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帝的神级星卡师 > 第三百四十四章 洛风,你就是个渣男!

  “谢,谢过姐…族长。”洛风照礼弯身,然后就一直弯着,不抬头,就不尴尬。
  “见过焰皇。”瞧得濯缨的到来,慕南栀脸色微变,三女也是弯腰行礼。
  濯缨没有去看她们,而是星眸盯着虚空,红唇微启,缓缓道:“青鸾族的确是个好地方,有空本皇会带着洛风一起前去看看。”
  “不知慕族长是否欢迎?”
  “焰皇愿意亲临,自然是我青鸾族莫大荣幸。”慕南栀颤颤巍巍道,背后冷汗直流。
  女帝的威压太强了,强到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濯缨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然后凤目投向楚蔓,道:“你就是洛风的师父,楚蔓?”
  “是。”楚蔓道。
  濯缨盯着她,沉默了片刻,道:“从明天开始,你不用继续担任甲院导师了。”
  楚蔓闻言,顿时如平地惊雷,在耳边炸裂,顿时脑海有些发懵。
  她怯生生地道:“焰皇,是我做错了什么了么?”
  圣地导师,虽然在圣地只是一个普通的职业,但是于她而言,却是最好的职业啊。
  虽然一眼便能看到底,可是稳定啊。
  濯缨俏脸淡然,道:“洛风能拿下冠军,作为师父,你当记大功一件。”
  “放心,我会将你安排到一个更好的地方。”
  声音落下,焰皇不再多言,转身离去。
  走了几步,她脚步忽然一滞,微微侧首,道:“洛风,还不跟上来?”
  “哦哦。”那一直装死的洛风,这才抬起头,一脸懵逼地跟着焰皇离开。
  留下了心思各异的三人,在原地陷入了人生的思考。
  焰皇宫。
  花前月下,宫后小院。
  有着两排侍女走来,朝圆桌上放下了一盘盘香气四溢的佳肴。
  洛风看着那一桌山珍海味,忍不住地咽口水,这规格,恐怕是国宴了吧?
  此刻,濯缨坐在他对面。
  她玉手拎着酒樽,轻抿一口,沉默了一会,红唇微启,缓缓道:“什么时候开始的?”
  洛风:“蛤?”
  “这是我今天第一次见到慕南栀。”
  濯缨眉毛一挑:“一见钟情?”
  洛风揉了揉眉心,有些尴尬,道:“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热情,反正我以前真的没见过她。”
  “可能是来替慕青鸾说媒了吧。”濯缨似笑非笑。
  洛风摇了摇头,道:“慕青鸾还小,不至于吧?”
  濯缨:“可慕南栀不小。”
  洛风:“。”
  咱们好好喝点酒吃饭它不香吗?
  他想了想,在不知道如何回答后,决定使出转移话题大法,道:“焰皇,接下来我便是要进入四阁了吗?”
  濯缨螓首微点。
  “那,我要如何成为总阁主?”洛风好奇,他现在对这传说中的四阁,还是一脸懵。
  濯缨眉尖一蹙,道:“如今四阁,是风火雷云四阁,四阁之中,有三阁拥有阁主,而这,也是你竞选总阁主的最大敌人。”
  “毕竟,总阁主,是从阁主中竞选出来的。”
  洛风好奇:“哪三个?他们的实力又如何?”
  濯缨美目玩味地看了他一眼,道:
  “雷阁阁主,周圣,七星卡师。”
  “火阁阁主,姜焱,七星卡师。”
  “云阁阁主,苏清歌,六星卡师。”
  “现在,你知道想要夺得总阁主之位,还有多少差距了吧?”
  洛风的神色,骤然一凝,道:“距离总阁主之争,还有多久。”
  “明年年底,这是姜王能接受的最迟时间了。”濯缨悠悠一叹,星眸微闪,道“你最主要的敌人,便是姜焱与周圣。”
  “姜焱是姜王长子,姜尘的哥哥。”
  “而这位周圣,更是不简单。日老焰皇便是派他,前去星云军团登门挑战的。”
  洛风闻言,也是一怔,道:“就是当初与玄圣solo的那一位?”
