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帝的神级星卡师 > 第二百三十四章 斩首兔佛,立下首功!

  他的声音,犹如平地惊雷,在众人耳边炸响,所有星卡师甚至觉得脑海嗡鸣。
  虽然还没看到具体技能的威力,但这股气势,便已经把他们给吓住了!
  因为法海口中的每一句话,都仿佛在喊大招!
  不动明王?
  众神护法?
  大罗法咒?
  飞龙在天?
  哪一句听起来不是牛皮哄哄,摄人心魄?
  哪一句不像火力全开,即将释放限定技?
  兔佛:“看来峡谷地图还是有些优势的,如果不是知道你的限定技还没解锁,我今天怕是还真得被唬住了。”
  轰!
  伴随着法海的炸雷声的落下,他身上的过肩龙纹,忽然间光芒大盛,再然后,有着火龙飞出。
  龙威震天,龙气升腾,犹如真正的神龙在世,蜿蜒于虚空之中,浩浩荡荡,睥睨众生。
  法海盯着兔佛金身所化的假如来,眸心之中绽放雷电,道:“大威天龙,去!”
  “吼!”
  大威天龙呼啸而去,长虹般掠过天际,与假如来狠狠地碰撞在一起。
  “他怎么不怕佛祖?”姜尘瞳孔微缩,为什么,为什么?!
  他苦心孤诣设定这个技能,为的就是在气势上干倒对方,让对方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
  而今,法海在如来这个佛门巨佬面前,居然毫无惧意?!
  就算知道对方是假的,也无法做到如此淡定吧?
  姜尘的心中,忽然有些复杂之色,以往别的比赛,他懒得用套路,直接以凶悍的实力,摧枯拉朽,一路碾压。
  但是,面对洛风,心中瞧不起归瞧不起,他还是认认真真地准备了一些东西的,可这些东西,于洛风而言,居然无效?
  虽然早便知晓这个男人不简单,可当真正面对他的时候,姜尘才知道,自己面对的,究竟是什么。
  “吼!”
  就在此刻,大威天龙咆哮出声,龙吟响彻间,一只巨大的龙爪浮现,龙爪苍劲,裹挟着无法形容的力道,生生地拍向兔佛金身。
  砰!
  那一爪,犹如陨石般落下,在兔佛那坚不可摧的金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爪痕,以及一个深深巨坑。
  庞大的龙身蜿蜒,一圈一圈缠绕在兔佛金身上,仿佛是想将金身给捏爆。
  “太紧了,太紧了,受不了了!”兔佛脸色微变,道:“万佛手!”
  声音落下,只见那巨大的金身背后,忽然星气涌动,化为万数佛手。
  那些手臂皆是拉长,猛地握拳轰出,像是一重重金色的巨浪,拍向大威天龙。
  砰砰砰!
  然而,大威天龙却是浑然不惧,没有感到丝毫不悦,甚至有些舒畅,仿佛在享受着按摩。
  砰!
  庞大的龙尾甩起,带着足以劈山裂石的力道,甩向兔佛金身。
  龙尾掠过,砸在那一片佛手上,顿时一片手臂炸裂,自兔佛金身上脱落。
  兔佛脸色有些难看,这个火龙实在是太难缠了,如果连它都对付不了,那就更别说法海了。
  “看来,只能使用这一招了。”兔佛盯着火龙,眸心微凝,道:“佛环!”
  声音落下,只见一个光点,自其耳朵中飞出,然后以肉眼可及的速度迅速变大,到最后,竟是化为一个巨大金环。
  那金环,看起来倒是与乾坤圈,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在诸多目光注视下,金环狠狠地撞向大威天龙的身躯。
  砰!
  金环落下,龙鳞脱落,碰撞之处,血肉竟是凹陷下去。
  砰砰砰!
  金环不断砸下,血痕接连不断地浮现,巨龙仰天长啸,嘶吼声中满是痛苦。
  兔佛淡漠地看着,道:“套!”
  哗。
  金环迅速变大,然后竟是从巨龙的头部套了进去,紧接着,迅速收缩。
  “吼!”
  凄厉的龙吟声自大威天龙嘴中咆哮而出,龙血如暴雨,朝着四下降去,而它的身躯,也是承受不住金环缩小的勒痛,从天而降,生生砸在野区之中。
  “大威天龙?”兔佛冷笑,道:“我看,是大威天虫吧!”
