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婿无双 > 第四章 将死之人?

  “我什么都不要,你快点走就行。”
  陈望北直接不看她,回完话直接扭头就打算走。
  可是还没等他刚刚踏出一步,女子又赶忙拦住他,说道:“那怎么行,我必须要感谢你!”
  “说了不用!快点滚!”
  陈望北也是受不了这女人纠缠,直接怒吼一句。
  这一吼,把女子吓的小脸一缩,本就惊魂未定,眼泪不自觉打转:委屈道,“我这不是想感谢你嘛,你吼人家干嘛……”
  陈望北看着女子反应,狠狠吸了口气,刚刚不还和俩流氓骂街吗?怎么现在开始装柔弱了?他最受不了女人哭了,顿时软了下来。
  “说了,我什么都不要,你走就好!”
  陈望北再次回答道。
  “我……”
  女子还想说什么。
  可是陈望北直接眼睛一瞪:“再不走,信不信我把你撵走?”
  “你撵我去哪啊,这深更半夜的,路上连个出租车都没有,你放心我一个小姑娘一个人就这么走?”
  女子也不知道抽什么疯,似乎赖上了陈望北一般,耍起了无赖,她有一种直觉,眼前这个眉清目秀的男子肯定不是坏人。
  “你爱往哪走往哪走,别在这里呆着就行!”
  陈望北已经开始不耐烦,女人果然就是麻烦。
  “你……我还本以为你是个好人,是个绅士,没想到你也是个大猪蹄子!果然男人都没一个好东西!”
  女子见陈望北那冷淡样子也是颇为生气,怎么?难道老娘的姿色一点都入不了他法眼?
  “你再多嘴信不信我真的动手?”
  陈望北平生最讨厌和女人打交道,在他世界里就是,女人就是不讲道理的存在,和她们讲理那就是自讨没趣!
  “你敢!”
  女子也是双手叉腰直瞪陈望北。
  “我特么……”陈望北气的牙根之痒痒,最后还是深吸了一口气道:“行,你非要感谢是吧?”
  “对啊!必须感谢!”
  女子点头。
  “这样的话……”
  陈望北上下打量了一下女子那妙曼的身段。
  女子感受到陈望北目光俏脸顿时一变,赶忙双手护住胸口,一脸警惕的看着陈望北:“你想干嘛?我可不会用身子感谢你的!”
  “呵。”
  陈望北冷笑一声。
  “你想多了,我看你打扮应该是家境还不错,那就给我一万块钱当感谢费吧。”
  说着,陈望北伸手朝女子挥了挥。
  “什么?一万?”
  女子眼睛瞪大,然后语气提高:“我说大哥,你是明着抢劫吗?帮我打跑两个流氓要一万?”
  “怎么?不想给?那你就赶快离开,别打扰我修炼!”
  陈望北嘴角掀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你……”女子见陈望北油盐不进的样子,顿时气的抓狂,从包里摸出一沓钞票甩给陈望北:“给你,今天算我认栽,不给的话让别人知道还以为我萧雨桐是那种不会之恩图报的人呢。”
  “九千二?”
  陈望北借过钞票也没客气,当场就数了起来。
  “这……今天晚上吃饭花了八百,要不就算我先欠你八百?”
  萧雨桐见陈望北还点数,顿时有点尴尬,今天晚上和朋友吃完饭后本说要手机支付,可是谁知道手机恰好没电了,就用了现金。
  “不用了,九千二就九千二吧。”
  陈望北摇了摇头,然后把钱揣进兜里,继续朝高地走去,虽然只有九千多,不过买点药材应该还是够的。
  女子感谢完陈望北后,也不纠缠了,看了眼陈望北背影,踩着高跟鞋离开。
  没人打扰后,陈望北很快再次进入修炼状态,一直到天明太清仙体诀连二层都没达到,他摇了摇头呼出一口浊气。
  不过他也没有气馁,舒展了一下筋骨后,打了辆车朝锦州市中药市场地驶去。
  大约四十分钟左右,陈望北来到锦州市最出名的中草药销售市场,刚一进入这里,一股浓郁的草药独有的香味扑面而来。
  陈望北下了车后,揣着萧雨桐昨晚给他的九千二百块钱走了进去,来到一处名叫济世堂的中医馆,他从门口看了看于是抬脚走了进去。
  刚一进门,里面比较喧闹的声音就映入陈望北耳朵里,扫眼看去,看病的看病,抓药的抓药,忙的不亦乐乎。
  陈望北进来的比较低调,店员也没看见他,他就随意的在大堂里看了起来。
  不过很快,大堂一处就吸引了他的目光,只见一个角落里此刻正挤满了人,似乎是有名医在坐诊。
  “今天幸运啊,这济世堂的第一药师皇甫奇亲自悬壶就诊。”
  “是啊,早就听闻过皇甫奇药师的大名,今天终于看见了。”
  “果然闻名不如见面,听闻皇甫前辈的针灸已经登峰造极,今天可得让他为我看看身体的暗疾!”