  濯缨螓首微点,道:“是。”
  “那这也太菜了吧。”洛风嘴角一扯,忍不住吐槽道:“玄圣大佬都卡圣了,所以他还是八星卡师?”
  濯缨摇了摇头,道:“这周圣,论起天赋,其实并不差,只是当初被玄圣越级击败,终日活在他的阴影下,自暴自弃,放弃了修炼。”
  “三年后,他才走出阴影,重新开始修炼,而他的修炼速度,仍是一骑绝尘。”
  “当初他虽然败给了玄圣,但是也逼得玄圣底牌尽出,差点陷入绝境。”
  洛风点了点头,神色也是有些凝重,这的确是个劲敌,毕竟是与玄圣对线过的男人。
  濯缨轻抿一口酒,道:“而那姜焱,仅仅稍逊周圣一头。”
  “而你若想成为总阁主,便要将这两人全部击溃。”
  “他们两人如今都是七星卡师,而到了明年年底,应该会突破至九星卡师,甚至,若是机缘足够,都可能突破到卡王。”
  洛风眉头微皱,如今已是今年年底,距离总阁主之争,满打满算,还有一年时间。
  时间不等人啊。
  从一星卡徒到六星卡徒,他用了大半年时间,如果没有大佬留下的圣血,那他突破至一星卡师,怕是要一年多的时间。
  不过,他现在毕竟不一样了,毕竟圣血可不是白获得的。
  于是,洛风问道:“焰皇,到明年年底,我能突破到卡王吗?”
  濯缨:“…”
  “你当卡王是萝卜白菜呢。”濯缨白了他一眼,道:“虽然你有圣血淬体,但到明年年底,顶天了也就是六七星卡师。”
  “当然,这也是最好的情况了,一般卡师境星卡师,半年能够突破一星,就算好的了。”
  洛风眉头微皱,沉吟了一会,道:“那,如果能找到圣骨呢?”
  濯缨闻言,也是一怔,道:“如果能找到圣骨的话,倒是的确有可能。”
  “只是,那圣骨在龙渊泽,而我先前派人前去探查过了,龙渊泽目前还处于封禁状态,暂时进不去。”
  “封禁?”洛风好奇:“谁封禁的?”
  濯缨桃花眸子微眯,道:“龙渊泽其实和天渊一样,属于一处古老传承。”
  “你要知道,一些古老的传承,在遭到一些灭门危机或者其他意外变故时,一些特殊的阵法便会启动,然后让得整个宗门沉入大地,进入封闭状态,等待着后来的族人前来探寻。”
  “这算是保留宗门最后一丝希望了。”
  “当然,随着时间的流逝,阵法的能量会渐渐消散,而当能量彻底消散时,阵法便会破坏,而那沉入大地的宗门,失去了保护,便会再次现世。”
  “这就是为什么,有很多秘境,会突然临世且保存完备的原因。”
  “我说呢,原来是沉入大地了。”洛风暗自吐槽,他以前就一直在好奇,那些遗迹,既然是遗迹,不应该都是被人搜烂了吗,怎么可能会有好宝贝留给自己?
  如今一想,倒是霍然开朗。
  “那我进入四阁之后,是个什么样的节奏?”他好奇地问道,对于四阁,脑海里还是一片模糊。
  濯缨想了想,道:“想竞选总阁主,首先要成为一阁之主,风火雷云四阁之中,目前唯有风阁阁主之位空悬。”
  “风阁阁主呢?”洛风道。
  濯缨:“前段时间执行任务的时候,死了。”
  洛风握着酒杯的手猛地一抖,当阁主那么危险的吗?
  濯缨语气幽幽,道:“四阁统御军队,出去执行人物可不是像圣地中这般过家家,死个人还不简单?”
  “毕竟,你在圣地,别人需要保护你,而四阁,便是保护别人的人。”
  洛风面露苦色,这么恐怖的吗?
  濯缨微微沉吟,道:“所以,风阁是你最好的去处。”
  “以你圣地联赛取得的成绩,到了风阁,起步就是副统领。”
  “副统领之上,是统领,统领之上,是副阁主,然后是阁主,阁主之上,便是总阁主。”
  “这就是我为你安排好的,接下来一年的晋阶路线。”
  洛风点了点头,忽地眉头微皱:“可是,副统领这个职位,是要掌控军队吧?”
