卡版权,那别人也能制作与你相似的星卡。”
  
  “一般情况下,应该没人会主动放弃自己的星卡版权吧?”洛风道。
  
  玄圣眼神闪烁了一下,似是想说什么,可最终什么都没说出口。
  
  “前辈您说让我寻找接下来三样遗物,那这些东西在哪里?”洛风好奇地看着他。
  
  玄圣道:“圣骨在一处名为龙渊泽的地方,至于圣心与圣灵,待你获得圣骨之后,自然会有所感应,从而得知它们的下落。”
  
  “不过,那个地方,你目前应该还去不了。”
  
  “那,前辈可还曾记得,一名叫做若汐的姑娘?”洛风好奇。
  
  “若汐?”玄圣闻言,也是一怔,道:“你是怎么认识她的?”
  
  洛风:“是她主动来找我的。”
  
  “她为什么会来找你?”玄圣眸心微凝,道:“你将那日经过,仔细与我说说。”
  
  洛风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那日,我的死对头齐霄带领数十人围剿一个名为boss的龙龟,然后等龙龟快死时,我出手将boss给抢了…”
  
  “然后等我跑到小树林准备清点战利品时,她出现了,说想收我为徒,说我的今日举动,让她想起了一位故人…”
  
  玄圣怔了怔,陷入了沉默,末了,徒留一声饱含唏嘘的长叹。
  
  他袖袍挥动,只见又是一块玉佩飞来,与洛风手中的玉佩彼此交融,刚好形成了一块完整的玉佩。
  
  他看中眼前的玉佩,往事一幕幕浮现心头。
  
  那是昔日,老焰皇派周圣前往星云军团,登门挑战的前两个月:
  
  石亭中。
  
  少年清秀俊逸,少女娇俏美艳。
  
  那是年少的箫玄与若汐。
  
  若汐嫣然一笑,道:“箫玄哥哥是想应战?”
  
  “估计这事与我无关,毕竟意义重大,我一个五星卡师,能掺和什么?”箫玄叹了口气。
  
  “倒也未必。”若汐道:“虽说按照规矩只要是六星卡师都行,但人家派了小辈上场,我们军团碍于面子,恐怕也不会派出老妖怪们参战。”
  
  “更大的可能,也是派出同龄小辈。”
  
  箫玄揉了揉眉心,道:“虽然照理来说,我是星云军团如今年轻一代第一人,最该出战的,也是我。”
  
  “可军主之争仅剩两个月时间,照我这修炼速度,想要在这段时间内突破六星,基本不可能。”
  
  他将一杯茶尽数喝光,道:“虽然想帮师父,虽然想为军团争光,但是实力不允许啊。”
  
  若汐瞧得箫玄那副模样,也是有些无奈,静静地坐在一旁,替他想办法。
  
  想了半晌,若汐神色忽然微动,玉手伸向脖颈,将那块九霄环佩取了出来。
  
  箫玄抬目看去,只见那九霄环佩上,刻画着复杂的纹路,一股苍凉之气弥漫而开。
  
  若汐把玩着九霄环佩,道:“打我出生起,这块玉佩便一直在我身上。”
  
  她用手轻轻一掰,那块九霄环佩,竟是分成了两块。
  
  那并非生硬地掰开,反倒像是两块玉完美地契合在一起。
  
  “诺,这一半送给你。”若汐小手捧着其中一块,笑吟吟地递给箫玄。
  
  箫玄微怔,道:“这是?”
  
  “你先摸摸看。”若汐美目眨了眨。
  
  于是箫玄拿起那块玉佩,入手的那一刹,顿时一股冰凉触感涌来。
  
  咻咻咻!
  
  只见九霄环佩上光芒闪烁,一股温润的力量自里面流出,朝着自己的体内涌入。
  
  与此同时,他能明显感觉到,自己体内星气运转加速,修炼速度也快上许多。
  
  他有一种很奇特的感觉,有这块九霄环佩在,自己说不定还真能在两月之内,突破六星!
  