  四周此起彼伏的讨论声充斥着陈望北的耳朵里,这就令他再次好奇。
  这世界还有对针灸一道评价如此之高的人?
  于是陈望北怀中好奇也跟着挤了过去,他倒是要瞧瞧这个被夸上天的皇甫奇是何许人也。
  当他挤进人堆后,直接一个身着唐服,胡须花白的老者正为一个年轻人号脉听诊。
  “小伙子身子有点虚啊,那方面事情可不要太过激烈,容易损耗根本啊。”
  片刻后,皇甫奇睁开眼睛,笑眯眯的看着那年纪仅仅刚刚二十出头的男子笑道。
  “这,皇甫前辈果然厉害,我这不就不是特意来询问您怎么根治的嘛?我段时间我也觉得那方面有点力不从心。”
  年轻人尴尬一下,看了眼四周哄堂大笑的人群,满脸通红道。
  “不用治疗,节欲,多吃六味地黄丸半年之后自然痊愈!”
  皇甫奇看起来很随和,哈哈一笑,然后摆手道。
  “真的?”
  年轻人有点不敢相信。
  “怎么?老夫的话你不相信?”
  皇甫奇笑眯眯的看着年轻人问道。
  “没有没有,多谢皇甫前辈,多谢皇甫前辈!”
  “不必了,下一位吧!”
  皇甫奇摇了摇头,然后吆喝下一位病人。
  几个病人之后,皇甫奇都是很快查过病因并给出治疗方法,顿时赢了一群人赞赏。
  “嗯,是还不错,快准狠,不过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病,也不过如此吧。”
  后面,陈望北也是看了良久,内心评价了一番后就准备离开。
  就在他刚刚转身之际,只见一个女子扶着一个龙虎精神的老头走进了圈子。
  “皇甫老弟!听闻你今天在济世堂坐诊,老哥我又来叨扰了!”
  一进人堆,老头哈哈大笑起来。
  皇甫奇看见来人也是连忙起身,一脸客气道:“李老哥哪里话,来,请坐!”
  “好好好,皇甫老弟来给我也看看?”
  李姓老头坐下后,伸出自己手放在号脉的小枕头上,那女子则站在老头身后。
  那些围观的人群也没有散去,而是一脸敬畏的看着那个李姓老头。
  “呵呵,李老哥你这是何必呢?你这硬朗的身子骨怎可能有病啊?你让我有何可看?”
  皇甫奇摇头苦笑,可是还是把手放在了那老头手腕上号脉起来。
  片刻后,皇甫奇松开手指,对老头道:“李老哥,你身子无恙,大可放心,再活个二十多年不成问题啊!”
  “二十多年?不了不了,活久了也遭罪啊!”
  老头闻言哈哈大笑起来,虽然说话谦虚,可是言语里无不是高兴之意啊。
  “爷爷,说什么呢,怎么会还有人嫌活得久了呢?”
  老头身后那女子也是娇嗔一声,然后对皇甫奇恭敬道:“皇甫爷爷,婉儿有礼了。”
  “哟,只顾着跟李老哥打招呼了,没看见婉儿小姐,失礼,失礼!”
  皇甫奇连忙起身对李筱婉抱拳点头。
  “别这样,皇甫爷爷,您是长辈,怎能让你跟我一个晚辈道歉呢?”
  李筱婉赶忙扶起皇甫奇的身子,娇笑道。
  “知书达礼啊,婉儿小姐果然是大家闺秀。”皇甫奇一脸艳羡的看了一眼李老头,然后道:“李老哥身子骨无恙少说还能活二十年,再加上孙女又如此乖巧懂事,看来李家以后在锦州市更加如日中天啊!”
  “哈哈哈,借您吉言!借您吉言呐!”
  李老头也是开怀大笑起来,身子骨硬朗,儿孙孝顺,这不就是天伦之乐?
  就在李老头忘怀大笑之际,一道声音骤然传来:“谁告诉你他还能活二十年?呵呵,将死之人了有什么可高兴的?”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