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往事之梦悠悠 > 过情关压力暂缓 环江坝秘道徒增
(六十二)
  过情关压力暂缓环江坝秘道徒增
  新的一天开始了,不知名的鸟雀又开始了歌唱。
  合衣而眠的凌峰感到肩膀有人在推,一个细细的声音在催促:“快点来呀,我要憋不住了。”
  凌峰一睁眼,看见了焦急的艺璇。为了不打扰鸿皓,凌峰没有说话,跟着下了楼。
  “峰哥,我要上厕所。“艺璇红着脸说。
  “大姐,那快去呀。”凌峰有点恼。
  “厕所在哪儿呀?”芝璇声音弱了下去。
  “去吧,去给小草施点肥。”凌峰向四周一指,声音温和起来。
  艺璇大概是真憋不住了,匆匆向山楂木屋后面跑去,跑到拐弯处还不忘回头警告:“.别跟过来,不许偷看。”
  凌峰笑着摇了摇头,刚要进屋,发现远处观月楼后门所对水泥路上出现了那四个假尼姑的身影。就见四个假尼姑顺水泥路向休闲广场行走,到了休闲广场一拐弯不见了。
  这时,艺璇从木屋后面转了回来,看见凌峰乖巧的问了一句:“峰哥,你还没上楼呀?”
  凌峰打开门,让艺璇进了门,说了句:“你先上楼,再睡会儿,我也得上趟厕所。”
  凌峰推观光车上道,向休闲广场驶去,然后一拐弯直奔万善宫,在凌峰想法中,假尼姑往万善寺方向走,无非就那么几个地方。
  凌峰刚到孔子塑像前,听到万善宫上有开门声。凌峰停下车,抬头观望,就见四个假尼姑正在开二层殿各个殿门。凌峰下了车往孔子塑像背后高坡爬去,上了坡绕到殿后,发现二层殿的后窗也已全部打开,看这架式是要收拾打扫二层殿呀。凌峰即为新发现而兴奋,又为因此而失去进入二层殿那扇窗口而懊悔。
  假尼姑们在打扫二层殿,凌峰觉得没必要再逗留,便返回了山楂木屋,看见鸿皓与艺璇正在洗漱。
  艺璇看到凌峰驾车回来,好奇的问:“峰哥,你不是上厕所去了吗?怎么还开上车了?”
  凌峰随口答道:“上厕所也得离山楂木屋远一点呀,不然居住环境就不好了。”
  艺璇听着有道理,便低声说:“我记住了,以后我也走远一点。”
  凌峰听艺璇有长住沙家浜的意思,连忙问:“你不会还要在这儿住吧?”
  艺璇点着头说:“是呀,我这星期都在这儿住,这儿宽敞也凉快。”
  凌峰脑袋有点大,没办法,谁让自已嘴欠呢,问艺璇:“那你不生你妈气了吧?”
  艺璇摇了摇头,说道:“早就不生气了,我们以前也拌嘴,第二天就没事了。”
  这时鸿皓探过头来,一脸的疑惑:“你们说什么呢?怎么艺璇的妈妈都出来了?”
  凌峰玩笑心又起:“艺璇的妈妈就是孟姐,现在长辈了,我管她叫丈母娘了。”
  鸿皓也开起了玩笑:“你看你们把这个辈弄得这个乱呀,这孟姐成丈母娘了,那么张哥就是老丈人了呗?可以后我该怎么叫,也叫丈母娘,也叫老丈人?”
  艺璇嘴一撅,说道:“不理你们了,你们就知道占人家便宜。”
  就这样,在说说笑笑中洗漱完毕,凌峰三人出门向明月宾馆奔去。一进宾馆大门,艺璇就去找孟部长了。凌峰见艺璇不在场便将早晨所见万善宫之事告诉了鸿皓,二人达成共识,用不了多久又能见到婧婧姑娘了。凌峰与鸿皓在餐厅边吃边聊,没多久艺璇回来了。
  “你妈咋没来呢?”凌峰问了一句。
  “我妈不在这儿吃早饭,她让你一会儿送她去码头。”艺璇回答并传答着信息。
  “我也吃得差不多了,我现在就去等她。”凌峰说着站起身。
  “你等我一下,我还有话跟你说。”艺璇连忙起身相送,在餐厅外无人处跟凌峰耳语了几句。
  明月宾馆外,公司服务队的旅游观光车及中巴车正整装待发,凌峰一出宾馆大门,正看见一辆观光车上的老张。
  凌峰离老远就冲老张招手,老张会意,下车迎向了凌峰。凌峰见老张已远离了服务队其他人员便低声说道:“张哥,周天从市里回来,坐海燕大哥平板船时,海燕大哥给拿了一箱啤酒,今天中午,来山楂木屋一起喝酒,顺便跟你谈一谈艺璇的事。”
  听说要谈艺璇的事儿,老张自是一囗答应下来。
  凌峰回到自己的观光车前没多久,孟部长就走出了明月宾馆大门。凌峰在服务队众人的目光下载上孟部长一阵风似的开走了。
  刚拐上山楂木屋那条水泥路,凌峰的耳朵就被揪住了,同时传来了孟部长的声音:“跟我老实交待,跟我姑娘睡了吗?”
