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婿无双 > 第二十五章 离婚

  第二天清晨。
  当第一缕阳光洒落进房间后,柳沐雨从睡梦中醒来,她起身伸了个懒腰,看着四周陈列并不是自己的卧室后她愣了一下。
  “奇怪,我怎么跑到客房来睡了?”
  柳沐雨迷糊的抓了抓头发,偏着脑袋自言自语道。
  片刻后,她清醒过来,大脑努力的回想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不过却是没有丝毫记忆。
  “难道是昨天陪客户吃饭,喝断片了?”
  柳沐雨压根没想起来昨天晚上自己被齐涛拐走下药的事情,只以为自己是谈客户喝多了而已。
  “啊,都九点半了,怎么没人喊我上班呢!”
  不在意的摇了摇头后,她目光瞟向了床头柜上闹钟,当看见指针已经指到九点半时她惊呼了一声。
  “怎么搞的,爸妈怎么没有叫我起床呢,这都已经上班迟到了!”
  柳沐雨嘀嘀咕咕不满道,赶忙爬起身子准备出去洗漱,可是还没等她下床,忽然一阵酸痛感从自己下面传来。
  “嘶……”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疼?难道大姨妈来了?”
  柳沐雨捂着小腹到吸了口冷气,不过现在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她也顾不了多想,光脚就踩在了地上。
  “嗯哼!”
  可是谁知道当她一脚踩到地面时,第一感觉并不是那冰冷坚硬的感觉,反而带着一丝热度和柔软感。
  “诶,爸妈什么时候在客房也买地毯了吗?”
  柳沐雨纳闷之际脚掌却又不由自主的多踩了几脚,还别说,脚感不错。
  “喂,我说你可以不踩了吗?”
  就在柳沐雨感叹这地毯柔软舒适之时,忽然一道声音不适宜的响起。
  声音一出,柳沐雨原本踩踏的小脚一顿的,然后她缓缓的低下脑袋循着声音看去,只见脚下地毯蠕动了一下。
  “啊!!!”
  惊叫一声。
  柳沐雨如同受了惊般的小兔子,一把跳开,身子贴着墙壁看着地上那个可以发声的毯子,一脸惊恐道:“谁……谁啊!谁在里面!”
  “是我。”
  随着柳沐雨的质问,毛毯里,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出,紧接着陈望北一把掀开盖在头上的薄毯。
  “陈望北!你……你怎么在里面!”
  当柳沐雨看见薄毯里的声音居然是陈望北后发出来的后,她不由得美眸瞪大。
  “当然是睡觉啊。”
  陈望北揉了揉发酸的颈部,随意道,昨天晚上柳沐雨媚药解除睡着后,他原本是打算离开的,可是当他想打开房门离开时却发现他不管怎么扭都扭不开房门把锁。
  后来他知道了,这肯定是柳晋阳搞的鬼。
  其实他还可以从二楼跳下去,不过最后想了想多多少少影响有些不好,所以就放弃了,可是他也不好意思和柳沐雨共处一床啊,于是他索性拿着一张薄毯睡着地上了。
  “谁问你干嘛了,我是问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柳沐雨看着答非所问的陈望北,不由得一头恼火,这个男人,怎么无耻到这种地步!
  “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陈望北也不在乎柳沐雨那怒气冲冲的样子,自顾自从地上爬起来叠好薄毯扔在床上后道:“你不记得了?”
  “我记得什么?”
  柳沐雨秀眉一挑。
  “呵,忘的还挺快,你忘了你昨天晚上被齐涛抓走了?然后还被人家下了媚药,如果不是我及时出现,此刻你估计已经被……”
  陈望北看着一脸茫然的女人,无奈的摇了摇头,指了指她那还略微凌乱的衣服,意思不言而喻。
  “什么?我被齐涛抓住,还被下了媚药?”
  柳沐雨听见陈望北这个话后内心忍不住的咯噔一声,努力回想,自己昨天似乎还真的是被齐涛给抓走了!
  想到这里,柳沐雨忽然脸色一变,她一把推开陈望北直奔卫生间。
  五分钟后,她一脸悲戚和愤怒的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对着陈望北质问道:“陈望北,我问你,我是不是已经被齐涛……”
  “没有!”
  陈望北知道她问的是什么,直接果断摇头。
  “放屁,那我为什么下面已经那样了!”
  柳沐雨强忍着泪水掉落的冲动,不相信道。
  “我说了没有,你下面那样是因为你中了媚药,我使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能化解,最后无奈,所以我只能……”
  说着说着,陈望北摊了摊手,正想解释解释时,看见柳沐雨那如刀锋一般目光后,闭上了嘴巴。
  “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听我解释好不好?”
  看着柳沐雨的眼神,陈望北猛然间有点不敢招惹起这个女人来,毕竟自己的确碰了她。
  “我听你解释大头鬼,陈望北,你这个混蛋!”
  可是回应他的却是柳沐雨一记大嘴巴子。
  啪!
  一声清响骤然响起。
  “喂,你这女人怎么不知好歹,我都说了是我救了你!”
  陈望北也是怒了,自己都已经说要解释了,为什么还要打他!
  “呜呜呜,陈望北,混蛋,你居然……”
  柳沐雨双唇紧咬,似乎越想越气,拿起床上是东西全部一股脑朝他身上砸去。一边砸还一边大骂道:“混蛋,流氓,色胚!给我滚!”
  虽然陈望北是她老公,可是他们两个并没有任何感情,如今被他夺取贞操,自己跟被侮辱有何区别?
  “我怎么了?你说话得讲道理好不好?我那是迫不得已,如果不给你解毒,你会死的,而且再说了我又没有……”
  “你闭嘴,我不想听你说话,滚!给我滚!滚出我家!”
  还没等陈望北说完,柳沐雨使劲的把他推出了房间,然后砰的一声又把门关上。
  门口,陈望北看着险些碰到鼻子的房门,讪讪一笑最终无奈的叹了口气朝一楼走去。
  好人难做啊,其实昨天晚上他并没有对柳沐雨怎么样,最后关头只是用手帮她解决了燃眉之急而已!
  没错,就是用手而已,至于柳沐雨为什么会肿胀,那完全是因为她自己疯狂迎合才导致而出的罢了。
  走下楼梯,柳晋阳和纪曼文齐齐的全部在客厅里坐着,当看见陈望北下来后,纪曼文没有说话,而是拿起遥控器使劲的换起电视频道。
  柳晋阳反倒是一脸笑意的问道:“起来了?累不累?饿了吧?给你做点吃的?”
  “……”
  陈望北满头黑线。
  尴尬的咳嗽一声后,摇了摇头:“柳叔,你误会了,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什么呀不是,昨天晚上那么大动静我又不是没听见,年轻人,要节制!”
  柳晋阳一脸我什么都懂得表情拍了拍陈望北肩膀。
  “咳!”
  就在陈望北羞愧的无地自容之际,忽然纪曼文一声咳嗽打断两人。
  “沐雨呢?”
  她出口问道。
  陈望北也不知道是不是在问自己,索性没有回答。
  “问你话呢,耳朵聋了?”
  半晌后,纪曼文见陈望北没有回答,再次开口问道。
  “不知道。”
  这次陈望北回答了,不过很是生硬,因为纪曼文那问话的态度让他很不喜。
  “不知道?”
  纪曼文起身,正想质问一番。
  忽然柳沐雨那清冷的声音从楼梯上传来:“陈望北,我要给你离婚……”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