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婿无双 > 第三十章 陈望北出手

  “哼,医人不带工具,和战士上战场不带枪有什么区别?拿去!”
  皇甫奇虽然忌惮陈望北,但是言语上他不能跌份,不过嘴上虽然如此,可是还是将自己针包递给陈望北。
  陈望北接过针包,取出三根银针也不用酒精灯加热消毒,直接体内灵气一震,然后猛然往自己食指一扎,顿时鲜血淋漓而下!
  “你干什么!”
  后面一片惊呼。
  皇甫奇满脸不解:“陈望北,你不是说医治萧老吗,你这是在干嘛!”
  陈望北根本不理会他,扭头对后面人道:“谁有黄纸?”
  “黄纸?要黄纸干嘛?”
  众人摇头。
  “没有黄纸,白纸可以吗?”
  有一个女医生小心翼翼的说道。
  “可以,主要不是卫生纸就行。”
  陈望北点头,接过女医生递过来的一张草稿纸对折一番过后,边用自己满是鲜血的食指在上面图写起什么来。
  血迹殷红,字迹潦草如蛇,片刻后,一张符箓出现在所有人眼里,看起来十分吊诡。
  “这,这是符箓?”有的医生认出来了,然后失声笑道:“天哪,都二十一世纪了,居然还有人信这个!”
  原本一脸不解的皇甫奇看见这幕后,也是哭笑不得起来。
  萧俊树,萧俊远和萧雨桐亦是满脸错愕。
  “看好了,阴阳命火,临!”
  陈望北却依旧淡定自若,左手掐出一股怪异的指诀,右手捏着的符箓顿时凭空自燃,紧接着从他手里激射出去直打萧老爷子眉心。
  那一幕,玄乎至极,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符箓凭空自燃,这显然已经超出他们认知。
  符箓打入,瞬间周围弥漫出一股燥热之意,所有人仿佛身处火炉之中。
  “怎么,还不出来吗,难道想我请你?”
  陈望北看着萧老,莫名其妙低呵一句。
  随着这句话落下,原本躺着平稳的萧老忽然剧烈颤抖起来。
  陈望北眉头一皱:“冥顽不灵!”
  说罢,他再次起针直插萧老三个穴位,下一秒萧老嘴里发出一种非人类般的惨叫声。
  “啊嗷!!!”
  陈望北两指对着萧老张大的嘴巴凌空一扯,怒斥道:“给我出来!”
  只见一道漆黑如墨的黑气从萧老嘴里钻出,直接翻腾上了屋顶。
  同时,又是一阵刺耳嘶吼响彻全场。
  “这是什么?”
  所有人抬头看向屋顶。
  那黑气一阵翻涌变化,片刻后,呈现出一副狰狞鬼脸模样,咬牙切齿的看着下面的所有人。
  “可恶,居然敢打扰本座清修,本座叫你死!”
  房间内,黑气在头顶蹿来蹿去,画面如恐怖片里一般,阴风阵阵呼啸,众人只感觉身周气温骤降,如坠冰窟,同时头顶上的灯泡骤然裂开。
  “啊……这是什么,是鬼吗?”
  皇甫奇等人看见这幕吓得后退了一步。
  “呵,小小阴魂也敢自称本座?虽然能量稀薄了一些,不过倒也是有点用处。”
  陈望北看着屋顶那狰狞鬼脸,丝毫不慌,双眸反而闪出一丝精光,仿佛饿狼看见了羔羊般。
  “有意思,你居然不怕本座?”
  那阴魂大感诧异,爆呵一声。
  “区区三年不到的小鬼魂,何须惧怕?”陈望北淡淡一笑,然后勾了勾手指:“来吧。”
  “放肆,给本座死!”
  阴魂厉声一叫,快速朝陈望北冲来。
  “收!”
  而陈望北也是懒得废话,直接手掌一张,一股强大吸力直奔阴魂。
  “啊——!怎么可能,放开本座,放开本座!”
  一股强大吸力吸力,那阴魂瞬间鬼哭狼嚎起来,拼命挣扎,却无济于事。
  “老实点,不然我吃了你。”
  陈望北看着手里的阴魂淡淡一笑,威胁道。
  那阴魂听罢果然不再挣扎,陈望北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还差不多,给你个痛快的!”
  “梵音指,炼化!”
  陈望北伸出一根手指往阴魂一戳,一阵滋啦声噼里啪啦响起,下一秒那阴魂化作繁星点点消失而去。
  临死前,阴魂还悔恨道:“啊——你说话不算话!”
  “说话不算话?有吗?我只是说不吃你罢了,又没说不杀你。”
  陈望北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看向其余人。
  此刻,全场鸦雀无声。
  所有人就跟傻了般,目瞪口呆的看着陈望北。
  “啊……舒服啊!”
  就在众人傻眼之际,萧老头却是灵活自如的下了床,扭了扭僵硬的身子笑道:“刚刚老夫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哦,不过幸亏有一个大手又把我从里面拉了出来,睁眼一看,居然是陈先生啊!”
  众人惊呆了,萧老得病大家都是深知多年,虽然以往也是看起来无恙,可是精气神绝对没这么好,现如今活蹦乱跳,这一切归功于陈望北啊。
  一时间所有人刷新了对陈望北的认知,他刚刚那还是医术吗?怕是仙术吧!
  “爷爷,您先别激动,先躺下,叫医生再好好检查一下!”
  萧雨桐激动的泪流满面,走到萧老头跟前道。
  “还检查个啥,好了,都好了!”
  萧老爷子笑呵呵的摇了摇头。
  “爷爷~”
  萧雨桐嗔怒一声。
  “好好好,那就检查检查呗。”
  萧老爷子看见自己孙女撒娇,最终还是躺下身子叫那些医生上了检查了一番。
  片刻后,一群医生一脸不可思议的长叹一声:“奇迹,奇迹啊,就萧老爷子现在这体质,恐怕再多活个二十年也不稀奇!”
  “真的?哈哈哈,再活二十年那就奔一百去了,那我萧鹏举岂不是要成世纪老人了?”萧老爷子此刻也是开怀至极,出口大笑道。
  不过他还是知道这一切都得多亏陈望北,于是他走到陈望北跟前握住他的手使劲摇道:“陈先生,这一切都要多谢于你啊!”
  “萧老不必客气,举手之劳罢了,再说你之前不是还帮我垫付了那五万块钱吗?就当抵过了!”陈望北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松开萧老爷子的手,看向皇甫奇等一众医生:“各位,可服?”
  “服服服!”
  在场五家医院,不下于一二十名专家医生全部齐齐点头。
  “那皇甫大师,你呢?还觉得我是空口大话吗?”
  陈望北目光又看向皇甫奇。
  皇甫奇老脸一红,尴尬的无地自容道:“陈先生,老朽眼拙,还望勿怪!”
  “呵呵,那就好,记住,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陈望北哈哈一笑,然后扭头就朝外面走去。
  萧老这一因果,他算是了解了,接下来还能不能有接触,全凭天意!
  可是还没等他走出房门,忽然萧雨桐从后面喊道:“陈望北,你给我等等!”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