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婿无双 > 第四十章 那位大人

  “候哥!”
  就在两人碰杯过后。
  一个小弟走了进来,对着候哥耳边说了几句。
  “哦?”
  “抓来了?”
  候哥一顿,然后摆了摆手:“把人带进来吧。”
  “是!”
  那小弟又立马跑了出去。
  “怎么?候老弟要办事?”
  齐涛吃了口菜后,抬头问道。
  “对啊,我一个表弟今天被人打了,自己解决不了,来找我帮他出口气呗。”
  候哥摇了摇头,对于自己这个表弟方俊啊,他真的是一点都不想理他,如果不是看着他是自己同家,鸟都懒得鸟。
  “哈哈哈,得出,得出啊!”
  齐涛哈哈大笑一声,也没打算走,这种事情在他们这个圈子里见怪不怪,所以没什么可避讳的。
  不一会,方俊一群人被带了进来,方俊一进来,立马一路小跑的来到候哥的跟前:“候哥,我的亲表哥,人我抓来了,你一定要给我出这口恶气啊!”
  “知道了知道了,人呢,带上来,男的打残,女的给你玩个够好不好?”
  候哥一脸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然后目光看向后面,当发现是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靠,就他两个把你们一群人打成这熊样?”
  “不止两个,还一个女人跑了,不过那男的特别能打!”
  方俊被自己表哥这么一吼,吓得缩了缩脖子,不过话说回来,七八个保安被一个人撂倒的确是有一点丢人。
  “滚犊子,一个人再能打有多能打啊?一招秒杀十几个人?”
  候哥气愤的瞪了方俊一眼,废物,赤果果的废物。
  而原本不打算说话的齐涛也是来了兴趣,能打七八个保安的人是个怎么样的人,于是目光也看向被压进来的两个人,不过当他看见一脸泰然自若的陈望北后,整个人差点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哐当一声。
  齐涛这边的动静引起所有人的主意,候哥因为齐涛喝多了,于是道:“齐老大喝多了?不如去房间里休息休息?”
  可是齐涛却没有理他,而是一脸惊恐的连滚带爬来到陈望北跟前,深深地鞠了一躬,用平生最客气的语气道:“大……大人,您怎么来了?”
  齐涛的举动让所有人都傻眼了,就连猴哥也是没搞懂齐涛在搞什么鬼。
  要知道,齐涛可是西城区的扛把子啊,就算遇见区长也不会这么毕恭毕敬,难道这个年轻人有什么大来头?
  候哥没有反应过来,愣愣的走到齐涛面前道:“齐老大,你没认错人吧,你怎么叫他大人啊?”
  “候启,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
  谁料齐涛直接回头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深吸了口气后道:“他就是我说的那个一招撩翻我三员大将的狠人!”
  说着,齐涛又毕恭毕敬的对陈望北鞠了个躬,当看见柳沐雨也在后,他再次一愣,然后直接头低的更低:“柳小姐!”
  柳沐雨看着齐涛一脸懵,不知道说什么,一脸无助的看了眼陈望北。
  “不用管他。”
  陈望北摇了摇头,然后拉着柳沐雨径直走向八仙桌。
  当他看见满桌子好酒好菜后,对着柳沐雨呵呵一笑道:“老婆,这桌上的酒菜还不错呢,要不要吃一点?”
  “这……这样不好吧?”
  柳沐雨窃窃的看了眼四周的大汉。
  “有什么不好,吃就便是了。”
  陈望北为她拉开一个椅子后,自己也坐了下去。
  全程,他都无视众人一般,齐涛见陈望北不搭理他,也不敢起身,头就那么一直低着。
  而候启却是终于反应过来,当知道这个年轻人就是横扫齐涛三员大将的狠人后,差点一屁股也跌坐在地。
  他气的鼻子差点都歪了,回首看了眼自己表弟方俊,上前就是一大耳光,怒骂道:“干你老母的方俊,你给老子惹了**烦了!”
  不明所以的方俊被候启一巴掌扇的脑袋一偏,脑瓜子嗡嗡了好久后,他才一脸委屈道:“表哥,你干嘛打我啊?”
  “打你?打你还是轻的,信不信老子杀了你啊!”
  候启看着自己那个犹如傻逼般的表弟,恨的牙龈直痒痒,一脚把他踹出去老远后,他也扑腾一声跪在了地上,对着陈望北求饶道:“不知道大人大驾光临,候子我有失远迎啊!”
  “哦?你认识我?”
  真正为柳沐雨夹菜的陈望北偏头看了他一眼。
  “在齐老大嘴里听闻过大人壮举,还望大人恕罪,都怪我那该死的表弟有眼不识泰山啊!”
  候启此刻冷汗直冒,生怕这个男人一怒之下把他红叶山庄一锅端了,毕竟他手上可没有齐涛那种狠角色存在,有的也只是一帮地痞流氓而已。
  “哦,他没得罪我。”
  陈望北点了点头。
  “那……那为何你们……”
  候启听见陈望北否认方俊得罪他,不由得愣了一下。
  “他得罪的是我老婆。”
  可是陈望北却是话锋忽然一转,淡淡一笑道。
  “嘶……”
  听见这个后,候启差点晕厥过去,齐涛就是因为对柳沐雨有非分之想现在过的心惊胆战,这事情还没帮他解决,自己这边倒好,也给他惹上了一身骚。
  候启似乎越想越气,起身走到方俊面前,一把薅住他头发拽到陈望北跟前。
  “啊啊啊,表哥,疼,疼啊!”
