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婿无双 > 第四十七章 刁难

  柳浩淼打了一个很好的开头。
  他下台后紧接着便是二伯的儿子柳昊然上场,柳昊然要比柳沐雨和柳浩淼小上个两三岁,年纪差不多二十三四左右。
  柳昊然一上台,柳家老爷子立马就喜笑颜开起来。
  显然他很是喜爱这个小孙子。
  “爷爷,昊然没有浩淼哥那么有能耐,只是托人从一个雕刻大师那里弄来一对阴阳玉缕球。”
  “听闻这阴阳玉缕球多多把玩有延年益寿的功效,也不知道真假,孙儿就献给爷爷当生日礼物了!”
  说着,柳昊然端着一个十分精美的礼盒走到柳老爷子跟前打开。
  “哗!”
  当礼盒里的一白一黑两个玉球显露出来后,顿时场下所有人一片哗然。
  柳家老爷子也是一脸震撼的,拿出两个玉球爱不释手道:
  “这,这是上好的羊脂白玉和墨玉?”
  柳昊然闻言一笑,然后点了点头道:“没错,爷爷,这两个的确是羊脂白玉和墨玉,上面纹路均是有雕刻大家亲手雕制而成。”
  “好,好,昊然有心了!”
  柳老爷子连续说了两个好,这就说明他很中意这个礼物。
  几轮下来后,马上就快要轮到柳沐雨了,此刻她开始紧张起来。
  看着那些弟弟妹妹送的礼物,她一时间居然觉得自己送的东西有点拿不出手。
  “好了,我也说两句吧。”
  可就在快要临到她时,柳家老爷子忽然发话。
  柳沐雨为之一愣,然后赶忙开口道:“爷爷,我还没有……”
  可是柳老爷子就跟没有听见一般,自顾自的讲起话来:“首先,很感谢各位捧场来参加我这个老头子的生日宴会,其次……”
  “等等!”
  而就在这时,忽然一道声音打断老爷子讲话。
  在场所有人全部一愣,包括柳老爷子也是一脸不喜的看向打断他说话的人。
  当发现是自己那个便宜上门孙女婿后,老脸顿时垮了下来。
  “他叫什么?”
  柳天南侧目问道。
  “回爷爷,他是柳沐雨的老公,叫陈望北。”
  一旁的柳浩淼赶忙道。
  同时,他眼里闪过一丝幸灾乐祸的表情,敢打断老爷子讲话,怕是活腻了不是。
  “陈望北。”
  柳天南点了点头,脸色阴沉的看向陈望北问道:“你有什么话要说?”
  “爷爷,沐雨还没有献礼呢。”
  陈望北自然感受到柳天南的不喜,不过却依旧淡定自若道。
  “哦?”
  柳天南皱了皱眉头,然后道:“那就赶快献。”
  柳沐雨没想到陈望北会来这出,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后,赶忙起身拿着一个礼盒走到柳天南跟前。
  “爷爷,这是孙女为您……”
  可是她一句话还没有说完,柳天南直接打断道:“行了,不用说吧,东西我收下了,你先下去吧。”
  说完,他接过柳沐雨手里的东西,随手就递给了后面的下人。
  柳沐雨没想到柳天南态度如此,尴尬的站在那里几秒后,逃似的走下了台。
  “现在还有人没有献礼吗?”
  柳天南询问似的扫了一眼场下,当发现没有回答后,打算继续刚刚那话讲下去。
  而就在这时,陈望北却又忽然站起。
  “你干嘛!”
  柳沐雨一把拉住他衣角,一脸焦急道。
  “献礼啊。”
  陈望北冲她眨了眨眼睛。
  然后走到柳天南跟前,随手从兜里拿出一串破木珠子。
  “爷爷,孙女婿也不知道送些啥,就送你一个檀香木的手链子吧。”
  陈望北对着柳天南呵呵一笑,然后把一串黑漆漆的木珠子送到他面前。
  “草,你这是什么破东西啊,垃圾堆捡来的东西也好意思送给爷爷?”
  柳天南没有说话,一旁的柳浩淼倒是忽然怪叫一声道。
  而柳天南听见他这话后,眉头顿时一皱,也没有伸手去接。
  “你懂个屁!”
