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噩梦缠身 > 第七十一章 青子的怒吼

  墙上无端生出很多鳞片,而且这些鳞片正以很快的速度不停在船长办公室中蔓延开来,青子被这些鳞片吓的不敢动了,只得在原地发呆。幸好在千钧一发之时章泽上前将青子向后拽了过去,二人踉跄摔倒,章泽大喊道。
  “老方,把青子拉走。”
  方凡连忙上前将青子连拖带拽的拉向一旁,鳞片冲向了倒在地上的章泽,章泽向旁边连连翻滚几圈才躲开了鳞片的袭击。这时方凡带着青子还有卓曼已经跑出了房间,就在章泽跑出来的一刹那,鳞片已经侵蚀了整间办公室。卓曼上前关切的问道。
  “章泽,你没事吧?”
  “没事。”
  方凡和章泽对视一眼,说道。
  “看来蛇妖要同化这艘船。”
  “什么意思?”
  “这些是蛇鳞,蛇妖恐怕要将我们变成他的同类。”
  “难道船长是因为这个才死的吗?”
  “不是,船长死的时候蛇妖还没有发动攻势。”
  这时方凡看向卓曼,接着问道。
  “卓曼,你刚刚在船长尸体上发现了什么吗?”
  “没有啊,我一直就没有接近过船长的尸体。”
  方凡不再追问,平淡的看了一眼卓曼后,转而向青子问道。
  “青子,你刚刚在那面墙上看见了什么?”
  “我看见了一个发光的人脸。”
  几人都大吃一惊,难道是面具?可现如今船长室已经进不去了,先不说无法破坏那被坚硬的蛇皮牢牢覆盖的墙壁,现在连人体直接接触蛇鳞会发生什么后果都不清楚。方凡又看了看船长室,发现那些蛇鳞似乎有生命一般,蔓延停止在了旁边的副船长办公室门前,看来它所针对的只是船长,可船长已经死了,那又何必这样呢?方凡突然说道。
  “章泽,你带着他们去船上其他地方看看有没有被蛇鳞侵蚀的地方,我在附近看看。”
  “你自己当心。”
  说罢,几人开始分头行动,卓曼带着两个保镖去二层查看,章泽和青子去三层查看,整个一层交给了方凡。几人走后,方凡来到了副船长办公室,此时副船长正坐在办公桌后面画着什么。
  “画的怎么样了?”
  “基本已经完成了。”
  “很好,你将重要的地方都拍下来,然后发给我。”
  “你确定这样能行吗?”
  “死马当活马医吧。”
  “好的,我处理好就发给你。”
  突然方凡在副船长办公室看见了和船长办公室一样的地球仪,说道。
  “你这个和亨特船长那里的地球仪一样?”
  “我这只是个摆设。”
  突然副船长意识到自己说走嘴了,连忙低头接着做手里的工作。方凡狐疑的看着副船长,然后清了清嗓子说道。
  “你和亨特是怎么认识的啊?”
  “我们是挚友,也可以说是亨特带着我走上了航海这条路,当时我从海洋学院毕业,那时亨特已经是环绕地球好几圈的船长了。一次有幸的机会我听到了他关于航海知识的讲座,结束时我和他聊了很多,虽然我们年龄上相差很多,但在对大海的崇敬与热爱上却惊人的相似,于是我申请去他的船上工作,亨特欣然答应。”
  “亨特自己有船?”
  “当然,他虽然在给卓总打工,但他可是个名副其实的隐形富豪,他的家族当年可是海上的商业霸主,光大型商船就有几十艘,几乎垄断了当时的海上贸易。”
  海上的商业霸主,这时方凡想到了那个关于赞索比号商船的传说。于是问道。
  “难道赞索比号是他家的?”
  “你怎么知道?亨特对你说起过吗?”
  “没有,没有。我就随便问问。”
  “赞索比号是他家当时最大的一艘商船,最后居然不明所以的沉船了。后人将沉船的原因和当时那个面具的传说联系在了一起,说是那个面具上有莫名的诅咒,从而流出了很多离奇的传说。”
  天下的事也太巧了吧,原来赞索比号是亨特家族的产业,方凡接着问道。
  “难道亨特知道了这艘船的前身是赞索比号,所以他才会来这当船长的吗?”
