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婿无双 > 第十六章 痊愈

  这一发现,陈望北直接大喜过望。
  确定了是因为太清仙体诀后,他直接肆无忌惮的开始疯狂吸收药水的药力,再加上木桶的聚灵符文加持,两个半小时后,原本满满一盆碧绿的药水现在却变成了漆黑无比的臭水。
  当陈望北睁开眼睛后,活动了一下筋骨,随着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一种说不出的舒适感遍布全身。
  “没想到,这太清仙体诀如此了得,治疗暗疾的同时还帮我洗髓伐骨了,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居然还帮我加强了体魄,现在光这体魄,估计都可以硬撼练气三层的高手了吧?”
  陈望北一脸喜悦的捏了捏自己拳头,嘴角噙笑道。
  刚得到太清仙体诀时陈望北其实并不知道该怎么修炼,也由于当初他本命功法已经修炼大成所以就懒得更改。
  虽然如此,可是他一有闲心时就会拿出太清仙体诀参悟一番,随着百十年的参悟,他发现太清仙体诀一共分为三层,分别是:上清诀,玉清诀,太清诀三种。同时这个炼体诀还有一套心法,那就是太清心经诀!
  而太清心经诀陈望北依旧不知道如何使用,也一直参悟不透,所以他就把它置之不理了。
  “太清心经诀,也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怎么修炼。”
  陈望北坐在木桶里,也不急着出去,虽然暗疾已经消除,可是桶内药力并没有吸收完,他想着也不能浪费,索性就把剩下的药力全部吸收了吧。
  于是接下来半个小时时间,陈望北就如同老僧入定般打坐在木桶之内,随着药力的吸收,他头顶慢慢出现一团雾气。
  砰!
  又过了十多分钟,忽然一道闷响从陈望北体内响起,他眉毛颤抖了一下,然后又是一脸惊喜的睁开了眼睛:“练气一层!”
  经历了这么久,终于突破了!
  陈望北感受着体内那充盈的力气,狠狠的对虚空挥舞了几下,如果叫他现在再跟莫甘达对打一次,他可以十分自信的能一拳把莫甘达轰趴下。
  “久违的感觉啊,虽然只有练气一层,可是我怎么感觉自己能力战练气五层的感觉呢?”
  陈望北看着自己那粗壮了不止一圈的胳膊,有点疑惑道。
  难道还是因为这太清仙体诀?
  看来这次的确捡到宝贝了!
  陈望北适应了好一会后,才从那已经黑的不能再黑的木桶里爬了出来。
  “药力吸收光了,这木桶的聚灵符文也碎了。”
  陈望北看着那已经丝毫没有灵气的符文,不由得叹了口气,如果没有它,别说练气一层了,估计暗疾都不可能好这么快吧。
  甩了甩头,陈望北走到花洒下冲洗起身上残留的污秽。
  几分钟后,他裹着浴巾走出了卫生间,却发现外面安安静静,连灯都没有开。
  “柳叔?”
  陈望北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朝牧人马旁的沙发走去,虽然仓库很黑,可是他现在已经恢复修为,练气一层也足够在这还不算低的能见度下观察四周。
  喊了几声过后,陈望北确认了柳晋阳压根不在仓库,他走到仓库门口摁开电灯开关,又走到冰箱处从里拿出一瓶纯净水坐着喝了起来。
  哐当!
  就在陈望北一瓶水还没有喝完之时之际,紧闭的仓库大门忽然打开,紧接着柳晋阳提着大一包小一包的东西从外面走了进来。
  当他看见沙发上的陈望北后,先是一愣,紧接着一喜,提着俩大包东西笑眯眯的走到他跟前道:“出来了?怎么样了?”
  “嗯,感觉很不错,已经全好了!”
  陈望北也是微笑的对柳晋阳点了点头,他知道,如果不是他,自己估计连一个泡药浴的地方都找不到,所以陈望北很感激他。
  “好了?全好了吗?那就好,那就好啊!”
  柳晋阳听见陈望北的话后开心的大笑起来,而陈望北也从他的大笑声中听出了是真心实意。
  “我就说嘛,还是咱老祖宗留下来的医术最厉害,你看看你这病之前去过多少西医院没有查出个所以然,还是咱们自己的东西更厉害啊。”
  柳晋阳一边大笑一边说道,其实在陈望北和柳沐雨没结婚前,柳沐雨就带着他去过几家大医院治疗过,可是后来发现别说治疗,连病根是什么都不知道。
  “是啊,中医厉害。”
  陈望北赞同的点了点头,虽然他知道和中医没什么关系,可是他也不愿意驳了柳晋阳的兴致。
  “对了,柳叔,你这是去干嘛了?”