  陈望北白了他一眼。
  然后提溜着那串木珠子道:“这可是一串可以保命的手链,你以为是你那有一丝佛力就以为吊炸天的字画啊?”
  “你说什么?”柳浩淼大怒,“陈望北,你这破手链怎么和我那字画比?”
  这手链看起来就像那种大街上,小摊贩十块钱可以买三条的那种,可以说毫无价值可言。
  就连柳天南,也是一脸失望的摇了摇头:“我不要,你下去吧。”
  “不要?”
  陈望北闻言叹息一声,然后回首看向柳沐雨:“老婆,这种宝贝他们居然不要,那我送你吧。”
  “等一下!”
  柳浩淼见陈望北要走,他哪能放过这大好的羞辱机会。
  于是他上前一步一把夺过陈望北手里的手链,一脸嘲讽道:“保命的手链,呵呵,我倒是想看看有多神奇!”
  说完,他对着柳天南询问道:“爷爷,既然是陈望北送的,咱们也不能折了这情,不如咱们就现场做一次实验叫大家伙看看这手链到底有没有他说的你们神奇如何?”
  “好,我也想看看这手链到底多牛逼!”
  柳昊然不嫌事大的附和道,场下更是一片应和声。
  原本想拒绝的柳天南,见自己的孙儿和贵宾都开口了,只能无奈的点了点道:“那就试试看吧。”
  “好嘞!”
  柳浩淼见老爷子同意,顿时一喜。
  “富叔,去后厨那一只活鸡上来,顺便带把菜刀!”
  于是他大声吆喝道。
  片刻后,菜刀和活鸡全部备齐。
  柳浩淼嘲讽的对陈望北一笑,然后大步走向那只活鸡,把手链往鸡头上一套。
  “陈望北,这一刀下去,你的谎言就不攻自破了,你确定不求我?”
  柳浩淼掂着菜刀一脸笑意的看着陈望北道。
  “你随意。”陈望北却是无所谓点耸了一下肩膀,然后道:“不过给你提个醒,这手串只能使用三次,三次后自动化作齑粉。”
  “切,还忽悠,等我一刀下去看你还怎么装!”
  柳浩淼见陈望北还在死鸭子嘴硬,不屑的撇了撇嘴。
  叫人摁住那扑腾乱跳的大公鸡后,他举起菜刀就朝鸡头剁去。
  在场所有人眼睛瞪大,就在菜刀快要砍到鸡头时,忽然一道无形的阻力一把又把菜刀弹了回去。
  “咦?”
  柳浩淼惊讶一声。
  他自然不相信这手链有什么特异功能,只以为是意外罢了。
  于是他撸起袖子换了只手,再次举刀朝大公鸡剁去,这次,他用的力气比刚刚还要大上许多。
  而这次,就在菜刀落到鸡头的一瞬间,忽然柳浩淼整个人倒飞了出去,那把菜刀直接断裂。
  “哎呦!”
  柳浩淼被摔了一个四仰八叉,引来下面一阵哄笑。
  他恼羞成怒,起身拍了拍屁股,对着门口保镖道:“来人,给我弄把枪!”
  门口保镖犹豫不决,不过看见柳老爷子没有阻拦后,他赶忙递上一把手枪给他。
  “卧槽,我就不信用枪还崩不死你!”
  柳浩淼面色狰狞,举起手枪就准备射杀那只大公鸡。
  可是想了想后,觉得估计有些远,有可能自己打不中,于是直接走到那公鸡面前。
  “我崩死你这个鸡贼!”
  柳浩淼怒吼一声,直接扣动扳机。
  砰!
  一声枪响。
  子弹直接飞射出去,就在大家觉得这荒唐闹剧快要结束时,忽然一道白光骤然闪现。
  紧接着只听一声啼鸣,那大公鸡直接挣脱摁压,扑腾着翅膀冲天而起。
  “什么?”
  原本哈哈大笑的人全部戛然而止,当看见场地正中央的大公鸡后,全部都惊呆了。
  难道射偏了?
  可是很快他们就摇头否认了,因为他们发现原本挂着鸡脖子上的手链已经消失不见,而在地上赫然有一堆白色的粉末。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