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婿无双 > 第四十九章 撕破脸皮

  此刻,柳沐雨情绪异常激动。
  用一千万的创业基金就想要走她五年的全部心血,那跟杀人放火的强盗有什么区别?
  沐美集团虽然不大,都是却是她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财富,现如今被某些人三言两语就想骗走,她怎能接受?
  “柳昊然,枉你还是个大学生,你这做法可真的是杀人诛心啊!”
  柳沐雨此刻怒气填胸,看着柳昊然的眼眸充满了怨恨。
  而柳昊然却是不为所动,微微一笑道:“柳沐雨表姐何出此言?”
  “我说的是实时啊,你身为柳家子嗣,企业本身就应该归根与家族,现如今的竞争你已经被淘汰,按照规定,你本就应该交出沐美集团啊。”
  柳昊然说话文质彬彬,还在带着一丝儒雅的意味,可就是这么个衣冠禽兽的货,干出来人面兽心的事。
  “你……你放屁!”
  柳沐雨也是罕见的爆了一个粗口。
  她看向柳天南,询问道:“爷爷,您当初说过,自主创业不受家族管理,是私人拥有的!”
  “没错,我是说过。”
  柳天南不可否认的点了点头。
  这句话的确在几年前他亲口说过,不过,那个时候的柳家还是一线家族,压根不会在乎一个企业。
  可现如今却不同了,早在几年前的一次金融风暴后,他们被迫退出一线,位居二线末尾,如果不是柳天南还活着,恐怕早有一些图谋不轨的家伙想对柳家下手了。
  “没错,爷爷是说过,可是那时间咱们柳家还是鼎盛时期。”
  柳昊然见柳沐雨想搬陈年旧令,他急忙开口道。
  大脑快速思索对策,很快他又开口道:“柳沐雨表姐,现如今的柳家已经大不如前,咱们身为柳家子嗣,不应该为家族鞠躬尽瘁吗?为何现在你要分一个你的我的?”
  “沐美集团虽然在这次竞争失利,可是它依旧是咱们柳家的一大经济体啊,作为族人的我们,得要为家族着想啊!”
  说着,他又看向柳浩淼,道:“浩淼表哥,你说呢?”
  “我觉得表弟所言极是!”
  柳浩淼赶忙点头附和。
  柳昊然这一系列冠冕堂皇的话,很快得到所有人的认同,觉得言之有理,就连柳沐雨自己一时间都没有反驳的余地。
  “昊然说得对啊,现在柳家早已经不是当初的一线家族了,我觉得的确不应该再分个你的我的。”
  柳天南微微颔首。
  柳沐雨听见柳老爷子这话,她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一时间眼泪不争气的从眼里滑落而出。
  “爷爷,为了柳家,我可以把沐美集团交给家族,可是,我不想交给他们两个!”
  柳沐雨深吸了口气,强忍着泪水不掉落,指向柳昊然和柳浩淼道。
  “为何?他们业绩那么突出。”
  柳天南甚是不解。
  “他们两个所谓的业绩有多大成分建立在家族基础上的,而我的沐美集团除了那一千万的创业基金,没有动用过家族一丝一毫人脉,我觉得他们不配接管沐美集团!”
  柳沐雨可以退步,但是他不会让别人轻易接手。
  而柳沐雨这话让得柳浩淼脸色一变,正准备出口反驳时,却被柳昊然一把拉住,他摇了摇头:“别急,只要她交出来就行,就算我们两个不接手,也会落到我们父亲手里。”
  柳浩淼闻言也是,于是憋回嘴里的话,重新站了回去。
  “不给他们接管也行,那你把这企业交给你大伯管理怎么样?”
  柳天南思索了一下后,问道。
  “我大伯……”
  柳沐雨脸色一变,当看见那一脸喜笑颜开的柳庆军后,她内心瞬间涌起一股愤怒感。
  就是他,为了搞垮沐美集团居然找人去玷污自己!
