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往事之梦悠悠 > 语有意关系终明 话无情母女嫌隙
(六十)
  语有意关系终明话无情母女嫌隙
  下午五点左右,凌峰和鸿皓来到明月岛轮渡码头,老张带着服务队弟兄忙着往码头运送游客。不一会儿,艺璇也来了,跑过来缠着凌峰要开观光车。
  凌峰看了一眼已坐在车上的艺璇说:“现在正是人多的时候,等明天你早点出来我再教你。”
  艺璇脑袋像个拨浪鼓似的摇个不停,嚷嚷道:“我就要现在学,我就要现在学。”
  凌峰拗不过,在教艺璇驾驶观光车之前先问道:“难道这就是你叫我们等你的事吗?还有惊喜,我看是惊吓吧。”
  艺璇也不搭茬,只自顾着摆弄着观光车。凌峰没办法,只得细心讲解,指导着艺璇小心驾驶别撞到人。
  这时江面上来接明月岛上游客的最后一班渡轮已靠上了码头,游客正有秩序地在上船。
  “艺璇,船来了,赶紧去上船吧。”凌峰松了一口气。
  “惊喜来啦,别走,等我啊。”艺璇下车跑了。
  不一会儿,艺璇捧着一个大西瓜走了过来,后面跟着孟部长。
  “给,这是我送你的大西瓜,比那个狐狸精给你的好吧?”艺璇得意洋洋。
  “船都快开了,你不回家了?”凌峰接过西瓜放到车座上,好意提醒着。
  “不回家了,在这盯着你,防止你跟狐狸精鬼混。”艺璇理直气壮的。
  “今晚我夜班,艺璇晚上要陪我。”孟部长解释了一句。
  “别杵着了,快载我们回宾馆。”艺璇指挥着。
  “行,你俩谁去鸿皓车上,咱这就走。”凌峰给出了建议。
  孟部长主动去坐上鸿皓的车,艺璇与收拾卫生的老张挥手告别,捧起车座上的西瓜坐上了车。
  凌峰发动观光车尾随鸿皓而行,到了休闲广场,鸿皓走的是观月楼院墙外水泥路,凌峰则走通往山楂木屋的水泥路。
  车上的艺璇打了凌峰一下,问道:“你想拐卖啊,这是去哪儿?”
  凌峰哈哈一笑,说道:“拐你去给庄稼汉作媳妇儿。”
  艺璇继续拍打着凌峰,说:“怎么两天没见,你学坏了呢。”
  凌峰顺着艺璇语意道:“在你眼里我不是一直都是坏人吗?”
  说笑间,观光车已到山楂木屋,凌峰停下了车。
  艺璇看了一眼山楂木屋,问道:“你干嘛,停在这儿干嘛?”
  凌峰下了车把手伸向艺璇,说道:“该让西瓜上楼了,还老捧着干嘛。”
  艺璇明白了凌峰之意,又问:“你这有刀有勺嘛,不切开怎么吃?”
  凌峰有点不好意思了,问道:“那你的意思是?”
  艺璇一指前方,说道:“去明月宾馆,一会儿切好了给你们送来。”
  凌峰上车起动前行,刚走不远,鸿皓驾驶观光车已拐了过来。在错车时,鸿皓指了指万善寺方向,凌峰会意,一直把车开到了明月宾馆门前。
  艺璇下车把西瓜往凌峰手里一放,命令道:“捧着跟我上楼。”
  凌峰安顿好观光车,捧着西瓜跟艺璇进了宾馆大门,艺璇去服务台取出一把水果刀一起上了三楼。
  在三楼走廊最里面的一间房门前艺璇敲了几下,门开了,一幅美人换衣图出现在面前。显然孟部长没有想到艺璇会带凌峰来,房嫂服装还剩一件上衣没系扣。凌峰的目光又被那高耸的胸部吸引住了,而孟部长先是下意识的拽过衣襟遮住了胸部,待看清是凌峰时也便归于自然,一边转身一边系着衣扣。
  艺璇见孟部长衣衫不整的样子,脸马上红了起来,抱怨起来:“你看你,衣服还没换好就来开门。”
  孟部长先是一怔,反击道:“你个死丫头,还愿我,只听得是你敲门声,谁知道你还把相好的带来了。”
  艺璇脸更加红了,分辩道:“什么相好的,你说的咋那么难听呢?”
  看到孟部长和艺璇拌嘴,也没人搭理自己,凌峰知趣的关上屋门,左右瞅了瞅寻找放西瓜的地方。就见孟部长休息的这间房面积不大,房门对面是扇玻璃窗,右手边一张单人床和一辆宾馆专用手推车,对面整面墙的木格架,上面堆满了床单、被罩等宾馆用品。
  凌峰把西瓜放在窗台上,继续听孟部长和艺璇拌嘴。
  “你个死丫头,就知道想着相好的,买西瓜还得买整个的,你知道西瓜摊离江堤码头有多远吗?这家把我累的,到头来还得看你的脸色。”孟部长余怒未消。
  “行行行,知道你辛苦,这不让他把西瓜捧这来了吗。”艺璇语气已弱了下来。
  艺璇说着搂住孟部长的脖子坐在了床上,对凌峰命令道:“你瞅啥?还不赶快切西瓜。”
  凌峰不敢怠慢,接过艺璇的水果刀开始切西瓜,由于水果刀不锋利,凌峰费半天劲才切好。
  凌峰给艺璇、孟部长挑了两块大的,自己则拿起一块小的吃起来。
  孟部长一见逗趣道:“这是艺璇让我专门为你买的,你怎么跟受气似的专挑小块的吃?”