  方俊疼得嗷嗷叫道。
  “疼你麻痹,方俊,今天你不给我把这尊大神送走,老子杀你全家!”
  候启眼睛通红的嘶吼一声,抓起墙上的一把刀猛然剁到方俊面前,顿时,地面的出现一道深深地沟壑。
  方俊看见自己表哥这是来真格的啊,顿时吓得哆嗦起来,然后一脸可怜的看向陈望北道:“大哥,大叔,大爷,我错了,是我眼瞎,不该招惹你女人,求求你饶了我吧!”
  说着砰砰砰的给陈望北磕了几个响头,而柳沐雨也是想解释什么最终也只是蠕动了一下嘴唇没有出口。
  “别,你这种不肖子孙我要不起!”
  可是陈望北却是摆了摆手,然后又为柳沐雨又夹了一块辣子鸡丁放入他面前盘子里。
  咳……
  柳沐雨刚吃一口里面就吐了出来。
  “怎么?辣到了?”
  陈望北关心问道。
  “嗯……”
  柳沐雨轻轻的点了点头。
  “诶,那个谁……”
  陈望北闻言看向候启。
  候启赶忙道:“大人,叫我小猴子就好!”
  “小猴子?好名字。”陈望北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道:“有没有什么饮料啊,我老婆辣到了。”
  “有有有,我这就去给您拿!”
  候启赶忙点头,然后亲自跑出去去拿饮料,不一会他推着一个小推车进来,只要是山庄有的饮料,他全部都拿来了。
  陈望北见候启这么实在,也是忍不住的笑了笑,问了句柳沐雨:“老婆,你想喝什么?”
  “随便,只要可以解辣就好。”
  柳沐雨此刻辣的俏脸通红。
  “那就来瓶牛奶吧,牛奶解辣。”
  陈望北又看向候启。
  候启反应过来,赶忙拿出一瓶纯牛奶,亲自倒进喝红酒的高脚杯里后,送到柳沐雨跟前,恭恭敬敬道:“柳小姐,您要的牛奶。”
  “谢谢。”
  柳沐雨羞红着脸点了点头。
  陈望北见候启态度如此诚恳,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看向方俊:“念在你表哥态度还不错的份上,我断你一只手不过分吧?”
  “什么?断手?使不得,使不得!”
  方俊一听要断自己手,拼了命的摇头。
  “使不得?”
  陈望北目光一寒,然后看向候启。
  候启感受到陈望北那冰冷的目光后内心立马咯噔一声,暗骂一句方俊蠢货,掂起地上的大刀就朝方俊走去。
  “使不得尼玛,你不肯断手,老子的兄弟们都得遭殃!”说完,候启看向陈望北:“大人,我亲自剁如何?”
  “可以,不过得出去剁,别影响我老婆吃饭。”
  陈望北不在意的点了点头。
  “放心,绝对不会污了您和夫人的眼睛!”
  说完,他直接拽着方俊去到了后院,只听一声咔嚓声后,方俊那哀嚎的声音骤然响彻整个山庄。
  在场的,不管是齐涛还是候启的那群小弟,一个个脸色煞白起来,这雷厉风行的霸气他们压根架不住啊!
  剁完方俊手后,候启满身是血的走了回来,然后再次毕恭毕敬的对陈望北低头道:“大人,手我剁了,还望大人放过小人一马!”
  “放心吧,冤有头债有主,方俊惹的祸他自己担下了,我就不会波及到你们。”
  陈望北对着候启淡淡一笑道。
  候启听闻这个,瞬间松了口气,然后感恩戴德道:“多谢大人恕罪!”
  陈望北不再理会他,而是终于把目光方向了齐涛,他开口道:“齐老大……”
  “在!”
  “不敢不敢,大人叫我小涛便好。”
  齐涛见陈望北终于想起自己,赶忙抬头一脸谄媚道。
  “使不得,好歹你也是能执掌西城半边天的扛把子不是?”
  陈望北却是皮笑肉不笑的哼了句,然后用手指敲着桌子道:“说说吧,你想怎么办?”
  “我愿意任凭大人处置!”
  齐涛扑腾一声跪在地上。
  “我处置?”陈望北笑着摇了摇头,把目光放在了柳沐雨身上:“老婆,你说怎么办吧。”
  “什么……什么怎么办?”
  陈望北这一声老婆喊道柳沐雨娇躯一颤,虽然知道他这是演戏,可是还是不适应道。
  “哦,对了,你好像忘了那天晚上的事情。”
  陈望北一拍额头,然后目光森寒的看向齐涛:“齐老大,有本事啊,那种药还自带消除记忆是功效,花了大价钱吧?”
  “啊……我错了,我错了,大人,我真的知道错了!”
  齐涛一听陈望北还要追究这个,吓得他浑身直打颤起来,不住的给陈望北磕头。
  “呵呵,错了?一句错了就够了?”
  陈望北忽然爆呵一句,然后一只筷子突然射出,直扎齐涛手背。
  “啊——!”
  一阵巨疼传来,齐涛手掌直接被一筷子钉在了地板之中。
  这一幕,看的候启直接是浑身一抖,同时庆幸自己刚刚没有装逼,要不然自己现在很有可能也是这种下场啊!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