  就在柳沐雨思绪万千之际,陈望北终于忍不住了。
  “我觉得不怎么样。”
  他忽然的站起,一把走到柳沐雨跟前拉住她手。
  陈望北忽然是举动叫柳沐雨一愣,不过当她感受到陈望北那温热的体温后,不知道为何她居然心绪安定下来。
  “哦?”
  “你有什么意见?”
  对于忽然杀出的陈望北,柳天南烦不胜烦。
  “没什么意见,沐美集团就是我老婆的,凭什么给他们这些烂人?”
  陈望北摇了摇头,目光看向柳庆军,言语里的针对锋芒毕露。
  “你骂谁烂人!”
  柳庆军也没想到会忽然杀出个程咬金,起身指着陈望北质问道。
  “骂你呢,烂人!”
  陈望北对着他又重复了一遍,然后看向台下的所有人,冷冷一笑道:“各位,你们知道就这个烂人,做出来一件什么灭绝人性的事情吗?”
  “什么事情?”
  有人下意识接了句。
  “呵呵,就是这个自称是我老婆的大伯的家伙,就在前不久居然找人要玷污我老婆,你们说,这种人是不是烂人!”
  陈望北此言一出,瞬间一石激起千层浪。
  “什么,有这种事情?真的假的!”
  “没想到,柳庆军看起来这么正直的人,内心做法居然如此龌龊,居然为了家产连自己亲侄女都不放过!”
  “简直丧心病狂,伤天害理!”
  顿时,台下一片怒骂声响起。
  柳庆军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老脸顿时一变,赶忙道:“放屁,纯粹是胡说八道,我没干过这个事情,他诬陷我!”
  “诬陷你?”
  陈望北却是冷笑一声。
  “陈望北,你不就是不想把沐美集团交出来吗,居然为了一个公司诋毁你亲大伯,我看你才灭绝人性!”
  柳庆军慌乱了,心里暗骂陈望北是什么时候知道的,这件事情他明明做的天衣无缝啊!
  就在他极力辩解之时,陈望北却是上前一步道:“柳庆军,本不打算和你硬刚到底,可是你的态度让我很不爽,所以我决定好好跟你玩玩。”
  “玩,好啊,那你说说我为什么要陷害我的侄女,我找谁陷害的啊!”
  柳庆军目眦欲裂,他就不信区区一个废物能把事情调查个水落石出。
  “为什么陷害她?呵呵,你心里没点逼数?”
  陈望北冷哼一声,然后看向柳沐雨道:“老婆,我说出来你不会介意吧?”
  “说吧,事已至此,我也不打算再给他们情面了。”
  柳沐雨低声抽泣的点了点头。
  “那好,我就说了。”
  于是陈望北径直走向舞台正中央,拿起话题喂了两声。
  “各位,就在前不久,柳庆军一脉为了整垮我老婆和老丈人一脉,用龌龊的手段叫人绑架了她。”
  “当时我们接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已经报警,可是等警察勘察完现场后,忽然接到通知说上级叫撤退,不予调查。”
  “想必之间的蹊跷大家心知肚明。”
  陈望北说着似笑非笑的看向柳庆军。
  然后继续道:
  “于是我利用手段得知,我老婆是被西城地头蛇齐涛所绑走,险些被歹人所玷污。”
  “好在我赶到的及时第一时间赶到把人给救了出来,没有让奸人得逞,而就在前天我也在齐涛嘴里得知,这事情幕后黑手就是柳庆军一人所为。”
  陈望北刚刚说完,柳庆军立马急不可耐的大骂道:“无稽之谈,你可以在西区齐涛手里救人?你以为你是谁,你可知真的齐涛是什么身份,再说了,凭你一面之词谁相信?”
  柳庆军这话也是提醒了众人,他们纷纷再次点头:“也是,西城齐涛可是出了名的地头蛇,光听他一人说,也不知道是真假,如果柳庆军被冤枉怎么办?”
  “无脑!”
  陈望北见柳庆军还想嘴硬,冷笑的摇了摇头,然后摸出手机对他道:“既然不见棺材不落泪,那要不要我亲自把齐涛叫过来当面跟你对峙啊!”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