  深吸一口气,抚平翻腾的心绪,箫玄将玉送了回去,道:“谢谢你,不过这太贵重了。”
  
  若汐没有去接,而是微微偏着头,长发垂落在脸颊两侧,轻笑道:“我这两块玉是一对,两块玉作用相仿,我有一块和两块,并没有什么区别。”
  
  “而且,我是借给你的,等我哪天需要了,还是要找你要回来的!”
  
  “毕竟,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便该互帮互助,不是吗?”
  
  …
  
  昔日佳人话语,犹言在耳。
  
  良久,玄圣苦笑,道:“并非是我忘了她,只是走得太匆匆,有些话,尚未来得及说清楚,故事便已结束。”
  
  他屈指一弹,九霄环佩飞出,缓缓落至洛风手中。
  
  “若你再次遇见,还望你能将这枚九霄环佩,替我还给她。”
  
  “若她问起我时,你便说,冥冥之中,自有定数,若是有缘,自可再见。”
  
  他看向洛风,道:“若你们相遇,若汐应该会看在这枚九霄环佩的份上,给予你一些帮助。”
  
  “若汐的身后,是星云军团,有她在,整个军团,都不会为难你。”
  
  “玄圣放心,晚辈一定会将玉佩亲手交给她。”洛风神色一凛,小心翼翼地收起九霄环佩,道:“玄圣,您真的彻底陨落了吗?”
  
  玄圣眼神闪烁,沉吟了一会,道:“我的情况比较复杂,一时半会无法与你解释清楚,因此你不必纠结,当我已经陨落便可。”
  
  “不过,待你集齐四样物品,合成圣体那一天,我们应该还可再见一次。”
  
  “多谢玄圣。”洛风点了点头,似懂非懂,对着玄圣拱手抱拳,道:“晚辈定然不负玄圣所托,寻得遗泽,打通圣体,继前辈遗志。”
  
  玄圣含笑道:“不必谢我,庸人可无法走到这里,这份造化,是你自己争取来的。”
  
  洛风看着玄圣,在自己吸收了金色液体后,后者的身影,此刻也是变得虚淡了许多。
  
  显然没有了圣血做载体,这道残念,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洛风怔怔地看着,心中莫名有一些敬意与感叹升起,现在的他,太过渺小,还不知晓当初玄圣究竟经历了什么。
  
  但玄圣为了护佑师父,护得天源域安平,不惜自身陨落,这般大义,便足以让他敬畏。
  
  “好了,该交代的我都交代了,接下来,便看你的造化了。”
  
  寂静的天地中,那道已是透明般的身影,微微波动。
  
  玄圣微微一笑,眼神中,却是透露出些许的遗憾。
  
  “这个世界有你,我很放心,再见了。”
  
  玄圣的眼睛,徐徐地闭上。
  
  而其身体,也是越来越淡。
  
  渐渐地,油尽灯枯的他,终是化为漫天灵光,消散于天地之间。
  
  “恭送玄圣!”
  
  看着箫玄的身形慢慢消失,洛风心中犹如被狠狠揪了一般,双膝跪地,对着前者消失的方向,狠狠地磕了三个头。
  
  与玄圣虽然素昧平生,可后者却给了他一种天然的亲和感。
  
  嗤拉。
  
  就在此刻,古门缓缓打开,慕青鸾的身影,再度出现在了身前。
  
  “怎么样?”慕青鸾美目之中流光浮现,好奇地问道。
  
  洛风没有说什么,而是嘴角微微上扬,留给了她一个蕴意丰富的微笑。
  
  瞧得这一幕,慕青鸾唇角有着笑意绽放,这一刻,她懂了。
  
  她能明显感觉到,如今的洛风,较之先前,气质上已经迥然不同。
  
  犹如蜿蜒蛰伏的潜龙,即将出渊。
  
  “天渊之旅,倒是不虚此行。”洛风抬头,回想起遗迹中的种种,心中感叹莫名,旋即笑道:“我们走吧。”
  
  “嗯。”慕青鸾点了点头。
  
  于是,两人不约而同地拿出传送石,纷纷捏碎。
  
  哗!
  
