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皇老是想甩锅 > 第308章

  “仇长月,倒是个好名字。”沈年年颔首,眼神揶揄:“你可瞧见夫人们看你时的热切了?”
  仇长月摸摸头,不好意思的紧。
  “你可曾有婚配?”见他模样,沈年年心中好笑。
  仇长月紧张起来,慌忙跪下,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草民说怎么贵人们看草民如此热切呢?原是如此,娘娘救我!”
  “哦?”沈年年颇感诧异:“救你什么?”
  “草民家中已有妻子,寒窗苦读十年来,妻子都对草民不离不弃。即便如今草民高中状元,也是不能抛弃妻子的。”
  仇长月语速飞快回答道,生怕沈年年不肯帮他。
  他巴巴的望着沈年年。
  沈年年有心逗他:“都说升官发财死老婆,你如今高中状元,满京都的世家女子任你选择,何必守着那糟糠妻呢。”
  仇长月不免失望:“宣王妃娘娘说笑了,草民与妻子情深似海,早已约定不离不弃,草民绝不可能另娶他人。”
  他语气坚定,沈年年倒是不敢再逗他了,只摆摆手叫他下去。
  “陛下是明事理的人,若你言明早已婚配,陛下绝不会强塞给你个妻子。便是你害怕日后受到打压,也大可不必。只要差事做得好,陛下自会奖赏。”
  仇长月怀着感激的心情离开了。
  沈年年望着他的背影,一片唏嘘之意。
  自古以来这么多状元郎,薄情寡义的大有人在,因为高中就抛妻另娶的也屡见不鲜。
  如仇长月这般重情义,倒是不多见了。
  倒让她想起了她和宣王。孟轲虽不是状元郎,她也并非糟糠妻,但当年孟轲身为相府长子,前途无可限量,多少人家想将女儿嫁给他。
  便是先帝,都想让公主下嫁,甚至都快说合成了。
  是最后关头,孟轲严词拒绝了,他从未抛弃她,也一直尊重爱护她,从未让她受过委屈。
  思及此,沈年年目露暖意。
  看一人便可知全貌,今年新上任的这一批官员,定能为整个风阳国朝堂带来新鲜而沸腾的血液呢。
  仇长月从沈年年处离开后,御花园众夫人们依旧看他眼神热切。
  毕竟宣王妃没有适龄女儿呀!
  不过这次仇长月经提点,已经知道了她们是什么意思,慌忙找了个角落躲起来,静静地等着陛下回归。
  孟沁并没让众人等太久,何况抬轿的侍卫加紧了足力,愣是比去的时候快了整整一倍时间。
  众夫人们有幸看到了孟沁在前面焦急忙慌地走,后面一个身材魁梧的...的女子?在追赶。
  她们懵逼了。
  追着陛下的那是谁啊?长相如此平庸,身材如此不堪,陛下怎么还不将她打出去。
  孟沁心声:朕也想啊!!!
  等众官员们也回来的差不多了,孟沁轻咳几声,开始了今日的庆功宴。
  首先便是介绍文武状元郎们,介绍仇长月还好,介绍李大壮却是叫人一言难尽。
  尚有不知情的夫人调笑:“陛下,这位...女子是谁啊?何故也来宫中?难不成是蛮夷之人派来的使者吗?”
  孟沁摇头,颤着声音介绍道:“这位小姐名叫李大壮,是今年武科状元郎。”
  李大壮并未因为那夫人的不礼貌有所不满,而今一听孟沁介绍,立刻傲娇的挺起胸脯。
  众人只觉得辣眼睛。
  刚刚发问的那夫人哆哆嗦嗦的,“武科状...状元郎?”
  她希冀地望着孟沁,期待女皇陛下能够否认自己的话。
  孟沁在她希冀的眼神中,点点头。
  那夫人心中的光灭了。
  在场众人陷入一片诡异的安静中。
  李大壮是个粗神经的,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问清楚自己的座位,就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了。
  说巧不巧,李大壮旁边坐的正是仇长月。
  不同其他人,仇长月面对李大壮却是星星眼。
  他满是羡慕地望着李大壮的肌肉,问道:“李小姐这身材是练了多久?”
  若不是男女有别,于理不合,只怕他还要亲自上手摸一摸。
  不过他到底是矜持,面上并未显露什么,还是谦谦公子模样。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众夫人们看向仇长月的眼神更热切了。
  如今佳婿人选,可就这一位了呢。身子骨差就差吧,总比那个不像女子的女子好!
  孟沁觉得自己十分能理解众人的心情。
  她望着李大壮,实在问不出你可曾婚配的话来。
  她先是夸赞了众人一番,赞叹他们个个都有才干,勉励他们一定要为国效力云云。
  再说为各位分配的官职已经在考虑中,很快就会任命各位,大家一定要好好努力,共同创造属于风阳国的辉煌云云。
  典型的洗脑大法。
  酒过三巡,孟沁终于在众夫人们的殷切期盼中,将目光转向了仇长月。
  不怪她不看仇长月,只是一看仇长月,就要看到李大壮。
  她的小心脏受不住呀。
  “爱卿是叫仇长月是吧,不知你可曾有婚配?”孟沁笑眯眯问道。
  沈年年的欲言又止她看懂了,只是众目睽睽,总要给各位夫人们一个交代。
  倒是苦了她们了,文武状元郎,一个都不能给她们当女婿。
  实惨。
  果不其然,仇长月起身,恭敬道:“回陛下,草民早已娶妻生子。”
  众夫人失望,不过也不是没有几个不死心的。
  “不知仇公子的妻子如今在何处?”她们中有人问道,
  “回夫人,家妻与草民相伴多年,一直都是草民在何处,家妻就在何处。草民赴京赶考,家妻如今正在京都客栈住着。”
  仇长月不知说话的人是谁,只能以夫人尊称,话中拒绝之意明显。
  孟沁不咸不淡瞟了那说话的夫人一眼。
  不过八品小官的夫人罢了,这是急着找个状元郎女婿,彼此提携呢。
  心倒是大。
  那夫人被她看了一眼,脸色发白,再不敢多说什么了。
  “如此一来,朕倒是得快些赐你府邸了。”孟沁笑:“不然你的妻子可没地方住了。你妻子陪你赴京赶考,你们身上的盘缠还够吗?”
  仇长月脸红:“不...不够了,实不相瞒...过了今日,草民和家妻就要露宿街头了。”
  众人发出了善意的笑声。。
  新科状元穷困潦倒已经屡见不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