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婿无双 > 第二十六章 萧老病重

  楼梯拐角处,柳沐雨满脸泪痕的站在那里,眼里对陈望北的怨恨如同实质。
  “离婚?女儿,这是怎么了?”
  柳晋阳见自己女儿梨花带雨的样子,不由心疼问道。
  “对啊,女儿,那小……陈望北,是不是欺负你了!”
  纪曼文也是走了过去关心问道,原本想继续骂小废物的她,当看见陈望北那冰冷的目光后硬生生憋了回去。
  毕竟陈望北那一拳把墙砸出一个窟窿她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
  “陈望北,离婚!”
  柳沐雨并没有回答自己父母,而是生硬的重复了一遍刚刚话。
  “离婚?好啊。”
  陈望北没有思索,直接点头。
  这段婚姻他本身就不在意,离婚不离婚对他影响不大,如果真的离了,恢复自由身的他更好不过。
  “你……好!你说的,走,现在就去民政局!”
  柳沐雨没想到陈望北答应的如此果断,眼泪直接不争气的掉落了下来,原本以为陈望北会因为占据了她身子拒绝一番,没想到他如此无情!
  “行,走吧。”
  陈望北见柳沐雨心意已决,摸了摸鼻子,点头道。
  “诶!你们这是干嘛啊,怎么扯到离婚了啊!”
  柳晋阳见两人都跟倔驴一样,也不回答也不理他,拦在中间徒加焦急。
  反倒是纪曼文,听见柳沐雨主动提出离婚却是高兴的合不拢嘴,惊讶道:“什么?离婚?真的假的,女儿,你终于愿意和他离婚了!”
  纪曼文算是从始至终都看不上陈望北,不管是哪方面,他都觉得和柳沐雨不配,倒是刘硕那小子一直是她心里不二人选。
  “女儿啊,我就说嘛,当初你就不应该和他结婚,虽然可以把柳家那份财产握住了,可是你也失去幸福了啊!”纪曼文迈着小碎步走到柳沐雨旁边,一手挽住她胳膊唯恐不乱道:“按我说啊,你当初就应该和刘硕他谈,刘硕他家在锦州和柳家齐名的存在,你们结合成了,量你那大伯二伯也不敢造次!”
  “放屁,妇人之见!”
  没等柳沐雨回话,柳晋阳却是怒骂一声。
  “你懂什么,如果沐雨和刘硕那小子在一起了,咱们手上那份资产不也成了刘家的了?赔了女儿还要赔资产,你脑子怎么想的!”
  柳晋阳怒不可揭的衣袖一甩,继而继续道:“再说了,小陈他哪里不好了,虽然现在穷了点,最起码他人看起来正直,我相信他肯定是一个好男人!”
  “好男人?”
  纪曼文嗤之以鼻的一笑。
  柳沐雨也是冷哼了一声,强行夺去她贞操的男人也算得上好男人?
  柳晋阳却是置若罔闻,黑着脸道:“反正我不同意你们离婚!”
  “你不同意?你算老几啊,柳晋阳,别忘了这家庭谁说的算!”
  纪曼文冷笑一声,然后拍了拍柳沐雨手道:“女儿,等着,妈这就去给你拿户口本。”说完,扭头就上楼了。
  “纪曼文,你敢!胡闹!简直胡闹!”
  柳晋阳见自己媳妇真的去拿户口本了,气的一口气接不上了,直接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爸!你怎么了!”
  柳沐雨赶忙跑了下来搀扶住他,可是摇晃了几下,发现柳晋阳没有丝毫反应了。
  这下柳沐雨急了,直接急的大哭道:“爸,你别吓我,你醒醒啊!”
  而这时,纪曼文也是拿着户口本从二楼下来了,当看见柳晋阳晕倒后,原本笑眯眯的她一愣,把户口本一扔赶忙跑了下来:“老柳,老柳,你这是怎么了!”
  “过去,让我看看!”
  就在母女俩手忙脚乱束手无策之时,原本不想说话的陈望北开口了。
  如果不是对柳晋阳有好感和感激,他也不会多管闲事。
  “你干嘛,你看什么,你又不是医生,让开!”
  可是柳沐雨不领情,直接一把推开了他。
  “呵,我是不是医生,可是我的医术别说锦州,那怕整个华国也无人可以跟我匹敌,而且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柳叔这是气急攻心导致的,如果不把那胸口那口怒气疏导出来,他可能有生命危险!”
