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婿无双 > 第七十三章 望闻问切?

  很快,这个“莫须有”的新闻迅速传遍整个锦大校园。
  要知道,萧雨桐可是锦大出了名的美女老师,不管是暗恋她的男教师还是男同学,毫不夸张的说,可以直接从锦大南校门派到北校门那么多。
  由此可见,萧雨桐在锦大是多么受欢迎。
  不过话说回来,对于这些无厘头的八卦,陈望北和萧雨桐他们并不知道。
  此刻他们正行走在锦大出了名的知礼路上,一路走来,有很多学生和老师跟萧雨桐热情的打招呼。
  不过当他们看见萧雨桐身边还有一个陌生男人后,全部都惊讶了一下。
  因为萧雨桐从来学校当老师到现在,压根就没见过她跟有任何一个男人有过接触,最多也就是日常上的交流,至于她和其他男人肩并肩走路这还是第一次看见。
  “看来你在锦大很受欢迎啊。”
  陈望北摸了摸鼻子,看着萧雨桐道。
  萧雨桐和最后一个打招呼的同学告别后,耸了耸肩膀道:“还好吧,我是毛概课的老师,学校里面有很多学生听过我的课,认识我的人多也是很正常的。”
  “原来如此。”
  陈望北点了点头,毛概课是大学里的大课,几乎每堂课都是很多个班级一起上,所以接触的学生自然很多。
  一路无话,大约又走了五分钟左右,两人终于来到一座办公楼来。
  名曰:厚德楼。
  看着这座仅仅只有六层高的办公楼,陈望北不由感慨一笑。
  犹记几年之前,他似乎天天被自己老班叫到这里挨叼,原因是因为他经常缺课少课。
  那倒不是因为他偷懒不爱上课,其实是他为了赚大学时的生活费跟学杂费经常出去兼职,一般不是什么主要的课,他都会翘掉。
  久而久之,他的辅导员也就习惯了。
  “也不知道彩姐还在不在这学校当老师,我记得我刚上大学时她也才刚刚大学毕业不久。”
  陈望北小声的嘀咕了两声,回想起自己老班彩姐,嘴角掀起一抹弧度,这个女人可是在大学经常照顾自己。
  “什么?”
  似乎陈望北的自言自语被萧雨桐听见了,好奇问道。
  “没什么,我们走吧。”
  陈望北摇了摇头,对于自己大学时期的事情,他并不想和别人分享,于是抬步朝办公楼内走去。
  萧雨桐见陈望北不愿意多说,撇了撇嘴也没有说什么,然后也跟了上去。
  五楼,五零一室,校长办公室。
  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正在看着手里的一份份文件。
  咚咚咚!
  随着一阵敲门声响起。
  中年男子放下手里文件,抬头看向门口,中气十足道:“请进!”
  大门打开,萧雨桐和陈望北走了进来。
  “刘校长!”
  一进门,萧雨桐就对刘校长打招呼道。
  “原来是萧老师啊。”刘校长看见是萧雨桐后,赶忙起身走过来道:“有什么事情吗?”
  “是的,校长,这位就是之前我给你引荐的那个医术特别高明的陈望北。”
  萧雨桐点了点头,然后把陈望北让出介绍道。
  陈望北也没有摆谱,伸手对刘校长微笑道:“刘校长好,我是陈望北。”
  “你好你好,陈望北是吧,已经了解过。”刘校长伸手于他握了下,然后邀请道:“请坐。”
  于是两人也没客气,径直走到旁边的黑皮沙发前坐下。
  刘校长又亲自为两人倒了杯水后,也坐下看着陈望北道:“陈先生的简历我大概了解过,听闻你还是咱们学校以前的一三级老校友?”
  “嗯,是的,一三级的学生。”
  陈望北点了点头。
  “那你当初学的是什么专业啊?”
  刘校长又问道。
  对于这种过程式的询问,陈望北也没有表现不耐烦,开口道:“是学古汉语的,当年是莫文山教授教的我们。”
  “莫文山教授?”
