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婿无双 > 第九章 再遇萧雨桐

  有了打算,陈望北也不墨迹。
  起身提溜着那袋药材准备离开,因为熬制药草需要器皿,他现在就要去买器皿来炼制丹药。
  于是他一路上走走玩玩,来到一个商业街,看着人声鼎沸,车水马龙的街道,他想也不想挤了进去。
  不过当他溜达了一圈以后,发现这里这是普通的休闲小吃街,压根不卖那些炼药器皿。
  “诶,兄弟,你知道那里有卖丹炉的店铺吗?”
  陈望北走到一个卖臭豆腐的小贩,开口问道。
  “丹炉?你先买一份臭豆腐我就告诉你,只要五块钱!”
  小贩看了他一眼,说道。
  陈望北听见小贩的话一愣,也没有说什么,掏出五块钱递给他:“来一份吧。”
  “好嘞!”小贩见陈望北真的买,赶忙收下钱,一边做臭豆腐一边道:“兄弟,买丹炉干嘛?难道小说看多了,想试试?”
  “不是,纯粹爱好。”
  陈望北摇了摇头,懒得解释。
  “爱好?我听说过喜欢动物,喜欢汽车的,倒是没听说过喜欢丹炉的。”小贩对于陈望北的回答也是一愣,不过也没有多想,一边手脚麻利的炸着臭豆腐,一边道:“现在这城市想买那种东西可不好找啊,不过有一个地方说不一定有。”
  “哦?你说说看。”
  陈望北眼睛一亮。
  “那就是离咱们这不远的普济寺文化街啊,那里有很多古物,搞不好有你要的东西呢?”
  小贩把一勺汤汁淋在炸好的臭豆腐上后,递给陈望北笑道。
  “普济寺文化街?”
  陈望北接过臭豆腐疑惑道。
  “对对对,从咱们这小吃街出去,左拐,走个两千多米就到了,坐105路公交车直接到。”
  小贩一边手指,一边回答道。
  “哦,多谢兄弟指点。”
  陈望北点了点头,道谢道。
  “客气客气,欢迎下次再来啊!”
  小贩摆了摆手,恰好这时又来了一对小情侣要买臭豆腐。
  陈望北也不打扰了,一边吃着臭豆腐,一边朝刚刚那小贩说的普济寺文化街走去。
  以陈望北的脚力,大概只用了七八分钟时间,他就走到了小贩所说的那个普济寺文化街。
  至于为什么会起这个名字,完全是因为这个文化街尽头有一个锦州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寺庙,那就是普济寺。
  此时,差不多已经是下午一两点左右,陈望北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后,朝着路口就走了进去。
  文化街的热闹程度压根不能和小吃街比,一眼望去,人流量要比刚刚的小吃街少了不止一半。
  不过绕是如此,这条文化街的人也不少,不过大部分都是一些老头子,年轻人少之又少。
  走进这条文化街后,陈望北才发现,这条街不是以门面形式存在,而是以摆地摊的样式给别人兜售,一路走来,大部分都是一些铜钱,宝剑,玉佩啥的。
  陈望北作为一个活了上百年的老妖怪,那些东西是真是假他一眼就看出来了,不过也有几件真东西,看样子是近代产物,可是依旧入不了他法眼。
  随着一路溜达打量,快到尽头时,陈望北依旧没发现丹炉的存在,他很纳闷,难道这个新球从古到今没有一个人炼丹吗?
  又找了半个多小时,陈望北是真的一个丹炉都没有看见,就在他快要放弃之时,忽然一个物件让他眼睛一亮。
  他快步走到一个地摊面前,盯着一个木澡盆仔细观看起来。
  “哟?小兄弟懂行?来,鉴赏鉴赏。”
  原本百无聊赖的摊主,看见来人了,也是立马精神抖擞起来。
  “小兄弟,这东西可是稀罕物,虽然是个澡盆吧,不过听说是从古代流传下来的,具体那一代咱就不清楚了。”
  摊主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对陈望北解释道。
  陈望北没有搭话而是目光一直朝盆内打量,看着看着他想伸手进去摸摸。
  “诶,小兄弟新人?咱这行有个规矩,不买的话,那就不能碰的。”
  可还没等陈望北手指碰上,哪摊主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陈望北一愣,不过也是理解,这个规矩在修真界也是如此,然后收回手掌问道:“老板,这个你要多少钱?”
  “多少钱?”
  那摊主见陈望北这么问了,心里立马就知道这货不懂规矩。
  于是喜笑颜开道:“不贵,兄弟给个五万,拿走!”
  对于新人,这摊主直接狮子大开口,就算事后别人知道买到了一个假货,也只能怪自己打眼,怪不了别人。
  “五万?”
  陈望北一愣,自己浑身上下现在只有六千多块钱了,自己哪有这么多钱买这个盆啊?
  就在他纠结怎么办之际,忽然后面传来一个悦耳的声音:“老板,这盆怎么卖?”
  那摊主一看又有新主顾,赶忙笑道:“哟,对不起了你嘞,这物件这位小兄弟先看中了,五万我叫他拿走了。要不你们叫叫价?价高者得?”
  对于这种情况,老板最爱不过,不管最后这东西谁得,反正赚的得。
  “才五万?”那悦耳的声音不屑的一笑,然后道:“六万,我要了。”
  “哟,姑娘,这现在可不是我说的算了,你得问问这个小兄弟。”
  摊主笑着指了指陈望北。
  陈望北此刻也是从纠结里反应过来,他想好了,无论如何他也要得到这个木盆。
  于是他回首看向背后的女子,直接了当道:“这盆我要了,不叫价!”
  可是当他看清楚那女子后,不由得一愣。
  那女子看清楚陈望北后也是惊讶了起来。
  “是你?”
  两人异口同声道。
  没错,这女子正是昨天晚上陈望北从公园遇见的那个被流氓调戏的女子,萧雨桐!
  “你……你是昨天晚上救我的那个?”
  萧雨桐反应过来后,一脸兴奋道。
  “嗯,好巧。”
  陈望北点了点头。
  萧雨桐听见陈望北的肯定回答,再次高兴起来:“你怎么在这里啊?你要买这个盆?”
  “嗯,过来买点想要的东西,不过这盆我不能让你,我有大用处。”
  陈望北说着对萧雨桐摇了摇头。
  萧雨桐没想到陈望北如此在乎这个盆,看了看那漆黑的木盆,她纠结了一下,道:“喂,这个盆你真的不能让我?”
  “不能!”
  陈望北果断摇头。
  “这……那我给你钱,我给你三万,你把这盆让给我?”
  萧雨桐开口道。
  此话一出,那摊主哪能愿意?这不是断自己财路吗?于是他赶忙道:“兄弟,姑娘,这叫价可不是这种叫法啊!”
  “闭嘴!”
  谁成想,俩人直接再次齐齐开口。
  那摊主瞬间闭嘴了,萧雨桐也是脸色绯红的对陈望北尴尬一笑,然后又道:“你有所不知,这东西我是给我爷爷买的,他老人家一生兴趣无几,就是爱收藏一些老物件,这盆也是他刚刚从车上看中叫我下来买的。”
  “你爷爷?”陈望北眉头皱了皱,然后还是摇头:“抱歉,如果是平时我的确可以不和你争,不过现在这盆对我用处很大,爱莫能助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