  这时候陈望北也懒得和他计较,伸手把她往后一扒拉。
  然后蹲下身子,把柳晋阳平放在地,对着他几个穴位砰砰点了几下后,手掌又顺着他胸口往下顺抚了几下。
  “好了。”
  一套动作过后,陈望北呼了口气站起身。
  “好了?那他怎么好没有醒过来!”
  纪曼文看着依旧闭眼未醒的柳晋阳问道。
  “妈,他就是个骗子,你怎么可以信他!来,搭把手,我们送爸去医院!”
  柳沐雨压根不相信陈望北随手点两下就可以治好自己父亲,如果真的可以,那他不就是神仙了吗?
  “也是,我居然信了他的邪!”
  纪曼文听见自己女儿的话后,也是点了点头,然后恶狠狠的瞪了陈望北一眼。
  “咳咳……”
  可就在母女俩二人准备合力把柳晋阳弄去医院的时候,原本晕死过去的他忽然咳嗽了一声。
  紧接着,柳晋阳眼睛缓慢睁开。
  “醒了!”
  纪曼文惊喜道。
  “爸,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不舒服?”
  柳沐雨赶忙趴下身子问道。
  “有。”
  柳晋阳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
  “哪?哪不舒服啊?”
  柳沐雨听见柳晋阳回答有,再次焦急起来。
  “心……心不舒服。”
  柳晋阳道。
  “心不舒服?难道是心脏病?”
  柳沐雨愣住了,她记得自己父亲并没有心脏病史啊!
  可是,下一句,柳晋阳的话差点把她气笑了,只见他道:“不是心脏病,是被你们气的!”
  “被我们气的?”
  柳沐雨听见后又气又想笑,可是还是不放心道:“我不管你是不是被我气的,现在必须去医院,全面检查一遍!”
  于是母女俩再次合力,想搀起柳晋阳去医院,可是谁知道两人合作了半天,连人都没从地上拉起。
  一时间,尴尬不已。
  “柳叔没事了,休息一会就好,不用去医院。”
  这时,陈望北忍不住道,柳晋阳本身就没啥病,刚刚只是怒气攻心,气从内腔顺不过来才导致晕厥的罢了。
  “你说没事就没事了?你刚刚只是碰巧救醒了我爸而已,真的以为自己是神医了?过来搭把手!”
  柳沐雨虽然嘴上不愿意承认,可是内心却是已经惊涛骇浪,刚刚那一手着实惊艳到她,难道这男人真的会医术?
  最终,柳晋阳在陈望北的帮扶下送到了第一人民医院,也就是最先开始陈望北住的那个医院。
  等一系列检查结果出来显示没有任何问题后,柳沐雨这才松了口气。
  医院走廊上,陈望北静静的看着飘窗外川流不息的车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后面,柳沐雨一番后思想斗争后,她走到陈望北身后,小声道:“陈望北。”
  “嗯?”
  陈望北回头,看见是柳沐雨后,轻轻的点了点头:“怎么样,医生是不是说没有任何问题?”
  “是的,虽然没事,我还是想让我爸在医院留院观察一天。”
  柳沐雨尴尬的点了点头。
  “那就好,留院观察也无所谓,不过柳叔似乎有点高血压,记得让他少吃豆制品,以清淡为主,还有多运动。”
  陈望北点了点头,随即又建议了句。
  “嗯,知道,刚刚医生也说过了,你……之前是医学生吗?”
  柳沐雨略微羞涩的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何,此刻她居然不敢直视陈望北了。
  “不是,我大学学的是冷门的古汉语专业,好了,我们走吧。”
  陈望北摇了摇头,然后抬脚准备离开。
  “哦,去哪?”
  柳沐雨点了点头,然后疑惑问道。
  “你不是说离婚吗?赶紧的吧,要不然民政局该下班吃中午饭了。”
  陈望北回头看着她道。
  “你……混蛋!”
  柳沐雨听见陈望北这话后,原本还有点羞涩的她瞬间怒了,恶狠狠的骂了句后,扭头就走。
  “诶,大门在这边!”
  陈望北提醒道。
  “滚!”
  柳沐雨直接再次回骂了一句,然后蹭蹭蹭的就回到了柳晋阳的病房。
  “莫名其妙,不是她说要离婚吗?”
  陈望北看着柳沐雨的离开背影有点丈的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就在他摇头感叹女人内心反复无常之际,忽然一阵吵杂的声音从大门外传来,紧接着又是一阵喧闹声。
  “快快快,各科专家医生呢,赶快上车去萧家,萧家老爷子要不行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