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世界很危险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希望,你们不要后悔
    “证据,什么证据?”
      霄阳双眼微眯,唇角泛起一抹微笑,似讥若讽。
      既然你喜欢啰嗦,那他就勉为其难地听上一听,反正他也需要时间恢复,以及……等人。
      “第一,庆葵临死前,说他有一个师弟,庆葵是炼罡境,他的师弟应该也不差,正好,你也是炼罡境;第二,庆葵刚死,你就出现了,不巧吗?第三,我一个小人物,第一次见面,你堂堂洛水郡来的大人物,就对我热情如火,虽然呢,这么说我也有些难为情,但唯有这个词语,最为合适!纵然是一见如故,但这个热情法,却也过了,不是缺心眼,就是非奸即盗啊!”
      叶青伸出第四个手指,继续道:“第四,凌司首行事素来谨慎稳妥,让我来玉泉村调查村民失踪之事,若是让你跟着,无论是事前事后,都应会知会我一声,但他却没有,显然你是私自做的决定。我是去调查案子,又不是去游山玩水,你跟着图个什么?真相恐怕只有一个,图我的命吧!”
      “第五……”
      “还有第五……”霄阳诧异,前面几点,他也承认,确实是他心急了,做的有些刻意。
      但自出城这一路上,他自认为没有露出什么马脚?
      叶青没有搭话,继续道:“第五,在盘蛇岭的吊桥上,你使用了一样东西,即替命娃娃,你或许以为我不知道,就没多想,但不巧的是,我恰好知道这种诡器。”
      “替命娃娃只能由本人炼制,炼制后无法转让,无法掠夺,终生只有一主,所以这个替命娃娃只能是你自己炼制的。”
      “替命娃娃的炼制手法极其残忍,非正道所为,更为大楚朝廷所禁止。”
      “从替命娃娃可知,老哥你可不像表面上那么和善啊!而这也让我真正对你有了警惕!”
      “第六,则就是血玉莲花的事儿,你原本的打算,恐怕是想让我和湖精两败俱伤,你好坐收渔利吧!”
      “这些都是你的猜测,没准是巧合呢,当不得真吧!”霄阳本以为他做的天衣无缝,却没成想,到处都是破绽。
      叶青淡淡一笑:“这世上,有些事情,巧合太多了,就不是巧合了,而是有意!”
      “江湖上,一个巧合无妨,两个巧合无恙,三个巧合,可就是你死我活的生死相争了!”
      “巧合多了,就是有意,好,好,哈哈哈……”霄阳沉默了一下,忽然张嘴大笑,笑声肆意邪魅:“那如果你猜错了呢?”
      叶青无所谓道:“如果猜错了,那就只能算你倒霉了。江湖事,生死事;江湖人,生死人,谁人手中无冤魂,谁人不是冤死鬼!”
      “再者说,你为了一个替命娃娃,害了那么多人的性命,杀了你,也算是为你手中那些无辜枉死的冤魂报仇了!”
      “哈哈……谁人手中无冤魂,谁人不是冤死鬼,说得好,说得好!”
      霄阳大笑如狂,满脸嘲讽:“说实话,我确实小瞧了你,一个小小的安阳县,竟然能出现你这样的人物,着实不可思议。”
      “只可惜,你还是太嫩了!”
      “太嫩了?”叶青自然知晓霄阳的意思,笑道:“你是说我没有趁胜追击,而是与你在这儿浪费口舌,给了你时间?”
      霄阳邪笑道:“难道不是吗?”
      叶青道:“你只以为你在拖延时间,岂不知,我也在拖延时间?”
      “你可能知道,我手上有一件诡器,名青魔手,你身上的火焰,就是青魔手中蕴含的火焰,名幽冥鬼火,幽冥鬼火有腐人血肉,蚀人脏腑之威,这个想必你已经感受到了,滋味应该不错吧!”
      “当然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青魔手还有另一项能力,可催发百毒之气。这百毒之气嘛,无色无味,无形无质,但却厉害非常,可损人气血,伤人心脉,毁人窍穴,阴毒异常!”
      “没发现吗,我一直处于上风口哦!所以,你在等伤势恢复,而我呢,恰好也在等毒发!”
      说着,叶青咧嘴一笑:“你说,有缘不?”
      “百毒之气?”
      早在叶青提到百毒之气时,霄阳就暗自查探了一番,果然在体内感觉到了一股剧毒,腐蚀着他的五脏六腑,经脉窍穴,污染着他的气血,使他气机紊乱,运行不畅。
      事实上,若非先前幽冥鬼火侵入他的身体,使得他的身体机能受损,感应迟钝,再加上他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拖延时间上,不然的话他应该早能察觉到体内的异样。
      怪只怪,他太大意了,自以为算计了对方,殊不知自己正在往别人挖的坑里跳;
      怪只怪,叶青太奸诈了,一环套一环,一坑接一坑,让他防不胜防!