  下一瞬,两道光柱冲天而起,裹挟着他们的身形,传送出天渊。
  
  而此时,天渊之外,异常的热闹,无数道身影源源不断地飞出。
  
  当洛风与慕青鸾联袂而出的同时,霎时吸引来了无数道目光,这些目光中,充斥着浓浓的敬畏与惊艳。
  
  洛风团灭西圣区星卡师、以及法海大战荒的名场面,如今仍然深刻地停留在他们的脑海。
  
  尤其是法海念咒时,那奔雷般的咆哮声,更是将他们给洗脑了。
  
  人群中,谢阳偷偷看了洛风一眼,脸色有些不好看。
  
  经过今天这件事,他怕是要成为整个圣地的笑话了。
  
  他双拳紧握,脸色微沉,自己若想洗白,唯一的机会,或许就是接下来的比赛了。
  
  若他能在赛场上击溃洛风,那么谁还会质疑他?
  
  到那时,恐怕大家话锋一转,便会说洛风只会用些盘外招罢了。
  
  苏阳走了过来,拍了拍洛风的肩膀,含笑道:“小家伙,你在里面闹出的动静,我可是都知道了。”
  
  “不得不说,这些消息,让人极度舒适。”
  
  洛风面露苦色,道:“我当时害怕极了,真的是被迫反杀。”
  
  苏阳嘴角一扯,道:“好了,回去后好好修炼,准备接下来的半决赛与决赛。”
  
  “当然,心态放平,输赢不重要,重在参与。”
  
  洛风颔首。
  
  他们在外面等待了片刻,待所有星卡师全部出来后,导师带路,送他们返回了圣地。
  
  洛风一头钻进洞府,进入修炼室,然后开始修炼起来。
  
  他盘膝而坐,俯视心神,只见一滴金色液体,静静地悬浮于那里。
  
  “究竟成龙,还是爬虫,就看眼下的努力了。”
  
  洛风深吸一口气,缓缓抚平心绪,然后猛一咬牙,将星气注入其中。
  
  轰!
  
  下一刻,洛风脸色骤变,他只觉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怖力量,自体内弥漫而开!
  
  仿佛有着火焰在体内熊熊燃烧。
  
  他的肉身,竟然以一种可怕的速度,开始迅速消弭。
  
  “啊!”
  
  恐怖的剧痛弥漫而开,洛风双目泛红,忍不住地仰天咆哮。
  
  短短数息时间,他的身躯便是飞速融化,到最后,整个人竟直接变成了一个骷髅!
  
  他的四周,荧光闪烁,明灭万点。
  
  下一瞬,那点点光泽,便是呼啸而来,落入了那骷髅般的身躯上,渐渐融入其中。
  
  轰!
  
  一股极为庞大的生命气息席卷而来,所及之处,血肉瞬间重生!
  
  短短数息时间,洛风那犹如骷髅般的身躯,便是恢复如初。
  
  不过,不待他高兴,体内再次有着火焰升腾,洛风刚恢复不久的血肉,再次被焚烧!
  
  洛风面庞扭曲,咬着牙,倔着骨,眼中充满坚定之色。
  
  如果是刚穿越而来,他必然受不了这般痛苦。
  
  可是,经过大半载的修炼,他的心性早已蜕变,坚韧不拔。
  
  “再来!”
  