  凌峰心中暗喜,看来艺璇挺了解她妈呀,怎么对答刚才已叮嘱了,按计回答道:“睡了,睡了。”
  孟部长手没松劲,又追问一句:“再说一遍儿,是睡了还是没睡?”
  凌峰连忙回答:“睡是睡了,但山楂木屋里还有鸿皓,我就没碰她。”
  凌峰心想,睡觉是肯定的,一个小屋、一个大屋,也不算撒谎吧?
  孟部长松开手,拍了一下凌峰后背,说:“你这孩子,这么好的机会你就让它错过了,我咋有点不信呢?”
  凌峰灵机一动,说道:“你洗澡没关门,我不是也没进去吗?”
  孟部长又拍了凌峰一下,训斥道:“我都快是你丈母娘了,原来的事不准再提,听见没有?”
  看见凌峰点头答应,孟部长不说话了,开始用手一拃一拃地量起来。
  凌峰感到孟部长的手在自己腰间游走,赶紧问:“丈母娘,你干嘛呢?”
  孟部长答道:“我给你量量腰围,回市里给你买条泳裤,今晚就给你带来,晚上你去泡一下温泉,到时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着急了。”
  凌峰听孟部长这么一说,心里对温泉大厅反而产生了好奇。
  到了明月岛码头,凌峰借口上厕所车都没换就告别孟部长往明月岛里逃离。凌峰感到现在有点骑虎难下,当初冒充艺璇男朋友是为了防止孟部长骚扰,可弄来弄去反而被孟部长搞成现在这个样子。当初在龙沙公园的事就因无法开口而没有和珂雯讲,如今在明月岛再来这么一出,传到珂雯耳朵里就说不清了。刚才在明月宾馆门口之所以约老张中午喝酒,就是为了商量现在这个窘境的。
  凌峰进入明月岛牌楼直走,一路上碰到好几辆载满游客的观光车。当凌峰驶到休闲广场,刚要奔往万善宫时却看见了步行的珊珊。
  凌峰把车停车珊珊面前,一扬手说道:“走吧,我送你。”
  珊珊面露喜色,坐到了凌峰身后,说道:“凌峰,谢谢你啊。”
  凌峰说道:“我还要谢谢你呢,你那保鲜盒我忘拿了,只能等你再上班给你了。”
  珊珊随即接了一句:“没事儿,保鲜盒你要不嫌弃就送你了。”
  凌峰感觉到了珊珊的诚意,回答道:“那我就谢谢你了,现在觉得你也没那么讨厌了。”
  珊珊沉默了,在快到明月岛牌楼时说道:“凌峰,原来都是我不好,谢谢你不计前嫌。”
  凌峰把车停在了明月岛牌楼前,看了眼传呼上的时间回头对珊珊说:“以前的事儿我都忘了,前面这段路你自己走过去吧,时间来得及。”
  珊珊走了以后,凌峰又等了一会儿才驾车来到了码头广场,这时渡轮已经靠岸了,岛上游客们正在上船。
  鸿皓来到码头广场时,凌峰已换好清洁车。
  “万善宫那里怎么样?”凌峰猜测鸿皓一定去了万善宫。
  “那四个假尼姑在收拾万善宫,她们走后,我上去看了,刚收拾完一小部分。”鸿皓回答。
  “你没让她们看见吧?”凌峰怕鸿皓再打草惊蛇。
  “放心吧,我离远处盯着的她们,她们走没影了我才上的万善宫。”
  “我想顺明月岛江坝绕一圈,你去吗?”凌峰问鸿皓。
  鸿皓二话没说,去换了清洁车。凌峰与鸿皓顺情侣路开始了顺时针的旅程,情侣路这一段江坝已经走过了,再往前走没多远,路边一块水泥仿木石牌,上书“渚头湿地”四个大字。凌峰往岛内江坝下望去,野草间已能看见泛着鳞光的水面。
  “凌峰,你看那儿有条小帆船。”鸿皓叫喊着。
  凌峰四处搜寻,果然看见明月岛站建筑阴影里有一条带帆的小木船。看那残破的风帆,凌峰猜想那一定是某个景区淘汰的布景小船。
  再往前走相继看到了写有“小叶樟群落”和“疏林叠翠”字样的水泥仿木石牌,每一处石牌下都相应对着一片树林。
  凌峰和鸿皓无心观赏,继续在坝顶骑行,再没看见石牌。参照岛内景点,先后过了望江亭、滑雪场山岗和将军府。
  当到达明月宾馆所对应江坝时,凌峰看见了坝底伸出插入嫩江水中的管道。再看明月宾馆的温泉池区域,原来这里也通明月山庄。
  “凌峰你看,那水边我怎么看着像码头呢?”
  凌峰向嫩江一侧坝底看,果然跟市区轮渡码头二层白楼下的汽艇停靠码头相似。于是凌峰头脑中又出现了孟部长说的“条条大路通罗马”那句话。
  凌峰放慢骑行速度,没走多远,果然看到了江坝里外护坡草丛间的一条小道。
  凌峰和鸿皓继续往前骑,岛内绿油油的庄稼,岛外混黄的嫩江水始终伴随。走了挺远一段路后,岛外坝下出现了零星的树木,而树木缝隙间闪现出了一条熟悉的平板船。凌峰看看岛内,知道已经转了一圈,再往前走就是明月岛牌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