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往事之梦悠悠 > 言由衷沉渣泛起 行未明用意不详
(六十一)
  言由衷沉渣泛起行未明用意不详
  凌峰来到明月宾馆,敲开了孟部长的休息间,休息间的窗台上未切的半个西瓜已打包,旁边还放着一个旅行包。
  孟部长没有关门,只轻声的问了一句:“那丫头没事了吧?”
  凌峰也放低音量,回答道:“艺璇现在被我哄进了山楂木屋,但是不说话。”
  孟部长指着窗台上的西瓜和旅行包说:“那丫头就这样,明天自然就没事了,我现在是工作时间,不能过去看她,那些你都拿回去,包里是艺璇的洗漱用品和换洗衣物。”
  凌峰把包和西瓜拎起来放到门边墙根处,等着孟部长拿被褥,可是看孟部长却是起身送客的架式。
  凌峰不得已开口问道:“被褥呢?”
  孟部长用诧异的目光瞅着凌峰,反问道:“什么被褥?你那儿不是有吗?”
  凌峰心里话,这么简单明了的事情还用说得那么清楚吗?可是看孟部长的神态也不像是在开玩笑,于是又重复说道:“我要被褥是给艺璇要的。”
  孟部长满脸的狐疑,继续问道:“你们两个不在一起睡吗?”
  凌峰一听,这怎么个茬,小的会错意,老的也能会错意?于是又解释了一遍:“我让艺璇去山楂木屋住是因为那里大,并不是艺璇想的那样要跟她睡觉。”
  孟部长起身关上了房门,问道:“你们两个不是情侣吗?早晚不得在一起睡,晚睡不如早睡。”
  凌峰震惊了,世上还有这样当妈的,即便是情侣也不该鼓励这样做啊,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变化。
  凌峰疑问道:“你真的是艺璇的母亲吗?”
  孟部长笑了,说道:“我要不是艺璇的母亲你早就是我的了,你小子对女人身体这么感兴趣又这么有底线,我把姑娘交给你我放心。”
  凌峰无语了,还能说什么呢,听孟部长说的意思,实情是万万不能告知的,大不了回去跟鸿皓挤,大夏天的好对付。
  凌峰正要走,孟部长突然叫住了凌峰,只见她从床上的背包里拿出一个手绢包,打开拿出一个小的带封口的塑料袋,里面有一些褐色粉末。
  凌峰疑惑的问:“这是什么?”
  孟部长神秘兮兮地说:“你俩第一次都害羞,把这个冲水喝下,会好很多。”
  听了孟部长的话,凌峰脑海里出现了不久前望江亭下的那一幕,再看那褐色的粉末,假尼姑的凉茶、热茶交替着在眼前晃。
  凌峰接过塑料袋装进兜里,直视孟部长,问道:“你这么想促成我们的好事到底是为什么?你要不告诉我真正原因,我就把这药的事告诉艺璇。”
  凌峰的话显然触到了孟部长的软肋,就见孟部长缓缓的坐在床上,明亮的目光渐渐暗淡了下来,讨价还价的说:“我如果告诉你实情,你要答应我尽快带艺璇回牡丹江,回到牡丹江你们就结婚生孩子,到时我会陪送丰厚嫁妆的,你要喜欢车,我那辆卡宴也可以给你。”
  孟部长那足以让人嫉妒的陪嫁让凌峰没有想到,也不知道以后哪个小子这么有福气,为了知道实情也只能说假话了。
  凌峰故意装出很高兴的样子说道:“行,我答应你,我就是不想什么事都被蒙在鼓里。”
  孟部长拉凌峰坐在身边,大有慢慢道来的意思,就听孟部长问道:“你在龙沙公园工作的那段日子有没有听说过我那“蛇蝎美女”的外号?”
  凌峰想起进公司时老张的告诫,于是点了一下头。
  孟部长挺了挺腰板,继续道:“说我美女,我自认担得起,说我蛇蝎,却是太冤枉了,我那些狠毒的做法都是听命于人,这你应该懂吧?”
  凌峰又点了点头,知道孟部长已剑指杜经理。
  孟部长接着说:“龙沙公园碧水庵事件发生后,杜经理把我调来明月岛,要委以重任,但艺璇在这儿,我便回绝了杜经理,杜经理一怒之下才让我干起了房嫂。”
  凌峰对一个细节问题感了兴趣,插嘴问道:“你说杜经理委重任于你,什么重任?”
  孟部长看了凌峰一眼:“哪天你去温泉大厅泡泡就知道了。”
  即然孟部长不肯直说,那就一定是有不便说的理由,凌峰于是催促了一句:“我不问了,你接着往下说。”
  孟部长理了一下思路,说:“艺璇是我的心头肉,她那像没长大的性格都是我给惯的,没办法呀,现在的社会丑陋现象那么多,我不得不防啊!”
  凌峰有点听明白了,说:“你是害怕杜经理迁怒于艺璇?”
  孟部长点点头,重新叙述了一下:“不是害怕,杜经理为了逼我就范一定会打艺璇的主意,因此我要为艺璇谋好出路,幸好有你在。”
  凌峰仍有些不解的问:“人道是树挪死人挪活,你也不差啥了,干嘛不带着艺璇三十六计一走了之呢?”
