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婿无双 > 第十三章 江湖神棍

  “爸,雨桐,你们在门口干嘛?怎么不进去啊?”
  就在三人站在门口泛泛而谈之时,忽然老宅里走出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乍一看和萧雨桐长得有几分相似。
  “小叔。”
  萧雨桐看见男子,赶忙叫了声。
  没错,此人正是萧老爷子的第二个儿子,也是萧雨桐父亲萧峻树的亲弟弟萧俊远,在整个萧家里面,他算得上是萧家第二代领军人物的佼佼者了。
  萧俊远年纪看起来差不多三十七八岁左右,戴着一个无框圆弧眼镜,一身修身得体的西装彰显着他不俗的气质,在配上他那副儒雅的面孔,的确算得上是一个俊美的男人。
  “嗯。”
  萧俊远随和的对萧雨桐笑了笑,然后又对萧老头恭敬道:“爸,您不是和雨桐去市里玩去了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回来了,回来了,发现普济寺文化街也没啥好淘的物件了,不回来干嘛?”
  萧老爷子似乎也很喜欢自己这个小儿子,一只手抓着他的手腕,另一只手不停的拍着他后背笑道。
  “我就说嘛,这些年了,普济寺的好玩意都已经被您淘了个遍,我就说还不如我叫人去国外给你购买呢。”
  萧俊远搀扶着老爷子也是笑眯眯的说道。
  “你懂啥呀,古董这行,乐趣就是在一个淘字上,对了,那就是赚了。打眼了,那就是技不如人!其中乐趣你们可不懂哦!”
  萧老头估计因为今天遇见陈望北,此刻心情大好,也是和萧俊远多说了句自己爱好上的事情,要知道,平时萧老头可不爱别人搭话自己喜好的事情。
  “得得得,您老爷子说的对,我不懂好吧,不过爸,今天你看起来起色不错啊,还是雨桐说得对,人没事总得多出去走走!”
  萧俊远自然不知道自己老父亲气色好是因为陈望北出手所致,所以认为是出去溜达了一群整个人精气神变好了。
  “是吗?气色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了?”
  萧老头也是没想到自己气色可以恢复这么快,一时间对陈望北越来越敬畏起来。
  “那当然,现在脸色红润,身子也比以前挺立了,而且说话也不喘大气了!”
  萧俊远见萧老爷子气色好起来,自己也是很开心,因为老爷子可是整个萧家的精神支柱啊。
  “那太好了,俊远,你有所不知,我这气色好得要多亏了陈先生啊!”
  萧老头现在可谓是对陈望北越来越尊敬,从最先开始的小友,小兄弟直接改口成先生了。一掌下去疏散瘀血,而且气色立马见效,这比神医还厉害啊!
  “陈先生?”
  萧俊远却愣了一下。
  “哎呦,光顾着和你聊,忘了陈先生还在旁边!”
  说着,萧老头赶忙引着自己小儿子看向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陈望北,解释道:“俊远,这个就是我给你说的陈先生,就是他,一掌把我胸口堵了十几年的瘀血给打撒了!”
  “什么?他是陈先生?”
  萧俊远这才意识到自己旁边还站着一个人,不是说他目高于顶,而是因为陈望北刚刚的存在感实在是太低了,低到他直接忽略掉了。
  “对啊,他就是陈先生,得亏他,我今天特意把他带回来给我治病呢。”
  萧老头点了点头,然后又对陈望北道:“陈先生,这个是我小儿子萧俊远!”
  “嗯,幸会。”
  陈望北背手站在一边,看着萧俊远点了点头。
  萧俊远看着陈望北这年纪不过刚刚二十出头,一副普通市民打扮的样子,不由得有点怀疑起来,可好在他素质够高,并没有轻视陈望北,反而主动伸手道:“陈先生,幸会幸会。”
  陈望北看着萧俊远伸出的手,想了想,还是握了上去。
  “和萧老爷子有缘,就顺便出手救治一下。”
  陈望北也不是摆脸色,主要是他们并不熟,没必要那么热情。
  “哦?那可就多谢陈先生了,不知道陈先生是干嘛的?医生?”
  萧俊远自然看出陈望北那不太热情的样子,不过他也没说什么,收回手后笑着问道。
  “并不是。”
  陈望北摇了摇头。
  “不是医生?”萧俊远也是顿了一下,随即释然一笑:“也是,陈先生年纪轻轻看样子还在大学上学吧?不知道是哪家医学院的高材生啊?”
  “也不是医学生。”
  陈望北还是摇头。
  “也不是医学生?那你怎么为我父亲看病呢?那你是赤脚医生还是江湖神棍呢?”
  萧俊远听见陈望北接二连三的再三否认,终于忍不住了,直言开口询问道,当然质疑感也是满满。
  “俊远,不得无礼!”
  萧老头见自己儿子说话如此武断,不由历呵一声。
  “爸,这不是无礼不无礼的事情,您找人看病我不反对,可是您总得知道他身份吧?连个医生都不是,他怎么为您医病?您要知道,您这病就连皇甫奇也医不好啊!”
  萧俊远此刻也是一脸焦急,果真是越老越糊涂,病急乱投医啊,如果真的出了什么岔子可怎么办?
  “雨桐,你也是,你爷爷就这么随随便便找了个啥身份都不知道的人看病,你怎么也不拦拦呢?”
  萧俊远自知自己埋怨萧老爷子是不对的,所以把话口转向萧雨桐。
  “啊,这……小叔,这也不怪我啊,不过这陈望北的确有几分本事,而且我看他也不像坏人我就没阻拦了。”
  萧雨桐没想到这事情还能扯到自己身上,赶忙支支吾吾道。
  “你,你这丫头,看着不像坏人就不阻拦了?现在社会上人心险恶你不知道吗?你也二十多岁了,怎么就不懂事呢!”
  萧俊远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如果萧雨桐不是自己最疼爱的侄女,现在恨不得上去给一巴掌。
  “够了,俊远,这事和雨桐没关系,都是我决定的!”
  萧老头看见自己儿子居然训自己孙女,顿时就忍不住了,直接低呵一声打断道。
  “爸……”
  萧俊远没想到自己父亲还想庇护,有点生气想继续说什么。
  “我说一句可以吗?”
  可这时陈望北却出口打断道。
  萧俊远见陈望北要说话,忍住自己想说的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他。
  萧老头以为陈望北生气了,赶忙道:“陈先生,你可别生气,俊远这孩子这也是为了我好。”
  “我知道,我也理解,这样吧,老爷子,既然你家人不相信我,那我暂时也就不帮你医治了,我先给你写几副药方,你先喝着,等有了效果和你家人对我态度有所改观后我再来。”
  陈望北说着,问萧雨桐身上有没有带纸笔。
  萧雨桐听完赶忙从自己包包里摸出一个小小的笔记本,和一根粉色的圆珠笔递给陈望北。
  陈望北打开纸笔刷刷刷的写了满满一篇纸后递给萧雨桐:“第一期药,连续喝三天,三天后老爷子精神估计有点萎靡,不过不用担心都是意料之内,一天两次,什么药材和熬制方法我都写上了,按什么写的做就好。”
  “好,我知道了。”
  萧雨桐接过陈望北写的纸,看了眼,点头道。
  “既然如此,那我也便不打扰了,告辞!”
  陈望北对萧老头拱了拱手,转身就准备离开。
  “诶,陈先生,这门口都到了,你总得进去喝杯茶不是?”
  萧老头从后面挽留道。
  “不用了,以后有机会再来吧。”
  陈望北也不回头,举起手臂朝后挥了挥,动作异常潇洒。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