  他咆哮一声。
  
  于是,身躯被焚烧,然后磅礴生命气息涌入,肉身重塑,再焚毁,再重塑,循环往复…
  
  而在那一次次毁灭与重生之间,他的身躯愈发完美,体内的星气波动,也是渐渐变得强盛起来。
  
  …
  
  时光飞逝。
  
  随着天渊遗迹引起的喧嚣渐渐平息,那即将而来的圣地联赛半决赛与决赛,也是开始在整个焰皇朝,掀起了巨大的沸腾。
  
  圣地是焰皇朝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圣地。
  
  而圣地联赛,则代表着焰皇朝年轻一代中,最巅峰的较量。
  
  因此,所有人都在期待着,谁将一战成名,谁能光芒万丈,成为一代传奇?
  
  “不负责任地盲猜一波,最后必然是姜尘与洛风参加决赛,然后洛神痛失亚军,含泪夺冠。”
  
  “啧,还没抽签呢,说不定姜尘与洛风半决赛就遇上了。”
  
  “emmm说实话,我不太看好洛风,他虽然在天渊中表现惊人,可还只是六星卡徒,按照他一月一星的规律来算吧,等比赛开始也就七星而已啊。”
  
  “七星的话,遇到同为七星的胜率比较大,勉强一下,与八星的叶小萌也能一战,但是放在一星卡师的姜尘面前,他拿头打?”
  
  “是啊,姜尘已经踏入一星卡徒,冠军必然是他无疑了,现在的看点,就是亚军会是谁了。”
  
  “…”
  
  此起彼伏的议论声响起,诚然,巨大的境界差距下,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冠军必属姜尘无疑了。
  
  因为,这本就没有丝毫悬念。
  
  而就这纷纷议论声中,距离洛风闭关,已经过去了半月光景。
  
  …
  
  洞府。
  
  洛风盘膝而坐,周身火焰升腾。
  
  嗤拉。
  
  血肉消融,发出细微的嗤嗤声响。
  
  然而,洛风却是面无波澜,仿佛未曾感受到这种痛苦,诚然,在经过半个月的火化后,他已经麻木啦。
  
  虽然半个月受尽了非人折磨,但是他的肉身强度,已经提升到一个非常强悍的地步。
  
  轰!
  
  似乎有着惊雷声,陡然自洛风的体内炸响。
  
  一股强悍的星气波动,宛若风暴,自他的体内爆发出来,较之先前,不知强横了多少。
  
  “七星!”
  
  “八星!”
  
  “九星!”
  
  他的气势,节节攀升,犹如滚滚东流之水,奔腾入海,一发不可收拾。
  
  很快,九条星脉,皆是被打通!
  
  他的身躯,霎时变得通透与空灵起来。
  
  然而,到了九星之后,这股气势并未就此停歇,而是依旧向前!
  
  “既然九脉已开,那接下来,便要凝聚星府了吧?”
  
  洛风喃喃。
  
  所谓星府,便是体内蕴含星气的地方,就像一个盛水的容器。
  
  卡师境,便是打造出九座星府,星府越多,能够储存的星气,自然便越多。
  
  先前他修炼的太一真水术,要求在体内开辟气海,开辟气海便与星府是同理。
  
  可以说,气海便是小星府。
  
  而他现在,则是要开辟真正的星府,若是开辟成功,方可算真正地踏入卡师境。
  
  “开始吧。”
  
  洛风深吸一口气,顿时九条星脉喷吐出星气,然后朝着小腹处汇聚,仿佛形成漩涡,不断旋转着。
  
  那漩涡一出现,便开始不断旋转,越转越快,快到一个让人眼花缭乱的地步。
  
  洛风俯视心神,凝视着那颗气旋,紧张的砰砰跳,他感觉这气旋时刻都要裂开,然而那气旋就是坚挺着,屹立不倒。
  
  轰!
  
  就在那漩涡旋转到极点的时候,一个源点忽然出现!
  
  咻咻咻!
  
  几乎在他体内源点出现的同时,体内的星气仿佛受到了牵引,呼啸而去,涌入其中。
  
  而随着星气不断涌入,那黑点开始不断膨胀,最后竟是化为了一个球状空间。
  
  一抹金光绽放而出,然后便是弥漫至整个空间,令得它呈现璀璨金色,雄浑大气。
  
  第一座星府开辟成功!
  
