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婿无双 > 第二十九章 那些人?

  “间接谋杀?”
  陈望北此话一出,顿时引起一片哗然。
  皇甫奇也是脸面挂不住了,再怎么说他也是锦州市医学界有头有脸的人物,怎能一而再再而三被人诋毁?
  于是他一脸愠怒道:“小兄弟,你可说话得负责任,老夫救死扶伤数十载,救治的病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你怎么能接二连三诋毁于我?”
  “诋毁?”
  “呵呵,实话实说而已,怎么就诋毁了,你医术不精难道还不许别人说?”
  陈望北一脸不解的看着皇甫奇,这老头哪来的那么多戏?
  “你……”
  皇甫奇气的胡须乱抖,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愣是说不出一句反驳话语。
  不是他争论不赢,而是怕陈望北对他大打出手啊!
  “嘁,小子,你居然敢说皇甫前辈医术不精,你可知道,他是什么人?”
  那些在场专家医生全部出声讨伐陈望北。
  翁泉海却没有出声,而是仔仔细细打量了一下陈望北,有点不敢确定的问道:“你是……柳小姐的老公,陈望北先生?”
  “嗯?你认识我?”
  陈望北回首看向翁泉海。
  “果然是你!”翁泉海见陈望北承认,一脸嘲讽的一笑:“各位,你们可知道他是谁?”
  “谁?”
  所有人疑惑。
  “他是锦州市第一美女柳沐雨的丈夫!”
  翁泉海指着陈望北呵呵一笑,然后道:“陈先生,你这难道是病好了,脑子又坏了?跑出来胡言乱语?柳家人知道吗?”
  “你是那个第一人民医院院长,翁什么来着?”
  陈望北皱了皱眉头,这时也是想起来眼前这个白发老头是谁,,这不是就是前不久非要给自己检查身体的那个医生吗?
  “呵呵,陈先生好记性啊。”温泉海笑着点了点头,走到他跟前道:“各位,这位呢大家有可能不认识,不过他妻子你们一定有所耳闻!”
  “那就是,柳沐雨!”
  别看翁泉海看起来一脸和蔼,其实内心坏的很,此刻不嫌事大的带节奏道。
  “什么,柳沐雨?柳沐雨什么时候结婚了?”
  “她不是锦州市第一女企业家吗,她结婚了?”
  “就是啊,不可能吧,这男的是柳沐雨的男人?”
  一时间,质疑声纷纷四起。
  就连后面的萧雨桐听见这个消息后,也是如遭雷击一般,俏脸写满震撼,一脸不敢相信道:“难道他,真的是柳沐雨的老公?”
  不过很快她就否认了,她明明打电话亲自确认过的,柳沐雨没有结婚!
  “你放屁!”
  于是她站出身子直接呵斥一声:“翁院长,你身为一院之长,怎么可以胡说八道?”
  “萧小姐,翁某哪里胡说八道了?”
  翁泉海没想到第一个站出来质问之人居然是萧家大小姐,老脸颤抖了一下。
  “你说他是柳沐雨老公?据我所知,柳沐雨没有结婚吧?别忘了,我萧家和柳家可是世交,柳沐雨和我可是好闺蜜!”
  萧雨桐此刻站出并不是为了陈望北,而是为了她从小到大的好伙伴的声誉!
  “这……不可能吧,萧小姐,他头几天才从我们医院出去的,而且是柳小姐亲自接走的,当时我们主治医生询问关系时,她的的确确亲口说这个是她老公啊!”
  翁泉海此刻大汗淋漓,心里暗暗道,难道自己真的搞错了?
  “你撒谎!”
  萧雨桐坚决不信。
  “他没有撒谎,我的确是柳沐雨老公。”
  这时,陈望北自己却站出来开口道。
  “什么,这……难道是真的?”
  这下场面完全乱了起来。
  好在萧俊树权威够大,直接大声打断所有议论声:“够了!现在是治病要紧,其余事情,以后再说!”
  说完,萧俊树转身看向皇甫奇,然后道:“皇甫大师,开始吧!”
  “好的,萧书记。”
  皇甫奇轻轻颔首,重新拿出一根银针加热消毒。
  “我说过,如果你这针下去,萧老真的就一命呜呼了,你们不信,大可试试!”
  陈望北再次出声打断皇甫奇。
  “你……!!!”这次,皇甫奇终于忍不住了,然后把针包一收,起身对萧俊树拱了拱手:“萧书记,恕老夫无能为力,告辞了!”
  说罢,他扭头就走,他是真的不想再看见陈望北了。
  “诶,皇甫大师,别走啊,你别动怒,我这就叫人把这小子撵走!”
  萧俊树见皇甫奇要走,顿时急了,赶忙伸手拦道。
  “小陈,把这个臭小子撵出去!不许打扰皇甫前辈就诊!”
  萧俊树对着小陈吼了句。
  “明白。”小陈点了点头,然后走到陈望北跟前一脸不善道:“陈先生,请吧!”
  “我为什么要走?我是来救人的。”
  陈望北看来他一眼,不为所动。
  “救人?你配吗?如果再不走,休怪我不客气了!”
  小陈眼睛也是一眯,拳头紧握起来。
  “奉劝你说话客气点,我是来救人的,如果再敢冒犯,你们也别怪我不客气!”
  说着,陈望北脚步一沉,以他脚掌为中心的四块方砖顿时被震出一道道细细裂纹。
  “练家子?”小陈看见这幕后也是一愣,不过随即又淡淡一笑:“怪不得敢来萧家撒野,不过,你想撒野来错地方了!”
  “哈,看拳!”
  小陈说着,一拳直轰陈望北面门。
  身为退役特种兵的他,他自信哪怕遇见有两个明劲初期左右高手也可以斗上一二,更说瘦的跟猴子一样的陈望北了。
  “聒噪,掌嘴!”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小陈要暴虐陈望北一顿之时,接下来一幕直接闪瞎了他们钛合金狗眼。
  直接陈望北随手一扇,就如同拍苍蝇一般把小陈给拍飞了出去。
  小陈看着如同闪电般扇向自己的巴掌,他瞳孔瞬间放大,想要回防但是已经完了。
  砰!
  一声闷哼,小陈直接顺着门口的走廊倒飞出去数米。
  “哼,如果不是看在你也姓陈,后果可不是这么简单了!”
  说罢,陈望北扫视了一眼在场所有人:“还有谁想动手,大可试试!”
  “放肆!”
  萧俊树大怒,居然敢在自己跟前打自己的秘书,这是活着不耐烦了?
  “勿怒,勿怒啊,萧书记,听我一言!”
  皇甫奇看见陈望北再次大打出手,原本挺直的身板吓得一哆嗦,然后俯耳在萧俊树耳边低语了几句。
  当萧俊树听完皇甫奇的话后,表情也是僵硬了一下,然后道:“所言不假?”
  “千真万确啊,当时林家老爷子也在!”
  皇甫奇一脸肯定点头。
  “嘶~没想到他居然是那些人!”
  萧俊树听完皇甫奇话后沉思起来,依现在看来,他动不得陈望北啊!
  “嗯哼!”
  就在萧俊树内心震撼陈望北身份之时,忽然病床上一脸颓然的萧老哼了一声,紧接着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怎么回事!”
  所以医生一脸骇然。
  “都别动,机会来了,皇甫大师,借你银针一用可否?”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