  孟部长苦笑着摇摇头说:“齐齐哈尔就这么大,又能走到哪儿去呢,我刚才已经讲的很多了,现在我以你未来丈母娘的身份命令你,尽快辞职,尽快带着艺璇离开明月岛,离开齐齐哈尔。”
  凌峰觉得可笑,怎么一会儿工夫成丈母娘了,也不知道如果孟部长知道自己与艺璇假情侣身份时,是个什么样子。
  凌峰受宠若惊般笑着说:“那以后你就从孟姐荣升为孟丈母娘了,可是你知道艺璇是怎么想的吗?”
  孟部长刻意回避着问题,但又觉得不说话不是那么回事,有些说笑着说:“你小子还孟丈母娘,你打算有几个丈母娘?”
  凌峰没受孟部长干扰,接着说:“艺璇现在最需要的是一个完整的家庭,你住的那间房一定是原来的那个家,艺璇都长大了,你和张哥有什么疙瘩还解不开呢?”
  孟部长脸一沉:“你个小屁孩懂什么,是不是那个老张头让你这么说的?”
  凌峰连忙摆手,“不是张哥教的,我就是觉得你和张哥都视艺璇为宝,怎么就不能冰释前嫌呢?”
  孟姐叹了口气,说到:“都是过去的事了,你说我这样的嫁给他,是不是他的福气,可是他却出轨,而且还是明知故犯。”
  听了孟部长的话,凌峰想起原来在煤气公司的事,一位后进储配站的大哥,长得小鼻子小眼的,一次他媳妇儿来找,大家发现他媳妇儿相貌非常出众。于是,大家纷纷感叹“这天下的好白菜都让猪拱了啊!”
  孟部长好象突然想起了重要的事,连忙叮嘱:“你是我的准姑爷,在这明月岛上一定不要去喝尼姑的茶,无论热茶还是凉茶。”
  听到孟部长提到尼姑的热茶和凉茶,凌峰联想到了孟部长交给自己的褐色粉状物,随口说道:“在龙沙公园时,张哥已经嘱咐过了,否则在碧水庵尼姑给我们奉茶时我们就着了道了。”
  孟部长点了点头,说道:“算他还有点心,我说在碧水庵你们怎么犹豫了呢?”
  凌峰闻言脸上有些变色,听孟部长说到碧水庵尼姑奉茶一节,那就说明孟部长当时也在碧水庵中,那么孙道长的死跟孟部长有没有关系呢?
  孟部长大概是看出了凌峰的异常,不慌不忙的说:“咱俩都是准丈母娘和准姑爷的关系了,我不防告诉你,碧水庵尼姑奉茶那一天我正好去那里办事,换别人我就不管了,是我把那奉茶尼姑招回的。”
  凌峰追问了一句:“那天我和鸿皓在岛上工作了一上午,也没看见你进出呀?”
  孟部长哈哈一笑,说道:“傻小子,没听说过条条大路通罗马吗?与丽水湾宾馆、劳动湖游船相比,你那九曲桥小岛水道不值得一提。”
  被凌峰一直看重的九曲桥岛内小湖通碧水庵水道,在孟部长眼中竟是那么的微不足道,丽水湾宾馆与劳动湖游船是什么鬼,自己怎么以前从未听说过。
  孟部长意犹未尽的说:“你和你那同学,新来乍到的,又怎么会委以重任呢?”
  凌峰茫然的问了一句:“这么说碧水庵所有的事你都清楚?那死人的事跟你有没有关系?”
  孟部长肯定的说:“死人的事跟我无关,跟公司也无关。”
  凌峰正要进一步追问,腰间的传呼突然响了起来,这是凌峰在明月岛上配传呼以来第一次接任务。凌峰不敢怠慢,告辞孟部长拎西瓜和旅行包出了明月宾馆回到了山楂木屋。停车上楼,连放东西带跟鸿皓打招呼,然后下楼开车直奔浮桥码头而去。
  凌峰到了浮桥码头,海燕的平扳船也到了岸。客户上岸,二话不说上了凌峰的观光车,凌峰也不多言,一路狂奔来到了明月山庄。
  明月山庄肯定是知道有客户要来,凌峰的观光车刚到明月山庄门前,明月山庄的大门就开了,小娘领着几个服务员出门迎接,一顿寒喧客套后将客户让进了明月山庄。
  凌峰见完成任务,转身刚要离去,珊珊拎着她那保鲜盒跑了过来。
  “行啊凌峰,先是杜经理请你吃饭,现在小娘又特意给你准备夜宵,看来以后我得跟你混了。”珊珊说完将手中的保鲜盒塞到凌峰手中转身离去。
  凌峰不解,要说杜经理也算是在和平广场江坝神交了一个来月,这小娘之前充其量也就见过那么一面,不应该呀?打开保鲜盒,荤素搭配看着就有食欲,凌峰也不想那许多了,正饿着,回去开造就完了。
  凌峰回到山楂木屋,招呼鸿皓点蜡烛开啤酒。凌峰把保鲜盒和西瓜特意放在小屋门口,拿出自用餐具一边吧唧嘴一边连呼好吃。吃了不到两分钟,小屋门就开了,艺璇还是不说话一把夺过凌峰的筷子就大吃特吃起来。
  凌峰看着艺璇的表情和吃相心中有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