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婿无双 > 第二十八章 间接谋杀

  “对啊,皇甫奇,皇甫前辈!我怎么忘了他!”
  翁泉海一拍额头,然后惊喜道:“萧书记,你有可能有所不知,皇甫奇前辈在锦州市中医界绝对有说一不二的实力,找他,准没错!”
  “没错,之前我们第三院想请皇甫前辈到内科当荣誉教授他都不愿意,他的医术绝对在锦州,哦不,辽北省都是前三存在!”
  这时第三人民医院副院长吴启明也开口了。
  “呵呵,何况你们第三人民医院,就连我们中医院也邀请了,可是皇甫前辈最终以一山不容二虎为由拒绝了!”
  中医院杨主任这是也是点了点头,虽然有点贬低第三院的意思,可是也是间接的表明皇甫奇的医术了得。
  “真的?那赶快去请皇甫前辈啊!”
  说着,萧俊树就打算招呼小陈去请人。
  “大哥,要不我去吧,给我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
  这时,一直没敢说话的萧俊远站出来道。
  “你?”萧俊树看着自己弟弟挑了挑眉,想了想后点头道:“也好,最起码也体现了咱们萧家诚意,记住,一定要将他客客气气请来!”
  “放心吧大哥!”
  萧俊远点了点头,转身就去准备请人了。
  可是刚走到门口后,他忽然想起什么,对着萧雨桐道:“雨桐,一起!”
  “啊?”
  萧雨桐愣了一下,然后怯怯的看了眼自己父亲萧俊树。
  萧俊树看着自己女儿那股怯懦的眼神,最终还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去吧,快去快回!”
  “是,保证完成任务!”
  萧雨桐对着自己父亲呵呵一笑,赶忙跑了出去。
  萧俊树看着自己那还如同孩子般的女儿,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半个小时后。
  萧俊远果真把皇甫奇带了回来。
  当皇甫奇进来那一刻,在场所有医生都纷纷打招呼。
  皇甫奇随意的点了点头后,走到萧俊树跟前:“萧书记,听闻你需要老夫,老夫知道后马不停蹄的就赶了过来。”
  “有劳您了,赶快看看我父亲怎么样了吧。”
  萧俊树说完引着皇甫奇走到萧老头跟前。
  经过一系列望闻问切流程后,皇甫奇收回手,原本严肃的老脸也放松了下来,然后道:“阴阳相冲,阳气衰减,阴气贯穿全身,才导致萧老爷子这般。”
  “果然神医,一眼就看出来了啊!”
  周围立马有人捧臭脚道。
  “那该如何医治?”
  萧俊树见皇甫奇所说和一堆专家医生得出结论无差,顿时希望倍增。
  “问题不大,针灸刺穴,引出阴气便可。”
  皇甫奇摸了摸自己胡子,笑呵呵道。
  被在场这么多专家视为难题的病例,被他轻轻松松搞定了。
  “真的?那还请老前辈快快施针!”
  萧俊树一脸笑意,后面原本忐忑不安的萧俊远和萧雨桐也是齐齐的松了口气。
  有救了。
  “哈哈,好好好,这就施针引气!”
  皇甫奇说着拿出随身针包,用酒精灯加热消毒后,对准萧老爷子一个穴位就准备刺下去。
  “等等!”
  可就在他正准备插入那一刻。
  忽然外面一个青年出声打断了他。
  紧接着,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走了进来,一把拿掉皇甫奇手里的针后,开口道:“如果你这一针扎下去,恐怕萧老爷子真的死了!”
  陈望北的忽然出现,让在场所有人一愣。
  等萧俊树反应过来后,满脸怒意,指着陈望北道:“你是什么人,敢打断皇甫前辈治病!”
  “我什么人?你说呢?”
  陈望北不认识萧俊树,更不知道他是锦州市市委书记,所以语气颇为嚣张。
  “你!”
  萧俊树第一次遇见敢对他如此不敬的年轻人,直接对着门口秘书小陈道:“陈秘书,把这个人撵出去,告诉他们,不许再放任何一个人进来!”
  “是!”
  小陈领命,进来就准备撵陈望北出去。
  “等等,大哥,这个就是那个给我们药方的人啊,叫,叫什么陈先生!”
  这时,萧俊远再次站出,指着陈望北道。
  萧雨桐也是,当看见陈望北来了后,脸色也是难看起来,就是这个骗子害了她,还让她爷爷这样!
  于是她上去就是给陈望北一拳,怒愤不平道:“王八蛋,你这个畜牲,枉我那么信任你,还以为你是个好人,你为什么要骗我们!”
  “骗你?”
  陈望北身子一侧躲开,然后眯着眼睛道:“何曾骗你们,那药服完后萧老会出现萎靡不振的状况,你们大可放心,这句话我记得我说过吧。”
  “你……你说过吗?”
  萧雨桐一愣,然后看了看自己小叔萧俊远。
  “好像说过吧。”
  他也是不敢确定道。
  “哼,医嘱不听,怪得了谁。”
  陈望北瞟了他们一眼,然后走到萧老头跟前,伸手把了个脉。
  “嗯,效果很好。”
  收回手后,他一脸满意的点了点头。
  “效果很好?你再说一遍?”
  一旁的皇甫奇终于忍不住了。
  “为什么要再说一遍?你聋了吗?”
  陈望北看了他一眼。
  “你怎么说话的……等等,你不是那个……”
  皇甫奇正欲发怒,当看清楚陈望北那张脸后,愣住了。
  换上一身西装后的陈望北,他险些没认出来。
  “怎么?皇甫大师认出来了?”
  陈望北对他淡淡一笑。
  “认出来了,认出来了。”
  皇甫奇一改常态,笑着点了点头。
  怎么回事?
  皇甫奇那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的态度令得所有人愕然不已,包括萧俊树也不知道这到底怎么回事,于是他问道:“皇甫老前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书记,这个小哥我们有一面之缘,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皇甫奇讪讪一笑,出口解释道,至今为止,陈望北伸手在金丝楠木留指痕的画面到现在都在他脑海久久挥之不去啊!
  “厉害?难道说他也是个医生?”
  萧俊树一脸怀疑的看着眼前这个年纪不过二十多岁的青年暗暗猜测道,不过此刻他也放下了要驱逐陈望北的想法。
  “小哥,不知道你今天来这里干嘛?又打算一言定谁的生死啊?”
  皇甫奇虽然敬佩陈望北的武力值,可是并不惧怕,他们无冤无仇,再加上在场这么多人还有萧书记在场,他丝毫不慌。
  “哝,你不看见了,萧老爷子!”
  陈望北努了努嘴。
  “萧老爷子?”
  “他要一言定萧老爷子生死?”
  在场所有人听见陈望北这话后,全部忍不住笑了起来,暗自诽腹道。
  “好,那你有什么高见?萧老爷子现如今阳气衰弱,阴气横行,你不让我施针引气,你说说怎么办?”
  之前陈望北在众人面前就落过他一次面子,这次他要当着锦州一半的医学专家面找回场子。
  “怎么?你还以为你施针是对的了?”
  陈望北看着皇甫奇道。
  “不然呢?”
  皇甫奇自作聪明的一笑。
  “愚昧。”
  陈望北也是险些失笑。
  现在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被评定为泰山北斗,果然应了那句话,大师在流浪,小丑在殿堂啊。
  “你什么意思?”
  皇甫奇见陈望北依旧如此不给面子,脸色终于挂不住了。
  “什么意思?”
  “那缕阴气是我故意留在萧老爷子体内,如果真的被你引出,你等于间接谋杀了他,你知道吗!”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