  凌峰从进屋就一直没说话,此时不能再沉默了,况且心中还一直想着探查艺璇和孟部长的关系,于是回答道:“你们二人为了一个西瓜都快打起来了,我还哪敢吃呀?”
  艺璇嘴一撅,冲凌峰说道:“刚才还不是因为你,你还在这儿说风凉话。”
  凌峰装傻,问道:“因为我,我怎么了?”
  艺璇一脸的鄙夷之色,嗔怪道:“你还装,你看你刚才那色迷迷的样子,眼睛盯着就不移开了。”
  凌峰一乐,回答道:“你个小丫头懂什么,这叫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再说了,我怎么瞅我孟姐都不会生气的,对吧孟姐?”
  凌峰边说话时边故意坐向孟部长身边,而孟部长像被马蜂蜇了似的“蹭”地站起身,已面露窘态,说道:“凌峰,以后这话你可千万别说了。”
  凌峰感到初步达到预想,向艺璇挪了挪,说道:“你晚上陪孟姐,可这儿就一张床,怎么睡呀?不如这样,晚上去山楂木屋住吧,我那宽敞。”
  艺璇也“蹭”地一声站起来,站到孟部长身边,满脸通红的指着凌峰说:“你、你下流。”
  凌峰听艺璇提到“下流”二字,知道艺璇会错意思,刚要解释一下,随即一想不如将错就错,便没有出声。按凌峰想法,孟部长与艺璇如果真是想象中的那种关系,那她们一定会联手指责自己的。但是凌峰打死都没想到,孟部长说出了一段模棱两可的话。
  “凌峰说得对,我上夜班,你或者自己在家或者去你爸那儿住几天,你偏不,我成全你,你去山楂木屋住吧。”
  就见艺璇的脸由红转白,面容由娇羞变为难过继而变成愤怒,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嘴里喃喃的说:“他说下流话是他没有素质,你怎么也这么说,哪有你这样的,哪有当妈的让自己的女儿……”
  艺璇说不下去了,一摔手中吃了一半的西瓜,哭着跑了出去。
  这戏剧的一幕把凌峰惊呆在当场,虽然从艺璇口中已经证实了艺璇和孟部长的母女关系,可艺璇那已经认为是下流的话,孟部长怎么又重复了一遍呢?
  “凌峰,你还坐这儿干嘛,赶快去看看呀。”
  孟部长的话提醒了凌峰,凌峰赶紧出了房间追出宾馆,艺璇的身影已向明月山庄方向跑去。凌峰骑上观光车一会儿就追上了艺璇,艺璇不理凌峰,凌峰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就这样在明月岛里乱走。
  渐渐的,艺璇不哭了,渐渐的,天暗了下来。艺璇可能是走累了,也可能是天黑害怕了,坐上凌峰的观光车就不言语了。凌峰也不开车,开始劝艺璇。
  “你说你外表看着这么单纯,思想怎么这样呢?我和你妈说让你去山楂木屋住,山楂木屋楼上楼下好几个屋,各住各的,你怎么就认为我要跟你睡觉呢?你想跟我睡,我也得愿意才行。”
  凌峰见艺璇不出声,就开动了观光车回到明月宾馆,艺璇不下车也不出声。凌峰进宾馆餐厅看了一眼,出来对艺璇说:“这下好了,餐厅没人了,今晚咱俩得饿肚子了。”
  凌峰见艺璇不吱声,想了想骑车回到了山楂木屋,凌峰怕艺璇多想,冲木屋二楼喊道:“鸿皓,在吗?”
  鸿皓在二楼木阳台上探出身子问道:“你跑哪去了,我在餐厅里等了你那么长时间。”
  凌峰答道:“一句两句也说不明白,现在你把我买的蜡烛点上,迎接咱们的艺璇大小姐下榻山楂木屋。”
  凌峰喊完没多久,山楂木屋上亮起了摇曳的烛光,烛光飘飘忽忽地下了楼,来到门口。
  “欢迎、欢迎,请上楼。”鸿皓热情相邀。
  凌峰见艺璇还没有下车的意思,就故意说:“陪了你这么久,晚饭都没吃上,你快上楼,我还得给你弄被褥去呢,你要不下车我就进屋不管你了。”
  艺璇大概是真怕了,不情愿地下了车,走进了山楂木屋。凌峰和鸿皓陪艺璇上了楼,指着二楼小屋说:“你要真决定住山楂木屋就住这间,门是可以叉上的,我这就去弄被褥。”
  凌峰看见艺璇也不出声,卷起大屋地面的一套被褥就进了小屋,反手把门也叉上了。
  凌峰摇了摇头,即然艺璇不嫌弃自己的被褥就再去为自己找一套被褥吧。
  “艺璇,你皓哥在外屋陪你,我去弄被褥,有可能的话再去弄点吃的,我走了,一会儿就回来。”
  凌峰又跟鸿皓交待了几句,就下楼骑上观光车直奔明月宾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