  与此同时,那万数佛手,此刻竟是纷纷对准法海,开始结印。
  只见星气涌动,一个个金色拳头,犹如流星陨落,从天而降,无情地砸向法海。
  狂轰乱炸。
  一时间,法海陷入被动,连连躲避着那巨浪般滚滚袭来的拳头。
  瞧着这一幕,众人心中皆是一惊,诚然,觉醒了最强状态的兔佛,实在是太强了。
  原先法海还是压着后者打,可这转眼间,法海的飞龙被重创,自己也如泥菩萨过河,狼狈不堪。
  瞧得终于获得了一点优势,姜尘心中暗暗松了口气,缓缓出声:“一招,送他上路吧。”
  只要斩杀法海,先下一城,那么先前洛风取得的所有优势,都将烟消云散!
  虚空之中,兔佛眸心微垂,淡漠地看着下方的法海,道:“区区蝼蚁,也想撼天?”
  声音落下,它的手掌伸出,缓缓道:
  “兔。”
  “佛。”
  “神。”
  “掌!”
  轰!
  那只手掌以肉眼可及的速度迅速变大,短短数息时间,便是在诸多目光注视下,化为一只金色巨掌!
  那只金色巨掌,裹挟着无法形容的可怕力量,带着遮天的阴影,呼啸而下,直奔法海而去。
  圣地广场上,所有星卡师皆是抬起头,然后便是骇然地见到,一只金色巨掌从天而降,无情地拍向法海。
  法海的身躯,在那看不到边际的金色巨掌面前,此刻竟是如此渺小。
  “好强的攻击,若是这一掌落下,这和尚必死无疑啊!”
  “他那个青蛙,不是能转移伤害,应该能转移吧?”
  “这个怎么转移?我研究过,那个青蛙应该是专门针对那些落到身上便爆炸的技能,依靠爆炸的瞬间进行转移,但这一掌,是要直接拍死和尚,怎么转移?”
  “姜尘还是顶的啊。”
  众人望着这一幕,思绪不一,北圣区的星卡师,纷纷叫好,抚掌称快,而东圣区的星卡师,则是暗暗握紧双拳,手心捏了一把汗。
  法海站在金色巨掌的阴影下,正欲躲避,然后便是发现,自己的身躯仿佛遭到了限制,竟是逃不出金色巨掌的阴影!
  宇智波皮神:“兄弟,要帮你吗?”
  法海:“男人之间的事情,不要你管!”
  洛风:“稳健行事,防守一波。”
  法海摇了摇头,他眼皮微抬,看着金色巨掌,眸心闪烁,陷入沉思。
  “死吧!”
  兔佛狰狞一笑,一掌拍下!
  于是它的手掌呼啸而下,速度快到无法形容,即便是法海,也都只能看到一团残影。
  金色的眸子中,金色巨掌充斥了整个天地。
  “区区兔妖,也敢在此偷天换日,鱼目混珠,假装如来?”法海眸心之中金莲绽放,舌尖炸雷,道:“大威天龙,世尊地藏,通天神眼,开!”
  伴随着他的暴喝声,只见光芒一闪,眉心之中,第三只眼睛,迅速睁开!
  姜尘望向那只眼睛,只觉它妖异而神秘,仅仅是与其对视,便莫名产生一种心虚,便仿佛体内的一切秘密,此刻皆是被窥探出来。
  天眼转动,望着那从天而降的金色巨掌,紧接着,法海便是见到,自己天眼见到的景象,与其他眼睛看到的,迥然不同。
  那快若奔雷的金色巨掌,此刻竟是变得缓慢下来。
  不仅如此,上面还有纹路,以及一些玄妙的光点,那是…破绽!
  法海能够明显感觉到,光点遍布之处,星气极为混乱,显然便是金色巨掌最脆弱的地方!
  这些东西,肉眼难以辨析,但是在他的天眼下,却是无处遁形。
  法海神色睥睨,本来他还想躲,不过如今看来,似乎没有躲避的必要了。
  虽然他无法硬接整个金色巨掌,但却可以借助破绽,四两拨千斤!
  咻!
  下一瞬,他手握九环锡杖,冲天而起,直奔那金色巨掌而去。
  “这…他居然不躲?!”
  “他不是有金钵吗?为什么不拿来抗一下?”
  “刚刚洛风叫他防守一波,他是不是听成放手一搏了?”
  众人瞧得这一幕,满脸骇然,皆是觉得匪夷所思。
  兔佛居高临下地俯视下来,嘴角掀起一抹讥诮:“让你托大,既然自寻死路,那可就怨不得别人了!”
  在那无数道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法海一往无前,手中的九环锡杖猛地抬起,带上自身最强的力量,与那遮天蔽日的金色巨掌,凶悍无情地轰在了一起。
  砰!