  而就在此刻,洛风紧闭的眸子,此刻也是缓缓睁开,眸心之中,有着星气光芒迸射而出,一股惊人的压迫感,缓缓自其体内散发开来。
  
  一星卡师!
  
  洞府内,洛风感受着气海之内雄浑的星气,面庞之上,有着难以掩饰的欣喜浮现而出。
  
  一滴圣血,居然让他一步登天,省去了几乎一年的努力。
  
  而且,玄圣前辈说过,圣血带来的境界提升,只是附带的。
  
  它最重要的,便是洗精伐髓,完善根基。
  
  诚然,自己的修炼速度,较之先前,快了数倍。
  
  “一滴圣血,便如此微妙,真是好奇,当彻底凝聚成圣体之时,又会拥有何等威能?”
  
  洛风眼含期待。
  
  “接下来,就要准备半决赛了啊。”
  
  他的眼中,战意升腾,这一天,真是等了好久了呢。
  
  …
  
  西圣区。
  
  一名青年正在盘膝而坐,他的周身,星气升腾,颇为不凡。
  
  在其一旁,是一名老者,他名叶冥,是丁院的院长。
  
  轰!
  
  就在此刻,他的气势节节攀升,很快便突破七星壁障,踏入八星!
  
  “徒儿,恭喜踏入八星卡徒。”叶冥笑眯眯地看着,抚掌称赞,“我原以为,起码还需要两月时间。”
  
  谢阳的脸庞上,也是有着难以掩饰的欣喜,眼中寒芒涌动,道:“说来我也要感谢洛风,若非他逼我一把,我这些日子也不会有所顿悟,从而这么快的突破至八星。”
  
  叶冥颔首,眼中露出欣赏之意,道:“你能知耻而后勇,化羞辱为动力,我很满意。”
  
  “以前我对你能否进入决赛,其实心中还是有些忐忑的,毕竟,你的境界,在四强中,仅仅高于洛风。”
  
  “不过,目前来看,只要运气不是太差,没有在半决赛就遇到姜尘,那么问题就不大。”
  
  “叶小萌同为八星,你们两人同境界,可谓五五开。”
  
  “若是碰到洛风,那进入决赛,可就更稳了。”
  
  谢阳闻言,也是一怔,道:“师父,你先前不是这么说的,你先前不是说宁愿我排到叶小萌吗?”
  
  叶冥摇了摇头,道:“那是因为你没突破啊,如果你没突破,那你仍然还是七星,可洛风虽然是六星,去可能在赛前鬼使神差地突破至七星。”
  
  “这样的话,你赢的希望不大,因为洛风在同境界之中,根本没有输过。”
  
  他声音顿了顿,道:“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啊,你突破了啊。”
  
  “虽然洛风套路惊艳,看起来打的很凶,一路摧枯拉朽,势不可挡,但你要知道,这个前提,便是他每场比赛,与对手都是相同境界。”
  
  “他从天渊出来后,我暗中探测了一下,境界仍然是六星初期,并没有获得惊人提升。”
  
  “就算他撞了大运吧,满打满算,最多也就在比赛开始前突破至七星,你八星打七星,问题不大吧?”
  
  他的嘴角,微带嘲弄,道:“恐怕他现在也是这样想的,最希望排到你,然后用同境界稳赢的规律,将你淘汰。”
  
  “只是,他应该不会想到,他境界提升了,你境界也提升了。”
  
  谢阳听得此言,信心顿时爆棚,眼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激动,道:“放心吧师父,若真在半决赛遇到他,我必会将天渊中受到的屈辱,一笔一笔讨回来。”
  
  他掐指一算,等比赛开始再见时,差不多要三十天了。
  
  “三十天河西,三十天河东,你没想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