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婿无双 > 第二章 难缠的丈母娘

  “你!”
  柳沐雨略带惊慌,怎么感觉陈望北像是变了一个人。
  以前的陈望北,唯唯诺诺,对自己大气都不敢出声,更别说顶嘴。
  可现如今,他不但顶嘴,还想反了天!
  “我怎么?”陈望北笑得有些玩味,说话间又贴近了一些,二人不过一拳之隔,柳沐雨身上的清香,让陈望北一阵心旷神怡。
  这一举动,把柳沐雨吓得一激灵,下意识退了几步,她有点恼羞成怒,美眸直瞪陈望北低声道:“陈望北,别忘了,你只是我柳家的上门女婿罢了,谁给你这么说话的勇气!”
  “上门女婿?”
  不提这个身份还好,一提陈望北就来气,眯眼打量着柳沐雨。
  柳沐雨看着这冷峻霸气的眸子,心跳不由得加速,好MAN的感觉。
  “你……你想干嘛?”
  柳沐雨缩到了墙角。
  陈望北紧逼不让,直到她退无可退之后,伸出手撑着墙壁,道:“我不干嘛,其实……我很想知道你柳家凭什么招我当上门女婿?”
  搞笑,自己堂堂渡劫九阶巅峰,试问多少仙女玉女想给自己当小妾,可他都不为所动。
  现在倒好,芝麻大点的家族让他入赘了,还吆五喝六?他陈无双怎么忍得了!
  “好!问的好!”柳沐雨先是一愣,随之气不打一处来,这丫的是不是喝酒脑袋喝傻了。
  正当柳沐雨准备开口的时候,忽然一道调笑声从病房外面
  “大伯?二伯?”
  柳沐雨看向门口的两个男子,俏脸挂上了一丝厌恶之感。
  “沐雨,你这老公能耐啊,居然质问我们柳家何德何能?”柳沐雨大伯柳庆国一脸戏谑的看着自己侄女笑了笑,然后又对陈望北道:“小子,脾气很冲啊!”
  “你谁啊?我脾气冲管你屁事?”
  陈望北压根不认识柳沐雨的大伯,不耐烦道。
  “你!”
  柳庆国没想到陈望北话语如此犀利。
  “呵呵,大哥,看来你这个大伯不怎么让小辈尊敬啊。”
  就在柳庆国吃瘪之际,一旁的二伯柳庆军哈哈笑道。
  可是还没等他笑出声,陈望北又开口打断道:“你笑个屁?你也一样,你谁啊?”
  原本要哈哈大笑的柳庆军顿时戛然而止,一口气差点呛死他。
  这一幕,柳沐雨强忍住了没笑。
  “好一个口齿伶俐的女婿,就这么对待你的长辈?”
  柳庆军脸色通红的看着陈望北道。
  “哈?我的大伯二伯?”
  陈望北不敢相信的看了看柳沐雨。
  柳沐雨虽然不想理会陈望北,可也知道对方是在询问他。
  “没错,他们是大伯二伯。”
  柳沐雨点了点头。
  然后又率先开口道:“大伯二伯,望北才刚清醒过来,估计思维还有些混乱,你们勿怪。”
  “哦,原来如此,我们来是接到通知说这小子很有可能会成植物人,所以来看看,没想到他活蹦乱跳的,看来这第一人民医院的水准不怎么样啊。”
  说着,柳庆国眼眸看了看后面的翁泉海。
  翁泉海身为锦州市数一数二的名医,他自然不会惯着柳庆国。
  “呵呵,的确,我第一人民医院水准是不高,平时也不过就是一些达官显贵来看病而已。”
  翁泉海没有口舌如簧的反击,而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正是这么一句,让柳庆国脸色微微一变,冷哼一声后不再理他,看着柳沐雨道:“好了,既然你男人没事就出院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说完,柳庆国一脸不喜的看了眼陈望北后扭头就走了,柳庆军叹了口气道:“沐雨,二伯也不知道你看上这小子哪一点,如此没教养的东西,怎么当了我们柳家女婿?难道二伯给你介绍的那个不好吗?”
  “多谢二伯好意,不过我和望北是情投意合。”
  柳沐雨强行挤出一抹笑容。
  柳庆军介绍的那个人她第一次见面就觉得不是个好东西,第一次见面不仅想带她去开房,言语间无不透露掌控她家族财产的想法。
  “行吧,随你吧,哼!”
  柳庆军冷哼一声,便拂袖而去。
  而那些医生自然是检查恐怕未果,一脸讪讪的离开。
  下午,医院安排了陈望北出院,当他回到柳家别墅后,看着客厅里坐着的两个老人他又是一愣。
  “爸妈,我回来了。”
  柳沐雨在门口一边换鞋一边对两个人喊道,她说的是我回来了,而不是我们回来了,明显把陈望北撂到了一边。
  不过陈望北也没说什么,没人理他才好,自顾自的换上一双拖鞋后,对柳沐雨问道:“哪个
  是我们的婚房?”
  没错,结婚三天他一次柳家都没来过,更别说婚房了。
  “我们?”
  柳沐雨听见陈望北的称呼,秀眉一撇。
  “不然呢?我们现在可是夫妻,难道还分开睡?”
  陈望北理所应当的回了一句。
  “呵……”
  可是柳沐雨直接冷呵一声,并没有理他而是走向了客厅。
  陈望北皱眉,想了想也跟着她,然后并排走走沙发上。
  “你干嘛?这里是你可以坐的地方?”
  柳沐雨大怒,直接起身质问道。
  “你不给我说房间在哪里,我不坐在这里还能在哪里?”
  陈望北丝毫不受柳沐雨的影响,自顾自抓起水果啃起来。
  “厚颜无耻!”
  柳沐雨气氛至极,她清晰记得刚开始认识陈望北之时,他压根不是这样。
  “女儿,你看看你找的一个什么东西,就算是上门女婿也不能这幅德行吧?”
  这时,柳母纪曼文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一脸厌恶的看着陈望北道:“小子,这里可不是你呆的地方,既然没事了,现在滚去厨房先把碗刷了!”
  陈望北没想到这母女俩一个比一个令人心寒,冷冷的看着柳母道:“你说什么?”
  “怎么?你那眼神想打我?来来来,你打我一下试试!你这个废物,入赘我们柳家已经是你天大的福气,叫你去洗个碗怎么了?”
  纪曼文果然不是个吃素的,指着陈望北破口大骂道。
  这和柳沐雨如出一辙的举动,让陈望北有点嗤之以鼻,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而且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衣服,大步朝门外走去。
  “废物东西,你要去哪?”
  纪曼文从后面大骂道。
  “关你屁事?”陈望北蓦然回头,然后语气生冷道:“你再敢一口一个废物叫,信不信我先废了你?”
  说着他一巴掌拍向门口的鞋柜,瞬间,那一米多高的鞋柜骤然支离破碎。
  他敢保证,如果这个女人再敢乱吠一句,他绝对不会因为丈母娘这一身份而心慈手软。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