  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起。
  兔佛的眼神微微一凝,目光投下,然后便是见到,自己那金色巨掌上,竟然有着细微的裂纹浮现出来。
  “怎么可能?!”它惊骇出声。
  姜尘的脸色,此刻也是骤变。
  轰!
  下一瞬,金色巨掌骤然炸裂,而法海的身影,则是手握九环锡杖,猛地冲天而起!
  “这…怎么做到的?”
  裁判楚阳眼睛瞪大,刚刚那一掌的凶悍攻势,恐怕就是连二星卡师的星卡,都不能硬接,只能暂避锋芒。
  可是,居然被法海以最蛮横的姿态,无情打破了?!
  兔佛开始慌了,这可是它的最强一掌啊,这都被法海化解了?
  在那无数道目瞪口呆的目光中,法海的身影显露出来,他看向兔佛金身,道:“大胆妖孽,居然在此假扮如来,看我收了你!”
  轰!
  天眼之中,光芒流光,一道凶悍的雷霆,犹如极光一般,爆射而出,轰向了金身的脆弱处。
  砰!
  下一瞬,兔佛巨大的金身,骤然炸裂。
  与此同时,一只小兔子,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它眼神有些慌乱,连忙朝着下方的野区逃去。
  “大胆妖孽,看我收了你!”
  法海正欲收掉兔佛,然后猛然想到,这是自己的限定技,而自己的限定技,此刻还没有觉醒!
  “既然收不了,那我就将你给砍了!”
  咔嚓。
  然而,就在此刻,大地碎裂,大嘴蛤蟆的身形,骤然出现!
  它张开那犹如深渊般的嘴巴,一股庞大的吸力爆射而出,竟是要将兔佛吸入肚内!
  “哼,小小蛤蟆,也敢在我面前救人?!”
  “今天你们一起死!”
  法海一声厉喝,手中金钵飞出,迅速变大,再然后,对着大嘴蛤蟆笼罩而下。
  这并不能收服大嘴蛤蟆,却能将它短暂控制住,令其无法去拯救兔佛!
  兔佛惶恐不安,头也不回地朝着下方野区密林窜去。
  “天罗地网,哪里可逃?”
  “大威天龙,烧死它!”
  “吼!”
  伴随着低沉的龙吟声,大威天龙挣脱金环,冲天而起,嘴巴张开,熊熊真火爆射而出,直奔兔佛而去。
  熊熊!
  天火席卷而出,贯穿虚空,在赛场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焦黑痕迹,所过之处,留下了融化的痕迹。
  而那熊熊燃烧的真火,也是将无处可逃的兔佛,彻底的淹没。
  再然后,将其彻底焚烧成虚无!
  于是,在一般激烈的角逐后,洛风先下一城,拿下首杀!
  瞧着这一幕,天地之间,有着低低的哗然声响起。
  谁都没有想到,在这足以致命的一击前,尚未觉醒限定技的法海,居然轻易破开,甚至还完成了反杀。
  “不错,这张星卡不错,有勇有谋,最重要的是身上那股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气势。”观赛席上,焚炎谷谷主黄亦初抚掌称赞。
  齐进点了点头,道:“是啊,战士型星卡之间的战斗,想要获得胜利,必须向死而生,以命搏命,这个时候,谁怂谁就输了。”
  黄亦初瞥了一旁的姜太渊一眼,刻意抬高声音道:“看来,姜尘想要夺得圣地联赛总冠军,似乎也没想象中那么容易。”
  齐元听得此言,则是温和一笑,反唇相讥:“黄谷主此言差矣,高手博弈,一城一地的得失,其实算不得什么。”
  “先前不过是姜尘的试探罢了,如果那洛风连姜尘一张星卡都斩杀不了,那也太过不堪了些。”
  “亏你还是一介卡王,说出口的话,竟然如此的酸。”祁进冷哼一声,道:“比赛开始到现在,都是洛风占尽先机,那姜尘比他早突破一个月,还是带了场景技能,在这样的前提下,都被打成这样,真是不知,有什么好吹的。”
  齐元面庞憋红,一时不知该如何辩驳。
  “齐元,何必与他们争论?”姜太渊摇了摇头,眸心深处毫无波澜,缓缓道:“那洛风的确有些本事,可我儿做的准备,远远比所有人想象中的还要充分。”
  “一时的优劣说明不了什么,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拭目以待便可,你说是吧,南栀。”
  他看向慕南栀,却见后者此刻正美目涟涟,盯着赛场上的洛风,口中喃喃:“他,他好帅啊…”
  姜太渊的脸上,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同样打出问号的,还有濯缨。
  女人,你这是在玩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