  聊了一会自己身体的事情以后,陈望北转换话题开口问道。
  “我这不是看你迟迟没出来嘛,就索性去附近买了些熟食和凉菜回来,估摸着说等你出来后咱爷俩好好的喝一杯。”
  柳晋阳说着拿出自己俩大袋子里的东西摆放在桌子上,然后又推过其中一个大袋子给他。
  “这是什么?”
  陈望北疑惑问道。
  “衣服,我看你那些衣服不是破的就是旧的,沐雨也是一天天忙着公司事情不知道给你买套好的,我也不知道你们年轻人喜欢什么款式的衣服,就随便给你买了套西装,你先凑合穿吧。”
  柳晋阳一边从另一个大袋子掏出那些熟食凉菜,一边说道。
  “衣服?”
  陈望北打开袋子一看,果真一套叠的整整齐齐的西装躺在里面,上面还配了一双锃光瓦亮的皮鞋。
  “柳叔,我也没钱给你啊,我不能要。”
  陈望北合上袋子又把它推回了柳晋阳面前。
  “钱?我要你钱干嘛啊?都说了一家人你干嘛分那么清楚?不要钱,你拿着穿吧,你都叫我柳叔了,我给你买套衣服怎么了?”
  柳晋阳佯怒的瞪了一眼他。
  “这……”
  “这什么这?我今天看你砸墙砸的不是挺利索的嘛,怎么现在磨磨唧唧的了?”
  陈望北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却又被柳晋阳一句怼了回去。
  “好吧,那这衣服我就收下了,多谢柳叔!”
  陈望北看着柳晋阳那蛮不讲理的样子,无奈的一笑只能收下,不过内心感动的同时也暗暗决定以后柳晋阳不管有什么难,都必帮之!
  “这就对了嘛,来来来喝酒!不够那冰箱里还有!”
  柳晋阳见陈望北收下这才喜笑颜开,然后递过一罐啤酒给他。
  陈望北这次没有拒绝,如今暗疾痊愈,喝点酒自然无事,于是他和柳晋阳俩人就在这仓库里面推杯换盏起来,酒过三巡后,柳晋阳已经有点微醺,而陈望北依旧如初。
  一顿酒下来,两人关系近了不少,柳晋阳也是因为喝大了说了一些很多陈望北不知道的事情。
  据柳晋阳自己所说,他虽然是柳家人,其实他只是柳家老爷子年轻时和一个小三生下来的私生子罢了,不然为何柳沐雨大伯二伯一个叫庆国一个叫庆军,而唯独他却叫晋阳,缘由就是这个。
  而且他也说过自己志向,可是奈何自己是私生子,有柳庆军和刘庆国的压制,就算他有再大的雄才大略也是不可能得到柳家支持的,这也是为什么纪曼文一直骂他废物的原因。
  其实柳晋阳也有自己的苦,按说就算他是个私生子,也应该过的很幸福美满,可是奈何柳家有一些人不想让他好过,现如今再加上他还有柳沐雨这么出色的女儿,更是对他打压有加。
  别问为什么要打压他,知道的人其实都明白,那些人只是怕柳晋阳和柳沐雨日后争夺柳家家产罢了。
  一顿饭下来,柳晋阳诉说了自己内心的苦涩,似乎舒坦了很多,接下来的话题就愉快了许多,讲的大部分都是柳沐雨小时候干过的傻事情和憨态。
  陈望北也不打断,就那么静静的听着,听着柳沐雨这个高冷美女小时候的窘态事迹,时不时的也露出一抹笑容。
  “小陈,虽然你是入赘我们柳家,可是你也别怪沐雨她对你的态度,沐雨她不容易啊,她不仅要养活我们一家三口,还要接受公司上家族里的那些人打压,她很累,她真的很累,我希望你不要怪她啊!”
  柳晋阳估计说到忘情之处,忽然潸然泪下。
  陈望北有点猝不及防,可是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能默默的在一边递着纸巾。
  通过柳晋阳的一番话,陈望北发现柳沐雨这高冷的外表其实是伪装出来的,这个女人的确很苦。
  “柳叔,放心吧,她毕竟是我法律上明媒正娶的妻子,我不会怪她的。”
  陈望北蠕动了一下嘴角,最终开口道。
  “好!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柳叔相信你是那种言出必行的男人,干杯!”
  说着,柳晋阳再次举起一罐啤酒。
  “干杯!”
  陈望北微微一笑,同样举起来啤酒。
  而就在这时。
  忽然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两人。
  柳晋阳摸出手机一看是自己的,于是歉意的对陈望北道:“小陈,我先接个电话。”
  “你先忙。”
  陈望北点了点头,然后自顾自的喝了口啤酒。
  可是还没等他那口啤酒下肚,只见柳晋阳忽然蹭的一下从沙发窜起,紧接着他一脸失态的大叫道:“你说什么?!”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