      唉,他还是太天真了!
      算了,他是惹不起了,该别人粉墨登场了!
      “哈哈……这次我算是认栽了,佩服,佩服!”霄阳捂着嘴巴,轻咳了两声,从指缝间渗出缕缕乌黑的鲜血。
      “不过呢,我虽然认栽了,但却并不代表我输了!”
      霄阳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得邪魅狂狷:“我拖延时间,其实还有另外一个用意,那就是等人!”
      “等人?”叶青心中咯噔了一声,生出一种不详的预感:“等谁?”
      以他的推算,霄阳和庆葵应该只有两人,若还有其他人的话,就算庆葵死了,霄阳联手其他人,足以在安阳杀掉他,拿到羲皇乘撵观想法,没必要如此处心积虑,小心翼翼。
      难道他猜错了?!
      忽然,叶青眉心一跳,精神感应中,有数十人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堵死了他所有的退路。
      “哈哈……当然是想杀你的人了!”霄阳冷冷一笑。
      眨眼间,那群人就到了眼前。
      “两个拓脉巅峰,剩下的都是凝气初期到后期,无一弱者!”叶青以手抚眉,精神力弥漫,准确分辨出了所有人的境界,无一疏漏。
      来人穿着统一的乌衣斗篷,遮掩着面孔,显然不想让人认出他们。
      两个拓脉巅峰?三十多名凝气境?
      这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如果是霄阳的人,那么其甫一进入安阳地界,一定会被人发觉,但事实却并没有。
      因为在庆葵死后,他曾托乔六爷打听过近日出入安阳县的陌生人,但除了霄阳等少数几人外,乔六爷什么都没发现。
      乔六爷可是安阳的地头蛇,有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的耳目,所以就算这些人乔装隐匿进城,也不可能什么痕迹都未留下。
      因而,只有一个可能,这些人不是霄阳和庆葵的人。
      既然不是霄阳和庆葵的人,那么能在安阳地界一下子凑出这么多凝气高手,其中还有两名拓脉巅峰的高手,只有一种可能。
      即安阳的几个地头蛇,靖安司、乔六爷、铁衣帮、沈家以及李家。
      而且,任何一方势力想要凑齐这么多人,也有些捉襟见肘,所以只有两个及两个以上的势力联手,才有可能。
      但他与靖安司无冤无仇,换句话说甚至有大恩,所以凌剑秋不可能对付他,靖安司可以排除;乔六爷与他交好,两人合作也算愉快,应可以排除;铁衣帮是他的,更加不可能……所以,算来算去,只剩下沈家和李家,沈家家主沈闲和李家家主李元康恰好也是拓脉巅峰。
      而且,沈家和李家,也有出手对付他的理由。
      “你们,应该沈家和李家的人吧?”叶青看着逼近的众人,忽然开口道。
      逼近的众人陡然一滞,为首的两名拓脉巅峰武者双目中迸射出骇然的光芒,身上煞气汹涌。
      “没错了!”叶青心下笃定,看向为首的两人:“沈闲,李元康,我与你们无冤无仇,你们为何要杀我?”
      沈闲和李元康自然不会承认,否认道:“你认错人了,我们不认识什么沈闲、李元康!”
      “不用否认,我只想问一句:你们真要与我为敌吗?”叶青声音低沉肃重,压迫感十足。
      沈闲和李元康相视一眼,没有说话,而是挥了挥手,身后众人抽出刀剑,齐齐上前。
      “我明白了,希望,你们不要后悔!”
      叶青没有再劝,因为有些人,有些事,劝也无用!
      只能,拳头之下见真章;生死之间见无悔!
      “杀……”
      叶青话音方落,三十多人低吼一声,煞气冲霄,扑向叶青。
      叶青右手一伸一翻,五指律动,虚影重重,仿佛一朵冉冉盛放的花朵,绚烂繁华。
      下一刻,无数飞刀飞掠而出,寒芒乍闪而势,仿若漫天繁星,从天而坠。
      “繁星摘花手”
      “噗……噗……噗……”
      最前方的五名凝气境高手,身体微微一颤,双目圆睁,一缕缕血花,从喉头绽放。
      “嗖嗖……”
      五人死亡的一瞬,叶青后方,六名轻功最好的好手,已经掠至,六柄长剑,如似毒蛇般,招出无声,动如雷霆,以诡异的角度,分袭叶青全身大穴。
      “六合童子剑”
      叶青看也不看,衣袖旋转,劲笼八方,原本刺向他全身大穴的六柄长剑不由自主偏移了角度,落入衣袖之中。
      六人的脸上,陡然露出惊恐的神色,脸色煞白,只见他们的胳膊已然扭曲如麻花,露出森森骨茬。
      而他们手中的精钢长剑,已然寸寸碎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