  刘校长听见这三个字立马惊讶一番,他知道莫文山这个人,在古汉语这方面颇有造诣,传闻他在锦大只教过两届学生,一届是零六级,一届就是陈望北那届的一三级。
  “是的,不知道莫教授还在不在锦大任教?”
  说到这个人,陈望北印象颇深,如果不是这个老头,估计陈望北的大学是不会那么轻易毕业的。
  “在是在,不过已经很久没任教了。”说道这个老教授,刘校长叹了口气,然后道:“莫教授一辈子无儿无女,老了也只能靠学校那点退休金补贴家用,现如今他住在学校那栋老图书馆里呢。”
  “莫教授住在图书馆?怎么会这样?按照他这种级别的教授,应该会分有公寓啊!”
  陈望北听见这个,眉头一凛。
  “是分有,不过莫教授不愿意住啊,我都自己亲自出马好几次请他出去住,可是就是不愿意。最后无奈,我只能叫人在老图书馆一楼大厅隔断出一个房间供他居住。”
  刘校长无奈的摆了摆手。
  陈望北闻言恍然的点了点头,于是不再言语,因为他知道莫文山的脾气,的确是个倔驴。
  “好了,就不提莫教授了,说说你吧,你一个古汉语毕业的,怎么忽然要当医学系的老师?这也不对口啊。”
  刘校长疑惑问道。
  “嗯,我知道,其实我任教啥都一样,虽然不是医学毕业的,但是医术我还是懂些。”
  陈望北如实回答道。
  “懂一些?”刘校长听见这个后,顿时摇了摇头:“那可不行,咱们大学想担任专业课老师最少也得是硕士研究生级别的,你只是略懂一些肯定不可以,咱们不能误人子弟。”
  萧雨桐见刘校长这是要拒绝的意思,赶忙道:“校长,他可不是略懂,他是真的很厉害啊!”
  “很厉害?”刘校长看了眼萧雨桐,然后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不如叫他当场给我展示一下?”
  “展示?”萧雨桐点头,“好。”
  于是对陈望北道:“你给校长展示一下你的医术吧,不然入职就没那么简单了。”
  陈望北淡淡一笑,点头:“那好吧,那我就看看刘校长怎么样?”
  “看我?”刘校长一顿,然后点头道:“那好,你就看我。”
  “那我就说了。”陈望北笑道。
  “但说无妨,如果真的有能耐,也不防一试。”刘校长是一个爱才的人,于是点头道。
  陈望北见刘校长都这么说了,也不避讳直接张口就道:“据我所看,刘校长应该具有体虚,三高,痔疮,而且还有你的肾功能不行,对吗?”
  陈望北此话一出,刘校长和萧雨桐顿时一愣,紧接着两人都脸色羞红起来。
  刘校长尴尬的看了眼陈望北后,咳嗽了一声又对萧雨桐道:“咳咳,诶,萧老师,今天不是周一吗?教研室可是要开会的,你怎么还不去啊?”
  “啊?校长,我是毛概老师啊,不用参加教研会的。”
  萧雨桐不明所以的道,不过当他看见刘校长“驱逐”般的眼神后,很快就反应过来,于是道:“哦,我似乎还有教案没写,那我先去写教案了?”
  “嗯嗯,好好,那你赶快去备课吧。”
  刘校长见萧雨桐会意,于是连忙摆手。
  陈望北却是笑而不语,没想到这个刘校长还挺爱面子的。
  等萧雨桐离开,刘校长才换上一副惊讶的表情,看着陈望北道:“刚刚那些都是陈先生你看出来的?”
  “嗯。”
  陈望北点头。
  “厉害厉害,一眼就可以看出这么多,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刘校长有点不明所以的问道,要知道,这些病可是一些不大不小的常见病,一般不去医院仔细检查压根是看不出来的。
  陈望北见刘校长那好奇般的神情,无奈的摇了摇头,于是道:“难道刘校长不知道中医的望闻问切吗?”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