  “好像是这样,有一次我和他聊天时,他说要重燃家族的荣耀。”
  “重燃家族荣耀?难道他们家族没落了?”
  “也不完全算是没落吧。自从赞索比号沉没后,他的家族似乎在生意方面也遭受不小的打击,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再怎么落魄,但凭借家族多年的财富积累,也可以算是实力雄厚了。”
  “那个面具后来找到了吗?”
  “好像是没找到,每次一提起面具的事,亨特总是避而不谈,似乎他很怕沾染上面具的诅咒。”
  原来亨特是事先知道了美杜莎号就是赞索比号的事,而且他很有可能是冲着面具而来,另外一种可能就是他已经找到了面具。这时副船长兴奋的说道。
  “大功告成。”
  “画好了?”
  “画好了,这就是你要的紧急疏散图,我将一些坚固的疏散通道都用红笔标注出来了。”
  “好的,辛苦了。”
  突然副船长正色道。
  “你一定要为船长报仇。”
  方凡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他刚准备出门,又退了回来,说道。
  “关于地球仪的事,你还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吗?”
  副船长有些慌张的说道。
  “没...没什么。”
  “可我已经发现了那扇暗门,如果你告诉我进去的方法的话,或许对给船长报仇有很大作用。”
  副船长依然不肯松口的说道。
  “我真的不知道啊。我甚至不知道船长室还有一扇暗门。”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的图纸,还请你快点发到我手机上。”
  “没问题。”
  方凡走出办公室的一瞬间就意识到,或许副船长和船长的关系远没有副船长所描述那么好。现在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船长已经找到了面具,但副船长觊觎面具的力量,所以用某种方法杀害了船长。方凡连忙跑到监控室,着急的查找起来。
  美杜莎号的三层只有很少的客房,另外一半是一个观海景的大平台,所以查找起来也很方便。章泽找了根绳子将自己的左手腕和青子的右手腕绑在了一起,这样一来就能方便自己保护青子,而且青子也可以及时告诉章泽那些不干净的东西的位置。
  “青子,发现什么了吗?”
  青子摇摇头,他的目光一直注视着脚下,章泽没有太在意。二人继续向前走着,这时一位衣着得体的男人从客房里走了出来。与章泽和青子走了个对脸,男人看着二人说道。
  “先生们,你们应该回到自己的客房去。”
  章泽端详了一下男人,男人身穿笔挺的西装,手上戴着一副白手套,头上戴着一顶高礼帽,左眼戴着单片眼镜,右手还拿着一根做工精良的手杖,虽然很绅士,但章泽总感觉这身西装的款式太老了,不像是现代人会穿出去的款式,但转念一想,现在奇装异服的现象也不少,于是也就没放在心上,说道。
  “您好,我是警察,我们来看看船上安不安全。”
  “原来如此。已经死了四个人,不知下一个会不会轮到我。”
  章泽心中吐槽着,这男人对自己挺狠的啊,这么毒的话都敢说。这时章泽感觉手被一股力量向后拽着,他回头一看,发现青子正慢慢向后退着。章泽过去问道。
  “怎么了?”
  青子没说话,双眼直勾勾的看着那个男人,男人紧走两步又来到章泽面前说道。
  “你说下一个死的会是谁呢?会不会是隔壁的那对小夫妻,或者是刚刚送饭来的服务员,也可能是我。”
  突然男人停顿了片刻,接着说道。
  “也可能就是你们。”
  突然男人眼中闪过一道光,章泽后退了一步,男人笑着说道。
  “哈哈哈,跟你们开个玩笑。”
  章泽尴尬的笑了笑,问道。
  “您是?”
  “你们好,我是赛斯伯爵,此次是去寻根的。”
  “寻根?”
  “没错。”
  赛斯伯爵做了请的手势,示意二人跟着自己走,于是他接着说道。
  “东泉岛的传说想必二位都知道吧?”