  “让我制卡比赛我还行,至于管理军队啥的,我不会整这个啊。”
  “这个倒不用你担心。”濯缨摇了摇头,道:“你只是挂个名,我会派人来具体帮你处理这些事务。”
  “你的核心目标,还是制卡与修炼,毕竟不论是争夺统领,还是阁主,也都要依靠着星卡战斗。”
  “也就是说,我可以当个幕后老板。”洛风窃喜,道:“如此甚好。”
  这样的话,自己既可以享受相应位置的权力,同时又没必要去承担义务。
  也就是,换个地方制卡打比赛罢了。
  自己要做的,便是坐在这个职位上,跟个吉祥物一样。
  “那焰皇,要派谁去帮我?”
  濯缨美目眨了眨,道:“秦生与楚蔓,你选一个?”
  经验告诉他,这是个影响深远的选项。
  “那,当然是…秦生了。”洛风一脸认真地道。
  “哦?”濯缨盯着他,似笑非笑:“当真?”
  “嗯…”洛风道,心中发苦,我哪敢不当真啊。
  “罢了,还是楚蔓吧。”濯缨沉吟了一会,悠悠一叹。
  “?”洛风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懂这个女人了。
  果然,女人心,海底针。
  濯缨盯着他,长长的睫毛扑棱棱闪动着,道:“你们先前不是说过,江湖险恶,师徒一心,下面一句是什么来着?”
  洛风满脸尴尬,硬着头皮道:“同去同归。”
  濯缨螓首微点,道:“哦,我还以为是同归于尽呢。”
  “…”洛风浑身汗毛倒竖,这是在暗示什么吗?
  果然,伴君如伴虎。
  “来,喝酒。”
  于是两人一边喝,一边聊天,趁着醉意上心头,无话不谈,犹如一对小情侣般。
  不知不觉间,三壶酒下肚,两人的面庞,皆是微微泛红。
  洛风看向焰皇,试探性地道:“焰皇,你还能喝吗?”
  “你还能喝吗?”濯缨反问。
  洛风其实有些小醉,但听到这句话,心中顿时豪气干云,洛风啊洛风,如果连个女人都喝不过,你还能做什么?!
  “我也没问题!”
  “好。”焰皇挥了挥手。
  顿时,有着一排侍女前来,端上了十瓶玉壶。
  洛风慌了。
  很快,又是三瓶下去,此刻的洛风,脑海已经有些发懵,说话都没之前那般利索了。
  可是,他还不想放弃,于是打肿脸冲胖子,强行再喝了两瓶。
  …两瓶喝完后,洛风已经头皮炸裂,视线模糊,看对面的女帝就像萤草一样。
  “醉了吗?”濯缨揶揄道。
  “哪有?”洛风摇了摇头,差点一头撞在地上,他单手撑在桌子上,道:“酒喝完了,接下来该做什么…”
  濯缨长长的睫毛眨动,俏脸上掀起一抹红晕,星眸如水,怯生生地问道:“你想做点什么?”
  洛风心中早已有了答案,道:“我想睡觉。”
  “好啊,那进来吧。”
  …他是被濯缨扶进屋的,因为他走路已经开始东倒西歪,摇摇晃晃了…
  “瞧你醉地…”濯缨白了他一眼,将他放到床上,然后道:“等我一下,本皇去沐浴。”
  “好。”洛风道。
  而待濯缨离开后,洛风躺在床上,陷入了遐想。
  花有清香月有阴,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而他想着想着,忽然层层醉意涌上心头,上下眼皮一盯,竟是直接睡了过去。
  而半个时辰后,濯缨沐浴完毕,换上了一身青色长裙,月光照耀下,犹如画中仙子。
  她走了进来,而当听得那此起彼伏的呼噜声时,顿时一怔。。
  濯缨盯着熟睡中的洛风,眼神有些莫名,脸上醉意荡然无存,有些恼火地道:“这就完事了?没劲。”
  “渣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