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婿无双 > 第十章 我可以治你病

  “你……你这人怎么就这么不讲情面呢?再怎么说咱们也算认识吧?”
  萧雨桐没找到陈望北态度如此坚决,俏脸顿时生气起来。
  陈望北看着有点发怒的女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抱歉,真的不能让你。”
  “你……”
  萧雨桐见陈望北如此油盐不进,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
  “雨桐,叫你买一个盆怎么买这么久啊?”
  就在她焦急之际,忽然背后一个苍老的声音缓缓传来。
  萧雨桐听见声音,赶忙回头,对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连忙跑了过去,而老头正在一个高大西装男子搀扶下,缓缓的朝这边走来。
  “爷爷!”
  萧雨桐一路小跑的跑到老人身边,在另一侧搀扶着老头。
  陈望北也是顺着声音看去,发出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者后,也不说什么,自觉的退后了一步,可以叫老人更好的观看那木盆。
  “雨桐,难道是老板要价太高了?算了,多少钱咱也买了,买完赶快回家吧。”
  老头一边看着木盆,一边颤颤巍巍的道,看样子这老头身子骨已经到了极限般。
  “不是的爷爷,不是老板要价高,就算这破盆要十万二十万,孙女我也给你买来,可是这盆已经叫别人先看上了。”
  说着,萧雨桐一脸不满的看向了陈望北。
  “哦?别人先看上了?谁呀?”
  老头也是一愣。
  “哝,你旁边那个年轻人。”
  萧雨桐用嘴巴对陈望北方向努了努。
  老头顺着方向看去,发现是一个年轻人后,也是目光量了一下,然后一脸慈祥开口道:“小友,听闻你先看上的这个木盆?眼光不错啊,不过老头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小友能不能忍痛割爱把这木桶让给老头我?”
  “哦,当然,我们可以给你钱。”
  说着,那西装男子从内兜里逃出一张支票。
  看着掏支票那麻溜的手法,老板眼睛都直了,于是他眼珠子转了转道:“老爷子,这盆是我的,你问他干嘛?来来来这盆二十万您拿走如何!”
  “二十万?你刚刚不才说五万吗?”
  萧雨桐眼睛瞪着看向老板。
  老板也是不尴尬,脸皮厚的说道:“有吗?姑娘你刚刚听错了吧?”
  “你……”
  萧雨桐正欲理论,只见老头摆了摆手,然后道:“虽然是你卖的东西,可是毕竟这东西是这位小友先看上的,只有小友同意转让,那我才可以从你这买不是?所以,我们还是要先和小友商议好再说。”
  陈望北也没想到这老头三观如此正直,瞬间也是对这老头有些好感了。
  “老爷子,恕小子我无能为力啊,这木盆对我来说也是相当重要,不能割爱给您了。”
  别人对自己客气,自己自然不能摆出一副牛逼哄哄的样子,陈望北也是一脸客气道。
  “对你相当重要?”
  老头没想到陈望北会拒绝自己,于是叹了口气,然后道:“好吧,既然小友不愿意,那么就算了吧。”
  说着,摇了摇头准备转身离开。
  “诶……!”
  老板见老头要走立马急了,他压根陈望北要不要买了,直接开口道:“老爷子,别走啊,八万卖你!”
  可是老头依旧不为所动,一步一步的超停在一百米开外的宝马走去。
  陈望北看着有些失望的老头,内心也是愧疚一番,想了想后,他从后面喊道:“老爷子,等等!”
  老头听见陈望北的声音,脚步顿时一顿,赶忙回头道:“怎么?小友又愿意转让了吗?”
  “您误会了老爷子,这木盆我是真的不能转让给你,不过我可以帮你医好你的病。”
  陈望北一脸自信的看着老头笑道。
  “帮我医治好我的病?”
  老头老脸一愣,原本混浊的目光忽然发亮起来,可是片刻后又暗淡下去,笑道:“小友开玩笑了,老头子什么情况老头子自己知道,锦州最好的医师皇甫奇都医治不好,更何况你呢?”
  “皇甫奇?”
  陈望北听见这声音有点耳熟,这人不是今天上午自己在济世堂遇见的那个?
  “没错,皇甫奇的针灸之术冠绝锦州,乃至整个华国也是大家手法,他都医不好的病你一个年轻人怎么会医的好呢?”
  老头只当陈望北的话是开玩笑,摇了摇头后继续朝宝马走去。
  “慢着!”
  可是陈望北却是又从后面喊道,然后大步朝老爷走去。
  “不知小友还有什么事情?”
  对于陈望北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拦,老头依旧不气,反而更加客气道。
  “唉,老爷子,你说的皇甫奇我知道,他的医术也就是治治小病小痛,你这病啊,我毫不夸张的说,全天下估计也是有我可以治了。”
  陈望北看着老头,目光炯炯道。
  “什么?你说皇甫前辈医术只能医治小病小痛?哈哈哈,你可逗死我了。”
  萧雨桐听见陈望北的话后,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老头看着陈望北那盲目自信和口出狂言的话后,也是摇了摇头。
  “怎么?你们不信?”
  陈望北也懒得给他们辩解什么,只是呵呵一笑,运转起体内为数不多的灵气,然后一巴掌拍向老头子后背心。
  噗!
  顿时,老头一口黑血喷出。
  忽如其来的一幕,所有人都没有意料到,等萧雨桐反应过来后,一脸愤怒的看着陈望北道:“喂,你有病啊!”
  那西装男子更是要对陈望北大打出手!
  可还没等他有所动作,只听老头声音再次传来:“等等!”
  “爷爷!”
  萧雨桐焦急道。
  那西装男子也是赶忙俯身搀住老头。
  “咳咳,你们不能对小友无礼!”
  老头被扶正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擦拭了一下嘴角鲜血道。
  “多谢小友救命之恩!”
  老头一脸诚恳的对陈望北抱了抱拳。
  “什么?爷爷,你干嘛要对他感谢啊?他刚刚可是打了你一巴掌,还吐血了!”
  萧雨桐一脸不解道。
  “雨桐,你懂什么?你可知道,刚刚小友那一巴掌直接把我堵在胸口的十几年的瘀血一掌拍散了?现在我感觉自己舒畅了很多啊!”
  老头一脸满足的深吸了一口气,这是久违的感觉了。
  “真的?”
  萧雨桐听见老头回答,也是一脸惊喜,看着陈望北的目光都变了。
  “自然不假,这得多谢小友。”
  老头一脸感激的对陈望北道。
  “老爷子不必客气,只是感觉你我有缘,我才干了一件举手之劳的事情罢了。”
  陈望北笑着摇了摇头,然后道:“不过老爷子你也别高兴太早,你这病藏匿于体内多年,刚刚那一巴掌只是把你堵在胸口的一口瘀血给打散了,至于病根本没有得到根除。”
  “什么?那怎么办?”
  萧雨桐以为自己爷爷已经好了,可是听完陈望北这句话后,顿时又焦急起来。
  “还望小友指点一二!”
  老头也是赶忙抱拳。
  “都是小事,如果老爷子信得过我,你这病我替你医了。”
  陈望北呵呵一笑道。
  “真的?那就多谢小友,多谢小友啊!”
  老头和萧雨桐都是一脸激动。
  “多谢就不用了,不过现在我倒是有一个不情之请。”
  “小友直说便是!”
  “这……我买那木盆还差点钱,不知你们可否能先给我垫付一下?”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