  章泽突然想起来之前亨特船长说的那个传说。
  “哦,听说过。传说一个伯爵在东泉岛上建了一所伯爵府,然后下落不明。”
  “正是,那位伯爵就是我的祖先。我也是找了很多资料才证实了这件事,所以我要去东泉岛寻根,没准还能找到祖先留下的财宝。”
  三人边走边聊,最后赛斯邀请章泽和青子一起用餐,章泽推辞不掉只好跟着赛斯去了三层的餐厅。餐厅不算大,供客人吃饭的地方大概可以摆十套桌椅。他们选了餐厅中间的一张桌子,赛斯伯爵坐在左边,章泽与他对面而坐,青子坐在章泽旁边。这时三位服务员分别向赛斯和章泽,还有青子递过来菜单。章泽和赛斯接过了服务员手中的菜单看着,青子很抗拒的连连摇头。章泽连忙解围道。
  “给他一杯水就好。”
  服务员礼貌的收回了菜单。章泽给自己要了份意面和一份牛排,赛斯要了些甜点和一瓶红酒。食物端上来后,章泽将牛排推到青子面前,示意他吃。青子突然小声说道。
  “脏。”
  章泽看了看赛斯的表情,小声对青子说道。
  “不可以没礼貌,快吃。”
  青子依旧不愿意,当章泽准备吃意面时青子猛地扯了下手腕上的绳子,章泽手中的叉子一下掉在了地上。章泽有些生气的看着青子,这时赛斯示意服务员再拿一套餐具给章泽。章泽生气的样子吓到了青子,他默不作声的坐在一旁,看着章泽吃完了眼前的意面。赛斯笑了笑,为章泽倒了杯红酒送到他面前。
  “感谢您的好意,但我不会喝酒。”
  这时赛斯摇晃着酒杯,得意洋洋的说道。
  “这可是人间享受不到的美味,你确定不尝尝吗?”
  赛斯手中的酒杯一直在摇晃着,章泽忽然感觉到一阵眩晕。竟然不知不觉中接过了赛斯手中的酒杯,红色的液体在他口中转了一圈就滑进了肠胃,章泽说道。
  “好酒。”
  章泽一阵阵的眩晕起来,青子在一旁害怕的发抖,赛斯看着章泽阴险的笑了笑,突然赛斯的脸上出现了很多条绿色的裂痕,先前眉开眼笑的样子突然变得恐怖骇人。赛斯张开嘴露出一排排尖利的牙齿,准备咬向章泽的脖子,青子猛的拽了章泽一把,将他从椅子上拽了下来,刚好打翻了青子的那杯水,整杯水浇在了章泽脸上,章泽顿时清醒过来。当他看见赛斯的模样时,突然大惊失色顺势向后翻滚,青子也跟着后退几步。突然章泽感觉自己口中黏黏的,再一感觉居然有一股血腥味,看来刚才酒杯中的不是酒,而是血。
  章泽看着突变的赛斯,难怪刚刚青子做出那么多不可理喻的举动,原来是在劝告自己别上了赛斯的当,当章泽再看向桌上的食物时差点吐出来。只见他刚才吃的意面原来是一些不知什么动物的肠子,不过那块牛排的确是块肉,但上面爬满了蛆虫。章泽突然明白过来,原来是自己一直在错怪青子。再看看周围依然是餐厅,不过没有之前的干净整洁,一个老旧的吧台旁边放着几个大酒桶,四周都是东倒西歪的桌椅,而之前给他们递菜单的服务员早已不知所踪,突然章泽对着赛斯喊道。
  “你究竟是什么人?”
  “侵扰到我们的人必须死。”
  突然从地面上冒出很多个黑色水柱,紧接着那些水柱渐渐幻化成了人形,他们在赛斯的控制下向章泽和青子攻击过来。章泽拿出防身的匕首隔断了绳子,对青子说道。
  “你快走,我拖住他们。”
  青子摇摇头,转而躲在了旁边的桌子下面。赛斯大吼道。
  “你们谁都走不了,都要给赞索比号陪葬。”
  章泽大吃一惊,难道自己现在身处赞索比号?不可能,这应该是那条蛇妖在作怪。地上冒出来的人越来越多,章泽不能使用青蛇之力,只好拿着匕首应战,匕首划在那些人身上时也会对他们造成一定的伤害,毕竟章泽这把防身的匕首是从方昊天那里得来的。
  这把匕首最先在莫竹那里,莫竹在落云镇遇难后,章泽拿到了这把匕首。后来魇第一次在方凡身体中躁动时,方昊天将这把匕首正式交给了章泽,说是可以在方凡失控的时候救方凡的性命,也就是可以镇压魇的力量。至于这把匕首的来历和名字方昊天却从未提起过。
  这把匕首连魇的力量都能镇住,更何况眼前这几个从地下冒出来的人。称他们为人只是因为他们是人形,至于是不是人,还真说不清楚,只能暂且称他们为黑水怪。经过几个回合之后章泽有些疲惫不堪了,他发现之前吃的那盘‘意面’不仅没给自己能量,反而使自己变得很虚弱。
  这时赛斯又从地下召唤出很多的黑水怪,这次黑水怪不再像之前那样悠闲散漫,而是一起冲向了章泽。双拳难敌四手,章泽腹背受敌,最后抱着头蜷缩在地上,青子在桌下颤栗发抖,害怕的不得了。章泽从一到缝隙中与青子的眼神交汇,章泽微微一笑,仿佛在告诉青子别怕。这时青子猛地撞开了包围着章泽的黑水怪,扑倒在章泽身上,黑水怪再次一拥而上。章泽大喊道。
  “青子,你快离开这里。”
  说是这么说,但此时已经是毫无退路了,二人被黑水怪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的。章泽一较劲将青子护在身下,黑水怪的拳爪如潮水般涌来。这时章泽感觉青子颤抖的更厉害了,突然青子用力将章泽顶飞出去,半空中的章泽看见不止自己飞了出去,连那些黑水怪也纷纷后退,下一秒的时候青子突然发出了一声震荡千里的怒吼,肉眼可以看见一层巨大的音波从青子身上扩散出去,黑水怪全部被震碎,就连赛斯都受了重伤。
  怒吼之后青子就昏了过去。章泽重重的摔了下来,他连忙爬起来跑到青子身边,见他呼吸均匀就先将他放在一边。转而来到赛斯身边,赛斯此时已经奄奄一息,他说道。
  “没...没想到...多年以后...我还是会葬身大海。”
  说完后便化作了一团黑烟散去。章泽定睛一看,只见三层的玻璃都被震碎了,海面上以船为中心向四周掀起了百米高的巨浪,章泽心中明白这都是青子刚才的怒吼声所爆发出的能量。章泽对刚刚青子爆出的力量惊愕不已,这时他的电话响了。
  “章泽,你们在哪?”
  章泽没有回答方凡的问题,反问道。
  “老方,你们刚刚感觉到什么了吗?”
  “只听见了一声怒吼,然后船就停了。”
  章泽挂断了电话。这时青子醒了过来,章泽激动的抱住了青子,青子在章泽耳边小声说道。
  “你没事了吧?”
  章泽抓着青子的双肩激动的说道。
  “没事了,没事了。青子你是英雄,拯救我们的英雄。你刚刚那声怒吼是怎么回事?”
  “我就是害怕,所以大叫了一声。”
  章泽开心的大笑道。
  “哈哈哈。我的天,光大叫一声就这么厉害,要是你发全力的话岂不是会天崩地裂啊。”
  经过刚才的震荡,三层恢复了正常,很多的乘客纷纷从房间走了出来,他们都被刚刚的怒吼声震到了,于是互相讨论着。章泽发现自己此时根本没在什么餐厅,而是在三层的楼梯口,也就是说当他和青子刚一上三层的时候就中了赛斯的幻觉,之后所看到的那些全部是赛斯幻化出来的。至于赛斯,章泽猜他应该死于赞索比号的海难中,这么多年依然没有转世,想必一定是被这艘船禁锢了灵魂,而更多的原因恐怕还是来自于蛇妖的力量。
  兴奋不已的章泽带着青子准备去找方凡,因为方凡刚才说船停了,虽然青子惊人的力量是件值得高兴的事,但此时最关键的事还是先找到面具。章泽带着青子来到驾驶舱,发现卓曼还没来,就问道。
  “老方,你没有给卓曼打电话让她过来吗?”
  “你打吧。”
  章泽拨通了卓曼的电话,响了很久都无人接听。章泽接连打了好几个依旧是无人接听。章泽着急的看向方凡,说道。
  “老方,卓曼失联了。”
  方凡先是默不作声,随后淡淡的说道。
  “那人不是卓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